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V1 Punks争议”读懂 CryptoPunks 为何败给 BAYC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任何一个 NFT 项目都无法脱离社区,如果与社区意愿相左,往往难以获得好结局。

来源: decrypt

作者:Andrew Hayward

编译:Moni,Odaily 星球日报

对于 NFT 社区许多人来说,Larva Labs 推出的 CryptoPunks 就像是以太坊链上头像类 NFT 的黄金标准,Twitter 上许多名人明星都喜欢将 CryptoPunks 作为自己的首选身份标志,在市场的推动下,CryptoPunks 销售额更是水涨船高。

然而,由于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CryptoPunks 的星光在某种程度上似乎正在减弱,同时 Larva Labs 也开始对一些“自身行为”进行认真审查。事实上,作为 CryptoPunks 的创作团队,Larva Labs 在 2017 年首次发布该系列 NFT 的时候,原始智能合约中就存在着一个小故障,为此 Larva Labs 废除了第一版合约并重新发行了 NFT。最终,V2 版合约成功地将 CryptoPunksNFT 推向了加密资产市场并获得了巨大成功,迄今为止该系列 NFT 的交易量已超过 20 亿美元。

然而,其中一些“V1 CryptoPunks”NFT 通过社区智能合约被“封装”之后,被作为 ERC-721 以太坊代币重新进行了发行,不过每个代币的背景颜色都与标准版的 Punks 有所不同。最近几年来,随着市场热度和价格的上涨,这些具有年代感的 NFT 如今已被当作历史文物来出售了。

V1 Punks 的网站上这样写道:

“早期版本的 Punks 智能合约之所以又重现江湖,是由快速发展的社区来推动的,这些社区成员包括早期 Punks 空投参与用户、NFT 行业早期用户、以及一些非常有才华的开发人员,” 

但最近,Larva Labs 开始采取行动并暗示 V1 Punks NFT并不是“真正的” CryptoPunks NFT。2022 年1 月 25 日,Larva Labs 官方发布推文称:

“ ‘V1 Punks’ 并不是官方的 Cryptopunks,虽然我们手中有 1,000 个……但我们并不想要它,所以社区用户可以自己评判下孰好孰坏。我们认为,任何收益都应该用于购买真正的 Cryptopunks!”

从“V1 Punks争议”读懂 CryptoPunks 为何败给 BAYC

然而让社区感到不满的是,Larva Labs 创作团队居然自己出售了数十个 V1 Punk,获利后却倒打一耙,声称这些 NFT 不应该被视为是合法的 CryptoPunks。为了平息 NFT 社区的怒火,Larva Labs联合创始人 Matt Hall 在周三(2 月 2 日)的一份官方声明中为自己出售 V1 Punks 的行为进行了道歉,称此举是“愚蠢”和“错误”的。

在谈到销售 V1 CryptoPunks 时,Matt Hall说道:

“我们不应该再利用这份废弃的合约获利,我们本以为,通过表明自己的想法且售出一些代币,可以让大家看到我们对 V1 CryptoPunks 厌恶的态度,也许其他人就会跟着效仿。然而结果表明这是一个非常糟糕的决定,我们对此深表遗憾,并向社区道歉。”

Matt Hall表示,Larva Labs 从 V1 Punks NFT 的销售中获利了 210 ETH(约为 622,000 美元),并用其中一部分资金购买了标准(V2)CryptoPunks。接下来,该团队将计划用剩余的资金再回购部分 CryptoPunks NFT,并向雨林基金会(The Rainforest Foundation)捐赠 210 ETH。

Matt Hall 补充道:

“在我们做这件愚蠢的事情之前,其实我们对于 CryptoPunks 项目的把控一直都非常正确。现在我们已经吸取了惨痛的教训,希望能通过这次捐赠来弥补我们的过错。”

Larva Labs 的反击有效吗?

