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公司警示录:BlockFi是如何从科技独角兽走向衰落的?

原文作者:David Canellis原文来源:Blockworks编译:Mary Liu,比推

“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

就在 12 个月前,BlockFi 正在如火如荼的开展业务。

在加密牛市和 2021 年一大波高得咋舌的公司估值中,这家加密货币借贷平台成为业内发展最快的初创公司之一,从 Bain Capital、Tiger Capital 和 Peter Thiel 的 Valar Ventures 等蓝筹风投手中筹集了数亿美元。

创业公司警示录:BlockFi是如何从科技独角兽走向衰落的?

一切看起来很顺利,没有什么能阻挡 BlockFi 首席执行官 Zac Prince 的野心,但也没有人预料到后来的事情:2.4 亿美元的“白菜”收购价,FTX 的 Sam Bankman-Fried (SBF)在最后一刻出手“救济”。

消息人士告诉 Blockworks,问题的本质和原因不仅对 BlockFi,而且对所有在市场周期起伏中运营的加密公司都有重要的教训。

在Prince的案例中,隐患至少可以追溯到去年,当时一系列关键的(甚至是有问题的)管理决策让这家借贷平台滑入崩溃漩涡。

第一枚多米诺骨牌是什么?— BlockFi 高管们渴望从华尔街一些最大的参与者那里融得风险投资,即使加密市场已陷入困境。

在与 FTX 达成交易之前的几天里,报道称 Bankman-Fried 能够以低至 1500 万美元的价格收购 BlockFi,Prince 安排了一系列高管会议,以寻求更好的选项。根据 Prince 的 Google 日程表,这包括 ConsenSys、币安、Fortress、摩根大通、Galaxy Digital  以及区块链巨头 Barry Silbert 等等。

Blockworks 就该事件与熟悉此事的三位消息人士进行了交谈,其中包括 BlockFi 现任和前任员工。Blockworks 获得了一些内部公司文件,消息人士被允许匿名讨论敏感的商业交易。

事实证明,一两个看起来不起眼的错误可能是这家高估值初创公司近乎致命的缺陷。

命运的转折点

一次有问题的筹资努力(之前没有报道其结果):原定于 2021 年 6 月进行的 E 轮融资,Prince 设定了雄心勃勃的目标—即以 45 亿美元的估值筹集 5 亿美元。

Prince 向知名加密投资方和传统资产管理公司推销 BlockFi。其中一些选项包括:知名对冲基金经理 Dan Loeb 的 Third Point Management,在各种严格条款下 BlockFi 将以 90 亿美元的估值直接上市或被直接收购。另一些目标公司:总部位于伦敦的风险投资公司 Hedosophia,以及其他知名风险投资家。

消息人士称,在没有 Third Point 参与的情况下,融资最终以不到 Prince 目标的一半结束,即 2.25 亿美元——尽管估值相同。

消息人士指出,融资缩水的原因包括数周前 BlockFi 错误发送比特币促销奖励这一乌龙事件,以及未来监管冲突的可能性:一个月后,新泽西州、德克萨斯州、阿拉巴马州和佛蒙特州的州监管机构下令这家初创公司停止提供加密计息产品。

在这波失误的促销奖励中,BlockFi 错把比特币作为稳定币发放,一些用户收到了多达 700 BTC (价值2800 万美元),而不是预期的 700 美元。另一位 Reddit 用户表示,他们收到了一封来自 BlockFi 的电子邮件,要求他们退回资金并威胁要采取法律行动。

据两位消息人士称,至少一名员工因该事件被解雇。

尽管如此,在这家初创公司于 2021 年 3 月获得 3.5 亿美元的 D 轮融资后大约三个月, E 轮融资以大幅缩水结束,但其估值从独角兽地位跃升至 30 亿美元(BlockFi 的 C 系列于 2020 年 8 月结束,对该公司的估值为 4.5 亿美元)。

消息人士将 BlockFi 的衰败描述为一个关于科技初创公司的警示录,这些初创公司经历了指数级增长——但没有强健的资产负债表为熊市做准备。

对BlockFi的来说,熊市的威胁迅速被监管冲突所取代。去年 11 月——在比特币达到 69,000 美元的历史高位一周后——外媒详细描述了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对 BlockFi 计息加密账户的不满,联邦监管机构将其视为证券,与州级监管机构相呼应。

美SEC的调查严重打击了公司士气,这是在失误的促销奖励事件发生后六个月。

2022 年 2 月,双方达成和解,BlockFi 同意向联邦和州监管机构支付 1 亿美元的罚款,该公司还同意停止向美国散户投资者提供其收益产品(但机构客户照常)。

创业公司警示录:BlockFi是如何从科技独角兽走向衰落的?

