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意的互联网人拼命叩开Web3大门

作者:于惠如

去年下半年,Web3的出现给沉寂的互联网带来了久违的振奋,个人、企业、机构,纷纷抢滩,“all in Web3”成为人们口中时髦的词汇。

越来越多的资金正在流入Web3领域。过去一年,全球加密市场总市值翻倍增长,目前已超2万亿美元。

在社交媒体即刻“Web3研究所”话题下面,经常能看到自称阿里巴巴、腾讯等头部互联网大厂人表示,想抓住这个“互联网的下一个时代”。

越来越多的人给自己的社交账号名字加上“.eth”,或将头像换成NFT图片,以此来宣布自己已是Web3的一员。

失意的互联网人拼命叩开Web3大门无聊猿 来源:BAYC官网

Web3是什么?

早在区块链进入大众视野之前,这个概念就已由万维网之父Tim Berners-Lee在2006年提出。Tim对Web 3的定义更多指语义网,让电脑之间、系统之间在网络里互相理解彼此,实现更加智能互联网。

2014年,以太坊联合创造者之一的Gavin Wood提出了自己理解的Web3,其中加入了确权、分布式、去中心、区块链等元素。

当前,人们用Web3指新一代互联网,其中包含crypto(加密)、NFT、元宇宙、DAO(去中心化自治组织)等各种时下流行的概念。

随着入局者、探索者,以及应用产品越来越多,Web3逐渐从一个模糊的概念变得更为具象。当概念越来越普及,Web3带来的投资、投机热潮在全世界继续蔓延。

只是来自Web3的淘汰速度远比其发展还要快得多——新项目昙花一现、清退暴雷不断。甚至有投资人总结:90%的Web3项目都活不过半年。但这丝毫没有阻挡入场的汹涌人潮。

欢迎进入Web3“新世界”。

“新旧”世界

“现在Web3所处的环境、社区氛围有点像早期阶段的Web2。”李敏说,这会让她联系到多年以前的“塞班论坛”。

“塞班论坛”是国内首个以智能手机操作系统symbian为讨论主题的社区,里面聚集了一批使用诺基亚且关心手机系统技术发展的极客。彼时,手机用户量极小,大部分人使用PC端页面上网。但论坛里的大部分都相信,手机上网一定是未来。

“大家都很兴奋,都想去试错,这种氛围很好。”李敏也经常会思考一个问题:十年前的移动互联网和眼前的Web3,有哪些差异化。

过去二十年,被称为中国互联网行业的黄金二十年。期间,阿里巴巴、腾讯、百度、头条等一大批国内互联网公司横空出世。这些先锋者成就了一个时代,也让当时的年轻人们向往和追逐,甚至互联网大厂的招聘岗位在人们心目中有着体面、高薪的标签。

新人终究变旧人,随着流量红利见顶,互联网高速增长神话结束,上个互联网时代也逐渐褪色。一批年轻人蠢蠢欲动,开始寻找新“世界”,希望成为下个时代的先锋者。

“如果说早期的移动互联网是一个旧世界,那眼前人们迫不及待想进入的Web3便是拥有无限可能的新世界。”一家FA机构合伙人Zack表示。

只不过,眼下的新世界还远未成熟。规则未统一,应用生态单一、泡沫浮现……

Zack认为,放眼全球,很少有人知道Web3会是一个怎样的“新世界”,但这并不能否认它是未来。“毕竟所有新世界的来临都伴随着争议。”

过去一段时间,中国对ICO、数字货币监管趋紧,而大部分Web3项目以区块链为基础。相较之下,对此监管较为宽松的海外地区,比如马来西亚、新加坡、迪拜等更可能成为试验田的首站。

其中,新加坡尤甚。

“很多国内的项目如果能谈好,我们会找到一个比较折中的方式,比如,介绍他们去新加坡,即便‘肉身’不在新加坡,我们也会建议他们把公司注册在那里。”Zack对全天候科技说,这不仅可以让公司获取行业资源,也不影响他们在全球其他区域的运营。

