a16z合伙人:Web 3是如何设计激励机制的?

本文解释了 Web2 是如何走向愈发的封闭、Web3 又如何通过激励机制确保其互操作性。

原文作者: Chris Dixon

原文编译: 0xCC

本文由 a16z 合伙人 Chris Dixon 在社交媒体上发表,原文标题为《Web3 剧本:作为增长机制的互操作性》。作者通过网络效应在文中解释了 Web2 是如何走向愈发的封闭、Web3 又如何通过激励机制确保其互操作性。律动对其观点进行了编译。

当人们从 Web2 迁移到 Web3 的时候,有一件事会让人感到困惑,那就是 Web3 中的「物理定律」可能与 Web2 中的有很大的不同。应用是否具有互操作性的动机即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在 Web2 中,应用程序完全控制用户数据,因此每个应用都可以单方面决定是否与其他应用程序进行互操作。

通过梅特卡夫定律我们可以知道,当两个网络竞争时,小型网络的动机是希望互操作的,而大型网络的动机则是不希望可以互操作。因此,较大的 Web2 网络几乎总会决定不具有互操作性,而且由于它们完全控制所有用户数据,这对它们来说很容易做到。

按照这种逻辑运行多年后,我们最终就得到了今天的互联网,几乎没有任何应用、网络可进行互操作 (除了从 Web1 继承而来了 Web 网页和电子邮件)。

对于网络参与者来说,这是导致了一个糟糕的结果:用户体验更糟糕,并且被锁在应用之中。开发者和创作者都很难冷启动并扩大他们的受众,并且也有被锁在其中的风险。

现在我们再来看看 Web3 中互操作性的诱因。在 Web3 中,数据由用户自己拥有,因此应用无法阻止他们将自己的数据从一个应用转移到另一个应用。同样,通过梅特卡夫定律我们知道,更大的网络尽管拥有阻止互操作性的动机,但在 Web3 中他们不能做到这一点。

这就是有趣之处。较小型的网络不仅具有互操作的动机,而且还将互操作性作为核心增长机制。

举个例子,假若你是一个 Web3 游戏的初创团队,并且很欣赏大型 Web3 游戏所建立的粉丝群。吸引他们的社区的一种有效方法是允许他们的 token——同质化 toekn 及非同质化 token(NFT)——进入你的网络。

没有理由要求一个 token 在新创立的游戏中功能和在旧有游戏中相同,也没有理由要求 NFT 具有相同的用途、外观或功能。

关键是,通过为用户的数据和资产赋予价值,你创造了一个激励用户加入并拓展的网络。此外,通过决定首先与哪些网络进行互操作,你可借此来帮助指导你开发的社区类型。

这个例子说明了 Web3 的一个非常好的属性:网络/应用的激励与网络参与者 (用户、开发人员、创作者等) 的激励完全一致。

Web3 并没有希望应用/网络设计者做正确的事(「不作恶」),而是创建了新的系统,其中规则由代码强制执行(「不作恶」)。网络和网络的激励机制让网络参与者达成了利害一致。

转载声明:本文 由CoinON抓取收录,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CoinON资讯立场,CoinON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若以此作为投资依据,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声明: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风险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0)
上一篇 2022年1月28日 下午9:13
下一篇 2022年1月29日 上午9:22

相关推荐

a16z合伙人:Web 3是如何设计激励机制的?

星期六 2022-01-29 9:11:49

原文作者: Chris Dixon

原文编译: 0xCC

本文由 a16z 合伙人 Chris Dixon 在社交媒体上发表,原文标题为《Web3 剧本:作为增长机制的互操作性》。作者通过网络效应在文中解释了 Web2 是如何走向愈发的封闭、Web3 又如何通过激励机制确保其互操作性。律动对其观点进行了编译。

当人们从 Web2 迁移到 Web3 的时候,有一件事会让人感到困惑,那就是 Web3 中的「物理定律」可能与 Web2 中的有很大的不同。应用是否具有互操作性的动机即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在 Web2 中,应用程序完全控制用户数据,因此每个应用都可以单方面决定是否与其他应用程序进行互操作。

通过梅特卡夫定律我们可以知道,当两个网络竞争时,小型网络的动机是希望互操作的,而大型网络的动机则是不希望可以互操作。因此,较大的 Web2 网络几乎总会决定不具有互操作性,而且由于它们完全控制所有用户数据,这对它们来说很容易做到。

按照这种逻辑运行多年后,我们最终就得到了今天的互联网,几乎没有任何应用、网络可进行互操作 (除了从 Web1 继承而来了 Web 网页和电子邮件)。

对于网络参与者来说,这是导致了一个糟糕的结果:用户体验更糟糕,并且被锁在应用之中。开发者和创作者都很难冷启动并扩大他们的受众,并且也有被锁在其中的风险。

现在我们再来看看 Web3 中互操作性的诱因。在 Web3 中,数据由用户自己拥有,因此应用无法阻止他们将自己的数据从一个应用转移到另一个应用。同样,通过梅特卡夫定律我们知道,更大的网络尽管拥有阻止互操作性的动机,但在 Web3 中他们不能做到这一点。

这就是有趣之处。较小型的网络不仅具有互操作的动机,而且还将互操作性作为核心增长机制。

举个例子,假若你是一个 Web3 游戏的初创团队,并且很欣赏大型 Web3 游戏所建立的粉丝群。吸引他们的社区的一种有效方法是允许他们的 token——同质化 toekn 及非同质化 token(NFT)——进入你的网络。

没有理由要求一个 token 在新创立的游戏中功能和在旧有游戏中相同,也没有理由要求 NFT 具有相同的用途、外观或功能。

关键是,通过为用户的数据和资产赋予价值,你创造了一个激励用户加入并拓展的网络。此外,通过决定首先与哪些网络进行互操作,你可借此来帮助指导你开发的社区类型。

这个例子说明了 Web3 的一个非常好的属性:网络/应用的激励与网络参与者 (用户、开发人员、创作者等) 的激励完全一致。

Web3 并没有希望应用/网络设计者做正确的事(「不作恶」),而是创建了新的系统,其中规则由代码强制执行(「不作恶」)。网络和网络的激励机制让网络参与者达成了利害一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