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谷:流民的天使之城

原文作者:张力原文来源:力说

达斯汀霍夫曼轰轰烈烈抢完新娘在公交车尾这一脸茫然的样子,像不像在海外的流民互相问:你打算在这里待多久?后的沉默。

此文献给还在犹豫的青年们。

多年前我提着一个行李箱从上海来到首都,出机场打了一辆出租车,告诉师傅我要去海淀上地。大概半小时晃晃悠悠的睡着了,醒来天色已晚,看看窗外居然开到了周边都是田地的地方。心想这不对劲,这里是北京啊怎么这么荒凉,又打开地图确认了一下。司机说没错,我开的是小路。这北京出租车师傅太自信,开了没几分钟前边就没路了,然后又重新开回到大路上,我看旁边有个类似军营哨所的地方才稍微放点心。当时天真冷,树杈子光秃秃的。

之后的这许多年,轻车熟路的打包行李,辗转各个城市和国家。被包裹在宗教感中,像传教士一样跋涉,从未感到疲惫。什么时候开始意识到不对劲,有一天我在不知道什么地方醒过来,大脑一时不知道身处何方,反应过来后就是排山倒海的失落感。何况,如今这宗教在我的意识体系里也逐渐坍塌了。

朋友说一切的无序都要向有序靠近,早晚的事情。所谓对抗都是阴谋家的工具而已,我翻译一下就是,宗教和故事都是诱饵,许多时代洪流里的尘埃就是这二者下的牺牲品。以善为诱,是这世上最无耻的恶。

“只有无知者才向往乌托邦”,这话好像在骂我,但辩证一点看,任何时期不同的意识形态都在斗争。无所谓对错,只不过有些时候某些声音大一些,没关系,大家可以互骂SB。

李安对他倒霉的六年记忆非常深刻,在《十年一觉电影梦》里写过:“好像除了拍电影我什么都做不好。唯一可以做的事情就是死皮赖脸待在这个行业里,等属于我的机会”。他对行业热爱才待着的,我又是因为什么呢?最近我会常常问自己这个问题。目前没有答案。但唯一知道的是,不能停下来。

新加坡,泰国,马来西亚,迪拜,美国。这是我给自己定的临时日程。因为我们的行业大概就散落在这些地方了。前些天矿友要给我寄石榴,我一看,从2019年开始就在给我寄石榴。他说:“有空来美国玩呀,美国矿业需要你深度报道一下”。我没敢问他有没有踩雷,因为刚过去的几个月不少老矿工被坑的欲哭无泪。

上个月我写了新加坡,有兴趣可去翻翻前文。力说|海上新加坡。随后我到了曼谷,闷热,且和首都机场高度相似的水泥高架,居然让我有了些许熟悉感。只是我不知道来到了全世界最拥堵的城市之一,本来以为是和北京不相上下,简单做了功课后知道这个地方等于是四倍于北京的人口挤在四分之一的面积里。

我把自己从新加坡转移到曼谷的行径称为:流窜,因为这里也仅仅是一个临时停靠点。在流窜途中,非常意外的遇到不少流民。在北京的时候结识了还未做DEX的代代,经过那个DEFI SUMMER后我们也很久没有碰面。我们网络相约,居然一年后在曼谷相遇了。

又经新加坡好友介绍,认识了在曼谷的另一些做项目的朋友,还有同样从国内润出来的交易所以及做VC的友人,就这样一带一路,形成了一个小生态的完整闭环。这个情形非常像什么呢,像一个还未成型的组织,因某种动荡不得已远离故土最后在海外老乡见老乡。就差在湄南河上租条船了。我们以airbnb的某个公寓为根据地,从北京上海杭州深圳香港以及新加坡汇集而来,雷达熊冒着大雨蹚着水去超市买面粉,大家一起包饺子。这让我恍惚回到了若干年前和同事周末聚会在家炒土豆丝的日子。只是我们的话题换成了L1,L2,DAO,NFT,WEB3。看,历史都是相似且重复的。代代说:“我觉得我们没有必要去新加坡接这么高成本的盘”,这话很清醒,新加坡之于年轻的创业团队是不合算的。尽管这个智慧的国家以多种形式一直在吸纳最顶尖的人才,但这个国家的诉求也很明确,他们并不是要培养一批高精尖的人才或者企业,他们是为之提供完善的服务和系统性保障,价格高昂。离新加坡两个小时飞机的泰国,就成了许多人的首选。这里我只说曼谷,曼谷是和泰国其他区域有截然不同气质的城市,会打破一些人对泰国的刻板印象。我常路过的天桥上,保安小哥几乎每天晚上都在自学,扫一眼他的笔记和视频课程,大概率是线上大学教育之类的。他非常认真。这里的快递小哥,外卖员,摩的师傅,和我们祖国一样有很多年轻人。午餐高峰期从写字楼各处涌出来的打工人,在路边买一份20铢的泰式盒饭。但和新加坡一样,如果要和我们比,也是真的不太卷。