事实上,无论是Web3领域的传奇机构a16z,还是全球最大的风险投资机构红杉资本,都把新加坡归为加密货币投资的战略要地。

“除了监管政策外,当地高效连接了头部人才和顶级资本,具备了辐射至亚太地区甚至全球的影响力。”李敏认为。

“爸爸们”以最快的速度圈地

Web3带来的投资和投机热潮正在向全世界蔓延。

Footprint Analytics数据显示,越来越多的资金正在流入Web3领域,全球加密市场总市值在过去一年翻倍增长,目前已超2万亿美元。

失意的互联网人拼命叩开Web3大门尽管没有一家机构主动披露自家在Web3领域的布局情况,但很多投资人相信这个领域是目前为数不多有机会的赛道。从去年开始,国内外风投掀起了一场浩荡的Web3布局。这份名单上有a16z、Paradigm等加密风投机构,也有红杉、IDG、高瓴、经纬等知名传统投资机构。

据媒体报道,今年2月,红杉资本宣布推出一支专注于加密货币的投资基金,资金规模在5亿至6亿美元之间。将主要投资加密项目,包括已经在加密交易所上市和尚未上市的代币。

a16z凭借大胆的投资风格成为Web3赛道上的佼佼者,其成功案例包括OpenSea和Yuga Labs,前者控制着NFT市场大部分的交易量,后者是火遍全网络BAYC(无聊猿)所属的公司。

当下,多数Web3项目在发行前,创始团队更愿意给认购者Token(代币)或者私募份额,去换取利益绑定。这部分Token会先被锁定一段时间,过了期限便可以“解禁”。

不管眼下情形如何,实际上在VC圈内,Web3算不上新概念。美元加密基金合伙人、“老韭菜”Allen疑惑,几年前自己就在关注的DeFi(分布式金融),为何现在大伙才喊“要拥抱”。“Web3是什么?不就是基于区块链做的生产关系、应用习惯等方面的改变,这个东西难道2019年没有吗?”

在Allen看来,几乎每进入一个新的主题,创投市场都会有一个新的名词出现。“当前几乎没有别的东西可投,所以他们一定要在布局屈指可数的、能投的赛道时喊出一个响亮的口号,附一个‘出师表’,这就叫‘师出有名’。”

整体来看,Web3的投资目前没有太多逻辑,价值参照除了机构自身对这个赛道的理解,还包括各种各样的小道消息。

“各个机构的情况不一样,在Web3赛道上的投资方差就很大,甚至都不存在所谓的共性。我们是crypto基金,在Web3的布局上跟传统基金差别很大。”Allen告诉全天候科技,不同人对Web3的理解、审美会导致其投资取向和标的选择。

“据我的观察,大牌机构入局后是在全赛道广撒网,毕竟子弹充裕。”Zack说,过去一年,他一直在帮多家机构寻找靠谱的Web3项目。

与大部分传统机构不同,Allen所在的美元基金早就开始了针对Web3的投资布局。从2019年的跨链桥,到2020的链上结构性产品,再到去年的NFT,这家基金已经布局了将近30个Web3项目,均为海外项目,每年都能获得不错的回报。

如果要给这近30个项目找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它们都属于Web3领域偏基础设施类的项目。以NFT相关项目为例,交易所、NFT相关工具(即如何将现实生活场景快速NFT化的工具)、钱包等项目会成为Allen所在基金的首选。

失意的互联网人拼命叩开Web3大门Allen所在的基金投资的部分Web项目

过去一年多火热的情形让Zack感觉仿佛回到了2018年。那时候,币圈在比特币疯涨后成为一种新型赚钱的武器,因FOMO(害怕错过)情绪,老牌机构大肆布局。

“就是这样,总会有新的群体、更好的概念、更好的技术、更好的工具出现,一旦情绪来了,大家都会用最快的速度跑马圈地。”Zack说。

无疑,老牌投资机构的背书,让Web3项目获得更多信任,随之而来的还有“水涨船高”的估值。更令Allen头大的是,一些原本谈好的项目也会被老牌机构“截胡”。“本来最早是我们接触的,谈着谈着发现突然来个一个更强的‘爸爸’包轮。这种情况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创投市场几乎每年都会经历主题变化,但Allen觉得区块链的市场价值一直是向上的。“这个行业,热钱有热钱的玩法,信仰者有信仰者的玩法,投机者有投机者的玩法。真正的熊市来临,不是真正builder(长期建设者)的那群人比谁跑得都快。”