BlockFi 曾打算将其计息账户注册为证券,这将允许将该产品再次推广到美国散户。

然而,Blockworks 获悉,这一计划在最近 8 月下旬再次被推迟,等待审计中。

在内部,BlockFi 员工表示,公司领导层开始将 SEC 的考验视为一个加分项。

一位消息人士说:“故事是,‘这实际上很棒,现在我们可以成为首批在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注册的加密公司之一——我们正在为此铺路’。”

尽管SEC的潜在支持具有吸引力,但曾经在美国吸引了约 70% 客户存款的 BlockFi,正眼睁睁的看着客户流失。

更大的危机?

消息人士将客户流失归结为融资失败的主要原因。

BlockFi 在 2 月至 3 月期间关闭了美国交易者的账户,新的注册人数大约减少了一半,随之而来的是更大的用户外流。BlockFi 的用户存款在去年达到顶峰时超过 100 亿美元——他们曾短暂徘徊在 80 亿美元,然后迅速缩水至 20 亿至 30 亿美元之间。

加密熊市进一步拖累了该公司,加密总市值一度缩水近 60%。

F 轮融资到 SBF

很明显,Bankman-Fried 的现金注入——直接购买 BlockFi的选择权——对于 Prince 来说是经过坎坷的18 个月后一个不好不坏的结果。

公司内部人员详细提到了许多问题,例如晦涩的编程语言 Elixir 驱动的冗长技术堆栈,粗暴的“数字驱动”的激励方式,拉存款任务等等。

一位消息人士说:“我们正在构建一个糟糕的技术堆栈,这使我们的开发速度慢的发指——推出产品和更新的速度比我们的竞争对手慢,公司不得不雇佣更多的开发人员来弥补进度。”

消息人士称,BlockFi 去年解雇了其首席技术官,后者于 2018 年加入。该公司还要求其首席增长官离职。

其他一些关键员工最近也主动离开了,包括其他增长和发展主管以及战略和财务副总裁 Mitch Port。

Port 在贝恩公司担任专家助理合伙人职位并拒绝发表评论,只表示 BlockFi 是“一家令人难以置信的公司,可以与我共事过的一些最有才华的人工作。”

其他高管也决定退出,包括David Olsson、Shane O’Callaghan and Samia Bayou。BlockFi 机构业务方面的关键人物仍然存在,包括美国银行资深人士 Giles Colwell 和 Brian Oliver。Oliver 于 5 月加入,他曾在私募股权公司 Red Devil Investors 工作了十年。

最多的时候,BlockFi 有大约 1,000 名员工,它的增长轨迹在某些方面使公司的核心业务远离了加密原生属性。

例如,该公司最近的首席营销和增长官没有专业的加密经验,就像许多新员工一样——这种转变在内部被认为是一件好事:非加密领域者应该会吸引其他同类。

BlockFi 寻求流动性——非常紧迫

在摩根大通的支持下,Prince 和其他高管在 2021 年底寻求 F 系列融资时受到鼓舞,他们认为这是一张秘密王牌:BlockFi 的计息账户很快将成为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在 SEC 注册的产品,从理论上讲,这将吸引大量散户投资者。

消息人士称,BlockFi 最初寻求以 60 亿至 70 亿美元的估值筹集至多 5 亿美元(比上一轮融资高出约 60%),但鉴于该公司被禁止为新的美国客户提供服务,事实证明这是一个艰难的融资过程。

与此同时,员工被告知该公司将很快上市。随着谈判一拖再拖,目标值已不再可能,最终定下以 10 亿美元的估值筹集 8500 万美元的目标。

筹集这些资金的一个条件是裁减 20% 的员工以增加利润,执行该计划的还包括 Coinbase 和 Gemini 等行业公司。

消息人士称,BlockFi 向员工保证它有偿付能力,声称它本可以在 5 月和 6 月的市场崩盘期间处理两倍的提款。根据公司文件,客户在 6 月至 7 月期间提取了大约 30,000 枚比特币(现在价值 5.68 亿美元)、230,000 枚以太坊(现在价值 2.92 亿美元)和 15 亿美元的稳定币。

创业公司警示录:BlockFi是如何从科技独角兽走向衰落的?

