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赢麻了的加密天堂?

原文作者:caozsay原文来源:微信公众号

最近一周,新加坡的中高端酒店价格,大约是去年同期的3-5倍左右。大部分豪华酒店的价格是去年的5倍甚至更高。

F1赛事叠加Token2049活动,一些之前来坡从事其他领域创业的小伙伴,甚至临时离开了新加坡,在周边国家短期旅游,以规避当前本地高昂的酒店价格。F1结束后,相信酒店价格会有一定回归,但和去年同期的低迷相比,依然会是2倍甚至更高的价格。

最近一年来,新加坡房租价格普遍上涨了30%-50%。官方统计数据大约是百分之二十多,但我所了解,越是中高端住宅,涨幅越是离谱。

以至于我不得不道个歉,关于这篇旧文-> 关于海外置业,我泼点冷水。前年我劝退了很多想来新加坡买房的朋友,那今天必须说,对不起,是我的格局小了,视野窄了,我在新加坡住了已经超过9年,今年这样的涨幅,这样的势头,坦白说,第一次见。前年如果来坡置业,虽然也要缴纳高昂的额外印花税,但是到今年,至少账面上肯定赚了,而且租售比会变得很好看。是的,以前我不认为新加坡的公寓房产有租售比这个价值(除了外国人不能买的hdb),但如果是前年的购入价格,今年的租金水平,那么租售比就显得非常有吸引力。

最近这两年,感觉就是一股非常疯狂的浪潮,是的,只能用疯狂来形容,无数有钱的中国人涌入新加坡,疯狂的来送钱,挡不住的感觉。

白的,黑的,灰的,什么钱都有,疯狂涌入,拉高了豪宅房价,拉高了房租,拉高了酒店住宿,拉高了车牌(两年涨了差不多3倍),甚至拉高了夜场消费(离谱到这事居然都上了本地新闻)。

说真的,那些疯狂扫楼的,为新加坡政府贡献最多额外印花税的,其实还不是我们所熟知的上市公司高管富豪们(虽然他们也买了不少豪宅,但基本上都使用了本地永居身份或美籍身份,而且基本只是买来自住,额外印花税相对不高。)。更多是区块链圈内大佬,以及业务在菲律宾、柬埔寨等地的神秘低调富豪们。

目测,这一波富豪的来临,主要是几个领域。

第一,香港。大量的香港富豪携巨额资金涌入,以及部分已经取得香港身份并常住香港的大陆富豪,最近也转移到了新加坡。

第二,美国。可能很多人不知道,因为中美关系持续恶化,一些常驻美国的中国互联网前大佬和连续创业者,为资产安全考虑,也转移到了新加坡,他们往往学历背景非常强大,而且美国籍的身份在新加坡购房享受本地人税费待遇,所以在买房这个事上可以说毫无纠结。

第三,上海及其他国内骨干城市。

最近几个月越来越多,很多国内的上市公司老板把家人安置在了新加坡,自己继续努力回国工作。

第四,柬埔寨,菲律宾等地。

消费能力最强,身份最神秘,房产中介们最爱的人群,对普通中介而言,接他们一单够吃好几年。

那么除了富豪阶层,还有就是中产阶层,主要是各个互联网巨头从中国招聘或者转移来的人,包括但不限于腾讯,Sea,阿里,字节等等。这一批也逐渐形成了非常大的规模,学历强,收入高。前两年来的第一批人不少已经拿到了永居,开始成为公寓的购房主要客户群,那么新来的都是租金上扬的贡献者(也可以叫做受害者)。同时还是新加坡各种国际学校的优质生源贡献者。但随着最近shopee的全线大裁员,很多人会对这条路心生忌惮。

那么最近还有一个新闻让我也一度产生疑惑,就是知名半导体企业global foundries 突然宣布在新加坡增加40亿美元,以扩建生产线。因为在我的印象里,最近这些年,新加坡的半导体产业整体是衰退的,经常看到的是裁员撤资的新闻。这边很多半导体领域圈内的朋友选择了回国发展,或者转型到互联网产业。怎么突然又逆转了呢。然后有朋友给我解释了一下,原因居然是台海危机。因为台海未来几年存在不可控风险,半导体巨头不会让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选择新加坡是做一个产能备份,防范未然。

最近有朋友跟我讲,很多在国内都很难约到的合作伙伴,在新加坡全都约起来了。还有,在新加坡这边随便一个会场看到的老熟人,比在北京搞活动的时候看到的还多。以及,他们说,朋友圈经常看到,越来越多熟人突然出现在了新加坡。

新移民的徒步局成为重要的社交活动,然而在这个活动中,你会发现,前后左右,跟你打招呼的,几乎都是各个投资基金,家族办公室的人,我甚至忍不住吐槽,新加坡的中国投资人太多,创业者显然已经不够用了。

热钱多,有钱人多,投资基金多,是不是这一波热潮不可阻挡了呢?