幸运儿只有10%

过去一年里,NFT、DeFi、DAO等Web3项目“意外”造就了一批富豪。

一个月前,Web3基础设施提供商InfStones宣布获得新一轮6600万美元融资,由软银愿景基金二期、GGV纪源资本领投。截至目前,这家公司总融资额超1亿美元。

失意的互联网人拼命叩开Web3大门InfStones宣布融资6600万美元

这一奇景让闻风而动的参与者们振奋。

还在读硕士的张楠在今年6月涉足Web3创业,起因是她和朋友的项目在5月底的黑客松大赛中获得了不错的名次。经主办方的引荐,她们见了不少知名投资机构。“既然这个事情值得做,也有可能得到资金支持,那就干脆创业了。”

目前,在Web3里,普遍以币(金融资本)的多少来进行投票治理。“没钱”就没有话语权。张楠的项目便构想能最大化用户在DAO中的社交资本——人们因为社会网络等产生的信任。因而,她们创建了一种工具,可以使DAO内成员的各种活动数据转化为链上可验证数据。融合链上链下数据,便可以生成用户个人的声誉指标。

“用户的声誉指标可以作为一种社交资本。比如,如果一个用户的声誉指标很低,大家就要谨慎参与他发起的项目,因为他有极大的可能性‘跑路’。” 张楠介绍说。

张楠经常会参加twitter space上的Web3话题讨论会,参会人员有像她一样的创业者、小有名气或不怎么出名的基金和业内人士,他们大部分是Web3初学者。

每个人参加这些活动的目的不一,有些人希望从这些讨论中获知一些新项目,并换取一些机构的认购份额,把自己变成庄家的一员赚钱;有些人希望从分享中学到市场交易的精髓,成为下一个暴富者;还有人希望能从一次次讨论中找到愿意掏钱的基金。

市场规模依然在扩大,每天都有新项目诞生,人们怀着暴富幻想不断加入。在张楠和大部分涌入者眼里,这是一个爆发性增长的行业,“行业里人才少、好用的东西少,涌入的钱多,只要能拿到风投,一个项目就可能造就一个千万富翁。”

但不是所有项目都能成为InfStones,幸运儿可能只有10%左右。

“Web3市场运转非常快,新项目非常多,很多项目就是昙花一现,90%的Web3项目都活不过半年。”今年春节后从投资机构离职,all in Web3的李敏告诉全天候科技,当前Web3仍处于非常早期阶段,没有人知道应该怎么玩,现阶段的玩家都是在尝试、探索。

Web3项目的产品经理大多是从Web2中转过来的,思维还停在Web2阶段。从最基础的说起,在Web3中,社交如何做?关系如何构造?还没有形成共识,大部分项目团队都是在做同质化的项目。

“有几个人搞得懂代币经济学?怎么样运作才不会让项目死掉?很多NFT项目就像开盲盒,开之前是高峰,一开图立马暴跌,没有了生息,然后整个项目无人问津。说白了,很多项目没有办法做到持续性运营。”李敏说,相比Web2,现阶段的Web3圈是很浮躁的圈子,项目起步速度很快,死亡速度也很快。

更基础的问题是,大部分Web3项目的运营效率极低。

杨雯在7月中旬的一个深夜与其所在的项目成员告别,她原本是一个DAO项目的联合创始人,主要负责DAO的建设和治理。吸引她进入的是Web 3更重视内容创作者地位、强调平等和反平台垄断的理念,但在随后的工作中,她发现现实与理想之间存在着很大的距离。

杨雯所在的 DAO组织设立于5月9日,成立两个多月时间内,成员谈论的主题多以“如何在DeFi和GameFi里薅钱”为主。她每天需要花两个小时甚至更多的时间,与成员们集中讨论DAO内事务的管理流程,漫长的磋商非常耗费心力。

“经过大量沟通和思考,我决定退出核心团队,主要原因是长期存在的组织问题带来了大量心力损耗,内部对组织未来的发展方向也存在分歧。”杨雯说,接下来她大概率还会做Web3项目的创业,比如:做一个精品社群。

