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造a16z:将反Benchmark进行到底

作者:海腰

不久前,a16z官宣了其第三期文化领导力基金的募集

2022年,a16z募集了其第四支加密货币基金和首支游戏基金,总管理资金规模已超过200亿美元。

从2009年成立到现在,a16z已经永远改变了美国VC行业的游戏规则。大基金,大团队,自建媒体,对创始人友好并提供全方位支持,看似离经叛道,但处处都能在另一家顶级VC身上找到与之对应的反面。

a16z如何被制造?两位创始人有着怎样的故事?

一个名门之后

一个“父母皆祸害”

Ben Horowitz生于伦敦,因当时他的父亲David Horowitz正在伦敦参与抗议越南战争的活动。David Horowitz是世界级的左翼学者,当时与其一起工作的,还有萨特,波伏娃等大名鼎鼎的名字。Ben Horowitz的爷爷奶奶在上世纪20年代就加入了美国共产党。

Ben Horowitz在湾区的伯克利长大,因其父亲David Horowitz已返回美国工作,出任著名左翼媒体《城墙杂志》的联合主编。

Marc Andreessen生于爱荷华州,在威斯康星州的新里斯本长大,这是一个只有2500多人的小镇。与Ben Horowitz大名鼎鼎的父亲不同,Marc Andreessen的父母是销售和客服。Marc Andreessen面对媒体时经常口吐莲花,却很少谈起他的家庭,在New yorker的采访中他谈到,我的父母是那种北欧式硬核的,自我否定的人,从来没期待过快乐的生活(They were Scandinavian hardcore, very self-denying people who go through life never expecting to be happy)。

Ben Horowitz研究生毕业后去了SGI(Silicon Graphics)实习,但只呆了一年多就跑路了,随后加入了Lotus Notes。SGI是硅谷早期最重要的公司之一,为《终结者》,《侏罗纪公园》等好莱坞电影做特效,为任天堂N64游戏机提供处理器,现在的Google办公园区,之前就是SGI的办公园区,创始人Jim Clark日后还会和Ben Horowitz再次相遇。Lotus Notes就是现在IBM旗下的那个Lotus Notes,1995年因在与微软的竞争中失败而被IBM收购,真是宿命。

Marc Andreessen离开家乡后在伊利诺伊大学读书,上世纪90年代,克林顿政府提出信息高速公路法案,在该法案的资助下,伊利诺伊大学下属的国家超级计算应用中心(NCSA,The National Center for Supercomputing Applications)开始了可视化浏览器的项目,即Mosaic Project,Marc Andreessen参与了(日后他自己说是主导)该项目,薪酬是6.25美元一小时。

在那个时代,科技行业不希望大众参与,从来不想把产品做的易用和图形化,因为这样会污染互联网。Mosaic浏览器一经发布即迅速风靡,产品发布9个月后达到了百万用户,占当时整个互联网人口的10%。1994年《连线》杂志写道,Mosaic浏览器正在变成整个世界的交互标准。

自己打败自己

却遇到了一生的合伙人

大学毕业后的Marc Andreessen搬到了湾区,在一家名叫Enterprise Integration Technologies的技术咨询公司找到了一份工作。在当时,他是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做着一份很平凡的工作,但同时在互联网世界,他是一个大名人。

于此同时,上文提到的SGI创始人Jim Clark因为与董事会不和,刚刚离开了SGI。Jim Clark早听说过Mosaic浏览器,他直接给Marc Andreessen打了电话并一起吃了早餐。多年后Marc Andreessen回忆道,这是他30岁前第一次早上7点起床。

没有任何犹豫,Marc Andreessen决定和Jim Clark一起创业,他们最初的创业方向是给任天堂的N64游戏机做线上服务。但由于N64游戏机的发布推迟了1年多导致公司找不到方向,Marc Andreessen决定重新做浏览器并商业化。

虽然Mosaic浏览器当年是Marc Andreessen开发的,但NCSA拥有Mosaic全部的知识产权和源代码。Marc Andreessen决定重新开发,并给新产品的内部代号起名Mozilla(知道火狐浏览器的来源了吧),意思是Mosaic杀手。网景浏览器推出后确实成为了Mosaic杀手,产品发布没多久就达到了80%的市场占有率,要知道在网景推出之前,Mosaic浏览器是100%的市场占有率。

之后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网景公司上市,股价大涨,市值一度达到微软的30%,随后微软将IE浏览器免费捆绑销售,网景浏览器被打的丢盔弃甲。

哪怕在今天,浏览器的开发也有巨大工作量,微软如何迅速开发出IE浏览器?

