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smos创始人回归第一个项目: Gnoland概览

原文作者:红军大叔原文来源:IBCL

1/ Gnoland是什么及其定位

简单的说, Gnoland的定位是智能合约平台。

完整的说, Gnoland是Cosmos和Tendermint联合创始人 Jae Kwon在2020年创建的L1项目, 其目标是构建一个去中心化、安全可扩展的智能合约平台, 可以构建重要的应用, 尤其是可以抗审查。

技术上说, Gnoland上的智能合约叫Realms, 使用的开发语言是Gnolang, gnolang是Golang语言的解释器, 开发者将Realm源码上传到链上,GnoVM虚拟机负责执行它的 AST(抽象语法树)解释。

在上面描述中你看到一个Gnoland的智能合约特点是它的透明性, 即开发者不是上传的二进制的合约, 而是源码, 然后由解释器负责解析执行。 这是Gnoland智能合约的一个特点。

Gnoland智能合约还有另一个特点, 就是在智能合约里引入了多线程, 这样可以支持并发能力, 这个在技术上是由Goroutine这种轻量级线程实现的。

Gnolang实际是Golang语言的一个子集,因此Gnoland的整体开发技术和Cosmos生态的核心技术是一致的,即Golang语言。

而Golang语言在Cosmos生态已经被Cosmos SDK以及Tendermint engine完整的验证过,更重要的是, 由于Google的支持, Go语言的普及以及开发者数量众多, 从另一个层面为生态寻找更多开发者提供了有利条件。

2/ Gnoland由来与69号提案

Gnoland被大众熟知首先是从一项Cosmos Hub上的提案引起的, 即69号提案

69号提案简单说, 就是CosmWasm智能合约希望集成到Cosmos Hub, 这个实际上是被不少人支持的, 理由也很充分, 给Cosmos Hub赋予更高的能力, 带来更多的使用场景, 最终也能为ATOM带来价值捕获。

Cosmos生态的创始人Jae Kwon第一个强烈反对, 甚至警告如果Cosmos生态通过了69提案他将建议社区分叉Cosmos Hub,可见反对的激烈程度。

有人批评Jae, 认为他是为了自己的项目也是智能合约的定位, 所以强烈反对CosmWasm部署到Cosmos Hub。不过这一点有点立不住脚, 因为Jae对CosmWasm的评价早在几年前就有明确的说明, 参考 The Shape of Cosmos#smart-contracts[1]

Jae的理由是, Cosmos Hub应当遵循一个原则, 即Hub最小化, 即作为Cosmos Hub不应该有太多扩展的功能, 而是将扩展的能力放到其他的zone去完成, 这也符合去中心化的理念;同时, 更重要的一点是, 集成新的功能, 会带来安全隐患。而CosmWasm最大的问题是还没有经历时间的考验, 在没有发展成熟之前总会经历恶意攻击的问题, 这将对Cosmos Hub形成致命的威胁。

这个担忧也并非空穴来分, 在之前Juno网络就因为CosmWasm问题出现停机的情况, 所以Jae反对CosmWasm集成在Cosmos Hub。

当然, Jae是大棒与胡萝卜并举, 在反对的同时也明确, 凡是反对69号提案的将有机会获得Gnoland项目的空投

如他所愿, 最终69号提案被否决。

从某个角度说可以认为CosmWasm和Gnoland也是一个并列或者竞争的关系, 即CosmWasm和GnoVM层面。

回到Why Gnoland这个问题, 答案是, Jae认为现有的基于Cosmos SDK来开发应用链的难度还是偏大, 从0到1开发需要兼顾很多的方面, 比如网络安全, 治理等等。而Gnoland就是为了降低开发门槛

Gnoland的降低开发门槛一个是将应用链的开发转为智能合约的开发;另一个是开发工具上选择Gnolang这个基于Go这样一门更广泛使用的被Google支持的语言。