Larva Labs 发布的声明中,有一个细节引起了社区关注,因为 Matt Hall 暗示 Larva Labs 可以围绕封装 V1 CryptoPunks 采取某种法律行动。

“我们一开始并没有因为艺术品和 CryptoPunks 版权遭到侵犯而追究 V1 项目,因为我们不想给予 V1 Punks 任何额外的关注,但现在许多 CryptoPunks 所有者都呼吁我们采取行动,我们同意他们的看法。不要混淆‘V1 Punks’项目的合法性,它无权使用 CryptoPunks 名称,我们将在未来几天采取适当的措施。”

目前还不清楚这一举措可能是什么样子。例如,Larva Labs 可能会根据《数字千年版权法》(DMCA)要求 NFT 市场 OpenSea 和 LooksRare删除相关 NFT,并向那些允许用户交易 V1 Punks NFT,或针对 V1 Punks 市场网站、以及用于封装 V1 Punks 的智能合约的网站发出警告。

不过到目前为止,Larva Labs 官方尚未给出明确回应和意见。

从“V1 Punks争议”读懂 CryptoPunks 为何败给 BAYC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Matt Hall 这一举动(特别是在 Larva Labs 自己也出售过封装 V1 CryptoPunks之后)遭到了持有者的强烈批评。一些人认为此举是反社区、反区块链和反去中心化,结果最近围绕 CryptoPunks 的其他一些争议也开始浮出水面。

收藏家 DCinvestor 在 Twitter 上写道:“我从未见过任何团队像 Larva Labs 对 CryptoPunks 所做的那样,CryptoPunks 的 IP 价值很高,但他们却把这个项目搞砸了。在这一点上,我认为此举是为了将个人知识产权转让给‘官方’CryptoPunks NFT 持有者,或者他们应该学学 BAYC,推出一些类似变异猿这样的衍生项目,否则 Larva Labs 会把这个项目越弄越混乱,最后甚至可能导致 NFT 价值化为乌有。”

另一位著名的 NFT 收藏家 Anonymoux 在推特上也发布自己的看法,他表示当看到 Larva Labs 发布声明之后就决定出售自己持有 Punks 并选择关注其他项目,因为他已经对该项目感到“焦虑”:

“是时候卖掉Punk #2311了,如果一家公司高管经常把业务搞的非常混乱,我肯定不会持有这家公司的股票,所以 CryptoPunks 也一样,我不打算继续关注这个项目了,但非常感谢 Punks 在我的 NFT 旅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CryptoPunks V1还有存在价值吗?

坦率地说,对于 封装 V1 CryptoPunks 而言,Larva Labs 的下一步行动目前尚不清楚,但 V1 NFT 目前仍然可以从市场上购买——一些收藏家已经开始押注这些 NFT并认为其未来潜在价值将会进一步扩大。

本周三(2 月 2 日),NFT 投资基金 Meta4 Capital 宣布他们购买了两个 V1 CryptoPunks:一个以 1,000 ETH(约合 280 万美元)的价格购买,另一只以 200 ETH(约合 556,000 美元)的价格购买。 Meta4 Capital在推特上表示,价格反映了 V1 CryptoPunks 的“真实”价值可能只有 V2 CryptoPunks 价值的四分之一左右。

Meta4 Capital 管理合伙人 Brandon Buchanan 解释说,对于 Larva Labs 及其联合创始人Matt Hall 和 John Watkinson,以及他们需要保护 IP 和监督 CryptoPunks 生态系统的做法,他表示尊重,但是作为一个新兴资产类别,大多数 NFT 规则和标准并没有通过深思熟虑就被制定出来了,虽然这一领域创新速度很快,但依然存在不少问题。

尽管如此,Brandon Buchanan 并不认为 NFT 创作者应该把注意力放在“符合大众口味”上,然后让市场来决定哪些 NFT 系列可以获得成功。不仅如此,他还建议 Larva Labs 应该专注于为 NFT 持有者创造价值并倾听社区的声音—— “一旦 Larva Labs 及其 NFT 持有者价值完全一致,我认为 CryptoPunks 依然能释放更多价值。”

Meta4 Capital 在 Twitter 上发文称,一些有缺陷的 NFT 产品版本在二级市场上依然具有市场优势,本质上,V1 Punks 基于 Larva Labs 部署到不可变区块链平台的代码——因此这些 Punks 并不是仿冒品,即使 Larva Labs 对它们恢复生机的方式不以为然。Brandon Buchanan 给出建议:

“这并不是真正的版权问题,因为 Larva Labs 尝试规范 V1 Punks 二级市场,而且已经开始寻找分发和认领的资产了。许多错版收藏品(如邮票、漫画书)也有被召回的历史,但这些错版收藏品依然可以在二级市场上出售,有时价值甚至会更高,我们应该以同样的方式看待 V1 Punks。实际上,我认为这对 Larva Labs 来说,这其实是一个令人兴奋的经验,历史/血统应该被接受而不是被排斥。”