虽然尚不清楚 BlockFi 到底有多接近濒临崩溃的边缘,但该公司在广泛的加密熊市期间从未暂停提款或其他功能。消息人士称该公司是一个优秀的、有道德的参与者,只是陷入了困境,不然 SBF 也不会出手挽救。

竞争对手 Celsius 和 Voyager 都在级联清算、追加保证金通知和价格暴跌的重压下举步维艰,资金从恐慌的市场中大规模撤出导致两家公司破产,数以万计的用户亏损严重。

BlockFi 采取了相反的策略。该公司本可以——假设,在真正的紧要关头——将其机构客户的抵押品出售以供用户提款,尽管如此极端的措施肯定会令其机构客户感到不安。

无论如何,无法控制的提款、迫在眉睫的威胁只会让筹集现金变得更加紧迫。

BlockFi“大甩卖”

6 月 10 日星期五——在 BlockFi 解雇 20% 员工的三天前—— Prince 的电话在上午 9:00 响起,伴随着一个重要通知:“联系主要投资者”,并在两小时后召开董事会会议。

随后将举行为期一周的会议,从周日上午 10:30 开始,与现已破产的三箭资本( Three Arrows Capital )联合创始人  Kyle Davies和Su Zhu,以及 BlockFi 机构总经理 Brian Oliver 等其他高管进行了 30 分钟的通话。

四天后,BlockFi 表示已经清算了三箭资本的所有头寸。

除了私人时段,唯一缺席的预定会议是为期一周的名为“蝙蝠侠计划”的系列会议,涉及 Prince、Amit Cheela(BlockFi 高级财务副总裁)、Matthew Chan(BlockFi 企业发展策略师)和摩根大通专注于金融科技公司的投资银行家。

以下为内部会议日程:

6月15日

  • 8:30:Mark Yusko(Morgan Creek 首席执行官)
  • 9:30:Tony Lauro(BlockFi首席财务官); Flori Marquez(BlockFi联合创始人);Jonathan Mayers(BlockFi总法律顾问)
  • 18:15:Robby Gutmann(NYDIG首席执行官;Stone  Ridge数字资产策略负责人);Ross Stevens(Stone Ridge首席执行官);Marquez(BlockFi联合创始人)

6月16日

  • 9:00:Marquez(BlockFi联合创始人);Lauro(BlockFi首席财务官);James Fitzgerald(Valar Ventures创始合伙人);Andrew McCormack(Valar Ventures创始合伙人)
  • 10:30:Yusko(Morgan Creek首席执行官)

6月17日

  • 14:45:Richard Chang(FTX Ventures  资本市场主管 )
  • 16:00:Barry Silbert(数字货币集团 CEO)

6月18日

  • 12:00 PM:Gutmann(NYDIG CEO;Stone Ridge数字资产策略负责人);Stevens(Stone Ridge CEO);Fitzgerald(Valar Ventures 创始合伙人);McCormack(Valar Ventures 创始合伙人);David Heller(投资人,前高盛高管)
  • 15:30:Chris Ferraro(Galaxy Digital CIO)
  • 18:00:BlockFi 法律团队
  • 20:00 :Thomas Farley(Bullish 即将上任的首席执行官)

6月19日

  • 8:30:Bankman-Fried(FTX CEO); Caroline Ellison(Alameda Research  CEO);Ramnik Arora(FTX 产品负责人)
  • 9:00:Brian McGrath(Ribbit Capital 普通合伙人)
  • 13:00:Peter Briger(Fortress 负责人)、Mayers(BlockFi 总法律顾问)
  • 14:00:Cheela(BlockFi 财务高级副总裁);Ellison(Alameda Research CEO);Arora(FTX 产品负责人);Bankman-Fried(FTX 首席执行官);Mayers(BlockFi 总法律顾问)
  • 17:00:Cheela、Phil Rich(币安、并购);Kaiser Ng(币安 财务高级副总裁);Ken Li(币安,并购);Michael Chan(币安 并购负责人)
  • 18:00:BlockFi 董事会与三位 Haynes Boone 律师(BlockFi 外部律师事务所)
  • 20:00:Cheela、David Merin(ConsenSys 企业发展负责人)、Matthew Gilmour(ConsenSys 企业发展助理)

6月20日

  • 8:30:Gavin Michael(Bakkt 首席执行官)
  • 9:00:Howard Chen(摩根大通 市场基础设施联席主管);Dan Pombo(摩根大通重组负责人);Jeremy Sipzner(摩根大通 执行董事),Xavier Loriferne(摩根大通并购董事总经理);Keith Canton(摩根大通私人资本市场主管)
  • 9:30:Peter Smith(Blockchain.com 首席执行官)
  • 16:00:Tom Jessup(富达数字资产总裁)
  • 17:00:Marshall Beard(Gemini 首席战略官)
  • 18:00:FTX 高管

6月21日

  • 9:30:Marquez(BlockFi 联合创始人);Lauro(BlockFi 首席财务官);Frederik Mijnhardt (SecFi CEO)
  • 11:00:BlockFi 全体会议宣布 FTX 救助计划
  • 11:30:彭博记者

