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太坊合并前夜:至少10余个团队计划硬分叉,各方利益暗潮涌动

原文作者:Jessy,链捕手原文来源:链捕手

“搞分叉吗?”

“搞嘛?”

对话发生在宝二爷和AWSB社区的一名志愿者何夏(化名)之间。7月22日,只是三个朋友之间的小聚,在美国湾区,聚集着一群从事区块链行业或靠着炒币实现财务自由的华人,他们时常相互约着吃饭、品酒。这一天,有人找到了不错的女士烟,便约上朋友一起尝尝鲜。

以太坊合并是寂静的熊市里最大的热点,也是圈子里的聚会绕不过去的话题。宝二爷和何夏二人一拍即合,他们合计着分叉一条名为ETH PoW的以太坊分叉链。自带流量的宝二爷站在台前引流,而AWSB社区的志愿者们则在后方完成一系列的技术开发工作。面对媒体,说起做这件事情的初衷,宝二爷笑着说“我希望我的墓志铭上写着分叉过以太坊两次的男人。”

那天的小聚上,另一人名叫杨凯(化名),在这之前,他已经做出了不同的选择。和宝二爷等人选择分叉以太坊不同,他转头去支持ETC的生态建设,一个名为“ETCDAO”的社区成立了。

ETH合并升级背后的各方利益暗潮涌动,而这场小聚也揭示了和以往的几次币圈分叉大事件一样,华人仍旧是故事的主角。

前车之鉴

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曾经参与比特币分叉的人再次扛起了以太坊分叉的大旗。

宝二爷,曾经在2017年分叉出了比特币上帝,又为多个ICO项目站台,积累了不少“割韭菜”的骂名,是所有参与以太坊分叉团队中声量最高的。廖翔,曾在2017年分叉了比特比黄金,这次他投资了三个团队来参与以太坊分叉的竞争。相较于前面两位,技术出身的Ethereumfair社区负责人则更低调,团队有过成功开发公链的经验。

更多的团队还未浮出水面,据链捕手采访的多位圈内人消息,就他们所知,大概有十多个团队正在进行以太坊分叉,而等到以太坊真正合并升级那天,可能会冒出来更多的团队。

分叉并不是什么难事,这些分叉团队,只需要复制以太坊的开源协议,进行一些修改,这也符合区块链的精神。

但从细节上来说,有着需要小心谨慎处理的各个点。从代码角度来说,分叉需要从以太坊测试网代码中删除所有 POS 转换逻辑、删除难度炸弹,同时更新链 ID 以提供保护;挖矿软件也可能需要更新,这需要与钱包供应商合作,以同意支持 ETH POW;需要与交易所合作,同意支持ETH POW。

除了解决了这些问题,此次以太坊的分叉和2017年比特币的分叉又有着较大的差别,以太坊上有大量的代币资产,分叉成功后,也就代表着这些代币资产也会复制一份到分叉链上。分叉链上的代币资产是否有价值,由市场决定,但肯定会出现混乱的场景。

面对着草草才开始准备分叉的团队,市场上总有太多不信任的声音。专注于支持ETC 生态系发展的公共慈善基金ETC Cooperative 就隔空喊话宝二爷的团队:“这是一个巨大的、艰巨的协调任务,而合并尚且只有几周的时间,如今的繁荣在 PoW 新链上大概率不会重现。”在他们看来,这些团队现在才开始做事情太晚了。

而分叉链做出来了后,挑战才真正开始。分叉链是否有算力的支持?项目方愿意在链上搭建生态?只有生态真正建立起来,这条链才算是真正有了使用价值。

2017年,比特币因为扩容问题在社区之间存在分歧,最终硬分叉出新链BCH。随着2017年牛市的爆发,更多的比特币分叉币出现,反对segwit2x的比特币黄金BTG、将出块速度提高五倍的比特币钻石BCD等等,市面上的分叉币一度多到70多种,但大部分都没有价值,也没有算力支持,很快就走向消亡。