重金属乐队 Avenged Sevenfold 歌手、Deathbats Club NFT 系列的创建者 Matt Sanders(又名 M.Shadows)也有同样的看法,他相信 V1 和 V2 CryptoPunks 都“在以自己的方式表现价值”。与 Meta4 Capital一样,他也同时拥有 V1 和 V2 CryptoPunks。

Matt Sanders 对 V1 Punks 的看法很独特,他觉得 V1 Punks 就像是歌曲 demo,有助于提供艺术的历史记录并围绕它展开叙事,一些粉丝或收藏家甚至可能会发现 V1 或“demo”版本的 NFT 更有意义——但作为创作者本人,他建议应该尊重 Larva Labs 关于什么是“真正 CryptoPunks”的观点。

Matt Sanders 总结说:

“大多数收藏家会更喜欢 V2 的‘官方版本’,但有些人可能更愿意收藏 V1 Punks,这两个版本不一样,这点很重要,V1 Punks 也体现了创作者的意图,因此理所当然该给它赋予某种地位。”

CryptoPunks 要凉凉?

对于 Larva Labs 发布的官方声明,NFT 社区普遍反应都是负面的,而且这种负面情绪仍然在继续发酵。因为社区认为随着NFT领域的不断发展,Larva Labs应该要向持有者提供实用性,然而他们现在并不清楚Larva Labs 会在未来给自己带来什么。

最近几个月,一些 CryptoPunks 持有者开始抱怨起该项目,这些持有者认为他们并不清楚该如何利用自己拥有的这些图片来牟利。而对于Larva Labs 置身事外的做法,社区的抱怨越来越强烈——这与当下流行的其他头像类个人资料图片 (PFP) NFT 项目形成了鲜明对比。

实际上,NFT 领域的另一巨头“无聊猿” Bored Ape Yacht Club (BAYC) 发展速度也很快,与 CryptoPunks 相比,两者之间的差异非常显着。

Bored Ape 持有者可以将他们拥有的图像用于任何目的——包括商品、元宇宙和品牌推广——此外,Yuga Labs 还为持有者提供了额外的免费 NFT、独家商品和活动等福利,“无聊猿”就像是一个充满特权的私人俱乐部,但同时也是一个面向公众的社交媒体形象化身。“无聊猿”NFT 系列也会直接参考流行文化,从 Magnum PI 的夏威夷衬衫到 togas 和其他历史风格的服装,再到同性恋团队热捧的彩虹吊带,应有尽有,其中还混杂着对朋克摇滚和 90 年代嘻哈音乐元素。

最近,大量名人明星也加入到“无聊猿”行列,该 NFT 系列的主流形象很快得到大幅提升——结果显而易见,“无聊猿”NFT 的价格也水涨船高。2021 年 12 月,Bored Apes 的地板价(也就是该系列价格最便宜的 NFT)首次超过了 CryptoPunks,而且两个项目地板价差距仍在不断扩大。

在本文撰写时,Bored Ape 地板价已经超过 100 ETH(294,000 美元),而 CryptoPunks 的地板价只有 69 ETH(203,000 美元)。根据 CryptoSlam 的数据显示,从 2020 年 12 月到 2021 年 1 月,尽管 NFT 市场出现更广泛的上涨,但 CryptoPunks 的交易量却下降了 28%。

同样在 2021 年 12 月,知名 NFT 收藏家和 Nouns 项目的共同创建者 Punk 4156 以 1026 万美元的价格出售了他持有 CryptoPunks NFT。Punk 4156 表示,这一举动理由很简单,就是因为看不惯 Larva Labs 对知识产权情况的处理,所以决定退出该项目。

从目前的状况来看,CryptoPunks 似乎开始走下坡路,而 BAYC 则采取了完全不同的发展路径——创建了一个任何人都可以找到自己的“猿集合”,也正是这种表达方式让 BAYC 显得与众不同。毋庸置疑,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任何一个 NFT 项目都无法脱离社区,如果与社区意愿向相左,往往难以获得好结局。CryptoPunks 及时致歉或许能暂时缓解社区的不满,但想要扭转颓势,还要真正去为 NFT 持有者创造价值并倾听社区的声音。