如果说降低开发门槛角度, 和Gnoland有类似定位的其实还挺多的, 除了基于智能合约的类似Juno这样的项目, 还有Evmos也是着力于降低开发门槛以及寻找更多的开发者支持。 这一点来说, Gnoland还是有自己的挑战需要面对的。

3/ Gnoland背后的组织

Gnoland背后的组织变化目前还是挺大的, 牵扯到Jae Kwon以及Ignite。

最早peng zong在的时候, Ignite从NewTendermint独立开。

最新情况是Ignite分为4个实体:

1、AiB作为母公司, 共享相关资源给其他实体

2、原先的Ignite专注在Ignite CLI工具端的开发(Ignite CLI原先是starport), 另外Ignite 加速器也在Ignite名下。

3、NewTendermint负责开发Tendermint2.0和Gnoland以及Cosmos SDK。这里需要注意一下的是Tendermint2.0其实可以理解为原来Tendermint的一个分支, 具体名字是Tendermint Classic, 我看到github上的代码是2年前就有了。Jae的想法应该是对原来的做一些简化, 不过简化之后两者之间的兼容性如何目前没有公开资料。

4、新成立的一个实体是Anamika, 负责开发Cosmos Cash, 这是一个和合规相关的内容, 是一个Cosmos SDK模块。

官方解释这次变化主要是熊市大背景下的一个例行收缩,以及将重点瞄准重点内容,提升效率。

而Gnoland即是由AiB下面的NewTendermint负责开发。

更多组织相关内容请参考: Ignite becomes independent entity alongside NewTendermint[2] 以及Ignite: Growing the Cosmos Ecosystem Since 2014[3]

4/ proof of contribution, 基于贡献证明

Gnoland项目除了其定位之外, 我觉得最大的特点可能是它的治理方式, 甚至比较的极端。

Jae似乎并不希望资本能够直接进到Gnoland生态里参与治理或者成为验证人。要成为Gnoland的决策者和参与者, 你需要在日常中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来体现, 有点像PoW的工作量证明机制。

I also want validators to be chosen based on an on-chain mechanism based on their contribution, not an economic system. I’m also considering limiting validators on Gnoland to only validate the Cosmos Hub and Gnoland. — Jae Jwon

在一次访谈中Jae提到, ”我希望验证人的链上机制是基于他们的贡献, 而不是经济系统, 同时希望验证人专注在Cosmos Hub和Gnoland“,见: Highlights from Jae’s Interview on Cryptocito[4]

这里可以感受到Jae的理想主义。治理过程一直是人们讨论的焦点, 始终围绕公平与效率, 参考各个模型,在中心化与去中心化之间权衡, 但是最终还是token说了算, 而这些token是可以购买的, 所以说本质是金钱游戏也没毛病。对于理想主义者可能总希望改变一些自己看不过去的内容, 从这一点Jae的尝试值得掌声。

Gnoland希望通过使用两个token将参与治理的人和参与投资的人分开, 治理的人是那些开发者、社区贡献、生态的dapp, 是生态日常关注且参与的人。

当然, 这一点也是有点与现实世界格格不入, 可能会有一些挑战, 比如治理代币如果可以交易本质上也是回到金融层面。 另外一点, 做验证人节点其实是一个专业领域,维护与安全问题需要专业人员, 而Gnoland里的很多有贡献的人未必是这方面的专业人士, 这个可能对后面的节点安全也是一个需要考虑的问题。

5/ 双代币模型

Gnoland的是双token经济模型,主token是 $GNOT(Gno token), 其用途是作为费用来支付交易费以及给验证人的奖励。

第二个token是 $GNOSH(Gno shares)可以理解为股权, 主要是用于奖励贡献, 贡献使用的机制叫 Proof of Contribution, 具体规则在制定之中。赚取 $GNOSH的方式简单理解就是做任务, 各种bounty, 目前最大的贡献者应该是Coding部分。 