ETC更是一个典型的案例。2016年,当时因为以太坊上的一个项目的自身漏洞,导致黑客盗取了当时价值6000万美元的ETH,以太坊开发团队便通过修改以太坊软件的代码,把项目的所有资金全部转移到一个特定的退款合约地址,从而夺回了黑客盗取的所有 ETH。

一些矿工不同意这样的修改,于是以太坊硬分叉为两条链,旧链更名为ETC,而新链则是大家现在所看到的ETH,两条链分别代表着不同的社区和共识。

彼时,大多数的矿工和项目方,都选择了追随由Vitalik支持的新ETH。ETC社区一直采取“无为而治”的治理方式,发展停滞不前。实际上,虽然ETC作为主流币,但是这六年来,新的公链不断出现,又因为活在以太坊老大哥的阴影之下,ETC并没太多的竞争力,因为链上的生态一直没能做起来,更多地成为投机炒作的对象。

无利不起早

以太坊转POS,原先支持以太坊的算力应该流向哪里?一部分矿工会选择去挖掘其它的PoW 代币。一部分算力会分流到ETC上。算力来了,如果再加上链上的生态建立起来,或许ETC的发展能迎来转机。杨凯支持ETC的发展,赌的就是ETC会承接以太坊转POS后的部分算力。

人们对于ETC的看好也显现在ETC的币价之上,2022 年 3 月,有关以太坊矿工考虑过渡到ETC的消息开始传播,使得 ETC 的价格在 11 天内上涨了 103%。尽管在合并后围绕新的 ETHW 分叉进行了猜测,但 ETC 再次上涨,自 7 月 12 日以来涨幅超过 198%。

杨凯建了ETC的支持群,每个新入群的人都需要表态自己能为ETC的生态建设做些什么,再由ETCDao的志愿者整理下来。

杨凯在群内喊单到”大家抓紧build,不要介意流量,等分叉链的潮水褪去,所有的PoW流量就汇聚到ETC上了,那时候早期的builder就能轻松吃到全球PoW的流量红利。”

有人回应 “坐等暴涨就行了。”

除了支持ETC,做分叉也是一门不会赔本的生意。 “大家认为还是能像2017年一样挣钱嘛,无利不起早,纷纷扰扰不都是为了挣钱嘛。”廖翔直言不讳地点出大家分叉的初心。

何夏告诉链捕手,对于分叉的前期投入,只是购买几个服务器的成本,核心开发人员大约是8人,这些开发者们分布在全球各地,均是无偿付出。等到分叉成功后,ETHW团队会把项目交给社区来共同治理。

据网上流传的一份宝二爷团队分叉链的规则显示,其分叉链“除废除EIP-1559外,其他功能与以太坊保持一致。”

廖翔看到后面对链捕手直接开怼宝二爷团队,“他们首先公布就是找回EIP-1559销毁的币。那将找回来大约250万币,这些币怎么分配?他都说了不预挖不增发,这不就是预挖和增发了嘛?。”

廖翔点评到和他共同竞争的分叉团队“这些团队有两种获利的方法,一种是长期的打法,一种是短期的打法,短期打法就是搞个币,找些交易所合作,拉盘砸盘出货,割完韭菜走人。”

而他自己表示,他想做的是对冲以太坊升级的不确定性与风险,所以选择投资资助三个不同的团队来做以太坊的分叉。“不知道哪个能跑出来。”

但是在另一分叉团队的负责人看来,“廖翔的团队有投资在里面就代表着这个利益早已存在了,而且他下面有的团队还更改了挖矿的规则,到时矿工挖的和你投资挖的到底怎么分配呢?”