其实我是想说点负面的。

首先,我所知道的很多土豪,有钱人,他们相当高比例是不会把新加坡当作长居之地的,很多只是当作一个中转站,当新加坡金管局对资金查的严一些,紧一点。就会有人去迪拜,去爱尔兰,去英国。如果中美关系缓和并趋于正常,回流美国的也会有一批。如果中国的疫情管控告一段落,也会有一些正常的回流,他们会随着世界的格局变化,随时改变自己的居住地。

而真正有长居诉求的,能够带来持续贡献的中产阶层,技术移民,其实目前的新加坡环境,可以说是非常不友好了。

昨天我在和冯大辉老师的直播连麦里还提及此事,我说目前可能有两类人适合来坡移民,一种就是非常有钱,对生活成本毫不介意的,自然是想来就来,未来也会想走就走,迁移成本对他们而言,毫不介意。另一种就是单身且年轻的技术人才,如果对居住要求不高,生活成本还是很可控的,来这边熬几年拿个身份再结婚买房生孩子,那么有身份之后的生活压力就会轻松太多,再养娃也不会有太高的成本。

但拖家带口的中产阶级,我说真的,我又开启劝退模式了,真的太难了。

高昂的房租+子女教育国际学校的成本,月薪1万新币恐怕也只能过非常赤贫的生活,如果是两个子女,恐怕还不够,大概率还要从积蓄里贴补一些。

这里解释一下

工作签证EP的伴侣,子女可以持有家属签证,那么家属签证的学习路线是这样的。

1、如果未成年子女小于7岁,有机会报公立小学入学一年级,无需考试。(不要对学校有任何期待,政府按居住区域分配,公民永居挑剩的学校可以安排入学,但其实我觉得是无所谓的,我家孩子小学一样进不了所谓本地名校)

2、如果未成年子女大于等于7岁,插班入学公立学校,需要考AEIS考试,那么通过率是非常低的。这是因为政府严格控制了外国人进入公立学校的人数。按照目前状态,大概通过率只有10%吧。

但我在朋友圈说及此事,有国内上市公司副总裁表示了反驳,她说她的孩子去年很容易就考入了公立学校,这当然也是真的,因为前年和去年新加坡疫情还是比较紧张的,大量中国人回国,所以报名的竞争就减轻了非常多,录取率可以达到50%-80%,但随着最近这个国人来坡的热度,今年的录取难度显然会骤然上升。所以,我所列的难度是指当前的正常难度,如果后续会有其他黑天鹅事件,只能说一切皆有可能。

那么进入公立学校极为困难,所以大部分家长只能给孩子选择昂贵的国际学校,再叠加暴涨的房租费用,对于中产家庭而言,这个压力真的是非常可怕。

我坦白说,如果九年前我面临的是这样的成本压力,我压根不会考虑举家来坡,承担不起。当年DP申请公立学校还是可以不考试的。

为了防止抬杠,我还是要重复强调一下,我指的是当前没有本地身份的新移民中产阶级,新加坡当下的生活成本太不友好了。拥有本地身份的是完全不同概念,请不要混为一谈。

此外,早几年DP身份的伴侣在本地找工作也是相对容易的,不需要占用工作签证,其实稍微有一定的口语能力,做个补习班中文教师,还是可以有一些说的过去收入贴补家用。但现在DP工作的通道也基本关闭了,对于新移民来说,夫妻双双通过EP工作的难度实在太高了。

这其实非常不利于新加坡对高新技术人才的引进。而高新技术人才才是新加坡维系长期竞争力真正需要的。高昂的迁移成本和生活成本,会让很多技术专才面对新加坡的发展机会,心生退缩,无法决断。

解决方案其实很简单,只要允许DP免试进入公立学校,就可以极大降低技术中产家庭的迁移成本,如果再能恢复DP伴侣的工作权力,那么技术领域新移民生存压力的问题基本上就可以得到极大缓解。

其实由于低出生率水平,新加坡最近几年一直在裁撤缩并中小学,很多公立学校的录取人数也一直在缩编。本地教育资源是完全吃得下这个增量的,还能对公立教育体系内的就业人数有保障。但为什么会取消DP的很多权益呢,说白了,为了选票。

哎,所以,只能祝新来的朋友好运吧。

责任编辑:Felix

转载声明:本文 由CoinON抓取收录,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CoinON资讯立场,CoinON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若以此作为投资依据,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声明: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风险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0)
上一篇 2022年10月2日 下午2:01
下一篇 2022年10月5日 下午10:11

相关推荐

新加坡——赢麻了的加密天堂?

