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mitive Ventures联创Dovey Wan:Web2的背面不是Web3

如果你是Web3的builder,请不要被Web2里各种DAU,时长,转化率等固有的路径束缚。那些都不重要。

原文作者:@DoveyWan

这大概是今年我重复说的最多的一句话。也许我是错的,毕竟很难想象Web3具体长什么样子,iPhone出现前没人能想象现在的移动互联网。这里记录一些零散的逻辑,未来证伪或者证实,都是好的。

一直以来很多的Web3逻辑都在反复强调Web2的问题,数据孤岛,隐私安全,巨头垄断,等等。在2017年的牛市周期也涌现过大量放在现在就是妥妥的Web3的项目,也曾经有昙花一现的辉煌(市值)从DID到Data Marketplace到Social到de-Ads。

毕竟当年ICO的高光时刻就是$BAT的ICO,也是第一次用上gas war。

$BAT 作为一个全栈产品,从梦幻水平的团队,到流量入口(浏览器),到整个去中心化广告分发和创作者经济的设计,放在现在看来都一点都不过时。现在还记得当年看到BAT的兴奋感,Attention is currency, and whoever prints it should be rewarded。

几乎所有Web2流量类的Web3映射,都是这个大逻辑。

Brave浏览器坐拥超过5000万的MAU,但是$BAT的使用(在广告经济内的流转)和用户端的payout却相形见绌。

Brave是一个非常好的入口,包括Web3上和其他项目的各种合作。但是其自身Web2的utility到Web3的经济转化,困难重重。Brave现在的主要收入方式,依旧是传统广告。

如今大量号称“web3” 项目,各种fi,各种 verb to earn,路径还是2017年的路径:撒币,获客,去中心化,社区自治,登顶Web3巅峰。似乎有币就注定有用户,去中心化就注定可以自发成长和自我循环。只要把Web2里被人诟病的,用户不爽的环节de掉,Web3就能成了。

或者另外一个常见的路径是:

先用web2成熟获客体系买量,做留存,做一个小百万级别的应用,发币,成为crypto领域DAU最大的应用,宣告web3革命完成。这个剧本2017年也都反复上演,结局如今都一目了然。

尝试都是好的,但是姿势都有些勉强。

燃油发动机改变的是能量产生和消耗的原理,给马车装上硬顶敞篷不能让马车变成汽车。

也许Web3最终会用自己的方式去解决Web2的恶,但是简单去做一个de-twitter,de-uber,de这个de那,做“bright side of the web” 大概率不是Web3的演进路径。

TikTok在Facebook和腾讯眼皮底下成为了巨无霸,这肯定远远超出Zuck和Allen的想象,这还是Web2的内部斗争而已。

真正的Web3应用大概率会从相对边缘的使用场景涌现,不会一上来就直切敌人的心脏。回去翻看如今巨头们最早期的形态,随机且滑稽。

打败Google的不是de-Google,打败Facebook的不是de-facebook。更不用说“数据经济”和“社区自治”美好愿景后底层技术、工具和架构远没有跟上,如何de这些巨无霸?

如果你是Web3的builder,请不要被Web2里各种DAU,时长,转化率等固有的路径束缚。那些都不重要。

我们不需要做一个有币的头条,一个有币的twitter,我们需要的是一个刚开始可能只有100人疯狂喜爱,1000人觉得这东西好玩,10000个人觉得这是什么鬼但是似乎有点意思的东西,就足矣。

如果代币分发在你的产品体系里只是一个“获客渠道” 一个“增长手段” 或者这个产品可以脱离代币经济用互联网固有的方式更高效的运营,那恭喜你,你是一个合格的Web2应用开发者。

创新往往来自于边缘人群和边缘场景,不管是90年代初的第一代互联网人和伴随着的技术自由主义浪潮,还是中本聪和其他加密朋克用数学和计算机科学完成“占领华尔街”的夙愿。原生的创新都是随机且怪异。回想第一次比特币转账,第一次用基于AMM的dex,大致就是这种怪异的感觉。

