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私币:一场注定要失败的战争

隐私币一直是监管部门调查的第一个目标。当监管机构被要求 "不能无作为" 时,隐私币就成了最容易触及的靶子。

遇到熊时,想要幸存下来,你不需要跑过熊,你只需要跑过你身后的人,隐私币或许正在称为那个“跑在最后的人”。

隐私币是一类独特的加密货币,允许用户在进行区块链交易时完全匿名,即无法溯源。用户的身份和他们的交易来源受到完全保护。这些代币使发送者和接收者有能力通过不同程度的隐私保持匿名,如隐藏钱包地址和交易余额。有了隐私币,网络支付在一定程度上是无法被其它人查看的。

而我们所耳熟能详的比特币能保证完全的隐私么?

比特币本身并不太注重隐私问题。尽管许多加密货币新手认为,比特币交易是匿名的。事实是他们只是假性匿名。比特币保护了一些信息,但不是所有的信息。任何了解比特币交易如何运作和区块链如何运作的技术层面的人,都可以追踪交易。

以下是比特币交易如何被追踪的例子。

  • 连接节点
  • 比特币是一个点对点的网络,节点之间可以相互连接。任何具有良好的推理能力和对数字取证有兴趣的人,理论上都可以把这些点(节点)连接在一起,从而追溯到交易。这并不容易,但肯定是能完成的。
  • NYC(了解你的用户)
  • 用户在交易所交易比特币并确认自己的身份,使得追踪该用户变得很容易。
  • 公共账本
  • 比特币的区块链是一个公共账本。交易对所有人开放,这意味着地址是可追踪的。如果哪怕是一个地址与一个特定的用户联系在一起,区块链上那组交易中的其他地址也可以与这个用户联系在一起。

以上都是比特币无法做到真正匿名的原因。而据估计,今天在加密货币市场上有63种不同的隐私币可供交易。虽然每个项目无疑都试图提供尽可能好的隐私保护方法,但现实是,有五个项目占主导地位:

  • Monero(门罗币)
  • Dash
  • Zcash
  • Verge
  • Bitcoin Private
  1. 门罗币(加密广场:https://cryptosquare.org/wikiDetail?id=13&slug=monero)
  2. 门罗币是迄今为止世界上最流行的隐私币。几乎每个涉及头条新闻的黑客事件都会看到犯罪分子用门罗币来转移赃款。该项目使用环形签名和隐匿地址使交易无法链接和追踪。这隐藏了发送方和接收方的身份。两个用户之间转移的金额也通过环形保密交易隐藏起来。门罗币是目前市场上最成熟的隐私币。
  3. Dash (加密广场:https://cryptosquare.org/wikiDetail?id=21&slug=dash)
  4. Dash 实际上是原始比特币代码的一个分叉,它是数字和现金这两个词的简单组合(Digital+Cash)。Dash于2014年1月推出,通常被看做是加密货币历史上的首个隐私币。它在该类别中的先发优势并不是 Dash 入榜的唯一原因。它的匿名化战略围绕着一个叫做 PrivateSend 的东西。 PrivateSend 通过将交易混合在一起,并将它们作为一个单一的交易引入区块链来隐藏交易。
  5. Zcash (加密广场:https://cryptosquare.org/wikiDetail?id=23&slug=zcash)
  6. Zcash 使用了 “零知识证明 “的概念,允许用户在彼此之间进行交易,但无需向其他人透露自己的地址。用户有能力按照自己的意愿隐藏或授权访问他们的地址,这让他们有更大的控制权。Zcash网络上的交易是通过 zk-SNARKS 验证的。这代表了零知识的简洁非交互式知识论证。所有区块链都使用非交互式的证明方法,因为交易必须由网络上的每个节点来验证。要让所有各方在去中心化的区块链上互动,同时又保持匿名,这几乎是不可能的。非交互式才是关键。
  7. Verge (加密广场:https://cryptosquare.org/wikiDetail?id=656&slug=verge)
  8. Verge是基于比特币技术的开源加密货币, 创立之初的愿景是成为普通人日常使用的隐私币。这个由志愿者驱动的开源项目正在提供一种快速、高效和去中心化的方式来进行直接交易,同时保持隐私。Verge 使用多个以匿名为中心的网络,如 TOR 和 I2P 。 TOR 将用户通信转移到由志愿者运行的分布式网络。I2P在数据被发送之前对其进行加密。用户的 IP 地址被完全混淆,交易是完全不可追踪的。
  9. Bitcoin Private (加密广场:https://cryptosquare.org/wikiDetail/?id=650&slug=bitcoin_private)
  10. Bitcoin Private 实际上是两个不同项目的产物,将比特币和Zclassic(其本身就是Zcash代码的分叉)合并在一起。像许多其他使用比特币名称的代币一样,Bitcoin Private也有大量的拥护者。BTCP支持zk-SNARKS作为证明交易的方法,拥有2MB的大区块大小,以及两分半钟的较快区块时间。

