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talik 2022新春访谈:路线图进展以及 Layer2 值得期待的事

Vitalik解析以太坊最新路线图及合并进展。

来源:ECN 以太坊中国

2 月 4 日,ECN 连线了以太坊联合创始人 Vitalik Buterin 进行了一场访谈和 AMA,Vitalik 就以太坊过去一年的发展以及对未来的期望展开了讨论。以下访谈的问答集锦:

1、以太坊 2021的进展、合并和实现分片分别对路线图有什么重要意义

Vitalik:我们 2021 年做的最重要的三个 hard fork,第一个就是柏林,第二个就是伦敦。伦敦硬分叉中最重要的最重要的一部分就是 EIP-1559,就是交易费用机制的改革。

1559 有两个很重要的部分,第一部分就是交易费的事情变得更好用。如果在伦敦升级之前发一个交易,你可能要等 30 秒、60秒,有时候等得更久才能把你的交易打包。但是现在可能就是等5 秒、10 秒、15 秒。所以现在,发交易变得特别快。关于这个,有一篇文章是北京大学和 Duke University 的学生写的,我 1 月 17 号转了这个文章。

第二部分就是 1559 开始消耗很多的 ETH,现在可能已经消耗了 170 多万,所以现在 ETH 的增发变得特别少。这是伦敦的重要内容。

Altair 是我们的 PoS 链 Beacon chain 第一次做的硬分叉,柏林和伦敦都是 PoW 链的升级。所以我们现在做过一个分叉,我们知道怎么做了,可以说这是一种测试。所以我们做过一个分叉了,下次我们做合并的时候就会做得更快、更安全、更简单。

2022 年我们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合并。合并之后,PoW 的链就不会存在了,我们就只会有 PoS 的链。我们现在有的账户、合约、交易都会在 PoS 链上运行。所以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进步。

合并之后我们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可扩展性,现在以太坊可以处理的交易不多,现在交易费还是很高,但是如果我们可以解决可扩展性的问题,交易费可以变得特别低。那些 rollup 的项目已经做了很多,现在主网上已经有 Optimism、Arbitrum、StarkWare、zkSync、Loopring,有很多好的项目。但是 rollup + 分片可以使交易费变得特别低。所以合并和可扩展性是我们最重要的工作。把这两个做好之后,可以说是完成 80% 的进度了。现在还是 50%。

2、“The Urges’路线图解释

Vitalik:我在去年 12 月份发布了一个路线图:

第一个是 The Merge (合并);

第二个是 The Surge,就是分片和一些扩展性的东西;

第三个是 The Verge,是关于 Verkle tree,这是让验证以太坊的链变得更容易,跑一个节点变得更容易的一个技术;

第四个就是 The Purge,就是把一些历史的东西,把一些协议里我们以前用,但现在不需要的东西删掉。把以太坊的协议变得更简单;

第五个就是 The Splurge,包括所有其他的重要升级,有账户抽象、PBS (PBS 是我们现在特别关注的话题)、EVM 的升级等等。但是如果我们把合并和分片做好,我们就解决了最大最重要的问题。

3、合并的具体进度

Vitalik:昨天 Geth 团队的核心开发者 Péter Szilágyi 发了一条推说,下一个拉取 (PR, Pull Request) 之后就为合并做好准备了,可以说他们客户端公布下一个版本之后,需要测试的很多,但剩下的开发已经没有什么了。所以现在我们大概就是在这个阶段。

我们已经有一个网络,我们已经有 kintsugi,已经跑了六个星期,现在唯一的也是最大的还没测试的东西就是 optimistic sync,就是一个新的节点第一次进去网络的时候,它怎么可以同步、下载网络的信息。这个过程还是需要一些开发,他们的一些客户端的团队都已经做了很多开发,但 还需要更多测试。

所以现在很可能六月份可以把合并工作做完。现在有一个难度炸弹,如果在这之前我们还没解决一些问题,出块的时间会变得越来越长。当然实在需要是可以延迟的,但其实现在我们还是有一些时间压力的。