Web2的背面不是Web3 。

转载声明:本文 由CoinON抓取收录,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CoinON资讯立场,CoinON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若以此作为投资依据,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声明: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风险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1)
上一篇 2022年2月19日 下午9:19
下一篇 2022年2月19日 下午9:23

相关推荐

Primitive Ventures联创Dovey Wan:Web2的背面不是Web3

星期六 2022-02-19 21:21:58

原文作者:@DoveyWan

这大概是今年我重复说的最多的一句话。也许我是错的,毕竟很难想象Web3具体长什么样子,iPhone出现前没人能想象现在的移动互联网。这里记录一些零散的逻辑,未来证伪或者证实,都是好的。

一直以来很多的Web3逻辑都在反复强调Web2的问题,数据孤岛,隐私安全,巨头垄断,等等。在2017年的牛市周期也涌现过大量放在现在就是妥妥的Web3的项目,也曾经有昙花一现的辉煌(市值)从DID到Data Marketplace到Social到de-Ads。

毕竟当年ICO的高光时刻就是$BAT的ICO,也是第一次用上gas war。

$BAT 作为一个全栈产品,从梦幻水平的团队,到流量入口(浏览器),到整个去中心化广告分发和创作者经济的设计,放在现在看来都一点都不过时。现在还记得当年看到BAT的兴奋感,Attention is currency, and whoever prints it should be rewarded。

几乎所有Web2流量类的Web3映射,都是这个大逻辑。

Brave浏览器坐拥超过5000万的MAU,但是$BAT的使用(在广告经济内的流转)和用户端的payout却相形见绌。

Brave是一个非常好的入口,包括Web3上和其他项目的各种合作。但是其自身Web2的utility到Web3的经济转化,困难重重。Brave现在的主要收入方式,依旧是传统广告。

如今大量号称“web3” 项目,各种fi,各种 verb to earn,路径还是2017年的路径:撒币,获客,去中心化,社区自治,登顶Web3巅峰。似乎有币就注定有用户,去中心化就注定可以自发成长和自我循环。只要把Web2里被人诟病的,用户不爽的环节de掉,Web3就能成了。

或者另外一个常见的路径是:

先用web2成熟获客体系买量,做留存,做一个小百万级别的应用,发币,成为crypto领域DAU最大的应用,宣告web3革命完成。这个剧本2017年也都反复上演,结局如今都一目了然。

尝试都是好的,但是姿势都有些勉强。

燃油发动机改变的是能量产生和消耗的原理,给马车装上硬顶敞篷不能让马车变成汽车。

也许Web3最终会用自己的方式去解决Web2的恶,但是简单去做一个de-twitter,de-uber,de这个de那,做“bright side of the web” 大概率不是Web3的演进路径。

TikTok在Facebook和腾讯眼皮底下成为了巨无霸,这肯定远远超出Zuck和Allen的想象,这还是Web2的内部斗争而已。

真正的Web3应用大概率会从相对边缘的使用场景涌现,不会一上来就直切敌人的心脏。回去翻看如今巨头们最早期的形态,随机且滑稽。

打败Google的不是de-Google,打败Facebook的不是de-facebook。更不用说“数据经济”和“社区自治”美好愿景后底层技术、工具和架构远没有跟上,如何de这些巨无霸?

如果你是Web3的builder,请不要被Web2里各种DAU,时长,转化率等固有的路径束缚。那些都不重要。

我们不需要做一个有币的头条,一个有币的twitter,我们需要的是一个刚开始可能只有100人疯狂喜爱,1000人觉得这东西好玩,10000个人觉得这是什么鬼但是似乎有点意思的东西,就足矣。

如果代币分发在你的产品体系里只是一个“获客渠道” 一个“增长手段” 或者这个产品可以脱离代币经济用互联网固有的方式更高效的运营,那恭喜你,你是一个合格的Web2应用开发者。

创新往往来自于边缘人群和边缘场景,不管是90年代初的第一代互联网人和伴随着的技术自由主义浪潮,还是中本聪和其他加密朋克用数学和计算机科学完成“占领华尔街”的夙愿。原生的创新都是随机且怪异。回想第一次比特币转账,第一次用基于AMM的dex,大致就是这种怪异的感觉。

Web2的背面不是Web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