对于分叉团队们来说,利益是肯定存在的,分叉团队Ethereumfair社区也毫不避讳自己团队的分叉链会给自己的团队带来利益,首先是分叉链成功了,将给团队带来名气。其次团队也在讨论,现有以太坊上,持币第一的账户里有1300万个ETH,这个地址是以太坊转PoS的信标链的质押合约地址,合约由以太坊基金会控制。团队觉得这样的设计不好,那在分叉时,就可以不同步这1300万个ETH 的账本。按照目前的规划,团队准备把分叉后的这1300万个糖果币种的70%投给团队开发的另一条公链ClassZZ的代币拥有者、以及BTC、DOGE、ETC代币的持有者,另外30%由支持该分叉链的矿工、技术社区、交易所等获得。

不仅仅是参与分叉的团队可以获得利益,廖翔回忆称,在以太坊合并升级的热度还未炒热之时,他去找矿场、交易所、项目方谈合作总是遭受冷眼。而等到最近半个多月,总是有开不完的会,见不完的合作方。

作为币圈最大“赌场”的交易所,也不会放过这一波流量,目前,已经有 Poloniex、 MEXC 和 Gate三家交易所上线了分叉币ETHW的期货,该期货产品价格最高时将近80usdt。一位分叉团队参与者告诉链捕手,这个价格已经突破他的预期,他认为等到分叉代币上线时,1美元才应该是比较正常的价格。

投机的热情在散户们心中涌动,有热度,就有炒作的空间。对于持有ETH的用户,分叉成功则意味着将会分到相应的“糖果”收益。

廖翔所支持的一个分叉团队,已经开始拉分叉套利群,进群的人需要支付200元,而群主告诉记者,这个群之后将会请来专家来告诉大家分叉成功后如何套利,对于散户们来说,持有以太坊等待分叉后的糖果,是一个稳赚不赔的生意。

基金公司FBBank现在持有300个左右的ETH,基金负责人告诉链捕手,现在他们就是把ETH放着,如果拿到了分叉币,便会立刻抛掉。基金方并不看好这些分叉币,在该基金负责人眼中,他并不信任分叉链,觉得他们很难做起来。

而对于以太坊转POS之后,他又葆有信徒一样的虔诚,“转POS之后的以太坊 gas费更低、更高效。”他相信以太坊 的生态会更加丰富,这次升级也是矿工们抛货的一个时机,转POS后的ETH会进入通缩。而转了POS之后的以太坊,其它的POS公链一定不再是ETH的对手 ,对于ETH的价格他长期看涨,他觉得等到ETH涨到1万美元,才是出货的时候。

POS和POW之争,和信仰有关吗?

无论是要做以太坊硬分叉的团队还是ETCDao的成员们,均表示自己坚持PoW,是为了坚持去中心化的理想,又或者是在以太坊保留着一个“Plan B”。

PoS和PoW的主要区别在于如何确定区块链共识中的投票权。 在PoW中,投票权与节点的计算能力成正比;而在PoS中,系统的投票权与持有的股权比例成正比。通俗地说,转PoS之后,持有的ETH越多,投票的权力越大,这也成为了PoW拥趸们攻击PoS的原因之一。但深究其背后,算力的背后与资本的角逐密切相关。

“改POS之后,美国的SEC会不会去就监管这个POS了,你改了POS之后就相当于有了一个控制的实体了。而POW你想监管是监管不了的,各个匿名节点分布在世界各地。”杨凯说到。

不可否认,监管是悬在ETH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对此,以太坊创始人Vitalik 在推特上参与讨论若监管通过某些协议(如 Lido、Coinbase 等)的验证者节点对以太坊进行协议级别的审查,以太坊社区将如何反应这一话题时表示,会将这种审查视为对以太坊的攻击,并选择通过更广泛共识(social consensus)将这些节点销毁。这样的应对方式,又似乎威胁了以太坊持有者的资产安全。

新兴公链普遍都采用了POS共识机制,这无疑是不可逆转的潮流。不能顺应发展趋势的公链似乎只能被世人所遗弃。一位还持有ETH显卡矿机的矿工就这样评价ETC:“ETC的代码版本太老了,是比波场还要老的版本。”虽然他存有的ETH矿机在升级之后只能转去挖ETC。”但他并不看好ETC的发展,一直在犹豫和观望。落伍的公链,总会慢慢隐退。

