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 Folius Ventures 创始人:Web3 的那些事

原文标题:对话Folius Ventures创始人:聊聊Web3那些事儿 | 7upDAO 海归公会原文作者:7upDAO 海归公会原文来源:SevenUp DAO

10月 10 日,7upDAO 海归公会邀请了Folius Ventures创始合伙人Jason进行对话分享,作为StepN幕后的早期领投方,Folius Ventures(中文名「一叶创投」)的代表性投资还包括:Project Galaxy、Scroll 、Cyber Connect 、One Key、Debank等项目。

以下是7upDAO Co-founder 26×14 (@26x14eth )与 Jason (@MapleLeafCap )的部分对话内容:

7upDAO(26×14):先说说为什么Twitter的Nickname叫@MapleLeafCap ?

Jason : 说实话是随便起的,Maple Leaf有一些加拿大的文化和名片在里面,当时在美国读书和工作,美国主流文化中对加拿大的印象也比较好,哈哈哈哈,开个小玩笑;其实是我的中文名字叫金秋,也有相关的含义在里面。

7upDAO(26×14):当初进入Web3的缘由以及创立 Folius Ventures 的故事是怎么样的?

Jason :2012年,我从美国卡内基梅隆大学毕业,之后一直在华尔街工作,辗转于投资银行、家族办公室,一直看一些上市公司的标的。2018年对Crypto产生兴趣,过去一直是在买方机构做自上而下的二级市场研究,形成了一套成体系的方法论,每个项目要做50到100个小时的详尽研究,包括行业梳理、尽职调查、模型建立,最后再作出相应的决策。

其中,对我影响最大的人应该就是我的前老板了,大约四到五年的时间也给了我蜕变的过程,从潜度调研到吹毛求疵的转变。比如我们做一个项目的调研周期是1-2个月,深入细节,包括整个产业链的竞争对手、创始团队过往工作经历的上级下级等等。二级市场股票价格起来可能包含多重的因素,不限于市场共识和现金流的推进等因素,我们要做的就是能够从繁杂的信息中找到三四个核心的驱动力,并且确保这些因素可以被认证,这种深度调研的习惯也深刻影响了我今后的Web3做投资决策的过程。

7upDAO(26×14):上一段经历在底层思考模式上面,包括商业逻辑思维的关联性,与Web3对比有哪些是一脉相通的吗?

Jason : 有几个方面吧。

第一个方面,我觉得其实代币本身就融合在了三张表当中,虽然现在项目本身的现金流跟代币的关联是非常松散的,并且和代币价格的关联会弱一些,但是如果项目方突然间会愿意把价值赋予给代币,或者是说未来会有赋能的可能性,它的代币本身的价值其实是会涨的。

当前代币的价值捕获情况和海外一些公司的治理结构是非常类似的,都是属于有现金流但是并不分红,将收益放在锅里烂掉也不发放给股东。所以同样的道理,如果某一天这个大股东突然想通了,他想为股东创造价值,股票可能就会突然间涨的非常厉害。这个思路放到代币上其实也一致的,即在一个合理的资本配置下,项目方突然间愿意为这个币去赋予价值,那么它其实是一个很强的一个潜在催化剂。

第二点来讲,对于任何传统公司的分析其实还是回到本身商业逻辑的,传统的方法论在Web3依然是适用的,不同的是Web3市场的代币在种子轮或者a轮就已经可以上市,因此我们需要适应的一个事情是很多时候需要预判,而且是在没有数据的前提下推演这个商业模式是否靠谱、能不能产生强大的现金流。即商业逻辑是雷同的,但是迭代周期会快很多,我们需要适应。

7upDAO(26×14):什么样的契机让您在18年的熊市中进入区块链行业呢?又是什么样的决心让你有这样的勇敢和魄力?

Jason : 13年我当时在德银交易部门就听过Crypto,价格可能大概是几百美刀吧,不过错过了。后来过了两个周期,区块链又重新进入到我的视野里,18年那个时候我觉得不能坐视不理了,这个东西还没死,那肯定是我自己笨、自己没看懂,因此我去真正深入的看很多文章,也了解到价值所在,所以当时就一头扎进去,把很多业余时间也放在区块链上。

对我来说最核心的一波赚钱机会其实是19年20年,尤其是20年DeFi Summer,通过二级市场做到资金充裕的同时也认识了很多行业的小伙伴,但是后来发现那些人都是很多基金公司的GP。同时体系化写作也给我带来了和行业内资源交流的机会,通过和同行们深入交流,后来他们发现原来这哥们是华尔街的,不是一个nobody或者说不是一个骗子,然后他们就会有人开始给我offer,甚至说哥们儿你有没有想过自己跳出来去做一些事情?

所以当时我真正下定决心成立基金的头两个要素,第一个是我本身的工作和DeFi Summer的这一波浪潮其实是赚到了,不说退休的钱吧,但是至少是说可以去试错的钱,一般来说进入华尔街的普通职员的薪酬是base在10-20万美金,但是年底的奖金有机会是base的5-10倍,可以这样说,我当时在DeFi Summer这一波赚到的钱比在华尔街干一年的薪酬要多;然后第二部分是真的是有人可以给我资金支持,通过在推特上面写作和交流认识了很多资源、结识了不少GP,能够支撑基金的运作。

其实还有另外一个想法支撑我要去做一个基金。Web3基础设施完备之后,未来应该是一个商业逻辑和应用驱动的这么一个时代,把下一个一亿人带进这个行业当中。这个逻辑下,我会认为亚太区的创始人在上一个周期处于劣势的情况会改变,其实在做应用层的时候,亚太整体的素养、事业心和最终落地的能力其实是不比海外要差,所以会有一波相对汹涌的应用层浪潮席卷而来,一来是Web3 基础设施本身已经达到一个相对的成熟度,二来是亚太区的创始人,可以会蜂拥进来,由于种种原因(宏观环境、互联网监管政策等)会驱动很多优秀的Web2工程师支援Web3人才库的建设。

并且我成立基金时,长线机构的资本是不愿意下注亚太去创始人,例如a16z等欧美基金会有文化语言上的差异,国内头部基金红杉中国政策上会有一些掣肘,因此恰好针对亚太项目方有一个资本匮乏的机会。

所以多方合力之下就决定去尝试一下基金的运作。

7upDAO(26×14): 从去年9月出来做基金,团队的第一个成员当时是怎么找到的?