虽然尚不清楚每次电话会议是否最终都进行了,但所有与会者都在场,Prince 在与 Bankman-Fried 的多次电话之间分别安排了与币安、Ribbit Capital、ConsenSys、Fidelity、Bakkt 和 Gemini 高管的会面。

一个月后,BlockFi 提供了 80% 到 90% 剩余员工(约 700 人) 10 周工资的自愿遣散费。根据消息来源,大约有 200 个被接受,该公司现在有 400 至 500 名员工。

剩下的一些员工获得了一项单独的、更复杂的合同:加薪 10%,如果满足新的、更严格的指标,则有可能在 6 个月内获得高达 20% 的涨薪。

这些指标包括到 1 月底将计息账户中私人客户存款的价值提高 40% 至 30 亿美元,以及到年底将现金消耗减少到 60 亿美元以下。

事实上,BlockFi 与其许多陷入增长困境的初创同行一样,几乎没有净正现金流。

一份内部文件显示,该公司的运营现金流在 6 月份亏损了 1380 万美元,是今年最糟糕的一个月,7 月份和 8 月份分别为负 1200 万美元和负 910 万美元——2022 年平均每月负 700 万美元。

文件还显示,BlockFi 今年仅一个月的运营现金消耗为正:5 月,正收益为 170 万美元,这是一个特别乐观、充满希望的表现。

2022年初到 8 月份,BlockFi 的现金消耗为 5590 万美元。

企业诚信的代价是什么?

BlockFi 的下一步是什么远未确定。一些著名的加密玩家虽然拒绝公开发表意见,但赞扬了该公司的努力和诚信——尤其是指出他们愿意一头扎进替代收入来源,而不是在没有用的东西上加倍下注。

一位消息人士说:“我想成为 BlockFi 吗?不,[高管们]赚了很多钱。他们本可以兑现并关闭。他们本可以剥削他们的投资者,他们现在选择做的事情要困难得多。”

雪上加霜的是:稳定币 Terra 的脱钩引发内爆,以及竞争对手加密借贷平台 Celsius 和 Voyager 的崩溃,到 7 月和 8 月,BlockFi 的月收入减少到 1500 万美元,比年初下降了 70%。

该公司 1 月份在其贷款(3300 万美元)、交易(1100 万美元)和信用卡(400 万美元)收入流之间赚取了 4800 万美元。

在 7 月和 8 月,BlockFi 在其三个主要产品中吸引了 1500 万美元的月收入,其中贷款占比接近 80%。总体而言,这还不到该公司 6 月份 3250 万美元收入的一半。

BlockFi 的信用卡业务已被证明比其交易更具弹性,最近每月产生约 230 万美元的收入,低于 1 月份的 400 万美元。8 月份的交易额仅为 100 万美元,低于 5 月和 6 月的 680 万美元和 720 万美元。

根据内部文件和消息人士,该公司现在希望搭建全球法定货币出入金通道、Stripe 支付支持、以及向其机构客户提供加密衍生品来重振业务,Stripe 发言人拒绝置评。

尽管这样的整合并不完全意味着与支付巨头建立明确的合作伙伴关系,但 BlockFi 将成为 FTX 和 Coinbase 等公司的客户。

创业公司警示录:BlockFi是如何从科技独角兽走向衰落的?

纳入 FTX 托管服务并为机构推出衍生产品,以及争取客户存款的活动也已经开始,BlockFi 仍将借贷和交易收入作为增长的主要途径。

BlockFi 的美国许可证似乎是 Bankman-Fried 及其强大的机构业务的主要奖励,尽管需要很长时间才能获得。

一位消息人士称,大多数公司员工仍在等待了解他们的股权会发生什么变化。它可能会转变为 FTX 股票,但在不同和未知的基本面下。

为了留住员工,BlockFi 最近将其留任激励的权重从 40% 提高到 80%,从而降低了客户存款和现金消耗率的重要性。

这不是一个成功学“爽文”,BlockFi 飞速上升的高潮,见证了联合创始人 Prince 和 Marquez 短暂超越了数字资产,超越了金融科技,进入了更广泛的科技领域,他们被主流电视节目和播客争相报道。

人们可以从 BlockFi 传奇中汲取许多教训,无论是“居安思危”,“客户存款是加密借贷平台一个危险的增长指标”,或者是“永远不要将加密货币借给 Su Zhu 或者 Kyle Davies”。

但也许,简单来说就一句话 —-“永远不要错把比特币当稳定币送出”。

转载声明:本文 由CoinON抓取收录,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CoinON资讯立场,CoinON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若以此作为投资依据,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声明: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风险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1)
上一篇 2022年9月25日 下午1:19
下一篇 2022年9月25日 下午1:23

相关推荐

创业公司警示录:BlockFi是如何从科技独角兽走向衰落的?