转载声明:本文 由CoinON抓取收录,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CoinON资讯立场,CoinON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若以此作为投资依据,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声明: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风险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0)
上一篇 2022年2月8日 上午9:25
下一篇 2022年2月8日 上午9:36

相关推荐

从“V1 Punks争议”读懂 CryptoPunks 为何败给 BAYC

星期二 2022-02-08 9:35:56

来源: decrypt

作者:Andrew Hayward

编译:Moni,Odaily 星球日报

对于 NFT 社区许多人来说,Larva Labs 推出的 CryptoPunks 就像是以太坊链上头像类 NFT 的黄金标准,Twitter 上许多名人明星都喜欢将 CryptoPunks 作为自己的首选身份标志,在市场的推动下,CryptoPunks 销售额更是水涨船高。

然而,由于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CryptoPunks 的星光在某种程度上似乎正在减弱,同时 Larva Labs 也开始对一些“自身行为”进行认真审查。事实上,作为 CryptoPunks 的创作团队,Larva Labs 在 2017 年首次发布该系列 NFT 的时候,原始智能合约中就存在着一个小故障,为此 Larva Labs 废除了第一版合约并重新发行了 NFT。最终,V2 版合约成功地将 CryptoPunksNFT 推向了加密资产市场并获得了巨大成功,迄今为止该系列 NFT 的交易量已超过 20 亿美元。

然而,其中一些“V1 CryptoPunks”NFT 通过社区智能合约被“封装”之后,被作为 ERC-721 以太坊代币重新进行了发行,不过每个代币的背景颜色都与标准版的 Punks 有所不同。最近几年来,随着市场热度和价格的上涨,这些具有年代感的 NFT 如今已被当作历史文物来出售了。

V1 Punks 的网站上这样写道:

“早期版本的 Punks 智能合约之所以又重现江湖,是由快速发展的社区来推动的,这些社区成员包括早期 Punks 空投参与用户、NFT 行业早期用户、以及一些非常有才华的开发人员,” 

但最近,Larva Labs 开始采取行动并暗示 V1 Punks NFT并不是“真正的” CryptoPunks NFT。2022 年1 月 25 日,Larva Labs 官方发布推文称:

“ ‘V1 Punks’ 并不是官方的 Cryptopunks,虽然我们手中有 1,000 个……但我们并不想要它,所以社区用户可以自己评判下孰好孰坏。我们认为,任何收益都应该用于购买真正的 Cryptopunks!”

从“V1 Punks争议”读懂 CryptoPunks 为何败给 BAYC

然而让社区感到不满的是,Larva Labs 创作团队居然自己出售了数十个 V1 Punk,获利后却倒打一耙,声称这些 NFT 不应该被视为是合法的 CryptoPunks。为了平息 NFT 社区的怒火,Larva Labs联合创始人 Matt Hall 在周三(2 月 2 日)的一份官方声明中为自己出售 V1 Punks 的行为进行了道歉,称此举是“愚蠢”和“错误”的。

在谈到销售 V1 CryptoPunks 时,Matt Hall说道:

“我们不应该再利用这份废弃的合约获利,我们本以为,通过表明自己的想法且售出一些代币,可以让大家看到我们对 V1 CryptoPunks 厌恶的态度,也许其他人就会跟着效仿。然而结果表明这是一个非常糟糕的决定,我们对此深表遗憾,并向社区道歉。”

Matt Hall表示,Larva Labs 从 V1 Punks NFT 的销售中获利了 210 ETH(约为 622,000 美元),并用其中一部分资金购买了标准(V2)CryptoPunks。接下来,该团队将计划用剩余的资金再回购部分 CryptoPunks NFT,并向雨林基金会(The Rainforest Foundation)捐赠 210 ETH。

Matt Hall 补充道:

“在我们做这件愚蠢的事情之前,其实我们对于 CryptoPunks 项目的把控一直都非常正确。现在我们已经吸取了惨痛的教训,希望能通过这次捐赠来弥补我们的过错。”

Larva Labs 的反击有效吗?