4、2022 年 L2 值得期待的发展

Vitalik:最近 Optimism 和 Arbitrum 的用户特别多,参考 cryptofees.info 这个网站,他们的交易费都是比较稳定的。但是他们现在还不是去中心化的 rollup,还有一些他们自己控制的私钥。因为他们还是会担心欺诈证明的一些技术有 bug,所以会做一些 audit 和验证。

所以下一步就是把这个验证过程完全去中心化,把排序交易的这个过程也完全去中心化,这个需要多一点时间。

5、变成用户以 Layer2 为中心,还需要哪些条件?

Vitalik:现在有很多项目没有搬到 L2,是因为 L2 的可用性还不够好。L2 的交易费是比 L1 低一点,但还不够低。

L2 项目还有一些技术问题,有很多生态工具都还没完全支持。现在Layer2 的状态还在慢慢壮大,我觉得一年后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6、cross-rollup 的安全问题

Vitalik:Cross-rollup 桥接的安全问题比 cross-chain 桥接的安全问题会更简单。因为 cross-rollup bridges 的 merkle root 都在L1 上,所以技术问题更小,不需要担心两个链的共识算法的问题。

所以做安全的 coss-rollup 桥接比做安全的cross-chain 桥接简单很多。但还是有很多技术要做,现在有很多团队做这些,但可以做得更好。

7、链下数据可用性问题 off chain avaialability 

Vitalik:现在很多项目选择链下数据可用性,是因为现在链上数据可用性还是比较贵的。

有了分片之后,以及一些短期的方案比如 EIP-4488,这些方案出来之后,链上数据可用性会变得更便宜。但因为链下数据可用性可以使交易费变得特别特别低,一些项目还是会选 zk-validium。但是 cross-validium 安全问题不大,而且两个 validium 的安全问题和一个 validium 的安全问题区别不会很大。

8、Layer2 的代币模型

Vitalik:可能有些 L2 会有自己的币,可能有些没有。三、四年前以太坊社区特别不喜欢一些项目做自己的币,可能是因为 16、17 年有很多不靠谱的项目发出自己的币,大家会不喜欢。大家对代币的看法改变了,态度变好了,认为是做自治的工具。

我之前发表过一些批评代币投票的文章。现在会有很多项目做一些实验,不再只是代币投票,会有很多创新,但具体是什么也不知道。

9、DAO 的实践和区块链与现实世界的互动 

Vitalik:特别喜欢 citydao。与现实世界还可以在IDENTITY(身份)、REPUTATION(信誉)等方面结合,现在很多人认为区块链是金融和赌博有关,pow的能源消耗问题是大家批评区块链的一个原因,pos可以解决。

非金融应用的最大障碍是交易费用的问题,肯定不能解决所有政府对区块链的意见,因为现在的世界与区块链世界的原则还是很不一样的,但把目前的事情做好,可以做好自己的生态。

10、加密货币和区块链可以在各种世界危机中可以带来的积极影响

Vitalik:不同地方有不同的问题,比如阿根廷严重的金融问题,货币通货膨胀,还有做生意的方式,做中心化基础设施的能力比较低。二次方募资,新的治理方式可以做得好,把这些方式用到其他领域使用,甚至政治领域。

经济问题上,欧洲的经济没有增长这么快,拉美的其他地区有这种问题。我现在发现区块链的生态与中心化技术的生态不一样的地方在于,在中心化的领域做一个成功的事情需要你在一个中心,比如在中国一个大城市,在旧金山。但在区块链领域不是这样的,以太坊很多项目来自阿根廷,还比较穷的东欧国家,在web2 领域没怎么成功的地方在 web3 可以成功。web3 的开发方式可以帮不是中心的地方在web3 获得成功,减少世界不平衡问题。