Spyglass是一家NCSA用来给旗下产品做商业化的实体,微软在意识到网景的巨大威胁后,从Spyglass拿到了Mosaic浏览器的授权。没错,那个把网景浏览器打到崩盘的IE,至少在刚推出时,是以Marc Andreessen亲手开发的Mosaic浏览器和其源代码为基础的。

为什么IE推出的如此之快,这就是为什么。日后微软和Spyglass开始了旷日持久的诉讼,因双方所签协议是微软按照营收的一定比例付钱,但IE是免费的,Spyglass收不到一毛钱。官司的结局是微软付了800万美元了事。

虽然网景浏览器被IE打的丢盔弃甲,但Marc Andreessen却收获了一生的合伙人。Ben Horowitz加入了网景,任职网络服务器产品线的负责人,面试他的正是Marc Andreessen。

日后在评价这位几十年的合伙人时,Marc Andreessen说Ben Horowitz总能告诉自己到底发生了什么,不管真相是多么丑陋。“我们有过无数次争吵,但都很快就忘了”。

最著名的一次争吵,当然就是那次直接在邮件里爆粗口。

网景的浏览器业务下滑,Ben Horowitz负责的网络服务器业务就变得很重要。网景本计划举行发布会介绍新功能,但发布会开始前两周,Marc Andreessen就将核心信息提前泄露给了媒体。

Ben Horowitz发了个邮件抱怨此事,Marc Andreessen这样回复:很明显你不知道局面有多么棘手,我们的产品比竞争对手差的很远,我们已经很久没有市场上的声量了,我们的估值下降了30亿美元,公司有倒闭的风险,都是你们服务器产品部门的错,下次你丫自己面试你自己吧,CAO你大爷!(Next time do the Fxxxing interview yourself,Fxxx You)

这封邮件发送的同一天,正是Marc Andreessen登上时代周刊封面的那期杂志出版的那一天,还记得那张著名的光脚坐在椅子上的照片吗?

制造a16z:将反Benchmark进行到底

网景被AOL收购后,Marc Andreessen出任CTO,但只呆了不到1年就走了;Ben Horowitz成为了AOL电商部门的副总裁。网景被收购前,开源了全部代码,开源后的基金会沿用了Mozilla的名字,并在日后开发了火狐浏览器。

与Benchmark反目成仇

Ben Horowitz在AOL负责的电商部门不是类似京东或者淘宝这样的电商平台,而是给其他公司提供电商基础设施(网页,服务器等),非要类比到今天的话,有点类似于电商独立站的IT承包方。不知道是否是这段工作经历的启发(毕竟,AWS和阿里云最初都起源于电商部门的需求),Ben Horowitz开始了创业:成立LoudCloud。

LoudCloud的理念非常超前,很像今天的云计算,投资方正是日后相爱相杀的Benchmark。当时在Benchmark负责该项目的Andy Rachleff最早是投电信领域的,一下就看懂了LoudCloud想要干什么。如果LoudCloud能坚持到2008年,也许全球云计算的格局就不是今天这样无聊了吧。

在LoudCloud期间,Ben Horowitz和Marc Andreessen与Benchmark相处的并不愉快(不包括Andy Rachleff,投完LoudCloud不久就退休去斯坦福商学院教书了,之后成立了Wealthfront)。

在那个时代,VC对于技术背景的年轻创始人普遍不友好。Google融资时,红杉美国和KPCB投资的条件是接受“成人监管”,在两家VC的推荐下,施密特出任Google的CEO长达10年,并在卸任CEO后公开评论称,两位创始人已经不再需要“成人监管”了。Facebook虽然没有公开的“成人监管”,但不久前离任的桑德伯格也是投资方推荐给小扎的,担任COO长达14年。

看过美剧《Super Pumped》就知道,Benchmark是一家对创始人并不友好的VC,Benchmark合伙人David Byrne曾当着LoudCloud所有管理层的面对Ben Horowitz说,你什么时候去找一个真正的CEO?

更糟糕的是,Andy Rachleff在投资了LoudCloud后不久就退休了,从此Benchmark和LoudCloud管理层之间再无纽带。

还记得美剧《Super Pumped》里面那个逼迫UBER CEO下台的Benchmark合伙人Bill Gurley吗?Marc Andreessen是这样评价他的:我没法忍受他,如果你看过《Seinfeld》,Bill Gurley就是我的Newman(I can’t stand him. If you’ve seen Seinfeld, Bill Gurley is my Newman)。(《Seinfeld》是一部美国喜剧,中文应该叫欢乐单身派对,剧中的Newman是一个又蠢又坏的胖子)

后面的故事就是Ben Horowitz在畅销书《Hard things about hard things》中所写的,LoudCloud遇到了互联网泡沫崩盘,被迫流血上市,之后分拆原有业务并改名Opsware,最后16亿美元卖给惠普。

制造a16z:将反Benchmark进行到底

公司出售时,Marc Andreessen持有约10%的股份,Ben Horowitz持有约5.5%。

LoudCloud的创业经历,给两人带来的不仅是财富,还有未来a16z运营模式的启发者:CAA的创始人Michael Ovitz。

海外独角兽在写到a16z时,用到的标题是《一场好莱坞式的胜利》。两个科技行业的创始人为何会认识好莱坞的超级经纪人?