Jason : 我们团队其实目前不大,目前加上我一共3个人。其中一位是我们的CFO,他当时是朋友推荐,之前在西海岸的一个multi-billion dollars 私募的CFO的第二把手,其实他等于是在我这转正了;另外一个成员是Aiko (@0xAikoDai ),当时是通过twitter 找到的,因为Aiko当时在推特发布了很多对游戏的看法和想法,我觉得这个不错并且聊了很多,然后我就问她说要不要一起去写一个Deck,后来是因为这个原因,就跟她比较有深入的一些探讨之后就开始合作。

7upDAO(26×14): 基金成立后的第一个Deal又是怎么产生的?背后有怎样的谈判历程?当时怎么去Source的?

Jason : 最开始的两个项目是One Key 和Scroll。

第一个项目One Key来说,当时王一石(@yishi_oh )在微博上不断发声,我自己买了一个他产品,我觉得相当不错,透过多方渠道跟他搭上线,向对方说明了自己有投资的想法,可以帮One Key组一个融资的局,不过当时他们没有融资的想法,聊了好一段时间之后,我的一个朋友把他说动了,后续也是我们两个去承担融资的事情,包括介绍资源、梳理产品逻辑、Deck具体怎么制作等等。

当时因为一石可能看过我的文章,知道有我这么一号人,也认可我的价值观,所以他才愿意让我去参与,或者说让我去说服他去做融资这个事情。

我们当前基金募资规模大概是1.5亿美元,绝大多数资金来源于西方的资本,我们更多的是作为西方机构在亚太地区桥头堡的身份,因此我们很多投资的案例也能看到他们的身影。

还有就是Scroll,我和创始人初次见面聊的时候,他们产品的外观做的可以说是一言难尽,整体甚至是土狗的风格,采用外包团队做Deck、logo及网站,但是整体聊下来的过程感觉团队非常靠谱,产品思维逻辑也很清晰,之后我也对他们做了DD,结论就是团队非常能打,和产品的审美形成了极端的反差。我们就和团队继续沟通,告诉他们产品的审美需要提升一个档次,一定要打造出精品项目的feeling,并且这轮融资需要找到正统性的zk公司作背书,协同各方面的资源一起把蛋糕做大,在下一轮的融资中才能把生态搭建起来。其实他们团队还是很能打的,后面基本上他们自己就可以独立完成产品的迭代和资源的对接。

当时这轮融资让我们进入可能很大一方面的原因也是我推特上面文章的影响力,让项目方感受到其实我们基金和他们的项目价值观是相通的,并且我们投资的很多项目都是其他创始人介绍的,认同我们并且想要一起做一个长期的事情,也就是说我们在当时的时候source项目其实是一个偏向被动的姿势,认同我们的项目方自然会和我们产生共鸣,如果我们主动去Source项目可能效率也没有那么高、那么精准。

7upDAO(26×14):StepN 这个算是你们的第几个Deal?关于这个项目背后的故事也可以来给大家分享一下。

Jason : Stepn是当时还在Multicoin Capital的Mable (@Mable_Jiang ) 推荐给我的,我记得当时跟Jerry (@Jerry10240 )和Yawn (@yawn_rong ) 搭上线在去年9月附近,当时很多gamefi或者dapp projects,都是ppt的状态或者没有现成的产品,但是他们测试版dapp已经做出来了,而且我当时是有上手用的,觉得整体UI UX产品交互是符合我的审美。并且一看这个产品就知道是经过深度打磨,同时兼具Web2产品设计的丰富经验,然后深入聊之后,发觉Jerry 本身作为连续创业者,他其实是有把产品做出来能力,而且他们团队确实是迭代速度非常非常的快。

但是Stepn最开始阶段的融资也是比较困难,因为最早的时候看起来确实比较像趣步,所以我们一起和团队梳理、对接了相当多的VCl,当然他们本身的素质和能力非常过硬,最终说服了多家投资人。可以说在多方合力之下吧,共同完成了我们领投的初期融资。

7upDAO(26×14):就拿Stepn为例,一个项目有好的一方面,也有不好的一方面,其实这些在不同的投资人眼里都是能看到的,但最终怎么决策是否扣板机往前迈进一步?你们是怎么平衡一个项目的优势和劣势,从中找到主要矛盾点,并且来进行决策和拍板的呢?