转载声明:本文 由CoinON抓取收录,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CoinON资讯立场,CoinON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若以此作为投资依据,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声明: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风险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0)
上一篇 2022年2月8日 下午9:19
下一篇 2022年2月9日 上午9:27

相关推荐

Vitalik 2022新春访谈:路线图进展以及 Layer2 值得期待的事

星期二 2022-02-08 21:29:42

来源:ECN 以太坊中国

2 月 4 日,ECN 连线了以太坊联合创始人 Vitalik Buterin 进行了一场访谈和 AMA,Vitalik 就以太坊过去一年的发展以及对未来的期望展开了讨论。以下访谈的问答集锦:

1、以太坊 2021的进展、合并和实现分片分别对路线图有什么重要意义

Vitalik:我们 2021 年做的最重要的三个 hard fork,第一个就是柏林,第二个就是伦敦。伦敦硬分叉中最重要的最重要的一部分就是 EIP-1559,就是交易费用机制的改革。

1559 有两个很重要的部分,第一部分就是交易费的事情变得更好用。如果在伦敦升级之前发一个交易,你可能要等 30 秒、60秒,有时候等得更久才能把你的交易打包。但是现在可能就是等5 秒、10 秒、15 秒。所以现在,发交易变得特别快。关于这个,有一篇文章是北京大学和 Duke University 的学生写的,我 1 月 17 号转了这个文章。

第二部分就是 1559 开始消耗很多的 ETH,现在可能已经消耗了 170 多万,所以现在 ETH 的增发变得特别少。这是伦敦的重要内容。

Altair 是我们的 PoS 链 Beacon chain 第一次做的硬分叉,柏林和伦敦都是 PoW 链的升级。所以我们现在做过一个分叉,我们知道怎么做了,可以说这是一种测试。所以我们做过一个分叉了,下次我们做合并的时候就会做得更快、更安全、更简单。

2022 年我们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合并。合并之后,PoW 的链就不会存在了,我们就只会有 PoS 的链。我们现在有的账户、合约、交易都会在 PoS 链上运行。所以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进步。

合并之后我们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可扩展性,现在以太坊可以处理的交易不多,现在交易费还是很高,但是如果我们可以解决可扩展性的问题,交易费可以变得特别低。那些 rollup 的项目已经做了很多,现在主网上已经有 Optimism、Arbitrum、StarkWare、zkSync、Loopring,有很多好的项目。但是 rollup + 分片可以使交易费变得特别低。所以合并和可扩展性是我们最重要的工作。把这两个做好之后,可以说是完成 80% 的进度了。现在还是 50%。

2、“The Urges’路线图解释

Vitalik:我在去年 12 月份发布了一个路线图:

第一个是 The Merge (合并);

第二个是 The Surge,就是分片和一些扩展性的东西;

第三个是 The Verge,是关于 Verkle tree,这是让验证以太坊的链变得更容易,跑一个节点变得更容易的一个技术;

第四个就是 The Purge,就是把一些历史的东西,把一些协议里我们以前用,但现在不需要的东西删掉。把以太坊的协议变得更简单;

第五个就是 The Splurge,包括所有其他的重要升级,有账户抽象、PBS (PBS 是我们现在特别关注的话题)、EVM 的升级等等。但是如果我们把合并和分片做好,我们就解决了最大最重要的问题。

3、合并的具体进度

Vitalik:昨天 Geth 团队的核心开发者 Péter Szilágyi 发了一条推说,下一个拉取 (PR, Pull Request) 之后就为合并做好准备了,可以说他们客户端公布下一个版本之后,需要测试的很多,但剩下的开发已经没有什么了。所以现在我们大概就是在这个阶段。

我们已经有一个网络,我们已经有 kintsugi,已经跑了六个星期,现在唯一的也是最大的还没测试的东西就是 optimistic sync,就是一个新的节点第一次进去网络的时候,它怎么可以同步、下载网络的信息。这个过程还是需要一些开发,他们的一些客户端的团队都已经做了很多开发,但 还需要更多测试。