曼谷:流民的天使之城

曼谷是一个现代化和国际化都非常高的城市,也非常的包容。一个包容的城市意味着大部分人都能找到自己舒适的生活姿势,尽管这里十分拥挤,摩托车肆意穿行在车流中,但基本没有机动车会拼命按喇叭。90秒的红绿灯,大家等的也很淡定。随处可见路边的大树下堆满不知道哪个宗教的图腾,有些供台上摆满红色的饮料。一开始我不明白为什么要供这种饮料,早些年在清迈大学就看到一个神像的脚下摆满了红色饮料,有朋友告诉我,因为红是血液的颜色。曼谷也会让有些人会觉得割裂,左边是一座超前设计感的摩天大楼,对面可能就是杂乱的棚户区,再走近一点就能闻到臭水沟的味道。左边是纸醉金迷的酒吧,旁边就是铁皮屋的工地。超级购物中心旁边坐着乞讨的老人、妇女,甚至是儿童。幽暗的巷子里倒着衣衫褴褛的瘾君子。此时正值泰国雨季,每到下午都下的“天地一片白”,伴随着巨雷和闪电。最近听到救护车的声音频率非常高,因为这里许多地方的电线还是裸露在外的,暴雨内涝加上基础设施落后,事故不断。我们也能感受到混乱和无序带来的轻微快感。小巷子里弥散出来的莫名草药味道,还有许多毫不遮掩的性感肉体。这一切都是坦荡荡的。但我们这群人都是带着世俗的欲望跑出来的,大家的常态还是对着电脑十几个小时,埋在远程电话和邮件里,等忙完抬头看,天色将晚。我问同样也在曼谷的刘怿斯创业心情,他发来一张睡眠图表,说:“我的睡眠时间平均每天4个多小时,这就是真实心态”。话到此时,新加坡硅谷两地常飞的投资人打电话过来问某某的窟窿到底有多大,因为他要通过这个数据判断二级市场会不会把这些资产爆仓干净才开始新一轮的上涨。这代际之间的气质真的反差太大了。这一期的同学有两个特别明显的特征:务实且无畏。Monocats的Runcheng很直接的说:“我不看好国内的市场,不确定性太多,我还是比较倾向墙外开花墙内香”。“整个经济环境我是没有信心的,crypto也不能脱离经济大盘”。“我这次出来感觉crypto的渗透超乎想象,我感觉是最后的窗口期了,下一轮牛市起不来再下一轮就不是我们的机会了”。“而且我觉得一波赚麻的机会也越来越少了,还是得长期主义”。

问他为什么选择曼谷。他说:“现实一点是比新加坡便宜,哲学一点是这里刚好在世俗和出世的临界点,曼谷就是世俗欲望,创业不能没有欲望。清迈就是修心,创业也需要静心”。

Ruby是一位投资人,Base在香港,最近也在曼谷。

她说:“(泰国)有朋友在,不用签证,听说对开发者生存比较友好,当地的孵化器也出过几个不错的项目,过来看看项目”。

“我觉得东南亚团队项目普遍估值比北美项目低很多,我们有些市场社区也能add value,生活上来讲区别不大,除了交通困难点(太难打车了)反正到哪里也就是开电脑开会”。

“整体感觉这边的人开心很多,包括在做项目的团队,接触了几个当地项目,整体感觉不着急不浮躁,也不急着讲一个大故事,先抓住一个市场需要的小点,就把他做了,我觉得应该会出不少小而美的工具型项目”。

今天下午大家还在讨论去找个办公室合租,名字都取了:角马coworking space。即便流落在外也要找个办公桌。这和美国新加坡买游艇豪宅享受生活的寡头们太不一样了,未来属于流民,湄南河上一定会有我们的船!