隐私币市场的萌芽源自网络时代用户的刚需,就像 Eric Hughes 在 「Cypherpunk’s Manifesto」一文中写道:”在电子时代,隐私对于一个开放的社会是必须的。” 但时至今日,隐私币市场却从未迎来真正的爆发期。门罗币和 zcash 等多个隐私代币今天的价值都低于它们在 2018 年的峰值。相比之下,以太坊的价值则是其 2018 年峰值的两倍多。

这仅是价格方面,而考虑到采用指标,数据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即便在最混乱的暗网市场上——隐私币理应蓬勃发展的地方,比特币却依旧是首选资产。

隐私币:一场注定要失败的战争

在现有的 zcash 代币中,只有不到 10 %的代币是被屏蔽隐藏起来或私有的。与智能合约平台相比,它的用户和交易增长仍旧非常平庸。

用户刚需一直存在,但隐私币市场却一直表现得令人失望。那么,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

有四个主要原因:

没有人愿意用隐私币进行交易:

虽然人们可能希望他们的钱是无法追踪的,但他们不希望用隐私币来进行支付。当大多数人想到 “隐私加密货币”时,他们脑海中期望的是「隐私比特币」或「隐私以太坊」,或者是「隐私稳定币」。很少有人真正想用其它代币来结算债务,这导致隐私币就只有一个应用场景,就是“隐私”。

这就是为什么基于以太坊的隐私系统,如 Tornado Cash (常被用作洗钱),能有这么多的交易量。Tornado 将隐私业务带到了实际的应用场景中——即智能合约链上,提供用户真正想要使用的货币,如 ETH 、 USDC 或 DAI 。而主打隐私功能的 Monero ,其钱包体验和流动性都很差,最终导致大多数用户会放弃使用它。

隐私币:一场注定要失败的战争

Tornado 成功的另一个原因是,它将隐私的成本内化在真正需要它的用户身上,而不是强迫所有人承担隐私的成本。这也是目前市面上隐私币的通病,即所有用户均摊服务成本。

隐私并非易事

HTTPS —— 即今天用于访问几乎所有网站的加密协议验证了一个事实,即人们只有在隐私不是难事时才会选择它。

网站连接在过去都是明文的。最初,HTTPS 只用于处理信用卡或银行数据的网站,因为它很慢而且很麻烦。随着技术的发展,计算成本变得足够便宜,这让网站可以在用户无感知的情况下执行 HTTPS ,HTTPS 才逐渐成为主流加密协议。

类似的情况也发生在信息服务上。最大的端到端(E2E)加密服务 WhatsApp 在 2016 年悄悄打开了 E2E 加密功能,而没有提示其用户。

这两个变化对互联网上的隐私所做的贡献可能比其他任何事情都要大,而它们也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没有某个客户群体诉求必须要进行隐私处理,它们只是随着技术成熟自然而然的融入了新系统中。

与使用 monero 或 zcash 进行日常交易的难度相比。两者都需要复杂的技术,作为保护个人隐私代价,就是网络交互损耗会非常高。

这也引出了隐私币失败的第三个原因。

大多数人并不关心隐私问题

这个真相听起来很残酷,但事实就是如此。

这个事实并不难挖掘,看看用户习惯就知道了:他们使用社交媒体应用程序,公开向第三方出售数据;他们使用 Venmo ,公开向世界广播他们的付款;他们使用以明文存储的短信,随时可以被执法部门调用,而WhatsApp、Signal和Telegram都是免费的,随时可以使用,但用户群却依旧小众。

通常把这种情况归咎于用户缺乏基本常识肯定没错,但事实并非如此。以社交媒体公司为例,许多巨头都有或多或少的信息泄露丑闻,从剑桥分析公司到去年的推特黑客事件,但却丝毫没有减弱用户使用他们的热情。