对于矿工们来说,以太坊转POS后,他们也只能“随波逐流。”是否支持POW共识,和信仰无关,几乎全部出于利益的考量。

这一次,和2017年比特币的分叉不同,当时,比特币最大的算力持有者比特大陆主导了比特币的分叉,似乎正是出于要维护矿工们的利益。

2013年就入行了的老矿工Howie在2017年比特币分叉之际,投入了大量的算力去支持比特大陆分叉BCH,不仅如此,他们还去对接资源建设生态,在投入之中,他们挣到了钱。但是一年后,BCH的社区出现了观念的分裂,当时他判断BCH是没办法持续走下去的,便不再投入算力。2018年底BCH的市值缩水了90%。

分叉容易,信仰也容易搭建。但信仰的坍塌也总在顷刻之间。有了支持BCH的经验,现在对于是否支持以太坊的分叉链,他有着更审慎理性的态度,对于宝二爷团队的ETHW链他有自己的观察和判断,在其第一版公布的代码出来时,感觉质量一般和看不懂逻辑,也没有引领技术性的精神领袖。甚至有些BUG会引发安全问题(目前已通知团队)。

“今天是不缺链的,大家争夺的还是注意力,抢夺各方的支持,而把一条链做好,代码的不断迭代,做好共识和生态,这要比过去难很多。”

现在他的手上大概只剩下几百台以太坊矿机,等到以太坊升级后,这些机器中的芯片机只能挖ETC了和以太哈希的币,显卡机会机动处理。其公司在2016年—2017年,管理的峰值算力经占有以太坊8%。在行业里摸爬滚打多年,会审时度势地去布局矿机的数量,比如在去年牛市顶点时,他们公司就出掉了许多矿机。他一直密切关注着以太坊的各种动向,2021年12月15日,测试网上线,他观察区块的结构发现未来很多POW的东西要么被替换掉,要么空了,这个时候他就意识到趋势不可逆,该卖掉的机器就该卖掉了。

但更多的小矿工则没有太多的前瞻性,谢泽海(化名)是ETH显卡矿机的经销商,也是一名矿工。他手上现在还存有一两千台以太坊矿机,此前,他把自己手上的一些低算力的矿机出售一些,留下的则是这些高算力的矿机。等到ETH完全转POS了,他就会把这些矿机都转去挖ETC。去年牛市ETH行情好的时候,每台矿机大概一天可以挣200元左右,而到了现在,一天一台只有50元左右的收入,他计算,等到转入ETC挖矿网络,一台矿机差不多也是50元每天的收入,预期收入肯定没有挖ETH时高了,但他也接纳了这样的结果,“好歹还有的挖”。

而对于各种分叉链,作为矿工的他并不看好,他分析,如果真的有分叉链的币价炒高了,矿工们或许会在一两个月内涌入去挖这种分叉币。

但是长期看来矿工还是希望自己的币能挖了之后屯着,等到合适的价格再出售,他把这称为“手里有粮,心理不慌”。虽然去挖ETC的利润没有ETH时高。但是他觉得,毕竟这个币种已经六年了,背后有庄家在,等到庄家把盘拉起来时,就是矿工们出货的时候 。

矿工们大多已经做好了升级的准备,谢泽海记得,大概是从2018年开始,ETH就已经开始筹划着升级POS的事情,他就抱着能多挖一天多挖一天,能挣一天是一天的心态在挖矿。

谢泽海在这个行业时间久了,也挣到了钱,他分析如果是去年在矿机价格高时入手矿机的人,加上后来ETH价格走低,算下来只有三年的时间可以回本,对于这些小矿工来说来说,ETH的升级对于他们的影响最大,回本周期可预见地再次被拉长。

随着以太坊升级的临近,他手上压着不少二手矿机的待售,为了让这些矿机早日出手,他向不懂行的人忽悠到以太坊的POW和POS机制会并行至少一年,还能继续挖ETH。这几个月矿机的销量已经远不及去年,去年一个月一万台的战绩到如今只剩下一个月几百台。而每卖出一台机器,他只能挣得一两百元。

责任编辑:Kate

转载声明:本文 由CoinON抓取收录,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CoinON资讯立场,CoinON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若以此作为投资依据,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声明: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风险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0)
上一篇 2022年8月23日 上午11:48
下一篇 2022年8月23日 上午11:53

相关推荐

以太坊合并前夜:至少10余个团队计划硬分叉,各方利益暗潮涌动

星期二 2022-08-23 11:50:08

“搞分叉吗?”