星期日 2022-10-02 14:08:37

最近一周,新加坡的中高端酒店价格,大约是去年同期的3-5倍左右。大部分豪华酒店的价格是去年的5倍甚至更高。

F1赛事叠加Token2049活动,一些之前来坡从事其他领域创业的小伙伴,甚至临时离开了新加坡,在周边国家短期旅游,以规避当前本地高昂的酒店价格。F1结束后,相信酒店价格会有一定回归,但和去年同期的低迷相比,依然会是2倍甚至更高的价格。

最近一年来,新加坡房租价格普遍上涨了30%-50%。官方统计数据大约是百分之二十多,但我所了解,越是中高端住宅,涨幅越是离谱。

以至于我不得不道个歉,关于这篇旧文-> 关于海外置业,我泼点冷水。前年我劝退了很多想来新加坡买房的朋友,那今天必须说,对不起,是我的格局小了,视野窄了,我在新加坡住了已经超过9年,今年这样的涨幅,这样的势头,坦白说,第一次见。前年如果来坡置业,虽然也要缴纳高昂的额外印花税,但是到今年,至少账面上肯定赚了,而且租售比会变得很好看。是的,以前我不认为新加坡的公寓房产有租售比这个价值(除了外国人不能买的hdb),但如果是前年的购入价格,今年的租金水平,那么租售比就显得非常有吸引力。

最近这两年,感觉就是一股非常疯狂的浪潮,是的,只能用疯狂来形容,无数有钱的中国人涌入新加坡,疯狂的来送钱,挡不住的感觉。

白的,黑的,灰的,什么钱都有,疯狂涌入,拉高了豪宅房价,拉高了房租,拉高了酒店住宿,拉高了车牌(两年涨了差不多3倍),甚至拉高了夜场消费(离谱到这事居然都上了本地新闻)。

说真的,那些疯狂扫楼的,为新加坡政府贡献最多额外印花税的,其实还不是我们所熟知的上市公司高管富豪们(虽然他们也买了不少豪宅,但基本上都使用了本地永居身份或美籍身份,而且基本只是买来自住,额外印花税相对不高。)。更多是区块链圈内大佬,以及业务在菲律宾、柬埔寨等地的神秘低调富豪们。

目测,这一波富豪的来临,主要是几个领域。

第一,香港。大量的香港富豪携巨额资金涌入,以及部分已经取得香港身份并常住香港的大陆富豪,最近也转移到了新加坡。

第二,美国。可能很多人不知道,因为中美关系持续恶化,一些常驻美国的中国互联网前大佬和连续创业者,为资产安全考虑,也转移到了新加坡,他们往往学历背景非常强大,而且美国籍的身份在新加坡购房享受本地人税费待遇,所以在买房这个事上可以说毫无纠结。

第三,上海及其他国内骨干城市。

最近几个月越来越多,很多国内的上市公司老板把家人安置在了新加坡,自己继续努力回国工作。

第四,柬埔寨,菲律宾等地。

消费能力最强,身份最神秘,房产中介们最爱的人群,对普通中介而言,接他们一单够吃好几年。

那么除了富豪阶层,还有就是中产阶层,主要是各个互联网巨头从中国招聘或者转移来的人,包括但不限于腾讯,Sea,阿里,字节等等。这一批也逐渐形成了非常大的规模,学历强,收入高。前两年来的第一批人不少已经拿到了永居,开始成为公寓的购房主要客户群,那么新来的都是租金上扬的贡献者(也可以叫做受害者)。同时还是新加坡各种国际学校的优质生源贡献者。但随着最近shopee的全线大裁员,很多人会对这条路心生忌惮。

那么最近还有一个新闻让我也一度产生疑惑,就是知名半导体企业global foundries 突然宣布在新加坡增加40亿美元,以扩建生产线。因为在我的印象里,最近这些年,新加坡的半导体产业整体是衰退的,经常看到的是裁员撤资的新闻。这边很多半导体领域圈内的朋友选择了回国发展,或者转型到互联网产业。怎么突然又逆转了呢。然后有朋友给我解释了一下,原因居然是台海危机。因为台海未来几年存在不可控风险,半导体巨头不会让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选择新加坡是做一个产能备份,防范未然。

最近有朋友跟我讲,很多在国内都很难约到的合作伙伴,在新加坡全都约起来了。还有,在新加坡这边随便一个会场看到的老熟人,比在北京搞活动的时候看到的还多。以及,他们说,朋友圈经常看到,越来越多熟人突然出现在了新加坡。

新移民的徒步局成为重要的社交活动,然而在这个活动中,你会发现,前后左右,跟你打招呼的,几乎都是各个投资基金,家族办公室的人,我甚至忍不住吐槽,新加坡的中国投资人太多,创业者显然已经不够用了。

热钱多,有钱人多,投资基金多,是不是这一波热潮不可阻挡了呢?