你持有的 $GNOSH数量越多, 在贡献者池中的份额越大。这是一个通胀模型, 随着每次增发奖励给新的用户 $GNOSH, 你持有的 $GNOSH份额也会被稀释。 

$GNOT创世阶段发布一次性发布10亿,总量固定。 

其中7.5亿空投给 $ATOM 的持有者和质押者, 其绝大部分是为69号提案投否决的用户,没有参与投票或者投YES的用户将获得极少的份额; 

1个亿的 $GNOT是分配给 New Tendermint公司以及 Jae Kwon个人;

1个亿的 $GNOT分配给一个为社区管理和生态服务的DAO, 该DAO的名字叫 Core Mission DAO, 具体还没有敲定.

5千万的 $GNOT将分配给早期Github代码贡献者以及早期生态贡献者, 包括test1测试网的1万个和test2测试网的10万 $GNOT, 以及2个水龙头发放2百万 $GNOT。 

6/ 生态应用

Gnoland的现状像一个正在施工的工地。官网比较简陋。

Cosmos创始人回归第一个项目: Gnoland概览简陋的原因是这个网站就是用后端语言Go实现的,都没有用前端框架React这种, 所以看起来非常的极客也就不奇怪了。 

换一个角度看, 他们重心目前不在这里, 而是开发本身。网页上的一些功能就是为了让开发者参与智能合约交互使用的。

生态目前重点有两个项目, 一个是Onbloc团队的Adena 钱包, 另一个是Teritori多链dapp。

Adena的定位是Gnoland的旗舰钱包,开发团队认为现有的Keplr钱包主要目标场景是IBC转账和多链场景做了优化,但是也有不足。比如目前的Keplr钱包不支持智能合约的token导入, 也不直接支持NFT。而Adena钱包将会集成这些, 承诺会和Paypal支付一样方便。

所以Adena钱包是要在钱包内做成一个类似网页Dashboard的效果。 

在Chrome浏览器安装体验效果图如下:

Cosmos创始人回归第一个项目: Gnoland概览

作为一个项目需要一个独立的钱包是可以理解的, 不过现阶段Cosmos生态对Keplr钱包的使用还是比较深入人心, 建议项目方可以在主要场景上能在Keplr上得到满足, 部分优化的功能在Adena上来操作可能比较稳妥, 这样主流用户不需要切换钱包就能体验新项目, 同时对于深度用户来说可以体验专有功能, 也不介意安装新钱包。另外, 衍生功能在网页Dashboard里操作也是可以的。 

Onbloc团队还有另外两个应用, 一个是Terabyte Validator,还有一个是Gnoswap DEX应用,目前还在早期。

另一个是Teritori的多链应用, 这个应用定位是成为web3世界的Dapp枢纽, 为个人、社区和开发者提供一系列工具, 包括DAO的增强等。关注去中心化、抗审查以及声誉、透明度等基本价值观。

Cosmos创始人回归第一个项目: Gnoland概览虽然其具体做什么还有点模糊, 不过Jae看起来对他们还比较有兴趣, 已经参与他们项目做相关咨询, 目前正在推动这个项目的开发。目前在测试网V2阶段。

7/ 路线图

Gnoland的路线图像程序员写的, 所以没有豪言壮语,基本就是按照测试网1,测试网2,测试网3来区分,看起来确实不会让人有激动人心的感觉, 不过也算是工程师文化的一种。

目前第一阶段已经完成,即测试网1, test1是构建在单一节点上, 目前已经放弃。

目前正在进行中的阶段是第二阶段,包括 $GNOT代币分发以及 ugnot 计量单位。目前第二阶段的重心还包括 /r/boards  这个Realm即智能合约的优化。