Jason :我不敢说我有明确的方法论了,不过大概可能有几个方面。

第一,团队是否真的靠谱,我们不能反而被项目方忽悠。其实我是很信任给我推Stepn的Mable,她的审美和她看人的能力、对团队的观察,我是很认可的,并且她对这个团队非常信任,有接触过三到四年的时间,就是真的一起交流过并且看着他们创业一路走来。所以当时那个时候,Mable跟我说,这些人至少在人品道德或者说执行上很靠谱,我是倾向于相信的。

第二,只有在团队的人品、过往信誉真实的情况下,下一关才是对产品层面的考察。团队有没有执行力,有没有咬紧牙关把产品做出来的魄力,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如果只是空中楼阁、故事讲得天花乱坠那是没有意义的。

第三,做产品要有自己的思考,明晰的路线规划,有把产品从0-1做出来的能力,有一定的审美能力。

第四点,我们是看市场。我们当时认为StepN可能是一个极度高频的需求,甚至简单类比趣步,得出的结论也是能够获得相当多的流量入口的dapp,Web3头部应用可能有十几万的dau就不错了,当时我们对StepN的估测是dau能够达到百万级别,因此市场前景是足够有吸引力的,就算是产品有一些劣势、经济模型有一定的缺陷我们也是可以接受的。

第五,最后一点,投资人的资源对项目来说是否为刚需。对于做生态的B2B项目来说,投资人的资源对项目是非常重要的,生态能不能做起来就是对资源的考量,过去亚太创业者不能把公链做出来的很大原因就是资源不能很好的对接,欧美的生态不带着亚太的项目方玩,这也是我们上一波牛市中亚太创业者吃亏的原因;但是对于B2C的项目来讲,更多的是自身对产品的思考,投资人并不能带来太多资源上的帮助,还是需要项目方自己精心打磨产品,那我觉得B2C的方向更适合亚太创业者。

7upDAO(26×14):如果从可复制、标准化的角度来看,拥有哪些特质的创业者是最能吸引你们的,有没有一个体系化筛选团队的方法论?

Jason :主要是有三个因素吧。

第一点,这一点也承载着我的一票否决权。就是团队要让我们相信他们是想做一个长期的事情,而不是在加密市场或者NFT市场割一波就走,他们要对Web3有长期信仰,这样才能落实到产品服务好用户,如果团队只是抱着割韭菜的角度来融资,后续产品崩溃后对我们基金的信誉也会产生很大的影响,这是一个双向的事情。

第二点,我认为是看团队的执行力,过去做过的产品是不是能让人感受到团队的冲劲,或者说就算是没有做过产品,那么在我们沟通过程中的这一两个月是否他们的产品能像在沟通过程中的那样真的能落地看到update和改善,一定要让我们看到产品是在进步的。

第三点,针对亚太创始人来讲,能否适应web3的打法,很多互联网大厂跳出来的Web3创始人,例如p7-p9的级别,习惯于依赖平台本身的流量,通过大厂的资源推出来产品;但是Web3整体的打法和Web2是不太一样的,很大程度上Web3还是很依赖于原生流量的,在拓展行业边界的过程中可能会非常痛苦,并不是通过简单获客补贴或者是砸钱就能把产品推出去的。

通过以上三点的梳理,可以得到我们想要的创始人画像:25到32岁,然后中国读高中或者美国读高中,但最好是美国大学名校毕业,毕业进了大厂也在互联网卷过,然后被腾讯或者其他头部公司高薪挖角,而且可能还没结婚,愿意去上海、新加坡或者香港等其它城市,同时对Web3抱有很大的热情和信仰,能对接国内外较为广泛的资源… 这种创始人画像可能是比较合适的。

7upDAO(26×14):也讲讲现在基金在赛道上但投资布局逻辑?

Jason : 首先,当前我们基金总规模大概是1.3亿美元,我们的投资标的2/3是二级市场,1/3是一级市场,在一级市场,对应是种子轮和A轮。对应二级市场,是希望能够在熊市周期的时候,买到那些5亿美金FDV(完全稀释估值)以下的公司。在整个跨越周期的时候,我们更加倾向于不持有大盘(例如BTC、ETH这样的代币),能有超过市场贝塔的表现。

第二,我会把加密行业看作一个肉夹馍,中间那层肉是非常技术导向的,我们公司则更加倾向于肉夹馍的上下两块馍,拓展行业的边界。最底层的基础设施和工具;中间层是SaaS的商业模式;最顶层的应用,我认为是直面用户,引领用户关系,可以为行业带来极大的流量。

底层中Onekey、Debank都属于这个方向;

顶层最吸引我的有三个方向,一个是Web3登录入口的价值产业链,增强用户体验的账户体系,同时能够和支付强绑定;二是能够被高频使用、有娱乐性但非必要的产品,能够带来一定的拉新和用户激励;三是消费品公司或者是一个组织,能够借助Web3的元素把产品做的更好,例如一个奢侈品公司加入Web3功能后可以上线NFT结合的会员体系、支付体系等等。

总体来讲,Folius其实是一个一二级混投,专注于亚太,更加关注商业逻辑和应用端的投资机构。

7upDAO(26×14):我们再聊一聊市场上讨论比较广泛的一些赛道,首先聊聊争议比较大的游戏这块儿?

Jason :我的第一直觉是我们需要一个新的品类的游戏,这个新的品类并不是简单在传统的Web2游戏中加入一些Crypto的元素或者NFT的道具,我们认为比较有突破性的方向是游戏内的道具可以在游戏外单独存在,这个道具可能并不只是一个工具,可以使公会的税收、游戏的收益权、或者其它一些权益去放到以太坊上交易。如果它可以在外部进行交易之后,同外部世界接壤,从而形成一定的溢价,不光有收藏价值还有一定的现金流,甚至收益率媲美美国国债,这就会带来比较高的高频交易以及价值支撑。

当然这是一把双刃剑,带来另一个问题就是这个东西能干嘛?我们认为,游戏公司可以拓宽收益的路线,把游戏经济体GDP做大,项目方躺在上面就可以收租。但是这个品类只适用于某些类型的游戏,第一点需要游戏有个很深的经济体,第二游戏道具的产生一定会有边际成本,能够带来额外的持续收入。

7upDAO(26×14):游戏赛道你们在进行投资的时候,是更偏向投CP,还是投卖水卖铲子的,还是用户平台?如果是投CP的话,什么样的游戏团队的团队画像你们觉得命中率会更大?

