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位前加密 VC 合伙人畅谈:WEB3 杀手级应用何处寻?

原文作者:Yuan原文来源:深潮TechFlow

7月,前 Spartan Group 合伙人 Jason Choi 宣布与前 DeFiance Capital 高管 Wangarian 共同创立加密创投俱乐部 Tangent,Multicoin Capital 前合伙人 Mable Jiang 也加入其中,成为顾问。

在最近的 The Blockcrunch Podcast 中,三位加密 VC 前合伙人畅谈Tangent 的成立,对于杀手级应用的看法,如何评估优秀的创始人,当下正在关注的赛道和领域,对熊市和下一个周期的预测……

比如,在 Mable 看来,下一波加密爆发可能出现在B2C应用领域,这需要拥有一个足够吸引人的 UI 或前端,这可以聚合各种其他协议,核心叙事在于捕获更多用户。

离开 Crypto Fund

Darryl Wang:2021 年年底,我发现自己想在传统基金中做频次更高的加密货币投资。我意识到有几个痛点是 VC 或 Crypto VC 不一定能解决的。

于是我和 Jason 开始构建一个可以真正解决这些痛点的投资实体——Tangent。为了做到这一点,我们需要牺牲投注的数量,并集中投资组合,确保可以坐下来处理(被投资的)公司的每一个部分,最终真正帮助创始人解决早期亟待解决的问题。

我将 Tangent 看作是一种服务或产品,而不是一个基金。我的理念是作为一个企业家,向创始人推销我的服务,看看他们是否对我提供的服务感兴趣,而不是说:我很有趣,这是我的钱,你要不要?当我试图将 Tangent 概念化时,我认为这是它和其他 VC 的主要区别。

Mable Jiang:在 Multicoin Capital 工作非常有趣,同事都很聪明,甚至现在我仍觉得可以从所有同事那里学到很多东西。

我离开 Multicoin 的主要原因之一是:我想在 StepN 工作。Multicoin 实际上非常专注于投资协议层面的东西,但未做太多与消费者或任何 B2C 相关的事情。

我很喜欢 Tangent 的经营模式。它不会强迫你必须参与某件事,你只需要在你觉得你可以真正产生作用的时候投资。Tangent 基本上所有人都是创始人,每个人的专业知识、资源和经验都不同。所以,我们可以因材施教,真正帮助不同的项目发展。

Jason Choi:我想与创始人们更紧密地合作。但目前在大型/风险基金中这一点越来越难做到。唯一能让我真正与创始人建立亲密关系并真正参与其中的方法就是集中风险投资组合,但围绕它构建一个机构基金非常困难。

因此我们结合 DAO 用人的灵活性与基金调查的严谨性的优点,成立了 Tangent。所以,我们建立了这样一个投资群体:大家都是朋友、合作伙伴或者是我们非常信任和尊重的人。

下一个杀手级应用

Mable Jiang:它可能不是完全加密原生或完全链上的东西。Web2.5 实际上也很酷,也可以获得一两千万新加密用户,StepN 就是这样。在 2020 年,我更多的考虑是完全链上和 DeFi 超级应用程序——一个项目可以处理所有事情。但我显然意识到,DeFi 中的所有可组合性因素都决定了实际上可能并非如此。

而我现在对 Super App (超级应用)的看法是:拥有一个足够吸引人的 UI 或前端。那么实际上我们可以聚合各种其他协议,无论是谁提供该协议层,可能有许多不同的团队在后端协议层工作。

关注的赛道和领域

Mable Jiang:StepN 是一个部分由区块链驱动的社交娱乐产品,许多东西都与加密货币无关,只是利用了区块链的优点——简单的账户系统。

关注点:

1、提高区块链利用率。

2、DeFi 协议不需要独立存在。交易所可能仍然会将订单簿作为独立产品,但基本上大部分有名气的公司都会自己做简单的借贷/ AMM。

3、能够因势利导并利用 App 的流量,向未参与 DeFi 的人提供 DeFi 产品。

Darryl Wang:随着 Luna 的崩溃,我认为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去中心化。

关注点:

1、采用性强的稳定币。一个行业的好坏需要通过产品的采用性来进行评估。

2、去中心化资产。在游戏中挣钱的形式,你基本上可以实现去中心化,你可以创造虚拟经济,然后开始使用,开始分配虚拟资产。

Jason Choi:稳定币真的很有趣。一方面,可以说 Terra 崩溃是因为没有监管,而 USDC 在技术上是受到监管的;另一方面,当 USDC 市值达到一万亿美元并且渗透到整个加密市场时,如果监管部门突然要禁止这类产品,那么基本上所有 DeFi 都会被禁止。