这一阶段的Realm也会包含一些Ream的参考样例, 以便让开发者参与一些Bounty,更好的了解与智能合约的互动。 以及, 一些开发者和用户相关的文档。

第三阶段仍然是一个测试网, 是 test3.gno.land, 会引入活跃验证人集, 相关的技术和治理决策在这一阶段是重点内容, 为下一阶段进入主网。

Gnoland的验证人数量将有一个突破, 计划是334个, 对比Cosmos Hub的验证人目前是175个, Evmos验证人是150个, 可以看出Gnoland是希望将去中心化程度在验证人上就能体现更明确一些。

具体什么时间进入主网目前还没有明确, 不过社区部分讨论暗示大约是23年底左右。

第四阶段可以理解为社区化, 即项目的长期规划是一个DAO来负责, 名字叫 Core Mission DAO

更详细的路线图可以参考 What is Gno?[5] 和 Github上的 Roadmap.md[6]

8/ 小结

Gnoland项目从69号提案的争论开启, 结合Cosmos创始人的光环, 很难让大家不关注这个项目。

Gnoland项目定位是智能合约平台, 并且是基于Go这样一个在各个方面trade off更友好的语言来实现支持并发能力的智能合约, 在Rust、Move、CosmWasm以及Solidity构建的众多平台中另立门户, 是否能证明只有时间知道。

大规模的空投(7.5亿空投给ATOM持有者)以及334个节点, 都让人感受到Gnoland去中心化的努力与决心。

而Proof of contribution的贡献证明, 我们看到了Jae的斗志, 希望彻底改写资本说了算的传统老路, 让生态参与者成为真正的受益者, 而不是旁观者。这件事从一开始就意味着不会容易, 仍然需要时间去证明。

目前创始人的开发能力是不用质疑的, 无论是早期的Tendermint还是Cosmos SDK Jae都是重要的Contributor, 更不用说目前Gnoland的头号开发者也是Jae。

未来如何让重视用户体验的人以及市场的人加入团队,和Jae一起完成使命是一个需要团队推动的重要事项。

责任编辑:MK

转载声明:本文 由CoinON抓取收录,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CoinON资讯立场,CoinON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若以此作为投资依据,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声明: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风险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0)
上一篇 2022年8月30日 上午11:53
下一篇 2022年8月30日 上午11:58

相关推荐

Cosmos创始人回归第一个项目: Gnoland概览

星期二 2022-08-30 11:56:36

1/ Gnoland是什么及其定位

简单的说, Gnoland的定位是智能合约平台。

完整的说, Gnoland是Cosmos和Tendermint联合创始人 Jae Kwon在2020年创建的L1项目, 其目标是构建一个去中心化、安全可扩展的智能合约平台, 可以构建重要的应用, 尤其是可以抗审查。

技术上说, Gnoland上的智能合约叫Realms, 使用的开发语言是Gnolang, gnolang是Golang语言的解释器, 开发者将Realm源码上传到链上,GnoVM虚拟机负责执行它的 AST(抽象语法树)解释。

在上面描述中你看到一个Gnoland的智能合约特点是它的透明性, 即开发者不是上传的二进制的合约, 而是源码, 然后由解释器负责解析执行。 这是Gnoland智能合约的一个特点。

Gnoland智能合约还有另一个特点, 就是在智能合约里引入了多线程, 这样可以支持并发能力, 这个在技术上是由Goroutine这种轻量级线程实现的。

Gnolang实际是Golang语言的一个子集,因此Gnoland的整体开发技术和Cosmos生态的核心技术是一致的,即Golang语言。

而Golang语言在Cosmos生态已经被Cosmos SDK以及Tendermint engine完整的验证过,更重要的是, 由于Google的支持, Go语言的普及以及开发者数量众多, 从另一个层面为生态寻找更多开发者提供了有利条件。

2/ Gnoland由来与69号提案

Gnoland被大众熟知首先是从一项Cosmos Hub上的提案引起的, 即69号提案

69号提案简单说, 就是CosmWasm智能合约希望集成到Cosmos Hub, 这个实际上是被不少人支持的, 理由也很充分, 给Cosmos Hub赋予更高的能力, 带来更多的使用场景, 最终也能为ATOM带来价值捕获。