Jason :我觉得如果是单从游戏这一个赛道来讲,我们也是三明治策略,中层做技术、上层做游戏、下层做基础设施。我比较不敢投中层和下层基础设施的一个核心原因,是因为游戏未来长什么样子,我们现在还不太清楚,作为卖铲子的公司可能最后不能摘到果子,而且这种工具型公司一定有很长的BD周期,而最终只可以获得卖铲子的钱也不太划算,我认为只有在Gamefi产业足够模块化、需求可以被量化的时候才能比较看的清楚这个行业。

在传统行业中很少有基金是专门只投资游戏公司,或者说是海投的方式才能够抓住游戏赛道的红利,我现在投游戏的核心标准可以说有两个吧。

首先我们会看游戏的生命周期和经济模型设计,可能我们不是很懂但是我们会对创始人抛出这样的问题,看他们的回答是怎么样的,如果能够直接怼我或者给我列出来应该如何解决的方法,这种我是比较喜欢的,团队比VC懂得多这是很吸引我们投资的一个点,说明他们对项目的产品思维逻辑高于我们一个层次,是一个长期主义的builder。

第二点要看游戏产品是否做的有吸引力,首先我们自己要被吸引到游戏中,或者说通过分发问卷的方式看看大家对这个产品的评价怎么样,但这一点是比较考验大家的主观判断能力的。

7upDAO(26×14):第二个公共性话题是NFT,怎么看NFT的发展迭代路径?

Jason :我认为五到十年之后,没有公司会说自己是一个NFT公司,就像是在互联网时代下自称自己是网站公司一样搞笑。NFT实际上是一种元数据的价值载体,它里面可以承载很多的东西,可以是图片、金融产品、游戏道具甚至是社会关系等等。对于项目方来说,NFT可以作为一个组件添加到他们的业务中,具有很强的可塑性,可以进行业务拓展,比如说消费品公司在做一个NFT Pass,那么NFT就可以充当这个角色,有使用上限和使用次数,同时可以被记录,然后通过这个凭证对接一定的消费场景;游戏公司可以用NFT作为价值承载的工具,例如游戏中的道具、收益、社交关系都可以放到NFT中,甚至可以流通和交易。

7upDAO(26×14):再来谈谈社交吧,在推特上也看到您经常谈论社交,也说到telegram有一定的痛点,以及社交和SBT的结合?

Jason :首先we3最核心的社交产品已经存在了,它的名字就是Telegram,现在有八亿的月活,但是他做任何的Web3的事情都会被监管机构盯上,因此进展和迭代非常缓慢。

我对Web3社交还没有一个既定的思考。我只能是感觉说如果Web3社交和Web2社交不能形成差异化的使用场景是很难做出来的。举例来说,交易场景的Web3社交拓展,用户想要购买特定种类数量的代币,可以直接通过Nansen找到目标客户,同时通过Chat功能,完成二者资金的兑换,那么Nansen作为Bloomberg社交的场景是非常存在的,可以看到这个过程并不需要借助Web2的社交媒体,通过Web3原生的社交就能够实现;其实我想表达的意思就是,Web3需要拓展新的社交场景才能跑出来的可能,尤其是在Web2社交产品的用户体验已经做到了极致的前提下。SBT的话,不只局限于单个钱包地址账户,它还可以根据用户自定义和一群账户绑定,是多个账户的母目录来展开和protocol的交互场景 。

By the way,我想再进一步讲的是,我觉得代币不应该能持续的被消耗,它应该有生命周期,一些基于membership的NFT Pass可以持续的享受同等力度的权益,这是不对的。这个逻辑应该是每被用户用一次,value就减少一些,它要有使用次数限制。或者是说,我持有这个代币,但在我提供了Proof of Work之后,我才具备权利去vest,这些是非常值得尝试的。

7upDAO(26×14):下一波牛市来的时候,哪些新的叙事可能会起来?

Jason :在下一波叙事中,以USD为主的法币所环绕的出入金的体系会更加的成熟和无缝,一些yelp的应用会更好的集成进去;其次,在移动端,和web3交易的体验会有更好的封装,包括账户体系、登陆体系都会被封装在里面,任何一个应用都可以来调用它,同时兼备安全性;其三是,消费品公司在Membership和stakeholder economic上会有很多很深的尝试,并且基于法币出入口打通;游戏的用户登陆方向,我也会尝试去bet。

7upDAO(26×14):消费品与Web3结合的叙事里,你更倾向去投一个直接to C模型的Web3消费品公司,还是更倾向去投一个帮助传统消费品来提供Web3工具的to B SaaS型公司?

Jason :现在还是更倾向于直接to C的模式。举一个例子,比如我自己要打造一个女团,假设我过去做过BTS的幕后推手,然后我再拉上一个Onlyfans的联创,做这种运营很溜的,再拉上一个crypto native的人对代币体系很遛的,那么这样的一个团队和模式,是我很愿意来投的。但如果你要说,基于这个女团体系来做一个crypto的infra company,去跟女团这样的公司来推销我这个Web3产品,那我会慎重一些。卖铲子的模式,由于Web3的模式本身就变化太快,还没有明确打法,BD的过程也很艰辛,我会感到很痛苦。

7upDAO(26×14):那在二级市场的具体打法又有哪些呢?