“搞嘛?”

对话发生在宝二爷和AWSB社区的一名志愿者何夏(化名)之间。7月22日,只是三个朋友之间的小聚,在美国湾区,聚集着一群从事区块链行业或靠着炒币实现财务自由的华人,他们时常相互约着吃饭、品酒。这一天,有人找到了不错的女士烟,便约上朋友一起尝尝鲜。

以太坊合并是寂静的熊市里最大的热点,也是圈子里的聚会绕不过去的话题。宝二爷和何夏二人一拍即合,他们合计着分叉一条名为ETH PoW的以太坊分叉链。自带流量的宝二爷站在台前引流,而AWSB社区的志愿者们则在后方完成一系列的技术开发工作。面对媒体,说起做这件事情的初衷,宝二爷笑着说“我希望我的墓志铭上写着分叉过以太坊两次的男人。”

那天的小聚上,另一人名叫杨凯(化名),在这之前,他已经做出了不同的选择。和宝二爷等人选择分叉以太坊不同,他转头去支持ETC的生态建设,一个名为“ETCDAO”的社区成立了。

ETH合并升级背后的各方利益暗潮涌动,而这场小聚也揭示了和以往的几次币圈分叉大事件一样,华人仍旧是故事的主角。

前车之鉴

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曾经参与比特币分叉的人再次扛起了以太坊分叉的大旗。

宝二爷,曾经在2017年分叉出了比特币上帝,又为多个ICO项目站台,积累了不少“割韭菜”的骂名,是所有参与以太坊分叉团队中声量最高的。廖翔,曾在2017年分叉了比特比黄金,这次他投资了三个团队来参与以太坊分叉的竞争。相较于前面两位,技术出身的Ethereumfair社区负责人则更低调,团队有过成功开发公链的经验。

更多的团队还未浮出水面,据链捕手采访的多位圈内人消息,就他们所知,大概有十多个团队正在进行以太坊分叉,而等到以太坊真正合并升级那天,可能会冒出来更多的团队。

分叉并不是什么难事,这些分叉团队,只需要复制以太坊的开源协议,进行一些修改,这也符合区块链的精神。

但从细节上来说,有着需要小心谨慎处理的各个点。从代码角度来说,分叉需要从以太坊测试网代码中删除所有 POS 转换逻辑、删除难度炸弹,同时更新链 ID 以提供保护;挖矿软件也可能需要更新,这需要与钱包供应商合作,以同意支持 ETH POW;需要与交易所合作,同意支持ETH POW。

除了解决了这些问题,此次以太坊的分叉和2017年比特币的分叉又有着较大的差别,以太坊上有大量的代币资产,分叉成功后,也就代表着这些代币资产也会复制一份到分叉链上。分叉链上的代币资产是否有价值,由市场决定,但肯定会出现混乱的场景。

面对着草草才开始准备分叉的团队,市场上总有太多不信任的声音。专注于支持ETC 生态系发展的公共慈善基金ETC Cooperative 就隔空喊话宝二爷的团队:“这是一个巨大的、艰巨的协调任务,而合并尚且只有几周的时间,如今的繁荣在 PoW 新链上大概率不会重现。”在他们看来,这些团队现在才开始做事情太晚了。

而分叉链做出来了后,挑战才真正开始。分叉链是否有算力的支持?项目方愿意在链上搭建生态?只有生态真正建立起来,这条链才算是真正有了使用价值。

2017年,比特币因为扩容问题在社区之间存在分歧,最终硬分叉出新链BCH。随着2017年牛市的爆发,更多的比特币分叉币出现,反对segwit2x的比特币黄金BTG、将出块速度提高五倍的比特币钻石BCD等等,市面上的分叉币一度多到70多种,但大部分都没有价值,也没有算力支持,很快就走向消亡。