Cosmos生态的创始人Jae Kwon第一个强烈反对, 甚至警告如果Cosmos生态通过了69提案他将建议社区分叉Cosmos Hub,可见反对的激烈程度。

有人批评Jae, 认为他是为了自己的项目也是智能合约的定位, 所以强烈反对CosmWasm部署到Cosmos Hub。不过这一点有点立不住脚, 因为Jae对CosmWasm的评价早在几年前就有明确的说明, 参考 The Shape of Cosmos#smart-contracts[1]

Jae的理由是, Cosmos Hub应当遵循一个原则, 即Hub最小化, 即作为Cosmos Hub不应该有太多扩展的功能, 而是将扩展的能力放到其他的zone去完成, 这也符合去中心化的理念;同时, 更重要的一点是, 集成新的功能, 会带来安全隐患。而CosmWasm最大的问题是还没有经历时间的考验, 在没有发展成熟之前总会经历恶意攻击的问题, 这将对Cosmos Hub形成致命的威胁。

这个担忧也并非空穴来分, 在之前Juno网络就因为CosmWasm问题出现停机的情况, 所以Jae反对CosmWasm集成在Cosmos Hub。

当然, Jae是大棒与胡萝卜并举, 在反对的同时也明确, 凡是反对69号提案的将有机会获得Gnoland项目的空投

如他所愿, 最终69号提案被否决。

从某个角度说可以认为CosmWasm和Gnoland也是一个并列或者竞争的关系, 即CosmWasm和GnoVM层面。

回到Why Gnoland这个问题, 答案是, Jae认为现有的基于Cosmos SDK来开发应用链的难度还是偏大, 从0到1开发需要兼顾很多的方面, 比如网络安全, 治理等等。而Gnoland就是为了降低开发门槛

Gnoland的降低开发门槛一个是将应用链的开发转为智能合约的开发;另一个是开发工具上选择Gnolang这个基于Go这样一门更广泛使用的被Google支持的语言。

如果说降低开发门槛角度, 和Gnoland有类似定位的其实还挺多的, 除了基于智能合约的类似Juno这样的项目, 还有Evmos也是着力于降低开发门槛以及寻找更多的开发者支持。 这一点来说, Gnoland还是有自己的挑战需要面对的。

3/ Gnoland背后的组织

Gnoland背后的组织变化目前还是挺大的, 牵扯到Jae Kwon以及Ignite。

最早peng zong在的时候, Ignite从NewTendermint独立开。

最新情况是Ignite分为4个实体:

1、AiB作为母公司, 共享相关资源给其他实体

2、原先的Ignite专注在Ignite CLI工具端的开发(Ignite CLI原先是starport), 另外Ignite 加速器也在Ignite名下。

3、NewTendermint负责开发Tendermint2.0和Gnoland以及Cosmos SDK。这里需要注意一下的是Tendermint2.0其实可以理解为原来Tendermint的一个分支, 具体名字是Tendermint Classic, 我看到github上的代码是2年前就有了。Jae的想法应该是对原来的做一些简化, 不过简化之后两者之间的兼容性如何目前没有公开资料。

4、新成立的一个实体是Anamika, 负责开发Cosmos Cash, 这是一个和合规相关的内容, 是一个Cosmos SDK模块。

官方解释这次变化主要是熊市大背景下的一个例行收缩,以及将重点瞄准重点内容,提升效率。

而Gnoland即是由AiB下面的NewTendermint负责开发。

更多组织相关内容请参考: Ignite becomes independent entity alongside NewTendermint[2] 以及Ignite: Growing the Cosmos Ecosystem Since 2014[3]

4/ proof of contribution, 基于贡献证明

Gnoland项目除了其定位之外, 我觉得最大的特点可能是它的治理方式, 甚至比较的极端。

Jae似乎并不希望资本能够直接进到Gnoland生态里参与治理或者成为验证人。要成为Gnoland的决策者和参与者, 你需要在日常中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来体现, 有点像PoW的工作量证明机制。