关注点:强大的去中心化稳定币。

加密垂直领域

Jason Choi:早在 DeFi Summer,我看到了项目开始垂直化。比如 1inch 作为聚合器他们建立了自己的 AMM——Mooniswap,但没有人真正使用它,我们还没有真正看到垂直整合的成功例子。对我来说,这与 “可组合性是加密货币最好的东西之一 “的论点相矛盾。

创始人的动机几乎都是是垂直化和建立自己的应用程序堆栈层,而不是将价值外溢给别人,他们开始建立自己的新银行,而且基本上是相互孤立的,就像重新创造了 Web2。

Mable Jiang:谁拥有流量,谁就可以利用它们来做很多事情,包括自己来提供这些协议。

智能合约钱包

Jason Choi:Argent 是一个基于 StarkNet 的智能合约钱包,最近推出了不消耗 Gas 且无需助记词的钱包恢复方案,支持用户在应用程序本身中访问 Dapps。Metamask 可能是当今所有加密货币中最有价值的产品。几乎每个人都会使用 Metamask。

Darryl Wang:我认为人们还没有开始更多地使用智能合约钱包是因为:用户仍然习惯使用电脑端而不是手机端来进行 Web3 相关活动,目前需要有一款让用户以放心使用的安全手机端产品来打破这种局面。随着新协议数量的增加,开发者将更关注安全性,专注于将 Web 2 参与者接入 Web3。在下一个周期中,我们将看到更多真正有助于提高采用率的解决方案。

Mable Jiang:Web3 账户登录系统大规模采用实际上是非常重要的。我非常看好智能合约钱包,我甚至认为这一轮周期里链上订单簿没有起来实际上是因为对于传统用户的门槛还是太高,因此智能钱包能降低准入门槛是关键。

下个周期的智能合约钱包将会很有看头。像 Torus 这种私钥管理解决方案可能也会有一席之地。由于这一轮大部分智能合约钱包都是在以太坊上建造,Gas费用太贵因此人们已经开始逐渐忘记智能合约钱包。但如果想帮助用户以一种非托管、简单的方式访问区块链钱包,智能合约钱包几乎是唯一的选择。

链上身份凭证也值得关注。不仅是 Project Galaxy ,还有很多其他项目也围绕这一点展开工作。

如果想增强用户体验感,无论是链上还是链下,构建这些基础设施也将非常重要。

GameFi & NFTFi

Jason Choi:我看好身份解决方案和能够吸引圈外玩家的游戏,也对 NFTFi 感兴趣。我和 Darryl 都是 Sudoswap 的忠实粉丝,这是专门为 NFT 打造的 AMM,与现有的 NFT交易所相比,这是一个卓越的设计。

Putty Finance 允许你在 NFT 上购买看跌期权,基本上是起到了NFT保险的作用。我们之前投资了一款项目,它尝试了很多类似 NFTFi 的想法,他们正在扩展到其他垂直领域。

如何选择创始人

Jason Choi:就过滤创始人而言,首先,虽然我们确实有一个申请表,但我们更喜欢有背书推荐的创始人。当我们合作过的人或我们共同投资过的投资者向我们推荐一笔交易时,这通常是一个非常积极的信号,我们将把它放在名单的首位。

其次,我们实际上有一个不同权重的评分系统,会在几个指标上对创始人进行加权。我们已经用在 Defiance 和 Spartan 完成的许多交易进行了回测。

Darryl Wang:我最看重两个点:

1、创始人是否有独特的能力来解决团队这个问题。

2、估值投资,作为一个基金,安全边际是我们的首要任务。

Mable Jiang:我愿意支持那些愿意持续非常努力,同时懂得通过宣传让大众清楚看到项目方在做事的创始人。

Solana 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他们在早期阶段做了很多艰苦的工作,但我认为只有在他们开始知道如何营销之后才真正起飞。努力和宣传,两者都必不可少。

对熊市的思考

Darryl Wang:接下来几个月,会是一个非常具有挑战性的时期。以太坊在过去几个月中从 4000 到 1000 让许多机构基金都措手不及,不是资金大幅回撤就是退出市场。而在随后的以太坊合并叙事中,许多资金也被搁置,等待更大规模的宏观经济衰退后再建仓。