2016年就进入区块链领域的Cody曾在即刻上发起过一个调研,试图了解熊市背景下人们all in Web3的原因,根据他整理的结果,Web3创业的人不外乎两种:确信Web3是未来,想做出正经项目的人;以收割为目的而攒局的人。

“第一种创业者里面,很多人现在也不清楚自己要做什么,只是觉得这是个机会,想去了解。”Cody对全天候科技说。

熊市、收割与信仰

Cody的调研对象里,有不少腾讯、阿里的产品经理,其中不少人跳槽到了Web3相关公司继续做产品经理。他们有的因为不想卷了,有的因为被裁了,也有的因为新公司待遇比原来好。

在Web2就业市场不景气的2022年,Web3放大了人们的焦虑、不安、憧憬和希望。

去年年底,李敏还在劝身边的朋友不要相信crypto。“打脸来得太快。”今年2月,李敏在朋友的推荐下使用了Brave浏览器,这款浏览器出自一个crypto公司。“它过滤了更多广告,这点让我很开心。”

对于李敏来说,心态和观念的改变是她进入Web3的最大因素,在踏入之前,她认为NFT这就是割韭菜,GameFi就是庞氏。但开始研究之后才发现是视野和格局限制了自己。“人的认知是需要迭代的,在判断一个事情之前一定要先去接触、尝试。”

2月底,李敏从原来的投资机构离职,过上了边旅游边学习Web3的生活。离职的一部分原因是每天14个小时的工作量让她抽不出时间来学习Web3,而这个领域的速度又太快,机会转瞬即逝。

深有同感的还有张楠。

她认为,自己参与的是一个节奏非常快的赛道,慢一步就可能满盘皆输。尽管公司还没有成立,产品还处于集思广益的阶段,她们能拿出来的也只有一个简版的可以给投资人演示用的demo。但她还是在“马不停蹄”地见投资人。

李敏的运气不算好,辞职没多久,比特币(BTC)暴跌,加密熊市。6月19日,比特币下跌至近18个月以来的最低价,仅为1.76万美元,十几万人爆仓。而在去年11月,比特币曾达到历史巅峰价格6.9万美元。

失意的互联网人拼命叩开Web3大门过去一年比特币价格变化

悲观情绪持续蔓延,币圈原本就存在的问题和漏洞也在不断显现,进而引发蝴蝶效应,悲剧性事件接二连三发生。最高价格在4月曾达119美元的Luna币进入5月后狂跌,最终暴雷。随后,币圈热门“跑鞋”项目StepN发行的项目代币GMT和GST价格持续跳水。三箭资本这种曾管理上百亿美元的投资机构,传出资不抵债的消息。

不过,李敏依然乐观,她把这次寒冬当作是一个市场修正的机会。暴露问题、解决问题之后,市场才会最终走向理性的发展轨道。

在马来西亚、新加坡旅游的几个月,李敏每天都会留出至少半天的时间看Web3的东西,并约见当地从事Web3投资的朋友。虽然她知道熊市是真来了,钱也没有之前好赚了。

如果没有对Web3的信仰,李敏不会破釜沉舟辞掉投资的工作。她坚信Web3是必然趋势,眼下,每个人都可以是Web3领域的VC,每个人都有希望成为市场奖励的“第一个”, 重塑价值体系。

丁红也觉得,过去一年,他做过的最正确的决定就是拥抱Web3。他在读大学和全身心做Web3项目中选择了后者。最近,他打算系统性提高一下自己的英语和编程水平,跟杨雯的精品社区项目也已经在酝酿中了。

尽管充满不确定性,即使目前和朋友的NFT项目还处于头脑风暴阶段,仍然没有拿得出手的demo,李敏仍然觉得Web3创业比曾经从事的Web2工作刺激得多。毕竟,她不用被push去做很多不感兴趣的事情。

最重要的是,她觉得自己还年轻,还可以完全掌握某种新东西的进展,这让她想想就兴奋。哪怕现在投身Web3创业风险巨大,前途未卜。

“无所谓啊,还是可以尝试,实在不行我再回Web2打工也没有问题。”李敏笑着说。

(文中李敏、张楠、杨雯、丁红为化名)

转载声明:本文 由CoinON抓取收录,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CoinON资讯立场,CoinON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若以此作为投资依据,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声明: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风险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0)
上一篇 2022年7月22日 下午12:02
下一篇 2022年7月22日 下午12:13