责任编辑:MK

转载声明:本文 由CoinON抓取收录,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CoinON资讯立场,CoinON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若以此作为投资依据,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声明: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风险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0)
上一篇 2022年9月14日 上午11:41
下一篇 2022年9月14日 上午11:46

相关推荐

曼谷:流民的天使之城

星期三 2022-09-14 11:44:12

达斯汀霍夫曼轰轰烈烈抢完新娘在公交车尾这一脸茫然的样子,像不像在海外的流民互相问:你打算在这里待多久?后的沉默。

此文献给还在犹豫的青年们。

多年前我提着一个行李箱从上海来到首都,出机场打了一辆出租车,告诉师傅我要去海淀上地。大概半小时晃晃悠悠的睡着了,醒来天色已晚,看看窗外居然开到了周边都是田地的地方。心想这不对劲,这里是北京啊怎么这么荒凉,又打开地图确认了一下。司机说没错,我开的是小路。这北京出租车师傅太自信,开了没几分钟前边就没路了,然后又重新开回到大路上,我看旁边有个类似军营哨所的地方才稍微放点心。当时天真冷,树杈子光秃秃的。

之后的这许多年,轻车熟路的打包行李,辗转各个城市和国家。被包裹在宗教感中,像传教士一样跋涉,从未感到疲惫。什么时候开始意识到不对劲,有一天我在不知道什么地方醒过来,大脑一时不知道身处何方,反应过来后就是排山倒海的失落感。何况,如今这宗教在我的意识体系里也逐渐坍塌了。

朋友说一切的无序都要向有序靠近,早晚的事情。所谓对抗都是阴谋家的工具而已,我翻译一下就是,宗教和故事都是诱饵,许多时代洪流里的尘埃就是这二者下的牺牲品。以善为诱,是这世上最无耻的恶。

“只有无知者才向往乌托邦”,这话好像在骂我,但辩证一点看,任何时期不同的意识形态都在斗争。无所谓对错,只不过有些时候某些声音大一些,没关系,大家可以互骂SB。

李安对他倒霉的六年记忆非常深刻,在《十年一觉电影梦》里写过:“好像除了拍电影我什么都做不好。唯一可以做的事情就是死皮赖脸待在这个行业里,等属于我的机会”。他对行业热爱才待着的,我又是因为什么呢?最近我会常常问自己这个问题。目前没有答案。但唯一知道的是,不能停下来。

新加坡,泰国,马来西亚,迪拜,美国。这是我给自己定的临时日程。因为我们的行业大概就散落在这些地方了。前些天矿友要给我寄石榴,我一看,从2019年开始就在给我寄石榴。他说:“有空来美国玩呀,美国矿业需要你深度报道一下”。我没敢问他有没有踩雷,因为刚过去的几个月不少老矿工被坑的欲哭无泪。

上个月我写了新加坡,有兴趣可去翻翻前文。力说|海上新加坡。随后我到了曼谷,闷热,且和首都机场高度相似的水泥高架,居然让我有了些许熟悉感。只是我不知道来到了全世界最拥堵的城市之一,本来以为是和北京不相上下,简单做了功课后知道这个地方等于是四倍于北京的人口挤在四分之一的面积里。

我把自己从新加坡转移到曼谷的行径称为:流窜,因为这里也仅仅是一个临时停靠点。在流窜途中,非常意外的遇到不少流民。在北京的时候结识了还未做DEX的代代,经过那个DEFI SUMMER后我们也很久没有碰面。我们网络相约,居然一年后在曼谷相遇了。

又经新加坡好友介绍,认识了在曼谷的另一些做项目的朋友,还有同样从国内润出来的交易所以及做VC的友人,就这样一带一路,形成了一个小生态的完整闭环。这个情形非常像什么呢,像一个还未成型的组织,因某种动荡不得已远离故土最后在海外老乡见老乡。就差在湄南河上租条船了。我们以airbnb的某个公寓为根据地,从北京上海杭州深圳香港以及新加坡汇集而来,雷达熊冒着大雨蹚着水去超市买面粉,大家一起包饺子。这让我恍惚回到了若干年前和同事周末聚会在家炒土豆丝的日子。只是我们的话题换成了L1,L2,DAO,NFT,WEB3。看,历史都是相似且重复的。代代说:“我觉得我们没有必要去新加坡接这么高成本的盘”,这话很清醒,新加坡之于年轻的创业团队是不合算的。尽管这个智慧的国家以多种形式一直在吸纳最顶尖的人才,但这个国家的诉求也很明确,他们并不是要培养一批高精尖的人才或者企业,他们是为之提供完善的服务和系统性保障,价格高昂。离新加坡两个小时飞机的泰国,就成了许多人的首选。这里我只说曼谷,曼谷是和泰国其他区域有截然不同气质的城市,会打破一些人对泰国的刻板印象。我常路过的天桥上,保安小哥几乎每天晚上都在自学,扫一眼他的笔记和视频课程,大概率是线上大学教育之类的。他非常认真。这里的快递小哥,外卖员,摩的师傅,和我们祖国一样有很多年轻人。午餐高峰期从写字楼各处涌出来的打工人,在路边买一份20铢的泰式盒饭。但和新加坡一样,如果要和我们比,也是真的不太卷。