首先,我认为注意力开始回归时,将推动以加密货币为重点的资金从世界其他地方流入;其次,是看通胀数据和看 GDP 数据,看看世界是否会陷入衰退,或者我们是否无法实现美联储的软着陆。我不是加密货币专家,所以我的观点可能与观众并不真正相同。

Mable Jiang:需要注意的是,每个人都在讨论以太坊合并,这可能是这些天唯一一个非常热门的话题,以太坊合并和市场加息,新资金也没有涌进来。

考虑场外交易(OTC),看看是否开始有较为活跃的SAFT卖单。如果发生这种情况,我认为这可能是一个很好的基点,可以开始考虑下一次周期的筹备。

审慎考虑估值,它能够很好地衡量一款项目的热度。

Jason Choi:这将是一个非常具有挑战性的两年,对于试图筹集资金的创始人来说,特别是如果你没有强大的背书,那将很难在这个市场分一杯羹。对于那些已经推出代币的创始人来说,他们的资金取决于代币的二级价格。

对下一个周期的预测

Jason Choi:2019 年我试图预测 DeFi 的 TVL 将是 10 亿美元,但过去几年的顶部好像大约是 1800 亿。因此,如果我必须做出另一个预测,在未来五年内,在所有的应用中,将有一万亿美元的 TVL。

Darryl Wang:我认为 GameFi 相关项目的市值或 FDV 将达到 1000 亿。

Mable Jiang:三个方面的想法:

  • 下一周期可能会有一些社交娱乐应用吸引 5000 万左右的用户,他们会与区块链进行交互,并通过 Web3 账户进行交互。
  • 创始人可能会更加关心 UI 和 UX,因为好的 UI 和 UX 可以收获大量用户。
  • 下一波大爆炸会发生在 B2C 的任何事情上,很多机会将发生在亚洲,但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回顾 Web 2 浪潮,虽然许多创新一开始总是发生在北美,尤其是美国,但却少有应用层的东西出来,亚洲创始人实际上非常好,他们非常擅长思考运营模式及其他因素。

责任编辑:Kate

转载声明:本文 由CoinON抓取收录,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CoinON资讯立场,CoinON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若以此作为投资依据,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声明: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风险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0)
上一篇 2022年9月6日 下午12:14
下一篇 2022年9月7日 上午11:34

相关推荐

三位前加密 VC 合伙人畅谈:WEB3 杀手级应用何处寻?

星期三 2022-09-07 11:32:51

7月,前 Spartan Group 合伙人 Jason Choi 宣布与前 DeFiance Capital 高管 Wangarian 共同创立加密创投俱乐部 Tangent,Multicoin Capital 前合伙人 Mable Jiang 也加入其中,成为顾问。

在最近的 The Blockcrunch Podcast 中,三位加密 VC 前合伙人畅谈Tangent 的成立,对于杀手级应用的看法,如何评估优秀的创始人,当下正在关注的赛道和领域,对熊市和下一个周期的预测……

比如,在 Mable 看来,下一波加密爆发可能出现在B2C应用领域,这需要拥有一个足够吸引人的 UI 或前端,这可以聚合各种其他协议,核心叙事在于捕获更多用户。

离开 Crypto Fund

Darryl Wang:2021 年年底,我发现自己想在传统基金中做频次更高的加密货币投资。我意识到有几个痛点是 VC 或 Crypto VC 不一定能解决的。

于是我和 Jason 开始构建一个可以真正解决这些痛点的投资实体——Tangent。为了做到这一点,我们需要牺牲投注的数量,并集中投资组合,确保可以坐下来处理(被投资的)公司的每一个部分,最终真正帮助创始人解决早期亟待解决的问题。

我将 Tangent 看作是一种服务或产品,而不是一个基金。我的理念是作为一个企业家,向创始人推销我的服务,看看他们是否对我提供的服务感兴趣,而不是说:我很有趣,这是我的钱,你要不要?当我试图将 Tangent 概念化时,我认为这是它和其他 VC 的主要区别。

Mable Jiang:在 Multicoin Capital 工作非常有趣,同事都很聪明,甚至现在我仍觉得可以从所有同事那里学到很多东西。

我离开 Multicoin 的主要原因之一是:我想在 StepN 工作。Multicoin 实际上非常专注于投资协议层面的东西,但未做太多与消费者或任何 B2C 相关的事情。

