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talik 谈以太坊发展及去中心化未来待解的十大矛盾

撰文:Vitalik Buterin 编译:angelilu

Vitalik 在推文中列出自己尚未解决的十大矛盾,包括对以太坊生态的发展、去中心化系统的构造等的思考,引人深思,以下为原文:

我的思想和我的价值观中的一些仍未解决的矛盾,我一直在思考,觉得自己没有完全解决。

矛盾一在于我希望看到以太坊成为一个更像比特币的系统,强调长期稳定,包括文化上的稳定,而我意识到要达到这个目标需要相当多的积极协调的短期变化,这两者之间存在矛盾。

矛盾二在于我倾向于减少对个人的依赖,试图建立经得起时间考验的稳定系统,与我欣赏 「活跃的玩家」和他们在帮助世界前进中的作用之间的矛盾。

矛盾三在于我希望看到以太坊成为一个可以在真正的极端情况下生存的 L1,而我意识到以太坊上的许多关键应用程序已经依赖于比我们认为在以太坊协议设计中可接受的任何东西都脆弱的多的安全假设,两者之间存在矛盾。

矛盾四在于我对去中心化和民主等事物的热爱,而我意识到实际上我在许多(虽然肯定远非全部)具体政策问题上与知识精英而非 「人民」的意见一致。

矛盾五在于我希望看到更多的国家采用激进的政策实验,但我意识到最有可能在这些事情上一路走下去的政府更有可能是中央集权的,对内部的多样性不友好。

矛盾六在于我希望在有趣的文化中看到更多的多样性,但我意识到,维持一种有别于主流的文化似乎往往需要某种疯狂或人为障碍或类似的东西,而我在意识形态上不喜欢这样的东西,这两者之间存在矛盾。

矛盾七在于我不喜欢许多现代金融区块链 「应用」(价值 300 万美元的猴子等),但我勉强接受这样一个事实,即这些东西是维持加密货币经济运行的重要部分,并为我喜欢的所有很酷的 DAO/治理实验付费。

矛盾八在于我希望加密货币的发展不只限于且超越金融,但我意识到金融(包括支付 + SoV)仍然是迄今为止最成功的加密货币应用类别,特别是第三世界居民、人权活动家和一般弱势人群中。

矛盾九是我希望最大限度地简化 L1,与我希望最大限度地简化整个生态系统之间的矛盾(因为一个简单的 L1 通常会将其复杂性 「导出 」到用户无论如何都要采用的更高层的堆栈)。

矛盾十在于我希望成为一个能够为所有各方实现正和的调节者,而在我们面临真正的邪恶时,我希望坚定地站在正义的一边反对邪恶,这两者之间存在矛盾。

转载声明:本文 由CoinON抓取收录,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CoinON资讯立场,CoinON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若以此作为投资依据,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声明: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风险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0)
上一篇 2022年5月17日 下午11:02
下一篇 2022年5月17日 下午11:08

相关推荐

Vitalik 谈以太坊发展及去中心化未来待解的十大矛盾

星期二 2022-05-17 23:05:25

Vitalik 在推文中列出自己尚未解决的十大矛盾,包括对以太坊生态的发展、去中心化系统的构造等的思考,引人深思,以下为原文:

我的思想和我的价值观中的一些仍未解决的矛盾,我一直在思考,觉得自己没有完全解决。

矛盾一在于我希望看到以太坊成为一个更像比特币的系统,强调长期稳定,包括文化上的稳定,而我意识到要达到这个目标需要相当多的积极协调的短期变化,这两者之间存在矛盾。

矛盾二在于我倾向于减少对个人的依赖,试图建立经得起时间考验的稳定系统,与我欣赏 「活跃的玩家」和他们在帮助世界前进中的作用之间的矛盾。

矛盾三在于我希望看到以太坊成为一个可以在真正的极端情况下生存的 L1,而我意识到以太坊上的许多关键应用程序已经依赖于比我们认为在以太坊协议设计中可接受的任何东西都脆弱的多的安全假设,两者之间存在矛盾。

矛盾四在于我对去中心化和民主等事物的热爱,而我意识到实际上我在许多(虽然肯定远非全部)具体政策问题上与知识精英而非 「人民」的意见一致。

矛盾五在于我希望看到更多的国家采用激进的政策实验,但我意识到最有可能在这些事情上一路走下去的政府更有可能是中央集权的,对内部的多样性不友好。

矛盾六在于我希望在有趣的文化中看到更多的多样性,但我意识到,维持一种有别于主流的文化似乎往往需要某种疯狂或人为障碍或类似的东西,而我在意识形态上不喜欢这样的东西,这两者之间存在矛盾。

矛盾七在于我不喜欢许多现代金融区块链 「应用」(价值 300 万美元的猴子等),但我勉强接受这样一个事实,即这些东西是维持加密货币经济运行的重要部分,并为我喜欢的所有很酷的 DAO/治理实验付费。

矛盾八在于我希望加密货币的发展不只限于且超越金融,但我意识到金融(包括支付 + SoV)仍然是迄今为止最成功的加密货币应用类别,特别是第三世界居民、人权活动家和一般弱势人群中。

矛盾九是我希望最大限度地简化 L1,与我希望最大限度地简化整个生态系统之间的矛盾(因为一个简单的 L1 通常会将其复杂性 「导出 」到用户无论如何都要采用的更高层的堆栈)。

矛盾十在于我希望成为一个能够为所有各方实现正和的调节者,而在我们面临真正的邪恶时,我希望坚定地站在正义的一边反对邪恶,这两者之间存在矛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