星期日 2022-09-25 13:21:18

“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

就在 12 个月前,BlockFi 正在如火如荼的开展业务。

在加密牛市和 2021 年一大波高得咋舌的公司估值中,这家加密货币借贷平台成为业内发展最快的初创公司之一,从 Bain Capital、Tiger Capital 和 Peter Thiel 的 Valar Ventures 等蓝筹风投手中筹集了数亿美元。

创业公司警示录:BlockFi是如何从科技独角兽走向衰落的?

一切看起来很顺利,没有什么能阻挡 BlockFi 首席执行官 Zac Prince 的野心,但也没有人预料到后来的事情:2.4 亿美元的“白菜”收购价,FTX 的 Sam Bankman-Fried (SBF)在最后一刻出手“救济”。

消息人士告诉 Blockworks,问题的本质和原因不仅对 BlockFi,而且对所有在市场周期起伏中运营的加密公司都有重要的教训。

在Prince的案例中,隐患至少可以追溯到去年,当时一系列关键的(甚至是有问题的)管理决策让这家借贷平台滑入崩溃漩涡。

第一枚多米诺骨牌是什么?— BlockFi 高管们渴望从华尔街一些最大的参与者那里融得风险投资,即使加密市场已陷入困境。

在与 FTX 达成交易之前的几天里,报道称 Bankman-Fried 能够以低至 1500 万美元的价格收购 BlockFi,Prince 安排了一系列高管会议,以寻求更好的选项。根据 Prince 的 Google 日程表,这包括 ConsenSys、币安、Fortress、摩根大通、Galaxy Digital  以及区块链巨头 Barry Silbert 等等。

Blockworks 就该事件与熟悉此事的三位消息人士进行了交谈,其中包括 BlockFi 现任和前任员工。Blockworks 获得了一些内部公司文件,消息人士被允许匿名讨论敏感的商业交易。

事实证明,一两个看起来不起眼的错误可能是这家高估值初创公司近乎致命的缺陷。

命运的转折点

一次有问题的筹资努力(之前没有报道其结果):原定于 2021 年 6 月进行的 E 轮融资,Prince 设定了雄心勃勃的目标—即以 45 亿美元的估值筹集 5 亿美元。

Prince 向知名加密投资方和传统资产管理公司推销 BlockFi。其中一些选项包括:知名对冲基金经理 Dan Loeb 的 Third Point Management,在各种严格条款下 BlockFi 将以 90 亿美元的估值直接上市或被直接收购。另一些目标公司:总部位于伦敦的风险投资公司 Hedosophia,以及其他知名风险投资家。

消息人士称,在没有 Third Point 参与的情况下,融资最终以不到 Prince 目标的一半结束,即 2.25 亿美元——尽管估值相同。

消息人士指出,融资缩水的原因包括数周前 BlockFi 错误发送比特币促销奖励这一乌龙事件,以及未来监管冲突的可能性:一个月后,新泽西州、德克萨斯州、阿拉巴马州和佛蒙特州的州监管机构下令这家初创公司停止提供加密计息产品。

在这波失误的促销奖励中,BlockFi 错把比特币作为稳定币发放,一些用户收到了多达 700 BTC (价值2800 万美元),而不是预期的 700 美元。另一位 Reddit 用户表示,他们收到了一封来自 BlockFi 的电子邮件,要求他们退回资金并威胁要采取法律行动。

据两位消息人士称,至少一名员工因该事件被解雇。

尽管如此,在这家初创公司于 2021 年 3 月获得 3.5 亿美元的 D 轮融资后大约三个月, E 轮融资以大幅缩水结束,但其估值从独角兽地位跃升至 30 亿美元(BlockFi 的 C 系列于 2020 年 8 月结束,对该公司的估值为 4.5 亿美元)。

消息人士将 BlockFi 的衰败描述为一个关于科技初创公司的警示录,这些初创公司经历了指数级增长——但没有强健的资产负债表为熊市做准备。

对BlockFi的来说,熊市的威胁迅速被监管冲突所取代。去年 11 月——在比特币达到 69,000 美元的历史高位一周后——外媒详细描述了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对 BlockFi 计息加密账户的不满,联邦监管机构将其视为证券,与州级监管机构相呼应。

美SEC的调查严重打击了公司士气,这是在失误的促销奖励事件发生后六个月。

2022 年 2 月,双方达成和解,BlockFi 同意向联邦和州监管机构支付 1 亿美元的罚款,该公司还同意停止向美国散户投资者提供其收益产品(但机构客户照常)。

创业公司警示录:BlockFi是如何从科技独角兽走向衰落的?