相关推荐

失意的互联网人拼命叩开Web3大门

星期五 2022-07-22 12:04:06

去年下半年,Web3的出现给沉寂的互联网带来了久违的振奋,个人、企业、机构,纷纷抢滩,“all in Web3”成为人们口中时髦的词汇。

越来越多的资金正在流入Web3领域。过去一年,全球加密市场总市值翻倍增长,目前已超2万亿美元。

在社交媒体即刻“Web3研究所”话题下面,经常能看到自称阿里巴巴、腾讯等头部互联网大厂人表示,想抓住这个“互联网的下一个时代”。

越来越多的人给自己的社交账号名字加上“.eth”,或将头像换成NFT图片,以此来宣布自己已是Web3的一员。

失意的互联网人拼命叩开Web3大门无聊猿 来源:BAYC官网

Web3是什么?

早在区块链进入大众视野之前,这个概念就已由万维网之父Tim Berners-Lee在2006年提出。Tim对Web 3的定义更多指语义网,让电脑之间、系统之间在网络里互相理解彼此,实现更加智能互联网。

2014年,以太坊联合创造者之一的Gavin Wood提出了自己理解的Web3,其中加入了确权、分布式、去中心、区块链等元素。

当前,人们用Web3指新一代互联网,其中包含crypto(加密)、NFT、元宇宙、DAO(去中心化自治组织)等各种时下流行的概念。

随着入局者、探索者,以及应用产品越来越多,Web3逐渐从一个模糊的概念变得更为具象。当概念越来越普及,Web3带来的投资、投机热潮在全世界继续蔓延。

只是来自Web3的淘汰速度远比其发展还要快得多——新项目昙花一现、清退暴雷不断。甚至有投资人总结:90%的Web3项目都活不过半年。但这丝毫没有阻挡入场的汹涌人潮。

欢迎进入Web3“新世界”。

“新旧”世界

“现在Web3所处的环境、社区氛围有点像早期阶段的Web2。”李敏说,这会让她联系到多年以前的“塞班论坛”。

“塞班论坛”是国内首个以智能手机操作系统symbian为讨论主题的社区,里面聚集了一批使用诺基亚且关心手机系统技术发展的极客。彼时,手机用户量极小,大部分人使用PC端页面上网。但论坛里的大部分都相信,手机上网一定是未来。

“大家都很兴奋,都想去试错,这种氛围很好。”李敏也经常会思考一个问题:十年前的移动互联网和眼前的Web3,有哪些差异化。

过去二十年,被称为中国互联网行业的黄金二十年。期间,阿里巴巴、腾讯、百度、头条等一大批国内互联网公司横空出世。这些先锋者成就了一个时代,也让当时的年轻人们向往和追逐,甚至互联网大厂的招聘岗位在人们心目中有着体面、高薪的标签。

新人终究变旧人,随着流量红利见顶,互联网高速增长神话结束,上个互联网时代也逐渐褪色。一批年轻人蠢蠢欲动,开始寻找新“世界”,希望成为下个时代的先锋者。

“如果说早期的移动互联网是一个旧世界,那眼前人们迫不及待想进入的Web3便是拥有无限可能的新世界。”一家FA机构合伙人Zack表示。

只不过,眼下的新世界还远未成熟。规则未统一,应用生态单一、泡沫浮现……

Zack认为,放眼全球,很少有人知道Web3会是一个怎样的“新世界”,但这并不能否认它是未来。“毕竟所有新世界的来临都伴随着争议。”

过去一段时间,中国对ICO、数字货币监管趋紧,而大部分Web3项目以区块链为基础。相较之下,对此监管较为宽松的海外地区,比如马来西亚、新加坡、迪拜等更可能成为试验田的首站。

其中,新加坡尤甚。

“很多国内的项目如果能谈好,我们会找到一个比较折中的方式,比如,介绍他们去新加坡,即便‘肉身’不在新加坡,我们也会建议他们把公司注册在那里。”Zack对全天候科技说,这不仅可以让公司获取行业资源,也不影响他们在全球其他区域的运营。