我很喜欢 Tangent 的经营模式。它不会强迫你必须参与某件事,你只需要在你觉得你可以真正产生作用的时候投资。Tangent 基本上所有人都是创始人,每个人的专业知识、资源和经验都不同。所以,我们可以因材施教,真正帮助不同的项目发展。

Jason Choi:我想与创始人们更紧密地合作。但目前在大型/风险基金中这一点越来越难做到。唯一能让我真正与创始人建立亲密关系并真正参与其中的方法就是集中风险投资组合,但围绕它构建一个机构基金非常困难。

因此我们结合 DAO 用人的灵活性与基金调查的严谨性的优点,成立了 Tangent。所以,我们建立了这样一个投资群体:大家都是朋友、合作伙伴或者是我们非常信任和尊重的人。

下一个杀手级应用

Mable Jiang:它可能不是完全加密原生或完全链上的东西。Web2.5 实际上也很酷,也可以获得一两千万新加密用户,StepN 就是这样。在 2020 年,我更多的考虑是完全链上和 DeFi 超级应用程序——一个项目可以处理所有事情。但我显然意识到,DeFi 中的所有可组合性因素都决定了实际上可能并非如此。

而我现在对 Super App (超级应用)的看法是:拥有一个足够吸引人的 UI 或前端。那么实际上我们可以聚合各种其他协议,无论是谁提供该协议层,可能有许多不同的团队在后端协议层工作。

关注的赛道和领域

Mable Jiang:StepN 是一个部分由区块链驱动的社交娱乐产品,许多东西都与加密货币无关,只是利用了区块链的优点——简单的账户系统。

关注点:

1、提高区块链利用率。

2、DeFi 协议不需要独立存在。交易所可能仍然会将订单簿作为独立产品,但基本上大部分有名气的公司都会自己做简单的借贷/ AMM。

3、能够因势利导并利用 App 的流量,向未参与 DeFi 的人提供 DeFi 产品。

Darryl Wang:随着 Luna 的崩溃,我认为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去中心化。

关注点:

1、采用性强的稳定币。一个行业的好坏需要通过产品的采用性来进行评估。

2、去中心化资产。在游戏中挣钱的形式,你基本上可以实现去中心化,你可以创造虚拟经济,然后开始使用,开始分配虚拟资产。

Jason Choi:稳定币真的很有趣。一方面,可以说 Terra 崩溃是因为没有监管,而 USDC 在技术上是受到监管的;另一方面,当 USDC 市值达到一万亿美元并且渗透到整个加密市场时,如果监管部门突然要禁止这类产品,那么基本上所有 DeFi 都会被禁止。

关注点:强大的去中心化稳定币。

加密垂直领域

Jason Choi:早在 DeFi Summer,我看到了项目开始垂直化。比如 1inch 作为聚合器他们建立了自己的 AMM——Mooniswap,但没有人真正使用它,我们还没有真正看到垂直整合的成功例子。对我来说,这与 “可组合性是加密货币最好的东西之一 “的论点相矛盾。

创始人的动机几乎都是是垂直化和建立自己的应用程序堆栈层,而不是将价值外溢给别人,他们开始建立自己的新银行,而且基本上是相互孤立的,就像重新创造了 Web2。

Mable Jiang:谁拥有流量,谁就可以利用它们来做很多事情,包括自己来提供这些协议。

智能合约钱包

Jason Choi:Argent 是一个基于 StarkNet 的智能合约钱包,最近推出了不消耗 Gas 且无需助记词的钱包恢复方案,支持用户在应用程序本身中访问 Dapps。Metamask 可能是当今所有加密货币中最有价值的产品。几乎每个人都会使用 Metamask。

Darryl Wang:我认为人们还没有开始更多地使用智能合约钱包是因为:用户仍然习惯使用电脑端而不是手机端来进行 Web3 相关活动,目前需要有一款让用户以放心使用的安全手机端产品来打破这种局面。随着新协议数量的增加,开发者将更关注安全性,专注于将 Web 2 参与者接入 Web3。在下一个周期中,我们将看到更多真正有助于提高采用率的解决方案。

Mable Jiang:Web3 账户登录系统大规模采用实际上是非常重要的。我非常看好智能合约钱包,我甚至认为这一轮周期里链上订单簿没有起来实际上是因为对于传统用户的门槛还是太高,因此智能钱包能降低准入门槛是关键。