Larva Labs 发布的声明中,有一个细节引起了社区关注,因为 Matt Hall 暗示 Larva Labs 可以围绕封装 V1 CryptoPunks 采取某种法律行动。

“我们一开始并没有因为艺术品和 CryptoPunks 版权遭到侵犯而追究 V1 项目,因为我们不想给予 V1 Punks 任何额外的关注,但现在许多 CryptoPunks 所有者都呼吁我们采取行动,我们同意他们的看法。不要混淆‘V1 Punks’项目的合法性,它无权使用 CryptoPunks 名称,我们将在未来几天采取适当的措施。”

目前还不清楚这一举措可能是什么样子。例如,Larva Labs 可能会根据《数字千年版权法》(DMCA)要求 NFT 市场 OpenSea 和 LooksRare删除相关 NFT,并向那些允许用户交易 V1 Punks NFT,或针对 V1 Punks 市场网站、以及用于封装 V1 Punks 的智能合约的网站发出警告。

不过到目前为止,Larva Labs 官方尚未给出明确回应和意见。

从“V1 Punks争议”读懂 CryptoPunks 为何败给 BAYC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Matt Hall 这一举动(特别是在 Larva Labs 自己也出售过封装 V1 CryptoPunks之后)遭到了持有者的强烈批评。一些人认为此举是反社区、反区块链和反去中心化,结果最近围绕 CryptoPunks 的其他一些争议也开始浮出水面。

收藏家 DCinvestor 在 Twitter 上写道:“我从未见过任何团队像 Larva Labs 对 CryptoPunks 所做的那样,CryptoPunks 的 IP 价值很高,但他们却把这个项目搞砸了。在这一点上,我认为此举是为了将个人知识产权转让给‘官方’CryptoPunks NFT 持有者,或者他们应该学学 BAYC,推出一些类似变异猿这样的衍生项目,否则 Larva Labs 会把这个项目越弄越混乱,最后甚至可能导致 NFT 价值化为乌有。”

另一位著名的 NFT 收藏家 Anonymoux 在推特上也发布自己的看法,他表示当看到 Larva Labs 发布声明之后就决定出售自己持有 Punks 并选择关注其他项目,因为他已经对该项目感到“焦虑”:

“是时候卖掉Punk #2311了,如果一家公司高管经常把业务搞的非常混乱,我肯定不会持有这家公司的股票,所以 CryptoPunks 也一样,我不打算继续关注这个项目了,但非常感谢 Punks 在我的 NFT 旅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CryptoPunks V1还有存在价值吗?

坦率地说,对于 封装 V1 CryptoPunks 而言,Larva Labs 的下一步行动目前尚不清楚,但 V1 NFT 目前仍然可以从市场上购买——一些收藏家已经开始押注这些 NFT并认为其未来潜在价值将会进一步扩大。

本周三(2 月 2 日),NFT 投资基金 Meta4 Capital 宣布他们购买了两个 V1 CryptoPunks:一个以 1,000 ETH(约合 280 万美元)的价格购买,另一只以 200 ETH(约合 556,000 美元)的价格购买。 Meta4 Capital在推特上表示,价格反映了 V1 CryptoPunks 的“真实”价值可能只有 V2 CryptoPunks 价值的四分之一左右。

Meta4 Capital 管理合伙人 Brandon Buchanan 解释说,对于 Larva Labs 及其联合创始人Matt Hall 和 John Watkinson,以及他们需要保护 IP 和监督 CryptoPunks 生态系统的做法,他表示尊重,但是作为一个新兴资产类别,大多数 NFT 规则和标准并没有通过深思熟虑就被制定出来了,虽然这一领域创新速度很快,但依然存在不少问题。

尽管如此,Brandon Buchanan 并不认为 NFT 创作者应该把注意力放在“符合大众口味”上,然后让市场来决定哪些 NFT 系列可以获得成功。不仅如此,他还建议 Larva Labs 应该专注于为 NFT 持有者创造价值并倾听社区的声音—— “一旦 Larva Labs 及其 NFT 持有者价值完全一致,我认为 CryptoPunks 依然能释放更多价值。”

Meta4 Capital 在 Twitter 上发文称,一些有缺陷的 NFT 产品版本在二级市场上依然具有市场优势,本质上,V1 Punks 基于 Larva Labs 部署到不可变区块链平台的代码——因此这些 Punks 并不是仿冒品,即使 Larva Labs 对它们恢复生机的方式不以为然。Brandon Buchanan 给出建议:

“这并不是真正的版权问题,因为 Larva Labs 尝试规范 V1 Punks 二级市场,而且已经开始寻找分发和认领的资产了。许多错版收藏品(如邮票、漫画书)也有被召回的历史,但这些错版收藏品依然可以在二级市场上出售,有时价值甚至会更高,我们应该以同样的方式看待 V1 Punks。实际上,我认为这对 Larva Labs 来说,这其实是一个令人兴奋的经验,历史/血统应该被接受而不是被排斥。”