隐私币:一场注定要失败的战争

隐私是一种公共利益。经济学的铁律是,自由市场对公共物品的供应不足。如果只有少数用户使用保护隐私的技术,那么这些技术的使用将成为一种危险信号,与犯罪、灰色地带挂钩。比较 WhatsApp 和 Monero ,前者使 E2E 加密无处不在,后者同样是隐私,但人们对它用户群的第一映像就是“犯罪分子”。

这里有两种基本类型的人。首先,有的人根本不关心隐私问题,只希望他们的近邻、配偶和朋友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像比特币或以太坊这样的区块链就很好,他们的邻居显然无法追踪他们的活动。

然后是有隐私意识的人,他们希望有足够强大的隐私控制来抵御第三方干预。像 Monero 这样的技术,如果使用得当,足以阻止企业、政府和有动机的攻击者,但所有这些都要付出高昂的代价。

很少有人愿意支付有隐私意识的群体愿意为隐私付出的代价。在隐私成本大幅下降之前,期望看到加密货币出现 HTTPS 式的转变就显得有些幼稚了。

这不由得让人联想到了一直存在的监管问题。

遇到熊时,想要幸存下来,你不需要跑过熊,你只需要跑过你身后的人

隐私币一直是监管部门调查的第一个目标。当监管机构被要求 “不能无作为” 时,隐私币就成了最容易触及的靶子。

在监管方面,我们已经看到韩国、日本、英国和美国的一连串隐私币退市事件。

加密货币的游说团体越来越大;大量的零售和许多机构用户现在都拥有比特币和以太坊,但很少有机构愿意为隐私币辩护。与其让整个行业受到玷污,许多人满足于让隐私币成为牺牲品。

一些加密领域的前沿基金会在使用隐私保护技术时为保护美国人的公民自由所做的大胆创新的确令人赞叹。但当涉及到隐私加密货币时,他们也许打的只是一场注定失败的仗。

在隐私成本完全下降前,监管机构必然将继续把隐私币作为替罪羊,而其接受程度和流动性也将因此继续被打压。

说句实话,我们应担尊敬每一个在隐私领域做出贡献的人,但理智也在告诉我们,去中心化金融和稳定币整合的无痛隐私解决方案才是隐私领域的真正赛道。

转载声明:本文 由CoinON抓取收录,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CoinON资讯立场,CoinON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若以此作为投资依据,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声明: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风险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0)
上一篇 2022年2月1日 下午9:20
下一篇 2022年2月2日 下午6:53

相关推荐

隐私币:一场注定要失败的战争

星期三 2022-02-02 9:44:16

遇到熊时,想要幸存下来,你不需要跑过熊,你只需要跑过你身后的人,隐私币或许正在称为那个“跑在最后的人”。

隐私币是一类独特的加密货币,允许用户在进行区块链交易时完全匿名,即无法溯源。用户的身份和他们的交易来源受到完全保护。这些代币使发送者和接收者有能力通过不同程度的隐私保持匿名,如隐藏钱包地址和交易余额。有了隐私币,网络支付在一定程度上是无法被其它人查看的。

而我们所耳熟能详的比特币能保证完全的隐私么?

比特币本身并不太注重隐私问题。尽管许多加密货币新手认为,比特币交易是匿名的。事实是他们只是假性匿名。比特币保护了一些信息,但不是所有的信息。任何了解比特币交易如何运作和区块链如何运作的技术层面的人,都可以追踪交易。

以下是比特币交易如何被追踪的例子。

  • 连接节点
  • 比特币是一个点对点的网络,节点之间可以相互连接。任何具有良好的推理能力和对数字取证有兴趣的人,理论上都可以把这些点(节点)连接在一起,从而追溯到交易。这并不容易,但肯定是能完成的。
  • NYC(了解你的用户)
  • 用户在交易所交易比特币并确认自己的身份,使得追踪该用户变得很容易。
  • 公共账本
  • 比特币的区块链是一个公共账本。交易对所有人开放,这意味着地址是可追踪的。如果哪怕是一个地址与一个特定的用户联系在一起,区块链上那组交易中的其他地址也可以与这个用户联系在一起。

以上都是比特币无法做到真正匿名的原因。而据估计,今天在加密货币市场上有63种不同的隐私币可供交易。虽然每个项目无疑都试图提供尽可能好的隐私保护方法,但现实是,有五个项目占主导地位:

  • Monero(门罗币)
  • Dash
  • Zcash
  • Verge
  • Bitcoin Private
  1. 门罗币(加密广场:https://cryptosquare.org/wikiDetail?id=13&slug=monero)
  2. 门罗币是迄今为止世界上最流行的隐私币。几乎每个涉及头条新闻的黑客事件都会看到犯罪分子用门罗币来转移赃款。该项目使用环形签名和隐匿地址使交易无法链接和追踪。这隐藏了发送方和接收方的身份。两个用户之间转移的金额也通过环形保密交易隐藏起来。门罗币是目前市场上最成熟的隐私币。
  3. Dash (加密广场:https://cryptosquare.org/wikiDetail?id=21&slug=dash)
  4. Dash 实际上是原始比特币代码的一个分叉,它是数字和现金这两个词的简单组合(Digital+Cash)。Dash于2014年1月推出,通常被看做是加密货币历史上的首个隐私币。它在该类别中的先发优势并不是 Dash 入榜的唯一原因。它的匿名化战略围绕着一个叫做 PrivateSend 的东西。 PrivateSend 通过将交易混合在一起,并将它们作为一个单一的交易引入区块链来隐藏交易。
  5. Zcash (加密广场:https://cryptosquare.org/wikiDetail?id=23&slug=zcash)
  6. Zcash 使用了 “零知识证明 “的概念,允许用户在彼此之间进行交易,但无需向其他人透露自己的地址。用户有能力按照自己的意愿隐藏或授权访问他们的地址,这让他们有更大的控制权。Zcash网络上的交易是通过 zk-SNARKS 验证的。这代表了零知识的简洁非交互式知识论证。所有区块链都使用非交互式的证明方法,因为交易必须由网络上的每个节点来验证。要让所有各方在去中心化的区块链上互动,同时又保持匿名,这几乎是不可能的。非交互式才是关键。
  7. Verge (加密广场:https://cryptosquare.org/wikiDetail?id=656&slug=verge)
  8. Verge是基于比特币技术的开源加密货币, 创立之初的愿景是成为普通人日常使用的隐私币。这个由志愿者驱动的开源项目正在提供一种快速、高效和去中心化的方式来进行直接交易,同时保持隐私。Verge 使用多个以匿名为中心的网络,如 TOR 和 I2P 。 TOR 将用户通信转移到由志愿者运行的分布式网络。I2P在数据被发送之前对其进行加密。用户的 IP 地址被完全混淆,交易是完全不可追踪的。
  9. Bitcoin Private (加密广场:https://cryptosquare.org/wikiDetail/?id=650&slug=bitcoin_private)
  10. Bitcoin Private 实际上是两个不同项目的产物,将比特币和Zclassic(其本身就是Zcash代码的分叉)合并在一起。像许多其他使用比特币名称的代币一样,Bitcoin Private也有大量的拥护者。BTCP支持zk-SNARKS作为证明交易的方法,拥有2MB的大区块大小,以及两分半钟的较快区块时间。

隐私币市场的萌芽源自网络时代用户的刚需,就像 Eric Hughes 在 「Cypherpunk’s Manifesto」一文中写道:”在电子时代,隐私对于一个开放的社会是必须的。” 但时至今日,隐私币市场却从未迎来真正的爆发期。门罗币和 zcash 等多个隐私代币今天的价值都低于它们在 2018 年的峰值。相比之下,以太坊的价值则是其 2018 年峰值的两倍多。

这仅是价格方面,而考虑到采用指标,数据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即便在最混乱的暗网市场上——隐私币理应蓬勃发展的地方,比特币却依旧是首选资产。

隐私币:一场注定要失败的战争

在现有的 zcash 代币中,只有不到 10 %的代币是被屏蔽隐藏起来或私有的。与智能合约平台相比,它的用户和交易增长仍旧非常平庸。

用户刚需一直存在,但隐私币市场却一直表现得令人失望。那么,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

有四个主要原因:

没有人愿意用隐私币进行交易:

虽然人们可能希望他们的钱是无法追踪的,但他们不希望用隐私币来进行支付。当大多数人想到 “隐私加密货币”时,他们脑海中期望的是「隐私比特币」或「隐私以太坊」,或者是「隐私稳定币」。很少有人真正想用其它代币来结算债务,这导致隐私币就只有一个应用场景,就是“隐私”。

这就是为什么基于以太坊的隐私系统,如 Tornado Cash (常被用作洗钱),能有这么多的交易量。Tornado 将隐私业务带到了实际的应用场景中——即智能合约链上,提供用户真正想要使用的货币,如 ETH 、 USDC 或 DAI 。而主打隐私功能的 Monero ,其钱包体验和流动性都很差,最终导致大多数用户会放弃使用它。