事实上,无论是Web3领域的传奇机构a16z,还是全球最大的风险投资机构红杉资本,都把新加坡归为加密货币投资的战略要地。

“除了监管政策外,当地高效连接了头部人才和顶级资本,具备了辐射至亚太地区甚至全球的影响力。”李敏认为。

“爸爸们”以最快的速度圈地

Web3带来的投资和投机热潮正在向全世界蔓延。

Footprint Analytics数据显示,越来越多的资金正在流入Web3领域,全球加密市场总市值在过去一年翻倍增长,目前已超2万亿美元。

失意的互联网人拼命叩开Web3大门尽管没有一家机构主动披露自家在Web3领域的布局情况,但很多投资人相信这个领域是目前为数不多有机会的赛道。从去年开始,国内外风投掀起了一场浩荡的Web3布局。这份名单上有a16z、Paradigm等加密风投机构,也有红杉、IDG、高瓴、经纬等知名传统投资机构。

据媒体报道,今年2月,红杉资本宣布推出一支专注于加密货币的投资基金,资金规模在5亿至6亿美元之间。将主要投资加密项目,包括已经在加密交易所上市和尚未上市的代币。

a16z凭借大胆的投资风格成为Web3赛道上的佼佼者,其成功案例包括OpenSea和Yuga Labs,前者控制着NFT市场大部分的交易量,后者是火遍全网络BAYC(无聊猿)所属的公司。

当下,多数Web3项目在发行前,创始团队更愿意给认购者Token(代币)或者私募份额,去换取利益绑定。这部分Token会先被锁定一段时间,过了期限便可以“解禁”。

不管眼下情形如何,实际上在VC圈内,Web3算不上新概念。美元加密基金合伙人、“老韭菜”Allen疑惑,几年前自己就在关注的DeFi(分布式金融),为何现在大伙才喊“要拥抱”。“Web3是什么?不就是基于区块链做的生产关系、应用习惯等方面的改变,这个东西难道2019年没有吗?”

在Allen看来,几乎每进入一个新的主题,创投市场都会有一个新的名词出现。“当前几乎没有别的东西可投,所以他们一定要在布局屈指可数的、能投的赛道时喊出一个响亮的口号,附一个‘出师表’,这就叫‘师出有名’。”

整体来看,Web3的投资目前没有太多逻辑,价值参照除了机构自身对这个赛道的理解,还包括各种各样的小道消息。

“各个机构的情况不一样,在Web3赛道上的投资方差就很大,甚至都不存在所谓的共性。我们是crypto基金,在Web3的布局上跟传统基金差别很大。”Allen告诉全天候科技,不同人对Web3的理解、审美会导致其投资取向和标的选择。

“据我的观察,大牌机构入局后是在全赛道广撒网,毕竟子弹充裕。”Zack说,过去一年,他一直在帮多家机构寻找靠谱的Web3项目。

与大部分传统机构不同,Allen所在的美元基金早就开始了针对Web3的投资布局。从2019年的跨链桥,到2020的链上结构性产品,再到去年的NFT,这家基金已经布局了将近30个Web3项目,均为海外项目,每年都能获得不错的回报。

如果要给这近30个项目找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它们都属于Web3领域偏基础设施类的项目。以NFT相关项目为例,交易所、NFT相关工具(即如何将现实生活场景快速NFT化的工具)、钱包等项目会成为Allen所在基金的首选。

失意的互联网人拼命叩开Web3大门Allen所在的基金投资的部分Web项目

过去一年多火热的情形让Zack感觉仿佛回到了2018年。那时候,币圈在比特币疯涨后成为一种新型赚钱的武器,因FOMO(害怕错过)情绪,老牌机构大肆布局。

“就是这样,总会有新的群体、更好的概念、更好的技术、更好的工具出现,一旦情绪来了,大家都会用最快的速度跑马圈地。”Zack说。

无疑,老牌投资机构的背书,让Web3项目获得更多信任,随之而来的还有“水涨船高”的估值。更令Allen头大的是,一些原本谈好的项目也会被老牌机构“截胡”。“本来最早是我们接触的,谈着谈着发现突然来个一个更强的‘爸爸’包轮。这种情况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创投市场几乎每年都会经历主题变化,但Allen觉得区块链的市场价值一直是向上的。“这个行业,热钱有热钱的玩法,信仰者有信仰者的玩法,投机者有投机者的玩法。真正的熊市来临,不是真正builder(长期建设者)的那群人比谁跑得都快。”