其实我是想说点负面的。

首先,我所知道的很多土豪,有钱人,他们相当高比例是不会把新加坡当作长居之地的,很多只是当作一个中转站,当新加坡金管局对资金查的严一些,紧一点。就会有人去迪拜,去爱尔兰,去英国。如果中美关系缓和并趋于正常,回流美国的也会有一批。如果中国的疫情管控告一段落,也会有一些正常的回流,他们会随着世界的格局变化,随时改变自己的居住地。

而真正有长居诉求的,能够带来持续贡献的中产阶层,技术移民,其实目前的新加坡环境,可以说是非常不友好了。

昨天我在和冯大辉老师的直播连麦里还提及此事,我说目前可能有两类人适合来坡移民,一种就是非常有钱,对生活成本毫不介意的,自然是想来就来,未来也会想走就走,迁移成本对他们而言,毫不介意。另一种就是单身且年轻的技术人才,如果对居住要求不高,生活成本还是很可控的,来这边熬几年拿个身份再结婚买房生孩子,那么有身份之后的生活压力就会轻松太多,再养娃也不会有太高的成本。

但拖家带口的中产阶级,我说真的,我又开启劝退模式了,真的太难了。

高昂的房租+子女教育国际学校的成本,月薪1万新币恐怕也只能过非常赤贫的生活,如果是两个子女,恐怕还不够,大概率还要从积蓄里贴补一些。

这里解释一下

工作签证EP的伴侣,子女可以持有家属签证,那么家属签证的学习路线是这样的。

1、如果未成年子女小于7岁,有机会报公立小学入学一年级,无需考试。(不要对学校有任何期待,政府按居住区域分配,公民永居挑剩的学校可以安排入学,但其实我觉得是无所谓的,我家孩子小学一样进不了所谓本地名校)

2、如果未成年子女大于等于7岁,插班入学公立学校,需要考AEIS考试,那么通过率是非常低的。这是因为政府严格控制了外国人进入公立学校的人数。按照目前状态,大概通过率只有10%吧。

但我在朋友圈说及此事,有国内上市公司副总裁表示了反驳,她说她的孩子去年很容易就考入了公立学校,这当然也是真的,因为前年和去年新加坡疫情还是比较紧张的,大量中国人回国,所以报名的竞争就减轻了非常多,录取率可以达到50%-80%,但随着最近这个国人来坡的热度,今年的录取难度显然会骤然上升。所以,我所列的难度是指当前的正常难度,如果后续会有其他黑天鹅事件,只能说一切皆有可能。

那么进入公立学校极为困难,所以大部分家长只能给孩子选择昂贵的国际学校,再叠加暴涨的房租费用,对于中产家庭而言,这个压力真的是非常可怕。

我坦白说,如果九年前我面临的是这样的成本压力,我压根不会考虑举家来坡,承担不起。当年DP申请公立学校还是可以不考试的。

为了防止抬杠,我还是要重复强调一下,我指的是当前没有本地身份的新移民中产阶级,新加坡当下的生活成本太不友好了。拥有本地身份的是完全不同概念,请不要混为一谈。

此外,早几年DP身份的伴侣在本地找工作也是相对容易的,不需要占用工作签证,其实稍微有一定的口语能力,做个补习班中文教师,还是可以有一些说的过去收入贴补家用。但现在DP工作的通道也基本关闭了,对于新移民来说,夫妻双双通过EP工作的难度实在太高了。

这其实非常不利于新加坡对高新技术人才的引进。而高新技术人才才是新加坡维系长期竞争力真正需要的。高昂的迁移成本和生活成本,会让很多技术专才面对新加坡的发展机会,心生退缩,无法决断。

解决方案其实很简单,只要允许DP免试进入公立学校,就可以极大降低技术中产家庭的迁移成本,如果再能恢复DP伴侣的工作权力,那么技术领域新移民生存压力的问题基本上就可以得到极大缓解。

其实由于低出生率水平,新加坡最近几年一直在裁撤缩并中小学,很多公立学校的录取人数也一直在缩编。本地教育资源是完全吃得下这个增量的,还能对公立教育体系内的就业人数有保障。但为什么会取消DP的很多权益呢,说白了,为了选票。

哎,所以,只能祝新来的朋友好运吧。

责任编辑:Feli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