Michael Ovitz在离开迪斯尼后想找点新鲜的领域尝试,经人介绍后认识了Marc和Ben,之后加入了LoudCloud董事会,任独立董事。这是三人第一次共事。

一切跟Benchmark反着来

把Opsware卖掉后,手握大把现金的Marc和Ben先做了两年天使投资人,随后决定成立a16z。

一个小插曲,红杉美国合伙人Doug Leone曾给Ben Horowitz打电话,邀请其加入红杉。

成立a16z之前,Marc和Ben去向Benchmark的Andy Rachleff请教,Andy Rachleff给出的建议是:新入局者要有不一样的打法,Benchmark的打法,跟之前KPCB的打法完全不一样。

历史就是这么诡吊。Andy Rachleff设计了Benchmark的打法和组织架构,投资了Marc和Ben,并在两人决定做VC时给出了日后看来完全正确的建议。但Marc和Ben却在创业的过程中被Benchmark深深的伤害,a16z日后在各个方面都站到了Benchmark的对立面。

Marc Andreessen的原话是,我们从来都是反Benchmark的,他们做什么,我们就不做什么(We were always the anti-Benchmark. Our design was not to do what they did)。

Benchmark炒掉创始人,a16z就对创始人极尽友好;Benchmark是精简的团队,a16z就招来200多人的大团队帮助创始人成功;Benchmark是几亿美元的小基金,a16z就搞出200多亿美元的大基金;Benchmark低调,a16z就亲自下场自建媒体。

总之,一切跟Benchmark反着来。

  • 对创始人友好:

2003年的一次采访中,回答别的问题都要长篇大论的回答,动辄上升到哲学层面的Marc Andreessen,当被问到技术背景的创始人应不应该当CEO时,他非常直接的回答到:当然(absolutely)。

当你雅虎提出10亿美元收购Facebook时,几乎所有的利益相关方都劝小扎卖掉,只有Marc Andreessen反复游说,别卖!别卖!别卖!

  • 大团队:

有感于当年Benchmark几个人的团队给不了自己任何的帮助,Marc Andreessen强调:“我们不会炒掉创始人,我们给技术背景的创始人一切帮助,帮他们成为合格的CEO”。这样的帮助必然意味着大团队。

a16z的运作模式启发自好莱坞顶级经纪公司CAA(Creative Artists Agency)。过去的好莱坞经纪公司是由很多经纪人组成的松散联盟,经纪人只代理单个个人,比如经纪人张三代理导演李四,如果电影公司有活儿,张三推荐李四,推荐成功则张三拿到佣金,李四再去找适合该电影的编剧,演员,后期等。CAA创新性的将各个经纪人整合在一起,组成庞大的关系网,打包成一个整体与电影公司谈判。比如CAA旗下的导演王五有一个点子,适合这个写点子的编剧赵六,还有与王五合作多次的演员孙七,后期周八,特效吴九,配音郑十也都在CAA旗下,这就让CAA旗下的每个人都在正确的位置上,并让CAA在与电影公司的谈判中有足够多的筹码。

CAA成立于1975年,这套模式随后在其他领域也得到了充分印证,比如美国传奇体育经纪人Leigh Steinberg于1985那年成立的SMD(Steinberg, Moorad & Dunn)经纪公司。Ben Horowitz的挚友Jay-Z日后成立的Roc Nation也在音乐领域复制了该模式。

a16z出现之前的VC行业就像CAA出现之前的好莱坞经纪公司一样,VC投了一个创始人就不管了,美其名曰优秀的创始人不需要帮助,需要帮助的创始人不值得投。创始人要自己搭团队,找订单,做市场等。a16z投了一个创始人,招聘,游说,并购,找订单,法律咨询,技术支持,市场营销,应有尽有。这样的配套,是不是创始人成功的概率会更高一些?

选择了a16z作为A轮领投方的GitHub的CEO Chris Wanstrath称,a16z 的服务是一个主要吸引力,就像一道自助餐,他们提供了一堆好菜,我们想都尝一尝。

  • 大基金:

大团队意味着高昂的运营支出,VC的运营支出来自管理费,只有大基金才能支撑大团队。但大团队却不是a16z做大基金的底层逻辑。

底层逻辑是摩尔定律。前红杉美国合伙人Michael Moritz讲过,因为摩尔定律导致算力越来越便宜,每一代科技公司都能比上一代服务更多人,拓展到更多行业。因此,每一代科技公司都比上一代更大。与之对应的是,每一代成功的VC都比上一代的管理资金规模更大。