ETC更是一个典型的案例。2016年,当时因为以太坊上的一个项目的自身漏洞,导致黑客盗取了当时价值6000万美元的ETH,以太坊开发团队便通过修改以太坊软件的代码,把项目的所有资金全部转移到一个特定的退款合约地址,从而夺回了黑客盗取的所有 ETH。

一些矿工不同意这样的修改,于是以太坊硬分叉为两条链,旧链更名为ETC,而新链则是大家现在所看到的ETH,两条链分别代表着不同的社区和共识。

彼时,大多数的矿工和项目方,都选择了追随由Vitalik支持的新ETH。ETC社区一直采取“无为而治”的治理方式,发展停滞不前。实际上,虽然ETC作为主流币,但是这六年来,新的公链不断出现,又因为活在以太坊老大哥的阴影之下,ETC并没太多的竞争力,因为链上的生态一直没能做起来,更多地成为投机炒作的对象。

无利不起早

以太坊转POS,原先支持以太坊的算力应该流向哪里?一部分矿工会选择去挖掘其它的PoW 代币。一部分算力会分流到ETC上。算力来了,如果再加上链上的生态建立起来,或许ETC的发展能迎来转机。杨凯支持ETC的发展,赌的就是ETC会承接以太坊转POS后的部分算力。

人们对于ETC的看好也显现在ETC的币价之上,2022 年 3 月,有关以太坊矿工考虑过渡到ETC的消息开始传播,使得 ETC 的价格在 11 天内上涨了 103%。尽管在合并后围绕新的 ETHW 分叉进行了猜测,但 ETC 再次上涨,自 7 月 12 日以来涨幅超过 198%。

杨凯建了ETC的支持群,每个新入群的人都需要表态自己能为ETC的生态建设做些什么,再由ETCDao的志愿者整理下来。

杨凯在群内喊单到”大家抓紧build,不要介意流量,等分叉链的潮水褪去,所有的PoW流量就汇聚到ETC上了,那时候早期的builder就能轻松吃到全球PoW的流量红利。”

有人回应 “坐等暴涨就行了。”

除了支持ETC,做分叉也是一门不会赔本的生意。 “大家认为还是能像2017年一样挣钱嘛,无利不起早,纷纷扰扰不都是为了挣钱嘛。”廖翔直言不讳地点出大家分叉的初心。

何夏告诉链捕手,对于分叉的前期投入,只是购买几个服务器的成本,核心开发人员大约是8人,这些开发者们分布在全球各地,均是无偿付出。等到分叉成功后,ETHW团队会把项目交给社区来共同治理。

据网上流传的一份宝二爷团队分叉链的规则显示,其分叉链“除废除EIP-1559外,其他功能与以太坊保持一致。”

廖翔看到后面对链捕手直接开怼宝二爷团队,“他们首先公布就是找回EIP-1559销毁的币。那将找回来大约250万币,这些币怎么分配?他都说了不预挖不增发,这不就是预挖和增发了嘛?。”

廖翔点评到和他共同竞争的分叉团队“这些团队有两种获利的方法,一种是长期的打法,一种是短期的打法,短期打法就是搞个币,找些交易所合作,拉盘砸盘出货,割完韭菜走人。”

而他自己表示,他想做的是对冲以太坊升级的不确定性与风险,所以选择投资资助三个不同的团队来做以太坊的分叉。“不知道哪个能跑出来。”

但是在另一分叉团队的负责人看来,“廖翔的团队有投资在里面就代表着这个利益早已存在了,而且他下面有的团队还更改了挖矿的规则,到时矿工挖的和你投资挖的到底怎么分配呢?”