Jason :其实我们看上一个周期的话,以太坊的最大收益是有40-60倍(2018年最低点82美元,2021年11月最高点4871美元)的,这个收益率其实能够吊打所有VC机构。现在看起来还不错的币,在上一个周期的第一轮融资中估值也都不高,其中很多在当时第一轮是一千多万美金的估值,一波牛市下来,也有100-300倍的回报。现在二级市场中已经上币项目大概是1.2万家,流通量市值200万美元以上的大概有2000-3000家,这其中真正有投资价值的可能只有30-50家,但整个池子的具备投资价值的公司的数量在变多,有上一个周期的10倍数量级了。我对二级市场的打法是这样看的,对于任何一家VC机构来说都面临着能不能看得懂一级项目,信息能否充分获取,以及能不能投进去的问题,但是这些问题在二级市场的是不存在的,重要的是市场能不能给到你想买到的价格,也是在拼认知变现的过程。

对于我来讲就是用一级的策略和方法论去做二级市场,我能不能用一级市场的第一轮的价格来买到二级市场的优秀项目和团队。一般来说,二级市场的流通市值是整体公司市值的5%-10%,然后第一年到第三年通胀率来看是原先的1倍到5倍,所以它的代币在熊市周期会被砸的特别狠,从而给我带来投二级的机会。而且对于头部的Web3投资机构来说,像Multicoin Capital在二级市场很难去做这么小的盘子的二级市场投资,可能拿不到很多的份额(例如两三百万美金)价格就被推起来了,而对我们来说就没有这样的顾虑,因此,如果价格合适,团队也一直在努力干活的话,也是能从二级市场获得很不错的收益的。

同时二级市场相比一级市场也有不少的机会。

首先是信息透明度较高,通过公开渠道都可以拿到我们所需要的信息;第二点是相较于项目方首次融资,已经上币的项目方是在热度过去之后是更需要投资方支持的,所以沟通成本可能会低一些,更会愿意和你交流;还有一点是,二级市场的波动性,除了熊市情绪之外,之前的VC投资者它要套现和砸盘,所以存在一个和共识不一样的价格点给你机会,而并不是公司一定出现了问题才出现价格下滑。所以我们在二级市场大概会布局15-35家公司。

7upDAO(26×14):对于一些已经发币的公司,已经有上交所的代币流通估值了,但它同时又出于某种考虑去股权融资,对于这样融资方式的公司,你会考虑投资吗?

Jason :这种我会觉得很痛苦。因为一个公司的估值,本身是由三张表来体现价值的,它进账的现金流是要作拆解的,那它所体现的权益,是要给股东的,还是给token holders的?所以我每次和项目方交流的时候,都会把这个问题问清楚,我会担心这种问题的。

7upDAO(26×14):现在你们团队是3个人,但你理想中的团队人数是几个人?现在最需要补充哪块的人?

Jason :未来3-6个月,我们想补齐3个岗位,一个是一、二级混投的岗位,从sourcing到monitoring再到portfolio support;另一个是投后的帮助和管理,等于是chief staff加保姆,加上一些需要帮助portfolio解决的事宜,以及一些线下的事情;第三则是技术性的合伙人,目前已经有一个人选了。真正的投研岗位并不会特别大,最终就是5-8个人之间,每一个人会有自己的领域。最终理想的整体团队人数是10人以内。

7upDAO(26×14):在面试时你比较看重候选人的哪些因素和特质?经常会问候选人什么样的问题?

Jason :如果是投研岗位的话,除了专业性之外,我比较看重这个同学是否愿意放弃短期利益来换取长期利益,对Web3的看法是否具有长期视角,审美上是否一致。因为这个投研人员是会代表我们和项目方交流的,如果他在人品上出现瑕疵,会影响基金的声誉,这点是属于我在选人上的一票否决权。

其次,我希望他是一个self-driven的人,他会对事物有旺盛的好奇心,这个好奇心体现的点在于他会质疑行业中大家所相信的一些东西,他会根据第一性原理思考之后,再选择到底要不要相信它,而不是把某个东西作为真理来全盘接受。我自己的framework是从过去的Web2和上市公司来的,但是在Web3很多东西需要重新去思考,所以如果他不愿意去想的话,很comfortable一种状态的话,可能我们教起来也会很累。

最后就是关乎vibe的事,我们不会特别serious,大家可能会觉得这个东西真的好玩,大家在智商和情商上可以碰到一块去,我的梗你能懂,我在想的一些东西我们能不谋而合,我觉得这点也很重要。我的这些风格其实很受我前老板的影响,如果你问他,我相信他的回答也是和我差不多的。

7upDAO(26×14):Web3基金未来几年会有什么样的竞争格局呢?包括发展的黄金窗口,以及如何打造一个有内涵、有特质属性的Web3 fund?

Jason :如果整个行业还能有比较大的发展的话,头部Web2的基金是一定会进来的,留给我们的时间窗口可能也就是现在到下一个周期的时间,也就是3-4年之内。但欧美已经非常非常卷来,不过在亚太的细分市场中,我认为头三把基金的交椅仍然是虚位以待的,值得通过差异化的方式获得竞争优势,包括Folius Ventures也是主攻亚太区域,做亚太创始人和欧美Web3的桥头堡。

我认为对于我们Folius基金来说,三张牌非常重要。

首先我认为,一定要树立品牌的调性,也就是项目方对我们是认可的,包含对人格和价值观的认同;第二点是我们会树立长期知识主义的特性,即市场不光是对我们三观和审美的认同,也会认可我们的知识输出和思维逻辑,因此我们也会不断通过livestream或者文章输出的方式向市场发声,比如告诉大家为什么我投资的这个标的好,以及我们的研报输出;第三点是基金要和项目方一同成长,即我们不光要给创始人资金上的支持,还要找到两到三个最能帮助创始人的点,包括但不限于人员招聘、产品打磨和资源对接等。