Marc Andreessen在那篇著名的《为什么软件在吞噬世界》中也表达过类似的观点,但用了不同的表述:越来越多的主要工商业在软件中运营(More and more major businesses and industries are being run on software);软件在价值链上吃掉越来越多的份额(Software is also eating much of the value chain of industries that are widely viewed as primarily existing in the physical world);全球经济将第一次完全数字化(a global economy that for the first time will be fully digitally)。

从这几年美国VC的行业趋势来看,你要么规模足够大,要么就足够小。当然,从足够大到足够小,中间还有生存的空间,但比以前的空间小了很多。

  • 自建媒体:

a16z自建媒体的关键人物是顶级公关公司OutCast的联合创始人Margit Wennmachers。OutCast的客户包括Facebook,Salesforce,VMware,Amazon等,Kindle的发布会就是他们做的。Margit Wennmachers在一次播客中提到,Marc和Ben做个人天使时投的一家公司本想雇佣OutCast,但被Facebook阻止,认为有利益冲突。这件事发生时,Marc Andreessen刚刚加入Facebook董事会,在斡旋的过程中认识了Margit Wennmachers。

2010年,Margit Wennmachers卖掉OutCast后全职加入了a16z,职位是市场合伙人,这是美国VC历史上第一个市场合伙人的岗位。a16z开始自建媒体,掌握发声渠道,与科技媒体争夺话语权。

成功带来成功

投资Skype让飞轮转起

Acquired主持人David Rosenthal曾问Benchmark的Bill Gurley,什么是在风投行业成功的秘诀?Bill Gurley回复道,在风投行业成功的秘诀,就是在风投行业取得成功。

2019年,耶鲁大学发表了一篇名为成功带来成功(For Top Venture Capital Firms, Success Breeds Success)的论文。论文指出,其他资产管理行业,比如共同基金或二级市场,之前的成功者在之后继续成功的概率与新入局者的差距并不明显。但VC行业是个例外,之前的成功者在之后大概率会继续成功。

原因在于,一级市场投资是非公开交易,创始人让不让你投,以多少价格让你投,主要取决于VC的声誉。(详见《VC除了声誉,一无所有》

Marc Andreessen也表达过类似的观点,他说力量带来力量(strength leads to strength)。a16z最早的力量来源,是现在已经被遗忘的Skype。

a16z的第一期基金AUM3亿美元,在2009年是罕见的大基金,投的第一个项目是digg,但只在C轮是跟了一点点,可以算是试水。

a16z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个大项目是Skype,投资5000万美元获得了1.8%的股份,同一轮次的合投的还有银湖这样的PE,加拿大养老金这样的主权基金。

一家VC以如此高昂的估值,动用了整支基金六分之一的资金,投资了一家非早期公司。这让该笔投资在当时备受争议。

但仅仅十几个月后,Skype被微软85亿美元收购,a16z赚了3倍多,且是全现金退出。Marc Andreessen后来回忆道,Skype的收购尘埃落定后,一切的争议都消失了。

争议消失了,声誉建立起来了,飞轮彻底转起。此后,a16z的基金越来越大,给创业公司的估值越发疯狂(软银和老虎的打法并不是原创)。

2015年募集了2亿美元的生物科技基金;2016年募集了15亿美元的主基金;2017年募集了4.5亿美元的第二期生物科技基金;2018年募集了第一期3亿美元的加密货币基金;2020年募集了13亿美元的早期基金,32亿美元的成长期基金,7.5亿美元的第三期生物科技基金,5.15亿美元的第二期加密货币基金;2021年募集了第三期22亿美元的加密货币基金。加上今年官宣的8亿美元游戏基金和45亿美元第四期加密货币基金,a16z的AUM已突破200亿美元,距离其2009年的第一支3亿美元基金只过去了13年。

回到和上文提到的做大基金的底层逻辑,2009年正是移动互联网开始起飞的早期,之后的公司会越来越大,基金也要变的越来越大。Marc Andreessen敏锐的察觉到了这一趋势,募来大基金,以高估值重注了Skype,加上一点运气,退出后在风投界建立了自己的声誉(Reputation)。

在那篇著名的《为什么软件在吞噬世界》的结尾,Marc Andreessen这样写道,这是大机会,我知道应该把我的钱投到哪里(That’s the big opportunity. I know where I’m putting my money)。

移动互联网的大潮已近尾声,VC们在焦虑应该投什么。对此,Marc Andreessen在不久前与麦肯锡的对谈中讲到,已发现了三个非常有希望的领域:AI,生物科技,加密货币和Web3。过去的十几年,a16z已经永远的改变了美国风投界的格局,下一个时代,a16z是否还能如过去般辉煌,我们拭目以待。

转载声明:本文 由CoinON抓取收录,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CoinON资讯立场,CoinON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若以此作为投资依据,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声明: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风险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0)
上一篇 2022年7月13日 上午11:50
下一篇 2022年7月13日 上午11:55

相关推荐

制造a16z:将反Benchmark进行到底

星期三 2022-07-13 11:52:04

不久前,a16z官宣了其第三期文化领导力基金的募集

2022年,a16z募集了其第四支加密货币基金和首支游戏基金,总管理资金规模已超过200亿美元。

从2009年成立到现在,a16z已经永远改变了美国VC行业的游戏规则。大基金,大团队,自建媒体,对创始人友好并提供全方位支持,看似离经叛道,但处处都能在另一家顶级VC身上找到与之对应的反面。

a16z如何被制造?两位创始人有着怎样的故事?