幸运儿只有10%

过去一年里,NFT、DeFi、DAO等Web3项目“意外”造就了一批富豪。

一个月前,Web3基础设施提供商InfStones宣布获得新一轮6600万美元融资,由软银愿景基金二期、GGV纪源资本领投。截至目前,这家公司总融资额超1亿美元。

失意的互联网人拼命叩开Web3大门InfStones宣布融资6600万美元

这一奇景让闻风而动的参与者们振奋。

还在读硕士的张楠在今年6月涉足Web3创业,起因是她和朋友的项目在5月底的黑客松大赛中获得了不错的名次。经主办方的引荐,她们见了不少知名投资机构。“既然这个事情值得做,也有可能得到资金支持,那就干脆创业了。”

目前,在Web3里,普遍以币(金融资本)的多少来进行投票治理。“没钱”就没有话语权。张楠的项目便构想能最大化用户在DAO中的社交资本——人们因为社会网络等产生的信任。因而,她们创建了一种工具,可以使DAO内成员的各种活动数据转化为链上可验证数据。融合链上链下数据,便可以生成用户个人的声誉指标。

“用户的声誉指标可以作为一种社交资本。比如,如果一个用户的声誉指标很低,大家就要谨慎参与他发起的项目,因为他有极大的可能性‘跑路’。” 张楠介绍说。

张楠经常会参加twitter space上的Web3话题讨论会,参会人员有像她一样的创业者、小有名气或不怎么出名的基金和业内人士,他们大部分是Web3初学者。

每个人参加这些活动的目的不一,有些人希望从这些讨论中获知一些新项目,并换取一些机构的认购份额,把自己变成庄家的一员赚钱;有些人希望从分享中学到市场交易的精髓,成为下一个暴富者;还有人希望能从一次次讨论中找到愿意掏钱的基金。

市场规模依然在扩大,每天都有新项目诞生,人们怀着暴富幻想不断加入。在张楠和大部分涌入者眼里,这是一个爆发性增长的行业,“行业里人才少、好用的东西少,涌入的钱多,只要能拿到风投,一个项目就可能造就一个千万富翁。”

但不是所有项目都能成为InfStones,幸运儿可能只有10%左右。

“Web3市场运转非常快,新项目非常多,很多项目就是昙花一现,90%的Web3项目都活不过半年。”今年春节后从投资机构离职,all in Web3的李敏告诉全天候科技,当前Web3仍处于非常早期阶段,没有人知道应该怎么玩,现阶段的玩家都是在尝试、探索。

Web3项目的产品经理大多是从Web2中转过来的,思维还停在Web2阶段。从最基础的说起,在Web3中,社交如何做?关系如何构造?还没有形成共识,大部分项目团队都是在做同质化的项目。

“有几个人搞得懂代币经济学?怎么样运作才不会让项目死掉?很多NFT项目就像开盲盒,开之前是高峰,一开图立马暴跌,没有了生息,然后整个项目无人问津。说白了,很多项目没有办法做到持续性运营。”李敏说,相比Web2,现阶段的Web3圈是很浮躁的圈子,项目起步速度很快,死亡速度也很快。

更基础的问题是,大部分Web3项目的运营效率极低。

杨雯在7月中旬的一个深夜与其所在的项目成员告别,她原本是一个DAO项目的联合创始人,主要负责DAO的建设和治理。吸引她进入的是Web 3更重视内容创作者地位、强调平等和反平台垄断的理念,但在随后的工作中,她发现现实与理想之间存在着很大的距离。

杨雯所在的 DAO组织设立于5月9日,成立两个多月时间内,成员谈论的主题多以“如何在DeFi和GameFi里薅钱”为主。她每天需要花两个小时甚至更多的时间,与成员们集中讨论DAO内事务的管理流程,漫长的磋商非常耗费心力。

“经过大量沟通和思考,我决定退出核心团队,主要原因是长期存在的组织问题带来了大量心力损耗,内部对组织未来的发展方向也存在分歧。”杨雯说,接下来她大概率还会做Web3项目的创业,比如:做一个精品社群。