所以现在很可能六月份可以把合并工作做完。现在有一个难度炸弹,如果在这之前我们还没解决一些问题,出块的时间会变得越来越长。当然实在需要是可以延迟的,但其实现在我们还是有一些时间压力的。

4、2022 年 L2 值得期待的发展

Vitalik:最近 Optimism 和 Arbitrum 的用户特别多,参考 cryptofees.info 这个网站,他们的交易费都是比较稳定的。但是他们现在还不是去中心化的 rollup,还有一些他们自己控制的私钥。因为他们还是会担心欺诈证明的一些技术有 bug,所以会做一些 audit 和验证。

所以下一步就是把这个验证过程完全去中心化,把排序交易的这个过程也完全去中心化,这个需要多一点时间。

5、变成用户以 Layer2 为中心,还需要哪些条件?

Vitalik:现在有很多项目没有搬到 L2,是因为 L2 的可用性还不够好。L2 的交易费是比 L1 低一点,但还不够低。

L2 项目还有一些技术问题,有很多生态工具都还没完全支持。现在Layer2 的状态还在慢慢壮大,我觉得一年后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6、cross-rollup 的安全问题

Vitalik:Cross-rollup 桥接的安全问题比 cross-chain 桥接的安全问题会更简单。因为 cross-rollup bridges 的 merkle root 都在L1 上,所以技术问题更小,不需要担心两个链的共识算法的问题。

所以做安全的 coss-rollup 桥接比做安全的cross-chain 桥接简单很多。但还是有很多技术要做,现在有很多团队做这些,但可以做得更好。

7、链下数据可用性问题 off chain avaialability 

Vitalik:现在很多项目选择链下数据可用性,是因为现在链上数据可用性还是比较贵的。

有了分片之后,以及一些短期的方案比如 EIP-4488,这些方案出来之后,链上数据可用性会变得更便宜。但因为链下数据可用性可以使交易费变得特别特别低,一些项目还是会选 zk-validium。但是 cross-validium 安全问题不大,而且两个 validium 的安全问题和一个 validium 的安全问题区别不会很大。

8、Layer2 的代币模型

Vitalik:可能有些 L2 会有自己的币,可能有些没有。三、四年前以太坊社区特别不喜欢一些项目做自己的币,可能是因为 16、17 年有很多不靠谱的项目发出自己的币,大家会不喜欢。大家对代币的看法改变了,态度变好了,认为是做自治的工具。

我之前发表过一些批评代币投票的文章。现在会有很多项目做一些实验,不再只是代币投票,会有很多创新,但具体是什么也不知道。

9、DAO 的实践和区块链与现实世界的互动 

Vitalik:特别喜欢 citydao。与现实世界还可以在IDENTITY(身份)、REPUTATION(信誉)等方面结合,现在很多人认为区块链是金融和赌博有关,pow的能源消耗问题是大家批评区块链的一个原因,pos可以解决。

非金融应用的最大障碍是交易费用的问题,肯定不能解决所有政府对区块链的意见,因为现在的世界与区块链世界的原则还是很不一样的,但把目前的事情做好,可以做好自己的生态。

10、加密货币和区块链可以在各种世界危机中可以带来的积极影响

Vitalik:不同地方有不同的问题,比如阿根廷严重的金融问题,货币通货膨胀,还有做生意的方式,做中心化基础设施的能力比较低。二次方募资,新的治理方式可以做得好,把这些方式用到其他领域使用,甚至政治领域。

经济问题上,欧洲的经济没有增长这么快,拉美的其他地区有这种问题。我现在发现区块链的生态与中心化技术的生态不一样的地方在于,在中心化的领域做一个成功的事情需要你在一个中心,比如在中国一个大城市,在旧金山。但在区块链领域不是这样的,以太坊很多项目来自阿根廷,还比较穷的东欧国家,在web2 领域没怎么成功的地方在 web3 可以成功。web3 的开发方式可以帮不是中心的地方在web3 获得成功,减少世界不平衡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