I also want validators to be chosen based on an on-chain mechanism based on their contribution, not an economic system. I’m also considering limiting validators on Gnoland to only validate the Cosmos Hub and Gnoland. — Jae Jwon

在一次访谈中Jae提到, ”我希望验证人的链上机制是基于他们的贡献, 而不是经济系统, 同时希望验证人专注在Cosmos Hub和Gnoland“,见: Highlights from Jae’s Interview on Cryptocito[4]

这里可以感受到Jae的理想主义。治理过程一直是人们讨论的焦点, 始终围绕公平与效率, 参考各个模型,在中心化与去中心化之间权衡, 但是最终还是token说了算, 而这些token是可以购买的, 所以说本质是金钱游戏也没毛病。对于理想主义者可能总希望改变一些自己看不过去的内容, 从这一点Jae的尝试值得掌声。

Gnoland希望通过使用两个token将参与治理的人和参与投资的人分开, 治理的人是那些开发者、社区贡献、生态的dapp, 是生态日常关注且参与的人。

当然, 这一点也是有点与现实世界格格不入, 可能会有一些挑战, 比如治理代币如果可以交易本质上也是回到金融层面。 另外一点, 做验证人节点其实是一个专业领域,维护与安全问题需要专业人员, 而Gnoland里的很多有贡献的人未必是这方面的专业人士, 这个可能对后面的节点安全也是一个需要考虑的问题。

5/ 双代币模型

Gnoland的是双token经济模型,主token是 $GNOT(Gno token), 其用途是作为费用来支付交易费以及给验证人的奖励。

第二个token是 $GNOSH(Gno shares)可以理解为股权, 主要是用于奖励贡献, 贡献使用的机制叫 Proof of Contribution, 具体规则在制定之中。赚取 $GNOSH的方式简单理解就是做任务, 各种bounty, 目前最大的贡献者应该是Coding部分。 

你持有的 $GNOSH数量越多, 在贡献者池中的份额越大。这是一个通胀模型, 随着每次增发奖励给新的用户 $GNOSH, 你持有的 $GNOSH份额也会被稀释。 

$GNOT创世阶段发布一次性发布10亿,总量固定。 

其中7.5亿空投给 $ATOM 的持有者和质押者, 其绝大部分是为69号提案投否决的用户,没有参与投票或者投YES的用户将获得极少的份额; 

1个亿的 $GNOT是分配给 New Tendermint公司以及 Jae Kwon个人;

1个亿的 $GNOT分配给一个为社区管理和生态服务的DAO, 该DAO的名字叫 Core Mission DAO, 具体还没有敲定.

5千万的 $GNOT将分配给早期Github代码贡献者以及早期生态贡献者, 包括test1测试网的1万个和test2测试网的10万 $GNOT, 以及2个水龙头发放2百万 $GNOT。 

6/ 生态应用

Gnoland的现状像一个正在施工的工地。官网比较简陋。

Cosmos创始人回归第一个项目: Gnoland概览简陋的原因是这个网站就是用后端语言Go实现的,都没有用前端框架React这种, 所以看起来非常的极客也就不奇怪了。 

换一个角度看, 他们重心目前不在这里, 而是开发本身。网页上的一些功能就是为了让开发者参与智能合约交互使用的。

生态目前重点有两个项目, 一个是Onbloc团队的Adena 钱包, 另一个是Teritori多链dapp。

Adena的定位是Gnoland的旗舰钱包,开发团队认为现有的Keplr钱包主要目标场景是IBC转账和多链场景做了优化,但是也有不足。比如目前的Keplr钱包不支持智能合约的token导入, 也不直接支持NFT。而Adena钱包将会集成这些, 承诺会和Paypal支付一样方便。