BlockFi 曾打算将其计息账户注册为证券,这将允许将该产品再次推广到美国散户。

然而,Blockworks 获悉,这一计划在最近 8 月下旬再次被推迟,等待审计中。

在内部,BlockFi 员工表示,公司领导层开始将 SEC 的考验视为一个加分项。

一位消息人士说:“故事是,‘这实际上很棒,现在我们可以成为首批在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注册的加密公司之一——我们正在为此铺路’。”

尽管SEC的潜在支持具有吸引力,但曾经在美国吸引了约 70% 客户存款的 BlockFi,正眼睁睁的看着客户流失。

更大的危机?

消息人士将客户流失归结为融资失败的主要原因。

BlockFi 在 2 月至 3 月期间关闭了美国交易者的账户,新的注册人数大约减少了一半,随之而来的是更大的用户外流。BlockFi 的用户存款在去年达到顶峰时超过 100 亿美元——他们曾短暂徘徊在 80 亿美元,然后迅速缩水至 20 亿至 30 亿美元之间。

加密熊市进一步拖累了该公司,加密总市值一度缩水近 60%。

F 轮融资到 SBF

很明显,Bankman-Fried 的现金注入——直接购买 BlockFi的选择权——对于 Prince 来说是经过坎坷的18 个月后一个不好不坏的结果。

公司内部人员详细提到了许多问题,例如晦涩的编程语言 Elixir 驱动的冗长技术堆栈,粗暴的“数字驱动”的激励方式,拉存款任务等等。

一位消息人士说:“我们正在构建一个糟糕的技术堆栈,这使我们的开发速度慢的发指——推出产品和更新的速度比我们的竞争对手慢,公司不得不雇佣更多的开发人员来弥补进度。”

消息人士称,BlockFi 去年解雇了其首席技术官,后者于 2018 年加入。该公司还要求其首席增长官离职。

其他一些关键员工最近也主动离开了,包括其他增长和发展主管以及战略和财务副总裁 Mitch Port。

Port 在贝恩公司担任专家助理合伙人职位并拒绝发表评论,只表示 BlockFi 是“一家令人难以置信的公司,可以与我共事过的一些最有才华的人工作。”

其他高管也决定退出,包括David Olsson、Shane O’Callaghan and Samia Bayou。BlockFi 机构业务方面的关键人物仍然存在,包括美国银行资深人士 Giles Colwell 和 Brian Oliver。Oliver 于 5 月加入,他曾在私募股权公司 Red Devil Investors 工作了十年。

最多的时候,BlockFi 有大约 1,000 名员工,它的增长轨迹在某些方面使公司的核心业务远离了加密原生属性。

例如,该公司最近的首席营销和增长官没有专业的加密经验,就像许多新员工一样——这种转变在内部被认为是一件好事:非加密领域者应该会吸引其他同类。

BlockFi 寻求流动性——非常紧迫

在摩根大通的支持下,Prince 和其他高管在 2021 年底寻求 F 系列融资时受到鼓舞,他们认为这是一张秘密王牌:BlockFi 的计息账户很快将成为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在 SEC 注册的产品,从理论上讲,这将吸引大量散户投资者。

消息人士称,BlockFi 最初寻求以 60 亿至 70 亿美元的估值筹集至多 5 亿美元(比上一轮融资高出约 60%),但鉴于该公司被禁止为新的美国客户提供服务,事实证明这是一个艰难的融资过程。

与此同时,员工被告知该公司将很快上市。随着谈判一拖再拖,目标值已不再可能,最终定下以 10 亿美元的估值筹集 8500 万美元的目标。

筹集这些资金的一个条件是裁减 20% 的员工以增加利润,执行该计划的还包括 Coinbase 和 Gemini 等行业公司。

消息人士称,BlockFi 向员工保证它有偿付能力,声称它本可以在 5 月和 6 月的市场崩盘期间处理两倍的提款。根据公司文件,客户在 6 月至 7 月期间提取了大约 30,000 枚比特币(现在价值 5.68 亿美元)、230,000 枚以太坊(现在价值 2.92 亿美元)和 15 亿美元的稳定币。

创业公司警示录:BlockFi是如何从科技独角兽走向衰落的?