一个名门之后

一个“父母皆祸害”

Ben Horowitz生于伦敦,因当时他的父亲David Horowitz正在伦敦参与抗议越南战争的活动。David Horowitz是世界级的左翼学者,当时与其一起工作的,还有萨特,波伏娃等大名鼎鼎的名字。Ben Horowitz的爷爷奶奶在上世纪20年代就加入了美国共产党。

Ben Horowitz在湾区的伯克利长大,因其父亲David Horowitz已返回美国工作,出任著名左翼媒体《城墙杂志》的联合主编。

Marc Andreessen生于爱荷华州,在威斯康星州的新里斯本长大,这是一个只有2500多人的小镇。与Ben Horowitz大名鼎鼎的父亲不同,Marc Andreessen的父母是销售和客服。Marc Andreessen面对媒体时经常口吐莲花,却很少谈起他的家庭,在New yorker的采访中他谈到,我的父母是那种北欧式硬核的,自我否定的人,从来没期待过快乐的生活(They were Scandinavian hardcore, very self-denying people who go through life never expecting to be happy)。

Ben Horowitz研究生毕业后去了SGI(Silicon Graphics)实习,但只呆了一年多就跑路了,随后加入了Lotus Notes。SGI是硅谷早期最重要的公司之一,为《终结者》,《侏罗纪公园》等好莱坞电影做特效,为任天堂N64游戏机提供处理器,现在的Google办公园区,之前就是SGI的办公园区,创始人Jim Clark日后还会和Ben Horowitz再次相遇。Lotus Notes就是现在IBM旗下的那个Lotus Notes,1995年因在与微软的竞争中失败而被IBM收购,真是宿命。

Marc Andreessen离开家乡后在伊利诺伊大学读书,上世纪90年代,克林顿政府提出信息高速公路法案,在该法案的资助下,伊利诺伊大学下属的国家超级计算应用中心(NCSA,The National Center for Supercomputing Applications)开始了可视化浏览器的项目,即Mosaic Project,Marc Andreessen参与了(日后他自己说是主导)该项目,薪酬是6.25美元一小时。

在那个时代,科技行业不希望大众参与,从来不想把产品做的易用和图形化,因为这样会污染互联网。Mosaic浏览器一经发布即迅速风靡,产品发布9个月后达到了百万用户,占当时整个互联网人口的10%。1994年《连线》杂志写道,Mosaic浏览器正在变成整个世界的交互标准。

自己打败自己

却遇到了一生的合伙人

大学毕业后的Marc Andreessen搬到了湾区,在一家名叫Enterprise Integration Technologies的技术咨询公司找到了一份工作。在当时,他是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做着一份很平凡的工作,但同时在互联网世界,他是一个大名人。

于此同时,上文提到的SGI创始人Jim Clark因为与董事会不和,刚刚离开了SGI。Jim Clark早听说过Mosaic浏览器,他直接给Marc Andreessen打了电话并一起吃了早餐。多年后Marc Andreessen回忆道,这是他30岁前第一次早上7点起床。

没有任何犹豫,Marc Andreessen决定和Jim Clark一起创业,他们最初的创业方向是给任天堂的N64游戏机做线上服务。但由于N64游戏机的发布推迟了1年多导致公司找不到方向,Marc Andreessen决定重新做浏览器并商业化。

虽然Mosaic浏览器当年是Marc Andreessen开发的,但NCSA拥有Mosaic全部的知识产权和源代码。Marc Andreessen决定重新开发,并给新产品的内部代号起名Mozilla(知道火狐浏览器的来源了吧),意思是Mosaic杀手。网景浏览器推出后确实成为了Mosaic杀手,产品发布没多久就达到了80%的市场占有率,要知道在网景推出之前,Mosaic浏览器是100%的市场占有率。

之后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网景公司上市,股价大涨,市值一度达到微软的30%,随后微软将IE浏览器免费捆绑销售,网景浏览器被打的丢盔弃甲。

哪怕在今天,浏览器的开发也有巨大工作量,微软如何迅速开发出IE浏览器?