隐私币:一场注定要失败的战争

Tornado 成功的另一个原因是,它将隐私的成本内化在真正需要它的用户身上,而不是强迫所有人承担隐私的成本。这也是目前市面上隐私币的通病,即所有用户均摊服务成本。

隐私并非易事

HTTPS —— 即今天用于访问几乎所有网站的加密协议验证了一个事实,即人们只有在隐私不是难事时才会选择它。

网站连接在过去都是明文的。最初,HTTPS 只用于处理信用卡或银行数据的网站,因为它很慢而且很麻烦。随着技术的发展,计算成本变得足够便宜,这让网站可以在用户无感知的情况下执行 HTTPS ,HTTPS 才逐渐成为主流加密协议。

类似的情况也发生在信息服务上。最大的端到端(E2E)加密服务 WhatsApp 在 2016 年悄悄打开了 E2E 加密功能,而没有提示其用户。

这两个变化对互联网上的隐私所做的贡献可能比其他任何事情都要大,而它们也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没有某个客户群体诉求必须要进行隐私处理,它们只是随着技术成熟自然而然的融入了新系统中。

与使用 monero 或 zcash 进行日常交易的难度相比。两者都需要复杂的技术,作为保护个人隐私代价,就是网络交互损耗会非常高。

这也引出了隐私币失败的第三个原因。

大多数人并不关心隐私问题

这个真相听起来很残酷,但事实就是如此。

这个事实并不难挖掘,看看用户习惯就知道了:他们使用社交媒体应用程序,公开向第三方出售数据;他们使用 Venmo ,公开向世界广播他们的付款;他们使用以明文存储的短信,随时可以被执法部门调用,而WhatsApp、Signal和Telegram都是免费的,随时可以使用,但用户群却依旧小众。

通常把这种情况归咎于用户缺乏基本常识肯定没错,但事实并非如此。以社交媒体公司为例,许多巨头都有或多或少的信息泄露丑闻,从剑桥分析公司到去年的推特黑客事件,但却丝毫没有减弱用户使用他们的热情。

隐私币:一场注定要失败的战争

隐私是一种公共利益。经济学的铁律是,自由市场对公共物品的供应不足。如果只有少数用户使用保护隐私的技术,那么这些技术的使用将成为一种危险信号,与犯罪、灰色地带挂钩。比较 WhatsApp 和 Monero ,前者使 E2E 加密无处不在,后者同样是隐私,但人们对它用户群的第一映像就是“犯罪分子”。

这里有两种基本类型的人。首先,有的人根本不关心隐私问题,只希望他们的近邻、配偶和朋友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像比特币或以太坊这样的区块链就很好,他们的邻居显然无法追踪他们的活动。

然后是有隐私意识的人,他们希望有足够强大的隐私控制来抵御第三方干预。像 Monero 这样的技术,如果使用得当,足以阻止企业、政府和有动机的攻击者,但所有这些都要付出高昂的代价。

很少有人愿意支付有隐私意识的群体愿意为隐私付出的代价。在隐私成本大幅下降之前,期望看到加密货币出现 HTTPS 式的转变就显得有些幼稚了。

这不由得让人联想到了一直存在的监管问题。

遇到熊时,想要幸存下来,你不需要跑过熊,你只需要跑过你身后的人

隐私币一直是监管部门调查的第一个目标。当监管机构被要求 “不能无作为” 时,隐私币就成了最容易触及的靶子。

在监管方面,我们已经看到韩国、日本、英国和美国的一连串隐私币退市事件。

加密货币的游说团体越来越大;大量的零售和许多机构用户现在都拥有比特币和以太坊,但很少有机构愿意为隐私币辩护。与其让整个行业受到玷污,许多人满足于让隐私币成为牺牲品。

一些加密领域的前沿基金会在使用隐私保护技术时为保护美国人的公民自由所做的大胆创新的确令人赞叹。但当涉及到隐私加密货币时,他们也许打的只是一场注定失败的仗。

在隐私成本完全下降前,监管机构必然将继续把隐私币作为替罪羊,而其接受程度和流动性也将因此继续被打压。

说句实话,我们应担尊敬每一个在隐私领域做出贡献的人,但理智也在告诉我们,去中心化金融和稳定币整合的无痛隐私解决方案才是隐私领域的真正赛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