重金属乐队 Avenged Sevenfold 歌手、Deathbats Club NFT 系列的创建者 Matt Sanders(又名 M.Shadows)也有同样的看法,他相信 V1 和 V2 CryptoPunks 都“在以自己的方式表现价值”。与 Meta4 Capital一样,他也同时拥有 V1 和 V2 CryptoPunks。

Matt Sanders 对 V1 Punks 的看法很独特,他觉得 V1 Punks 就像是歌曲 demo,有助于提供艺术的历史记录并围绕它展开叙事,一些粉丝或收藏家甚至可能会发现 V1 或“demo”版本的 NFT 更有意义——但作为创作者本人,他建议应该尊重 Larva Labs 关于什么是“真正 CryptoPunks”的观点。

Matt Sanders 总结说:

“大多数收藏家会更喜欢 V2 的‘官方版本’,但有些人可能更愿意收藏 V1 Punks,这两个版本不一样,这点很重要,V1 Punks 也体现了创作者的意图,因此理所当然该给它赋予某种地位。”

CryptoPunks 要凉凉?

对于 Larva Labs 发布的官方声明,NFT 社区普遍反应都是负面的,而且这种负面情绪仍然在继续发酵。因为社区认为随着NFT领域的不断发展,Larva Labs应该要向持有者提供实用性,然而他们现在并不清楚Larva Labs 会在未来给自己带来什么。

最近几个月,一些 CryptoPunks 持有者开始抱怨起该项目,这些持有者认为他们并不清楚该如何利用自己拥有的这些图片来牟利。而对于Larva Labs 置身事外的做法,社区的抱怨越来越强烈——这与当下流行的其他头像类个人资料图片 (PFP) NFT 项目形成了鲜明对比。

实际上,NFT 领域的另一巨头“无聊猿” Bored Ape Yacht Club (BAYC) 发展速度也很快,与 CryptoPunks 相比,两者之间的差异非常显着。

Bored Ape 持有者可以将他们拥有的图像用于任何目的——包括商品、元宇宙和品牌推广——此外,Yuga Labs 还为持有者提供了额外的免费 NFT、独家商品和活动等福利,“无聊猿”就像是一个充满特权的私人俱乐部,但同时也是一个面向公众的社交媒体形象化身。“无聊猿”NFT 系列也会直接参考流行文化,从 Magnum PI 的夏威夷衬衫到 togas 和其他历史风格的服装,再到同性恋团队热捧的彩虹吊带,应有尽有,其中还混杂着对朋克摇滚和 90 年代嘻哈音乐元素。

最近,大量名人明星也加入到“无聊猿”行列,该 NFT 系列的主流形象很快得到大幅提升——结果显而易见,“无聊猿”NFT 的价格也水涨船高。2021 年 12 月,Bored Apes 的地板价(也就是该系列价格最便宜的 NFT)首次超过了 CryptoPunks,而且两个项目地板价差距仍在不断扩大。

在本文撰写时,Bored Ape 地板价已经超过 100 ETH(294,000 美元),而 CryptoPunks 的地板价只有 69 ETH(203,000 美元)。根据 CryptoSlam 的数据显示,从 2020 年 12 月到 2021 年 1 月,尽管 NFT 市场出现更广泛的上涨,但 CryptoPunks 的交易量却下降了 28%。

同样在 2021 年 12 月,知名 NFT 收藏家和 Nouns 项目的共同创建者 Punk 4156 以 1026 万美元的价格出售了他持有 CryptoPunks NFT。Punk 4156 表示,这一举动理由很简单,就是因为看不惯 Larva Labs 对知识产权情况的处理,所以决定退出该项目。

从目前的状况来看,CryptoPunks 似乎开始走下坡路,而 BAYC 则采取了完全不同的发展路径——创建了一个任何人都可以找到自己的“猿集合”,也正是这种表达方式让 BAYC 显得与众不同。毋庸置疑,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任何一个 NFT 项目都无法脱离社区,如果与社区意愿向相左,往往难以获得好结局。CryptoPunks 及时致歉或许能暂时缓解社区的不满,但想要扭转颓势,还要真正去为 NFT 持有者创造价值并倾听社区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