Spyglass是一家NCSA用来给旗下产品做商业化的实体,微软在意识到网景的巨大威胁后,从Spyglass拿到了Mosaic浏览器的授权。没错,那个把网景浏览器打到崩盘的IE,至少在刚推出时,是以Marc Andreessen亲手开发的Mosaic浏览器和其源代码为基础的。

为什么IE推出的如此之快,这就是为什么。日后微软和Spyglass开始了旷日持久的诉讼,因双方所签协议是微软按照营收的一定比例付钱,但IE是免费的,Spyglass收不到一毛钱。官司的结局是微软付了800万美元了事。

虽然网景浏览器被IE打的丢盔弃甲,但Marc Andreessen却收获了一生的合伙人。Ben Horowitz加入了网景,任职网络服务器产品线的负责人,面试他的正是Marc Andreessen。

日后在评价这位几十年的合伙人时,Marc Andreessen说Ben Horowitz总能告诉自己到底发生了什么,不管真相是多么丑陋。“我们有过无数次争吵,但都很快就忘了”。

最著名的一次争吵,当然就是那次直接在邮件里爆粗口。

网景的浏览器业务下滑,Ben Horowitz负责的网络服务器业务就变得很重要。网景本计划举行发布会介绍新功能,但发布会开始前两周,Marc Andreessen就将核心信息提前泄露给了媒体。

Ben Horowitz发了个邮件抱怨此事,Marc Andreessen这样回复:很明显你不知道局面有多么棘手,我们的产品比竞争对手差的很远,我们已经很久没有市场上的声量了,我们的估值下降了30亿美元,公司有倒闭的风险,都是你们服务器产品部门的错,下次你丫自己面试你自己吧,CAO你大爷!(Next time do the Fxxxing interview yourself,Fxxx You)

这封邮件发送的同一天,正是Marc Andreessen登上时代周刊封面的那期杂志出版的那一天,还记得那张著名的光脚坐在椅子上的照片吗?

制造a16z:将反Benchmark进行到底

网景被AOL收购后,Marc Andreessen出任CTO,但只呆了不到1年就走了;Ben Horowitz成为了AOL电商部门的副总裁。网景被收购前,开源了全部代码,开源后的基金会沿用了Mozilla的名字,并在日后开发了火狐浏览器。

与Benchmark反目成仇

Ben Horowitz在AOL负责的电商部门不是类似京东或者淘宝这样的电商平台,而是给其他公司提供电商基础设施(网页,服务器等),非要类比到今天的话,有点类似于电商独立站的IT承包方。不知道是否是这段工作经历的启发(毕竟,AWS和阿里云最初都起源于电商部门的需求),Ben Horowitz开始了创业:成立LoudCloud。

LoudCloud的理念非常超前,很像今天的云计算,投资方正是日后相爱相杀的Benchmark。当时在Benchmark负责该项目的Andy Rachleff最早是投电信领域的,一下就看懂了LoudCloud想要干什么。如果LoudCloud能坚持到2008年,也许全球云计算的格局就不是今天这样无聊了吧。

在LoudCloud期间,Ben Horowitz和Marc Andreessen与Benchmark相处的并不愉快(不包括Andy Rachleff,投完LoudCloud不久就退休去斯坦福商学院教书了,之后成立了Wealthfront)。

在那个时代,VC对于技术背景的年轻创始人普遍不友好。Google融资时,红杉美国和KPCB投资的条件是接受“成人监管”,在两家VC的推荐下,施密特出任Google的CEO长达10年,并在卸任CEO后公开评论称,两位创始人已经不再需要“成人监管”了。Facebook虽然没有公开的“成人监管”,但不久前离任的桑德伯格也是投资方推荐给小扎的,担任COO长达14年。

看过美剧《Super Pumped》就知道,Benchmark是一家对创始人并不友好的VC,Benchmark合伙人David Byrne曾当着LoudCloud所有管理层的面对Ben Horowitz说,你什么时候去找一个真正的CEO?

更糟糕的是,Andy Rachleff在投资了LoudCloud后不久就退休了,从此Benchmark和LoudCloud管理层之间再无纽带。

还记得美剧《Super Pumped》里面那个逼迫UBER CEO下台的Benchmark合伙人Bill Gurley吗?Marc Andreessen是这样评价他的:我没法忍受他,如果你看过《Seinfeld》,Bill Gurley就是我的Newman(I can’t stand him. If you’ve seen Seinfeld, Bill Gurley is my Newman)。(《Seinfeld》是一部美国喜剧,中文应该叫欢乐单身派对,剧中的Newman是一个又蠢又坏的胖子)

后面的故事就是Ben Horowitz在畅销书《Hard things about hard things》中所写的,LoudCloud遇到了互联网泡沫崩盘,被迫流血上市,之后分拆原有业务并改名Opsware,最后16亿美元卖给惠普。

制造a16z:将反Benchmark进行到底

公司出售时,Marc Andreessen持有约10%的股份,Ben Horowitz持有约5.5%。

LoudCloud的创业经历,给两人带来的不仅是财富,还有未来a16z运营模式的启发者:CAA的创始人Michael Ovitz。

海外独角兽在写到a16z时,用到的标题是《一场好莱坞式的胜利》。两个科技行业的创始人为何会认识好莱坞的超级经纪人?