对于分叉团队们来说,利益是肯定存在的,分叉团队Ethereumfair社区也毫不避讳自己团队的分叉链会给自己的团队带来利益,首先是分叉链成功了,将给团队带来名气。其次团队也在讨论,现有以太坊上,持币第一的账户里有1300万个ETH,这个地址是以太坊转PoS的信标链的质押合约地址,合约由以太坊基金会控制。团队觉得这样的设计不好,那在分叉时,就可以不同步这1300万个ETH 的账本。按照目前的规划,团队准备把分叉后的这1300万个糖果币种的70%投给团队开发的另一条公链ClassZZ的代币拥有者、以及BTC、DOGE、ETC代币的持有者,另外30%由支持该分叉链的矿工、技术社区、交易所等获得。

不仅仅是参与分叉的团队可以获得利益,廖翔回忆称,在以太坊合并升级的热度还未炒热之时,他去找矿场、交易所、项目方谈合作总是遭受冷眼。而等到最近半个多月,总是有开不完的会,见不完的合作方。

作为币圈最大“赌场”的交易所,也不会放过这一波流量,目前,已经有 Poloniex、 MEXC 和 Gate三家交易所上线了分叉币ETHW的期货,该期货产品价格最高时将近80usdt。一位分叉团队参与者告诉链捕手,这个价格已经突破他的预期,他认为等到分叉代币上线时,1美元才应该是比较正常的价格。

投机的热情在散户们心中涌动,有热度,就有炒作的空间。对于持有ETH的用户,分叉成功则意味着将会分到相应的“糖果”收益。

廖翔所支持的一个分叉团队,已经开始拉分叉套利群,进群的人需要支付200元,而群主告诉记者,这个群之后将会请来专家来告诉大家分叉成功后如何套利,对于散户们来说,持有以太坊等待分叉后的糖果,是一个稳赚不赔的生意。

基金公司FBBank现在持有300个左右的ETH,基金负责人告诉链捕手,现在他们就是把ETH放着,如果拿到了分叉币,便会立刻抛掉。基金方并不看好这些分叉币,在该基金负责人眼中,他并不信任分叉链,觉得他们很难做起来。

而对于以太坊转POS之后,他又葆有信徒一样的虔诚,“转POS之后的以太坊 gas费更低、更高效。”他相信以太坊 的生态会更加丰富,这次升级也是矿工们抛货的一个时机,转POS后的ETH会进入通缩。而转了POS之后的以太坊,其它的POS公链一定不再是ETH的对手 ,对于ETH的价格他长期看涨,他觉得等到ETH涨到1万美元,才是出货的时候。

POS和POW之争,和信仰有关吗?

无论是要做以太坊硬分叉的团队还是ETCDao的成员们,均表示自己坚持PoW,是为了坚持去中心化的理想,又或者是在以太坊保留着一个“Plan B”。

PoS和PoW的主要区别在于如何确定区块链共识中的投票权。 在PoW中,投票权与节点的计算能力成正比;而在PoS中,系统的投票权与持有的股权比例成正比。通俗地说,转PoS之后,持有的ETH越多,投票的权力越大,这也成为了PoW拥趸们攻击PoS的原因之一。但深究其背后,算力的背后与资本的角逐密切相关。

“改POS之后,美国的SEC会不会去就监管这个POS了,你改了POS之后就相当于有了一个控制的实体了。而POW你想监管是监管不了的,各个匿名节点分布在世界各地。”杨凯说到。

不可否认,监管是悬在ETH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对此,以太坊创始人Vitalik 在推特上参与讨论若监管通过某些协议(如 Lido、Coinbase 等)的验证者节点对以太坊进行协议级别的审查,以太坊社区将如何反应这一话题时表示,会将这种审查视为对以太坊的攻击,并选择通过更广泛共识(social consensus)将这些节点销毁。这样的应对方式,又似乎威胁了以太坊持有者的资产安全。

新兴公链普遍都采用了POS共识机制,这无疑是不可逆转的潮流。不能顺应发展趋势的公链似乎只能被世人所遗弃。一位还持有ETH显卡矿机的矿工就这样评价ETC:“ETC的代码版本太老了,是比波场还要老的版本。”虽然他存有的ETH矿机在升级之后只能转去挖ETC。”但他并不看好ETC的发展,一直在犹豫和观望。落伍的公链,总会慢慢隐退。