现在的募资环境需要GP打造的基金有独特的差异化,我们讲的故事是看好亚太开发者,我们有很多欧美的投资人,他们在传统行业大赛道已经投了,还有10%的配置他们也会考虑新兴的还看不太清的行业做,当然crypto行业也在其中,他们也看重亚太团队崛起的机遇,我们切的是这块配置的资金。这轮Crypto Winter之后,未来特别大的crypto fund可能会比较难募集,需要有很强的 track records,但中小型的fund如果有difference和defense会容易很多。我们现在是一个开曼的开放式的对冲基金结构,一、二级混投,但每个月都可以拿新钱,会是一直开放的状态。

责编:Lynn

转载声明:本文 由CoinON抓取收录,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CoinON资讯立场,CoinON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若以此作为投资依据,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声明: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风险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0)
上一篇 2022年10月15日 下午10:28
下一篇 2022年10月15日 下午10:32

相关推荐

对话 Folius Ventures 创始人:Web3 的那些事

星期六 2022-10-15 22:30:35

10月 10 日,7upDAO 海归公会邀请了Folius Ventures创始合伙人Jason进行对话分享,作为StepN幕后的早期领投方,Folius Ventures(中文名「一叶创投」)的代表性投资还包括:Project Galaxy、Scroll 、Cyber Connect 、One Key、Debank等项目。

以下是7upDAO Co-founder 26×14 (@26x14eth )与 Jason (@MapleLeafCap )的部分对话内容:

7upDAO(26×14):先说说为什么Twitter的Nickname叫@MapleLeafCap ?

Jason : 说实话是随便起的,Maple Leaf有一些加拿大的文化和名片在里面,当时在美国读书和工作,美国主流文化中对加拿大的印象也比较好,哈哈哈哈,开个小玩笑;其实是我的中文名字叫金秋,也有相关的含义在里面。

7upDAO(26×14):当初进入Web3的缘由以及创立 Folius Ventures 的故事是怎么样的?

Jason :2012年,我从美国卡内基梅隆大学毕业,之后一直在华尔街工作,辗转于投资银行、家族办公室,一直看一些上市公司的标的。2018年对Crypto产生兴趣,过去一直是在买方机构做自上而下的二级市场研究,形成了一套成体系的方法论,每个项目要做50到100个小时的详尽研究,包括行业梳理、尽职调查、模型建立,最后再作出相应的决策。

其中,对我影响最大的人应该就是我的前老板了,大约四到五年的时间也给了我蜕变的过程,从潜度调研到吹毛求疵的转变。比如我们做一个项目的调研周期是1-2个月,深入细节,包括整个产业链的竞争对手、创始团队过往工作经历的上级下级等等。二级市场股票价格起来可能包含多重的因素,不限于市场共识和现金流的推进等因素,我们要做的就是能够从繁杂的信息中找到三四个核心的驱动力,并且确保这些因素可以被认证,这种深度调研的习惯也深刻影响了我今后的Web3做投资决策的过程。

7upDAO(26×14):上一段经历在底层思考模式上面,包括商业逻辑思维的关联性,与Web3对比有哪些是一脉相通的吗?

Jason : 有几个方面吧。

第一个方面,我觉得其实代币本身就融合在了三张表当中,虽然现在项目本身的现金流跟代币的关联是非常松散的,并且和代币价格的关联会弱一些,但是如果项目方突然间会愿意把价值赋予给代币,或者是说未来会有赋能的可能性,它的代币本身的价值其实是会涨的。

当前代币的价值捕获情况和海外一些公司的治理结构是非常类似的,都是属于有现金流但是并不分红,将收益放在锅里烂掉也不发放给股东。所以同样的道理,如果某一天这个大股东突然想通了,他想为股东创造价值,股票可能就会突然间涨的非常厉害。这个思路放到代币上其实也一致的,即在一个合理的资本配置下,项目方突然间愿意为这个币去赋予价值,那么它其实是一个很强的一个潜在催化剂。

第二点来讲,对于任何传统公司的分析其实还是回到本身商业逻辑的,传统的方法论在Web3依然是适用的,不同的是Web3市场的代币在种子轮或者a轮就已经可以上市,因此我们需要适应的一个事情是很多时候需要预判,而且是在没有数据的前提下推演这个商业模式是否靠谱、能不能产生强大的现金流。即商业逻辑是雷同的,但是迭代周期会快很多,我们需要适应。

7upDAO(26×14):什么样的契机让您在18年的熊市中进入区块链行业呢?又是什么样的决心让你有这样的勇敢和魄力?

Jason : 13年我当时在德银交易部门就听过Crypto,价格可能大概是几百美刀吧,不过错过了。后来过了两个周期,区块链又重新进入到我的视野里,18年那个时候我觉得不能坐视不理了,这个东西还没死,那肯定是我自己笨、自己没看懂,因此我去真正深入的看很多文章,也了解到价值所在,所以当时就一头扎进去,把很多业余时间也放在区块链上。

对我来说最核心的一波赚钱机会其实是19年20年,尤其是20年DeFi Summer,通过二级市场做到资金充裕的同时也认识了很多行业的小伙伴,但是后来发现那些人都是很多基金公司的GP。同时体系化写作也给我带来了和行业内资源交流的机会,通过和同行们深入交流,后来他们发现原来这哥们是华尔街的,不是一个nobody或者说不是一个骗子,然后他们就会有人开始给我offer,甚至说哥们儿你有没有想过自己跳出来去做一些事情?