曼谷:流民的天使之城

曼谷是一个现代化和国际化都非常高的城市,也非常的包容。一个包容的城市意味着大部分人都能找到自己舒适的生活姿势,尽管这里十分拥挤,摩托车肆意穿行在车流中,但基本没有机动车会拼命按喇叭。90秒的红绿灯,大家等的也很淡定。随处可见路边的大树下堆满不知道哪个宗教的图腾,有些供台上摆满红色的饮料。一开始我不明白为什么要供这种饮料,早些年在清迈大学就看到一个神像的脚下摆满了红色饮料,有朋友告诉我,因为红是血液的颜色。曼谷也会让有些人会觉得割裂,左边是一座超前设计感的摩天大楼,对面可能就是杂乱的棚户区,再走近一点就能闻到臭水沟的味道。左边是纸醉金迷的酒吧,旁边就是铁皮屋的工地。超级购物中心旁边坐着乞讨的老人、妇女,甚至是儿童。幽暗的巷子里倒着衣衫褴褛的瘾君子。此时正值泰国雨季,每到下午都下的“天地一片白”,伴随着巨雷和闪电。最近听到救护车的声音频率非常高,因为这里许多地方的电线还是裸露在外的,暴雨内涝加上基础设施落后,事故不断。我们也能感受到混乱和无序带来的轻微快感。小巷子里弥散出来的莫名草药味道,还有许多毫不遮掩的性感肉体。这一切都是坦荡荡的。但我们这群人都是带着世俗的欲望跑出来的,大家的常态还是对着电脑十几个小时,埋在远程电话和邮件里,等忙完抬头看,天色将晚。我问同样也在曼谷的刘怿斯创业心情,他发来一张睡眠图表,说:“我的睡眠时间平均每天4个多小时,这就是真实心态”。话到此时,新加坡硅谷两地常飞的投资人打电话过来问某某的窟窿到底有多大,因为他要通过这个数据判断二级市场会不会把这些资产爆仓干净才开始新一轮的上涨。这代际之间的气质真的反差太大了。这一期的同学有两个特别明显的特征:务实且无畏。Monocats的Runcheng很直接的说:“我不看好国内的市场,不确定性太多,我还是比较倾向墙外开花墙内香”。“整个经济环境我是没有信心的,crypto也不能脱离经济大盘”。“我这次出来感觉crypto的渗透超乎想象,我感觉是最后的窗口期了,下一轮牛市起不来再下一轮就不是我们的机会了”。“而且我觉得一波赚麻的机会也越来越少了,还是得长期主义”。

问他为什么选择曼谷。他说:“现实一点是比新加坡便宜,哲学一点是这里刚好在世俗和出世的临界点,曼谷就是世俗欲望,创业不能没有欲望。清迈就是修心,创业也需要静心”。

Ruby是一位投资人,Base在香港,最近也在曼谷。

她说:“(泰国)有朋友在,不用签证,听说对开发者生存比较友好,当地的孵化器也出过几个不错的项目,过来看看项目”。

“我觉得东南亚团队项目普遍估值比北美项目低很多,我们有些市场社区也能add value,生活上来讲区别不大,除了交通困难点(太难打车了)反正到哪里也就是开电脑开会”。

“整体感觉这边的人开心很多,包括在做项目的团队,接触了几个当地项目,整体感觉不着急不浮躁,也不急着讲一个大故事,先抓住一个市场需要的小点,就把他做了,我觉得应该会出不少小而美的工具型项目”。

今天下午大家还在讨论去找个办公室合租,名字都取了:角马coworking space。即便流落在外也要找个办公桌。这和美国新加坡买游艇豪宅享受生活的寡头们太不一样了,未来属于流民,湄南河上一定会有我们的船!

责任编辑:M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