下个周期的智能合约钱包将会很有看头。像 Torus 这种私钥管理解决方案可能也会有一席之地。由于这一轮大部分智能合约钱包都是在以太坊上建造,Gas费用太贵因此人们已经开始逐渐忘记智能合约钱包。但如果想帮助用户以一种非托管、简单的方式访问区块链钱包,智能合约钱包几乎是唯一的选择。

链上身份凭证也值得关注。不仅是 Project Galaxy ,还有很多其他项目也围绕这一点展开工作。

如果想增强用户体验感,无论是链上还是链下,构建这些基础设施也将非常重要。

GameFi & NFTFi

Jason Choi:我看好身份解决方案和能够吸引圈外玩家的游戏,也对 NFTFi 感兴趣。我和 Darryl 都是 Sudoswap 的忠实粉丝,这是专门为 NFT 打造的 AMM,与现有的 NFT交易所相比,这是一个卓越的设计。

Putty Finance 允许你在 NFT 上购买看跌期权,基本上是起到了NFT保险的作用。我们之前投资了一款项目,它尝试了很多类似 NFTFi 的想法,他们正在扩展到其他垂直领域。

如何选择创始人

Jason Choi:就过滤创始人而言,首先,虽然我们确实有一个申请表,但我们更喜欢有背书推荐的创始人。当我们合作过的人或我们共同投资过的投资者向我们推荐一笔交易时,这通常是一个非常积极的信号,我们将把它放在名单的首位。

其次,我们实际上有一个不同权重的评分系统,会在几个指标上对创始人进行加权。我们已经用在 Defiance 和 Spartan 完成的许多交易进行了回测。

Darryl Wang:我最看重两个点:

1、创始人是否有独特的能力来解决团队这个问题。

2、估值投资,作为一个基金,安全边际是我们的首要任务。

Mable Jiang:我愿意支持那些愿意持续非常努力,同时懂得通过宣传让大众清楚看到项目方在做事的创始人。

Solana 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他们在早期阶段做了很多艰苦的工作,但我认为只有在他们开始知道如何营销之后才真正起飞。努力和宣传,两者都必不可少。

对熊市的思考

Darryl Wang:接下来几个月,会是一个非常具有挑战性的时期。以太坊在过去几个月中从 4000 到 1000 让许多机构基金都措手不及,不是资金大幅回撤就是退出市场。而在随后的以太坊合并叙事中,许多资金也被搁置,等待更大规模的宏观经济衰退后再建仓。

首先,我认为注意力开始回归时,将推动以加密货币为重点的资金从世界其他地方流入;其次,是看通胀数据和看 GDP 数据,看看世界是否会陷入衰退,或者我们是否无法实现美联储的软着陆。我不是加密货币专家,所以我的观点可能与观众并不真正相同。

Mable Jiang:需要注意的是,每个人都在讨论以太坊合并,这可能是这些天唯一一个非常热门的话题,以太坊合并和市场加息,新资金也没有涌进来。

考虑场外交易(OTC),看看是否开始有较为活跃的SAFT卖单。如果发生这种情况,我认为这可能是一个很好的基点,可以开始考虑下一次周期的筹备。

审慎考虑估值,它能够很好地衡量一款项目的热度。

Jason Choi:这将是一个非常具有挑战性的两年,对于试图筹集资金的创始人来说,特别是如果你没有强大的背书,那将很难在这个市场分一杯羹。对于那些已经推出代币的创始人来说,他们的资金取决于代币的二级价格。

对下一个周期的预测

Jason Choi:2019 年我试图预测 DeFi 的 TVL 将是 10 亿美元,但过去几年的顶部好像大约是 1800 亿。因此,如果我必须做出另一个预测,在未来五年内,在所有的应用中,将有一万亿美元的 TVL。

Darryl Wang:我认为 GameFi 相关项目的市值或 FDV 将达到 1000 亿。

Mable Jiang:三个方面的想法:

  • 下一周期可能会有一些社交娱乐应用吸引 5000 万左右的用户,他们会与区块链进行交互,并通过 Web3 账户进行交互。
  • 创始人可能会更加关心 UI 和 UX,因为好的 UI 和 UX 可以收获大量用户。
  • 下一波大爆炸会发生在 B2C 的任何事情上,很多机会将发生在亚洲,但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回顾 Web 2 浪潮,虽然许多创新一开始总是发生在北美,尤其是美国,但却少有应用层的东西出来,亚洲创始人实际上非常好,他们非常擅长思考运营模式及其他因素。

责任编辑:Ka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