Michael Ovitz在离开迪斯尼后想找点新鲜的领域尝试,经人介绍后认识了Marc和Ben,之后加入了LoudCloud董事会,任独立董事。这是三人第一次共事。

一切跟Benchmark反着来

把Opsware卖掉后,手握大把现金的Marc和Ben先做了两年天使投资人,随后决定成立a16z。

一个小插曲,红杉美国合伙人Doug Leone曾给Ben Horowitz打电话,邀请其加入红杉。

成立a16z之前,Marc和Ben去向Benchmark的Andy Rachleff请教,Andy Rachleff给出的建议是:新入局者要有不一样的打法,Benchmark的打法,跟之前KPCB的打法完全不一样。

历史就是这么诡吊。Andy Rachleff设计了Benchmark的打法和组织架构,投资了Marc和Ben,并在两人决定做VC时给出了日后看来完全正确的建议。但Marc和Ben却在创业的过程中被Benchmark深深的伤害,a16z日后在各个方面都站到了Benchmark的对立面。

Marc Andreessen的原话是,我们从来都是反Benchmark的,他们做什么,我们就不做什么(We were always the anti-Benchmark. Our design was not to do what they did)。

Benchmark炒掉创始人,a16z就对创始人极尽友好;Benchmark是精简的团队,a16z就招来200多人的大团队帮助创始人成功;Benchmark是几亿美元的小基金,a16z就搞出200多亿美元的大基金;Benchmark低调,a16z就亲自下场自建媒体。

总之,一切跟Benchmark反着来。

  • 对创始人友好:

2003年的一次采访中,回答别的问题都要长篇大论的回答,动辄上升到哲学层面的Marc Andreessen,当被问到技术背景的创始人应不应该当CEO时,他非常直接的回答到:当然(absolutely)。

当你雅虎提出10亿美元收购Facebook时,几乎所有的利益相关方都劝小扎卖掉,只有Marc Andreessen反复游说,别卖!别卖!别卖!

  • 大团队:

有感于当年Benchmark几个人的团队给不了自己任何的帮助,Marc Andreessen强调:“我们不会炒掉创始人,我们给技术背景的创始人一切帮助,帮他们成为合格的CEO”。这样的帮助必然意味着大团队。

a16z的运作模式启发自好莱坞顶级经纪公司CAA(Creative Artists Agency)。过去的好莱坞经纪公司是由很多经纪人组成的松散联盟,经纪人只代理单个个人,比如经纪人张三代理导演李四,如果电影公司有活儿,张三推荐李四,推荐成功则张三拿到佣金,李四再去找适合该电影的编剧,演员,后期等。CAA创新性的将各个经纪人整合在一起,组成庞大的关系网,打包成一个整体与电影公司谈判。比如CAA旗下的导演王五有一个点子,适合这个写点子的编剧赵六,还有与王五合作多次的演员孙七,后期周八,特效吴九,配音郑十也都在CAA旗下,这就让CAA旗下的每个人都在正确的位置上,并让CAA在与电影公司的谈判中有足够多的筹码。

CAA成立于1975年,这套模式随后在其他领域也得到了充分印证,比如美国传奇体育经纪人Leigh Steinberg于1985那年成立的SMD(Steinberg, Moorad & Dunn)经纪公司。Ben Horowitz的挚友Jay-Z日后成立的Roc Nation也在音乐领域复制了该模式。

a16z出现之前的VC行业就像CAA出现之前的好莱坞经纪公司一样,VC投了一个创始人就不管了,美其名曰优秀的创始人不需要帮助,需要帮助的创始人不值得投。创始人要自己搭团队,找订单,做市场等。a16z投了一个创始人,招聘,游说,并购,找订单,法律咨询,技术支持,市场营销,应有尽有。这样的配套,是不是创始人成功的概率会更高一些?