虽然尚不清楚 BlockFi 到底有多接近濒临崩溃的边缘,但该公司在广泛的加密熊市期间从未暂停提款或其他功能。消息人士称该公司是一个优秀的、有道德的参与者,只是陷入了困境,不然 SBF 也不会出手挽救。

竞争对手 Celsius 和 Voyager 都在级联清算、追加保证金通知和价格暴跌的重压下举步维艰,资金从恐慌的市场中大规模撤出导致两家公司破产,数以万计的用户亏损严重。

BlockFi 采取了相反的策略。该公司本可以——假设,在真正的紧要关头——将其机构客户的抵押品出售以供用户提款,尽管如此极端的措施肯定会令其机构客户感到不安。

无论如何,无法控制的提款、迫在眉睫的威胁只会让筹集现金变得更加紧迫。

BlockFi“大甩卖”

6 月 10 日星期五——在 BlockFi 解雇 20% 员工的三天前—— Prince 的电话在上午 9:00 响起,伴随着一个重要通知:“联系主要投资者”,并在两小时后召开董事会会议。

随后将举行为期一周的会议,从周日上午 10:30 开始,与现已破产的三箭资本( Three Arrows Capital )联合创始人  Kyle Davies和Su Zhu,以及 BlockFi 机构总经理 Brian Oliver 等其他高管进行了 30 分钟的通话。

四天后,BlockFi 表示已经清算了三箭资本的所有头寸。

除了私人时段,唯一缺席的预定会议是为期一周的名为“蝙蝠侠计划”的系列会议,涉及 Prince、Amit Cheela(BlockFi 高级财务副总裁)、Matthew Chan(BlockFi 企业发展策略师)和摩根大通专注于金融科技公司的投资银行家。

以下为内部会议日程:

6月15日

  • 8:30:Mark Yusko(Morgan Creek 首席执行官)
  • 9:30:Tony Lauro(BlockFi首席财务官); Flori Marquez(BlockFi联合创始人);Jonathan Mayers(BlockFi总法律顾问)
  • 18:15:Robby Gutmann(NYDIG首席执行官;Stone  Ridge数字资产策略负责人);Ross Stevens(Stone Ridge首席执行官);Marquez(BlockFi联合创始人)

6月16日

  • 9:00:Marquez(BlockFi联合创始人);Lauro(BlockFi首席财务官);James Fitzgerald(Valar Ventures创始合伙人);Andrew McCormack(Valar Ventures创始合伙人)
  • 10:30:Yusko(Morgan Creek首席执行官)

6月17日

  • 14:45:Richard Chang(FTX Ventures  资本市场主管 )
  • 16:00:Barry Silbert(数字货币集团 CEO)

6月18日

  • 12:00 PM:Gutmann(NYDIG CEO;Stone Ridge数字资产策略负责人);Stevens(Stone Ridge CEO);Fitzgerald(Valar Ventures 创始合伙人);McCormack(Valar Ventures 创始合伙人);David Heller(投资人,前高盛高管)
  • 15:30:Chris Ferraro(Galaxy Digital CIO)
  • 18:00:BlockFi 法律团队
  • 20:00 :Thomas Farley(Bullish 即将上任的首席执行官)

6月19日

  • 8:30:Bankman-Fried(FTX CEO); Caroline Ellison(Alameda Research  CEO);Ramnik Arora(FTX 产品负责人)
  • 9:00:Brian McGrath(Ribbit Capital 普通合伙人)
  • 13:00:Peter Briger(Fortress 负责人)、Mayers(BlockFi 总法律顾问)
  • 14:00:Cheela(BlockFi 财务高级副总裁);Ellison(Alameda Research CEO);Arora(FTX 产品负责人);Bankman-Fried(FTX 首席执行官);Mayers(BlockFi 总法律顾问)
  • 17:00:Cheela、Phil Rich(币安、并购);Kaiser Ng(币安 财务高级副总裁);Ken Li(币安,并购);Michael Chan(币安 并购负责人)
  • 18:00:BlockFi 董事会与三位 Haynes Boone 律师(BlockFi 外部律师事务所)
  • 20:00:Cheela、David Merin(ConsenSys 企业发展负责人)、Matthew Gilmour(ConsenSys 企业发展助理)

6月20日

  • 8:30:Gavin Michael(Bakkt 首席执行官)
  • 9:00:Howard Chen(摩根大通 市场基础设施联席主管);Dan Pombo(摩根大通重组负责人);Jeremy Sipzner(摩根大通 执行董事),Xavier Loriferne(摩根大通并购董事总经理);Keith Canton(摩根大通私人资本市场主管)
  • 9:30:Peter Smith(Blockchain.com 首席执行官)
  • 16:00:Tom Jessup(富达数字资产总裁)
  • 17:00:Marshall Beard(Gemini 首席战略官)
  • 18:00:FTX 高管