所以当时我真正下定决心成立基金的头两个要素,第一个是我本身的工作和DeFi Summer的这一波浪潮其实是赚到了,不说退休的钱吧,但是至少是说可以去试错的钱,一般来说进入华尔街的普通职员的薪酬是base在10-20万美金,但是年底的奖金有机会是base的5-10倍,可以这样说,我当时在DeFi Summer这一波赚到的钱比在华尔街干一年的薪酬要多;然后第二部分是真的是有人可以给我资金支持,通过在推特上面写作和交流认识了很多资源、结识了不少GP,能够支撑基金的运作。

其实还有另外一个想法支撑我要去做一个基金。Web3基础设施完备之后,未来应该是一个商业逻辑和应用驱动的这么一个时代,把下一个一亿人带进这个行业当中。这个逻辑下,我会认为亚太区的创始人在上一个周期处于劣势的情况会改变,其实在做应用层的时候,亚太整体的素养、事业心和最终落地的能力其实是不比海外要差,所以会有一波相对汹涌的应用层浪潮席卷而来,一来是Web3 基础设施本身已经达到一个相对的成熟度,二来是亚太区的创始人,可以会蜂拥进来,由于种种原因(宏观环境、互联网监管政策等)会驱动很多优秀的Web2工程师支援Web3人才库的建设。

并且我成立基金时,长线机构的资本是不愿意下注亚太去创始人,例如a16z等欧美基金会有文化语言上的差异,国内头部基金红杉中国政策上会有一些掣肘,因此恰好针对亚太项目方有一个资本匮乏的机会。

所以多方合力之下就决定去尝试一下基金的运作。

7upDAO(26×14): 从去年9月出来做基金,团队的第一个成员当时是怎么找到的?

Jason : 我们团队其实目前不大,目前加上我一共3个人。其中一位是我们的CFO,他当时是朋友推荐,之前在西海岸的一个multi-billion dollars 私募的CFO的第二把手,其实他等于是在我这转正了;另外一个成员是Aiko (@0xAikoDai ),当时是通过twitter 找到的,因为Aiko当时在推特发布了很多对游戏的看法和想法,我觉得这个不错并且聊了很多,然后我就问她说要不要一起去写一个Deck,后来是因为这个原因,就跟她比较有深入的一些探讨之后就开始合作。

7upDAO(26×14): 基金成立后的第一个Deal又是怎么产生的?背后有怎样的谈判历程?当时怎么去Source的?

Jason : 最开始的两个项目是One Key 和Scroll。

第一个项目One Key来说,当时王一石(@yishi_oh )在微博上不断发声,我自己买了一个他产品,我觉得相当不错,透过多方渠道跟他搭上线,向对方说明了自己有投资的想法,可以帮One Key组一个融资的局,不过当时他们没有融资的想法,聊了好一段时间之后,我的一个朋友把他说动了,后续也是我们两个去承担融资的事情,包括介绍资源、梳理产品逻辑、Deck具体怎么制作等等。

当时因为一石可能看过我的文章,知道有我这么一号人,也认可我的价值观,所以他才愿意让我去参与,或者说让我去说服他去做融资这个事情。

我们当前基金募资规模大概是1.5亿美元,绝大多数资金来源于西方的资本,我们更多的是作为西方机构在亚太地区桥头堡的身份,因此我们很多投资的案例也能看到他们的身影。

还有就是Scroll,我和创始人初次见面聊的时候,他们产品的外观做的可以说是一言难尽,整体甚至是土狗的风格,采用外包团队做Deck、logo及网站,但是整体聊下来的过程感觉团队非常靠谱,产品思维逻辑也很清晰,之后我也对他们做了DD,结论就是团队非常能打,和产品的审美形成了极端的反差。我们就和团队继续沟通,告诉他们产品的审美需要提升一个档次,一定要打造出精品项目的feeling,并且这轮融资需要找到正统性的zk公司作背书,协同各方面的资源一起把蛋糕做大,在下一轮的融资中才能把生态搭建起来。其实他们团队还是很能打的,后面基本上他们自己就可以独立完成产品的迭代和资源的对接。

当时这轮融资让我们进入可能很大一方面的原因也是我推特上面文章的影响力,让项目方感受到其实我们基金和他们的项目价值观是相通的,并且我们投资的很多项目都是其他创始人介绍的,认同我们并且想要一起做一个长期的事情,也就是说我们在当时的时候source项目其实是一个偏向被动的姿势,认同我们的项目方自然会和我们产生共鸣,如果我们主动去Source项目可能效率也没有那么高、那么精准。

7upDAO(26×14):StepN 这个算是你们的第几个Deal?关于这个项目背后的故事也可以来给大家分享一下。

Jason : Stepn是当时还在Multicoin Capital的Mable (@Mable_Jiang ) 推荐给我的,我记得当时跟Jerry (@Jerry10240 )和Yawn (@yawn_rong ) 搭上线在去年9月附近,当时很多gamefi或者dapp projects,都是ppt的状态或者没有现成的产品,但是他们测试版dapp已经做出来了,而且我当时是有上手用的,觉得整体UI UX产品交互是符合我的审美。并且一看这个产品就知道是经过深度打磨,同时兼具Web2产品设计的丰富经验,然后深入聊之后,发觉Jerry 本身作为连续创业者,他其实是有把产品做出来能力,而且他们团队确实是迭代速度非常非常的快。

但是Stepn最开始阶段的融资也是比较困难,因为最早的时候看起来确实比较像趣步,所以我们一起和团队梳理、对接了相当多的VCl,当然他们本身的素质和能力非常过硬,最终说服了多家投资人。可以说在多方合力之下吧,共同完成了我们领投的初期融资。

7upDAO(26×14):就拿Stepn为例,一个项目有好的一方面,也有不好的一方面,其实这些在不同的投资人眼里都是能看到的,但最终怎么决策是否扣板机往前迈进一步?你们是怎么平衡一个项目的优势和劣势,从中找到主要矛盾点,并且来进行决策和拍板的呢?