对于矿工们来说,以太坊转POS后,他们也只能“随波逐流。”是否支持POW共识,和信仰无关,几乎全部出于利益的考量。

这一次,和2017年比特币的分叉不同,当时,比特币最大的算力持有者比特大陆主导了比特币的分叉,似乎正是出于要维护矿工们的利益。

2013年就入行了的老矿工Howie在2017年比特币分叉之际,投入了大量的算力去支持比特大陆分叉BCH,不仅如此,他们还去对接资源建设生态,在投入之中,他们挣到了钱。但是一年后,BCH的社区出现了观念的分裂,当时他判断BCH是没办法持续走下去的,便不再投入算力。2018年底BCH的市值缩水了90%。

分叉容易,信仰也容易搭建。但信仰的坍塌也总在顷刻之间。有了支持BCH的经验,现在对于是否支持以太坊的分叉链,他有着更审慎理性的态度,对于宝二爷团队的ETHW链他有自己的观察和判断,在其第一版公布的代码出来时,感觉质量一般和看不懂逻辑,也没有引领技术性的精神领袖。甚至有些BUG会引发安全问题(目前已通知团队)。

“今天是不缺链的,大家争夺的还是注意力,抢夺各方的支持,而把一条链做好,代码的不断迭代,做好共识和生态,这要比过去难很多。”

现在他的手上大概只剩下几百台以太坊矿机,等到以太坊升级后,这些机器中的芯片机只能挖ETC了和以太哈希的币,显卡机会机动处理。其公司在2016年—2017年,管理的峰值算力经占有以太坊8%。在行业里摸爬滚打多年,会审时度势地去布局矿机的数量,比如在去年牛市顶点时,他们公司就出掉了许多矿机。他一直密切关注着以太坊的各种动向,2021年12月15日,测试网上线,他观察区块的结构发现未来很多POW的东西要么被替换掉,要么空了,这个时候他就意识到趋势不可逆,该卖掉的机器就该卖掉了。

但更多的小矿工则没有太多的前瞻性,谢泽海(化名)是ETH显卡矿机的经销商,也是一名矿工。他手上现在还存有一两千台以太坊矿机,此前,他把自己手上的一些低算力的矿机出售一些,留下的则是这些高算力的矿机。等到ETH完全转POS了,他就会把这些矿机都转去挖ETC。去年牛市ETH行情好的时候,每台矿机大概一天可以挣200元左右,而到了现在,一天一台只有50元左右的收入,他计算,等到转入ETC挖矿网络,一台矿机差不多也是50元每天的收入,预期收入肯定没有挖ETH时高了,但他也接纳了这样的结果,“好歹还有的挖”。

而对于各种分叉链,作为矿工的他并不看好,他分析,如果真的有分叉链的币价炒高了,矿工们或许会在一两个月内涌入去挖这种分叉币。

但是长期看来矿工还是希望自己的币能挖了之后屯着,等到合适的价格再出售,他把这称为“手里有粮,心理不慌”。虽然去挖ETC的利润没有ETH时高。但是他觉得,毕竟这个币种已经六年了,背后有庄家在,等到庄家把盘拉起来时,就是矿工们出货的时候 。

矿工们大多已经做好了升级的准备,谢泽海记得,大概是从2018年开始,ETH就已经开始筹划着升级POS的事情,他就抱着能多挖一天多挖一天,能挣一天是一天的心态在挖矿。

谢泽海在这个行业时间久了,也挣到了钱,他分析如果是去年在矿机价格高时入手矿机的人,加上后来ETH价格走低,算下来只有三年的时间可以回本,对于这些小矿工来说来说,ETH的升级对于他们的影响最大,回本周期可预见地再次被拉长。

随着以太坊升级的临近,他手上压着不少二手矿机的待售,为了让这些矿机早日出手,他向不懂行的人忽悠到以太坊的POW和POS机制会并行至少一年,还能继续挖ETH。这几个月矿机的销量已经远不及去年,去年一个月一万台的战绩到如今只剩下一个月几百台。而每卖出一台机器,他只能挣得一两百元。

责任编辑:Ka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