6月21日

  • 9:30:Marquez(BlockFi 联合创始人);Lauro(BlockFi 首席财务官);Frederik Mijnhardt (SecFi CEO)
  • 11:00:BlockFi 全体会议宣布 FTX 救助计划
  • 11:30:彭博记者

虽然尚不清楚每次电话会议是否最终都进行了,但所有与会者都在场,Prince 在与 Bankman-Fried 的多次电话之间分别安排了与币安、Ribbit Capital、ConsenSys、Fidelity、Bakkt 和 Gemini 高管的会面。

一个月后,BlockFi 提供了 80% 到 90% 剩余员工(约 700 人) 10 周工资的自愿遣散费。根据消息来源,大约有 200 个被接受,该公司现在有 400 至 500 名员工。

剩下的一些员工获得了一项单独的、更复杂的合同:加薪 10%,如果满足新的、更严格的指标,则有可能在 6 个月内获得高达 20% 的涨薪。

这些指标包括到 1 月底将计息账户中私人客户存款的价值提高 40% 至 30 亿美元,以及到年底将现金消耗减少到 60 亿美元以下。

事实上,BlockFi 与其许多陷入增长困境的初创同行一样,几乎没有净正现金流。

一份内部文件显示,该公司的运营现金流在 6 月份亏损了 1380 万美元,是今年最糟糕的一个月,7 月份和 8 月份分别为负 1200 万美元和负 910 万美元——2022 年平均每月负 700 万美元。

文件还显示,BlockFi 今年仅一个月的运营现金消耗为正:5 月,正收益为 170 万美元,这是一个特别乐观、充满希望的表现。

2022年初到 8 月份,BlockFi 的现金消耗为 5590 万美元。

企业诚信的代价是什么?

BlockFi 的下一步是什么远未确定。一些著名的加密玩家虽然拒绝公开发表意见,但赞扬了该公司的努力和诚信——尤其是指出他们愿意一头扎进替代收入来源,而不是在没有用的东西上加倍下注。

一位消息人士说:“我想成为 BlockFi 吗?不,[高管们]赚了很多钱。他们本可以兑现并关闭。他们本可以剥削他们的投资者,他们现在选择做的事情要困难得多。”

雪上加霜的是:稳定币 Terra 的脱钩引发内爆,以及竞争对手加密借贷平台 Celsius 和 Voyager 的崩溃,到 7 月和 8 月,BlockFi 的月收入减少到 1500 万美元,比年初下降了 70%。

该公司 1 月份在其贷款(3300 万美元)、交易(1100 万美元)和信用卡(400 万美元)收入流之间赚取了 4800 万美元。

在 7 月和 8 月,BlockFi 在其三个主要产品中吸引了 1500 万美元的月收入,其中贷款占比接近 80%。总体而言,这还不到该公司 6 月份 3250 万美元收入的一半。

BlockFi 的信用卡业务已被证明比其交易更具弹性,最近每月产生约 230 万美元的收入,低于 1 月份的 400 万美元。8 月份的交易额仅为 100 万美元,低于 5 月和 6 月的 680 万美元和 720 万美元。

根据内部文件和消息人士,该公司现在希望搭建全球法定货币出入金通道、Stripe 支付支持、以及向其机构客户提供加密衍生品来重振业务,Stripe 发言人拒绝置评。

尽管这样的整合并不完全意味着与支付巨头建立明确的合作伙伴关系,但 BlockFi 将成为 FTX 和 Coinbase 等公司的客户。

创业公司警示录:BlockFi是如何从科技独角兽走向衰落的?

纳入 FTX 托管服务并为机构推出衍生产品,以及争取客户存款的活动也已经开始,BlockFi 仍将借贷和交易收入作为增长的主要途径。

BlockFi 的美国许可证似乎是 Bankman-Fried 及其强大的机构业务的主要奖励,尽管需要很长时间才能获得。

一位消息人士称,大多数公司员工仍在等待了解他们的股权会发生什么变化。它可能会转变为 FTX 股票,但在不同和未知的基本面下。

为了留住员工,BlockFi 最近将其留任激励的权重从 40% 提高到 80%,从而降低了客户存款和现金消耗率的重要性。

这不是一个成功学“爽文”,BlockFi 飞速上升的高潮,见证了联合创始人 Prince 和 Marquez 短暂超越了数字资产,超越了金融科技,进入了更广泛的科技领域,他们被主流电视节目和播客争相报道。

人们可以从 BlockFi 传奇中汲取许多教训,无论是“居安思危”,“客户存款是加密借贷平台一个危险的增长指标”,或者是“永远不要将加密货币借给 Su Zhu 或者 Kyle Davies”。

但也许,简单来说就一句话 —-“永远不要错把比特币当稳定币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