选择了a16z作为A轮领投方的GitHub的CEO Chris Wanstrath称,a16z 的服务是一个主要吸引力,就像一道自助餐,他们提供了一堆好菜,我们想都尝一尝。

  • 大基金:

大团队意味着高昂的运营支出,VC的运营支出来自管理费,只有大基金才能支撑大团队。但大团队却不是a16z做大基金的底层逻辑。

底层逻辑是摩尔定律。前红杉美国合伙人Michael Moritz讲过,因为摩尔定律导致算力越来越便宜,每一代科技公司都能比上一代服务更多人,拓展到更多行业。因此,每一代科技公司都比上一代更大。与之对应的是,每一代成功的VC都比上一代的管理资金规模更大。

Marc Andreessen在那篇著名的《为什么软件在吞噬世界》中也表达过类似的观点,但用了不同的表述:越来越多的主要工商业在软件中运营(More and more major businesses and industries are being run on software);软件在价值链上吃掉越来越多的份额(Software is also eating much of the value chain of industries that are widely viewed as primarily existing in the physical world);全球经济将第一次完全数字化(a global economy that for the first time will be fully digitally)。

从这几年美国VC的行业趋势来看,你要么规模足够大,要么就足够小。当然,从足够大到足够小,中间还有生存的空间,但比以前的空间小了很多。

  • 自建媒体:

a16z自建媒体的关键人物是顶级公关公司OutCast的联合创始人Margit Wennmachers。OutCast的客户包括Facebook,Salesforce,VMware,Amazon等,Kindle的发布会就是他们做的。Margit Wennmachers在一次播客中提到,Marc和Ben做个人天使时投的一家公司本想雇佣OutCast,但被Facebook阻止,认为有利益冲突。这件事发生时,Marc Andreessen刚刚加入Facebook董事会,在斡旋的过程中认识了Margit Wennmachers。

2010年,Margit Wennmachers卖掉OutCast后全职加入了a16z,职位是市场合伙人,这是美国VC历史上第一个市场合伙人的岗位。a16z开始自建媒体,掌握发声渠道,与科技媒体争夺话语权。

成功带来成功

投资Skype让飞轮转起

Acquired主持人David Rosenthal曾问Benchmark的Bill Gurley,什么是在风投行业成功的秘诀?Bill Gurley回复道,在风投行业成功的秘诀,就是在风投行业取得成功。

2019年,耶鲁大学发表了一篇名为成功带来成功(For Top Venture Capital Firms, Success Breeds Success)的论文。论文指出,其他资产管理行业,比如共同基金或二级市场,之前的成功者在之后继续成功的概率与新入局者的差距并不明显。但VC行业是个例外,之前的成功者在之后大概率会继续成功。

原因在于,一级市场投资是非公开交易,创始人让不让你投,以多少价格让你投,主要取决于VC的声誉。(详见《VC除了声誉,一无所有》

Marc Andreessen也表达过类似的观点,他说力量带来力量(strength leads to strength)。a16z最早的力量来源,是现在已经被遗忘的Skype。

a16z的第一期基金AUM3亿美元,在2009年是罕见的大基金,投的第一个项目是digg,但只在C轮是跟了一点点,可以算是试水。

a16z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个大项目是Skype,投资5000万美元获得了1.8%的股份,同一轮次的合投的还有银湖这样的PE,加拿大养老金这样的主权基金。

一家VC以如此高昂的估值,动用了整支基金六分之一的资金,投资了一家非早期公司。这让该笔投资在当时备受争议。

但仅仅十几个月后,Skype被微软85亿美元收购,a16z赚了3倍多,且是全现金退出。Marc Andreessen后来回忆道,Skype的收购尘埃落定后,一切的争议都消失了。

争议消失了,声誉建立起来了,飞轮彻底转起。此后,a16z的基金越来越大,给创业公司的估值越发疯狂(软银和老虎的打法并不是原创)。

2015年募集了2亿美元的生物科技基金;2016年募集了15亿美元的主基金;2017年募集了4.5亿美元的第二期生物科技基金;2018年募集了第一期3亿美元的加密货币基金;2020年募集了13亿美元的早期基金,32亿美元的成长期基金,7.5亿美元的第三期生物科技基金,5.15亿美元的第二期加密货币基金;2021年募集了第三期22亿美元的加密货币基金。加上今年官宣的8亿美元游戏基金和45亿美元第四期加密货币基金,a16z的AUM已突破200亿美元,距离其2009年的第一支3亿美元基金只过去了13年。

回到和上文提到的做大基金的底层逻辑,2009年正是移动互联网开始起飞的早期,之后的公司会越来越大,基金也要变的越来越大。Marc Andreessen敏锐的察觉到了这一趋势,募来大基金,以高估值重注了Skype,加上一点运气,退出后在风投界建立了自己的声誉(Reputation)。

在那篇著名的《为什么软件在吞噬世界》的结尾,Marc Andreessen这样写道,这是大机会,我知道应该把我的钱投到哪里(That’s the big opportunity. I know where I’m putting my money)。

移动互联网的大潮已近尾声,VC们在焦虑应该投什么。对此,Marc Andreessen在不久前与麦肯锡的对谈中讲到,已发现了三个非常有希望的领域:AI,生物科技,加密货币和Web3。过去的十几年,a16z已经永远的改变了美国风投界的格局,下一个时代,a16z是否还能如过去般辉煌,我们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