2016年就进入区块链领域的Cody曾在即刻上发起过一个调研,试图了解熊市背景下人们all in Web3的原因,根据他整理的结果,Web3创业的人不外乎两种:确信Web3是未来,想做出正经项目的人;以收割为目的而攒局的人。

“第一种创业者里面,很多人现在也不清楚自己要做什么,只是觉得这是个机会,想去了解。”Cody对全天候科技说。

熊市、收割与信仰

Cody的调研对象里,有不少腾讯、阿里的产品经理,其中不少人跳槽到了Web3相关公司继续做产品经理。他们有的因为不想卷了,有的因为被裁了,也有的因为新公司待遇比原来好。

在Web2就业市场不景气的2022年,Web3放大了人们的焦虑、不安、憧憬和希望。

去年年底,李敏还在劝身边的朋友不要相信crypto。“打脸来得太快。”今年2月,李敏在朋友的推荐下使用了Brave浏览器,这款浏览器出自一个crypto公司。“它过滤了更多广告,这点让我很开心。”

对于李敏来说,心态和观念的改变是她进入Web3的最大因素,在踏入之前,她认为NFT这就是割韭菜,GameFi就是庞氏。但开始研究之后才发现是视野和格局限制了自己。“人的认知是需要迭代的,在判断一个事情之前一定要先去接触、尝试。”

2月底,李敏从原来的投资机构离职,过上了边旅游边学习Web3的生活。离职的一部分原因是每天14个小时的工作量让她抽不出时间来学习Web3,而这个领域的速度又太快,机会转瞬即逝。

深有同感的还有张楠。

她认为,自己参与的是一个节奏非常快的赛道,慢一步就可能满盘皆输。尽管公司还没有成立,产品还处于集思广益的阶段,她们能拿出来的也只有一个简版的可以给投资人演示用的demo。但她还是在“马不停蹄”地见投资人。

李敏的运气不算好,辞职没多久,比特币(BTC)暴跌,加密熊市。6月19日,比特币下跌至近18个月以来的最低价,仅为1.76万美元,十几万人爆仓。而在去年11月,比特币曾达到历史巅峰价格6.9万美元。

失意的互联网人拼命叩开Web3大门过去一年比特币价格变化

悲观情绪持续蔓延,币圈原本就存在的问题和漏洞也在不断显现,进而引发蝴蝶效应,悲剧性事件接二连三发生。最高价格在4月曾达119美元的Luna币进入5月后狂跌,最终暴雷。随后,币圈热门“跑鞋”项目StepN发行的项目代币GMT和GST价格持续跳水。三箭资本这种曾管理上百亿美元的投资机构,传出资不抵债的消息。

不过,李敏依然乐观,她把这次寒冬当作是一个市场修正的机会。暴露问题、解决问题之后,市场才会最终走向理性的发展轨道。

在马来西亚、新加坡旅游的几个月,李敏每天都会留出至少半天的时间看Web3的东西,并约见当地从事Web3投资的朋友。虽然她知道熊市是真来了,钱也没有之前好赚了。

如果没有对Web3的信仰,李敏不会破釜沉舟辞掉投资的工作。她坚信Web3是必然趋势,眼下,每个人都可以是Web3领域的VC,每个人都有希望成为市场奖励的“第一个”, 重塑价值体系。

丁红也觉得,过去一年,他做过的最正确的决定就是拥抱Web3。他在读大学和全身心做Web3项目中选择了后者。最近,他打算系统性提高一下自己的英语和编程水平,跟杨雯的精品社区项目也已经在酝酿中了。

尽管充满不确定性,即使目前和朋友的NFT项目还处于头脑风暴阶段,仍然没有拿得出手的demo,李敏仍然觉得Web3创业比曾经从事的Web2工作刺激得多。毕竟,她不用被push去做很多不感兴趣的事情。

最重要的是,她觉得自己还年轻,还可以完全掌握某种新东西的进展,这让她想想就兴奋。哪怕现在投身Web3创业风险巨大,前途未卜。

“无所谓啊,还是可以尝试,实在不行我再回Web2打工也没有问题。”李敏笑着说。

(文中李敏、张楠、杨雯、丁红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