所以Adena钱包是要在钱包内做成一个类似网页Dashboard的效果。 

在Chrome浏览器安装体验效果图如下:

Cosmos创始人回归第一个项目: Gnoland概览

作为一个项目需要一个独立的钱包是可以理解的, 不过现阶段Cosmos生态对Keplr钱包的使用还是比较深入人心, 建议项目方可以在主要场景上能在Keplr上得到满足, 部分优化的功能在Adena上来操作可能比较稳妥, 这样主流用户不需要切换钱包就能体验新项目, 同时对于深度用户来说可以体验专有功能, 也不介意安装新钱包。另外, 衍生功能在网页Dashboard里操作也是可以的。 

Onbloc团队还有另外两个应用, 一个是Terabyte Validator,还有一个是Gnoswap DEX应用,目前还在早期。

另一个是Teritori的多链应用, 这个应用定位是成为web3世界的Dapp枢纽, 为个人、社区和开发者提供一系列工具, 包括DAO的增强等。关注去中心化、抗审查以及声誉、透明度等基本价值观。

Cosmos创始人回归第一个项目: Gnoland概览虽然其具体做什么还有点模糊, 不过Jae看起来对他们还比较有兴趣, 已经参与他们项目做相关咨询, 目前正在推动这个项目的开发。目前在测试网V2阶段。

7/ 路线图

Gnoland的路线图像程序员写的, 所以没有豪言壮语,基本就是按照测试网1,测试网2,测试网3来区分,看起来确实不会让人有激动人心的感觉, 不过也算是工程师文化的一种。

目前第一阶段已经完成,即测试网1, test1是构建在单一节点上, 目前已经放弃。

目前正在进行中的阶段是第二阶段,包括 $GNOT代币分发以及 ugnot 计量单位。目前第二阶段的重心还包括 /r/boards  这个Realm即智能合约的优化。

这一阶段的Realm也会包含一些Ream的参考样例, 以便让开发者参与一些Bounty,更好的了解与智能合约的互动。 以及, 一些开发者和用户相关的文档。

第三阶段仍然是一个测试网, 是 test3.gno.land, 会引入活跃验证人集, 相关的技术和治理决策在这一阶段是重点内容, 为下一阶段进入主网。

Gnoland的验证人数量将有一个突破, 计划是334个, 对比Cosmos Hub的验证人目前是175个, Evmos验证人是150个, 可以看出Gnoland是希望将去中心化程度在验证人上就能体现更明确一些。

具体什么时间进入主网目前还没有明确, 不过社区部分讨论暗示大约是23年底左右。

第四阶段可以理解为社区化, 即项目的长期规划是一个DAO来负责, 名字叫 Core Mission DAO

更详细的路线图可以参考 What is Gno?[5] 和 Github上的 Roadmap.md[6]

8/ 小结

Gnoland项目从69号提案的争论开启, 结合Cosmos创始人的光环, 很难让大家不关注这个项目。

Gnoland项目定位是智能合约平台, 并且是基于Go这样一个在各个方面trade off更友好的语言来实现支持并发能力的智能合约, 在Rust、Move、CosmWasm以及Solidity构建的众多平台中另立门户, 是否能证明只有时间知道。

大规模的空投(7.5亿空投给ATOM持有者)以及334个节点, 都让人感受到Gnoland去中心化的努力与决心。

而Proof of contribution的贡献证明, 我们看到了Jae的斗志, 希望彻底改写资本说了算的传统老路, 让生态参与者成为真正的受益者, 而不是旁观者。这件事从一开始就意味着不会容易, 仍然需要时间去证明。

目前创始人的开发能力是不用质疑的, 无论是早期的Tendermint还是Cosmos SDK Jae都是重要的Contributor, 更不用说目前Gnoland的头号开发者也是Jae。

未来如何让重视用户体验的人以及市场的人加入团队,和Jae一起完成使命是一个需要团队推动的重要事项。

责任编辑:M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