Jason :我不敢说我有明确的方法论了,不过大概可能有几个方面。

第一,团队是否真的靠谱,我们不能反而被项目方忽悠。其实我是很信任给我推Stepn的Mable,她的审美和她看人的能力、对团队的观察,我是很认可的,并且她对这个团队非常信任,有接触过三到四年的时间,就是真的一起交流过并且看着他们创业一路走来。所以当时那个时候,Mable跟我说,这些人至少在人品道德或者说执行上很靠谱,我是倾向于相信的。

第二,只有在团队的人品、过往信誉真实的情况下,下一关才是对产品层面的考察。团队有没有执行力,有没有咬紧牙关把产品做出来的魄力,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如果只是空中楼阁、故事讲得天花乱坠那是没有意义的。

第三,做产品要有自己的思考,明晰的路线规划,有把产品从0-1做出来的能力,有一定的审美能力。

第四点,我们是看市场。我们当时认为StepN可能是一个极度高频的需求,甚至简单类比趣步,得出的结论也是能够获得相当多的流量入口的dapp,Web3头部应用可能有十几万的dau就不错了,当时我们对StepN的估测是dau能够达到百万级别,因此市场前景是足够有吸引力的,就算是产品有一些劣势、经济模型有一定的缺陷我们也是可以接受的。

第五,最后一点,投资人的资源对项目来说是否为刚需。对于做生态的B2B项目来说,投资人的资源对项目是非常重要的,生态能不能做起来就是对资源的考量,过去亚太创业者不能把公链做出来的很大原因就是资源不能很好的对接,欧美的生态不带着亚太的项目方玩,这也是我们上一波牛市中亚太创业者吃亏的原因;但是对于B2C的项目来讲,更多的是自身对产品的思考,投资人并不能带来太多资源上的帮助,还是需要项目方自己精心打磨产品,那我觉得B2C的方向更适合亚太创业者。

7upDAO(26×14):如果从可复制、标准化的角度来看,拥有哪些特质的创业者是最能吸引你们的,有没有一个体系化筛选团队的方法论?

Jason :主要是有三个因素吧。

第一点,这一点也承载着我的一票否决权。就是团队要让我们相信他们是想做一个长期的事情,而不是在加密市场或者NFT市场割一波就走,他们要对Web3有长期信仰,这样才能落实到产品服务好用户,如果团队只是抱着割韭菜的角度来融资,后续产品崩溃后对我们基金的信誉也会产生很大的影响,这是一个双向的事情。

第二点,我认为是看团队的执行力,过去做过的产品是不是能让人感受到团队的冲劲,或者说就算是没有做过产品,那么在我们沟通过程中的这一两个月是否他们的产品能像在沟通过程中的那样真的能落地看到update和改善,一定要让我们看到产品是在进步的。

第三点,针对亚太创始人来讲,能否适应web3的打法,很多互联网大厂跳出来的Web3创始人,例如p7-p9的级别,习惯于依赖平台本身的流量,通过大厂的资源推出来产品;但是Web3整体的打法和Web2是不太一样的,很大程度上Web3还是很依赖于原生流量的,在拓展行业边界的过程中可能会非常痛苦,并不是通过简单获客补贴或者是砸钱就能把产品推出去的。

通过以上三点的梳理,可以得到我们想要的创始人画像:25到32岁,然后中国读高中或者美国读高中,但最好是美国大学名校毕业,毕业进了大厂也在互联网卷过,然后被腾讯或者其他头部公司高薪挖角,而且可能还没结婚,愿意去上海、新加坡或者香港等其它城市,同时对Web3抱有很大的热情和信仰,能对接国内外较为广泛的资源… 这种创始人画像可能是比较合适的。

7upDAO(26×14):也讲讲现在基金在赛道上但投资布局逻辑?

Jason : 首先,当前我们基金总规模大概是1.3亿美元,我们的投资标的2/3是二级市场,1/3是一级市场,在一级市场,对应是种子轮和A轮。对应二级市场,是希望能够在熊市周期的时候,买到那些5亿美金FDV(完全稀释估值)以下的公司。在整个跨越周期的时候,我们更加倾向于不持有大盘(例如BTC、ETH这样的代币),能有超过市场贝塔的表现。

第二,我会把加密行业看作一个肉夹馍,中间那层肉是非常技术导向的,我们公司则更加倾向于肉夹馍的上下两块馍,拓展行业的边界。最底层的基础设施和工具;中间层是SaaS的商业模式;最顶层的应用,我认为是直面用户,引领用户关系,可以为行业带来极大的流量。

底层中Onekey、Debank都属于这个方向;

顶层最吸引我的有三个方向,一个是Web3登录入口的价值产业链,增强用户体验的账户体系,同时能够和支付强绑定;二是能够被高频使用、有娱乐性但非必要的产品,能够带来一定的拉新和用户激励;三是消费品公司或者是一个组织,能够借助Web3的元素把产品做的更好,例如一个奢侈品公司加入Web3功能后可以上线NFT结合的会员体系、支付体系等等。

总体来讲,Folius其实是一个一二级混投,专注于亚太,更加关注商业逻辑和应用端的投资机构。

7upDAO(26×14):我们再聊一聊市场上讨论比较广泛的一些赛道,首先聊聊争议比较大的游戏这块儿?

Jason :我的第一直觉是我们需要一个新的品类的游戏,这个新的品类并不是简单在传统的Web2游戏中加入一些Crypto的元素或者NFT的道具,我们认为比较有突破性的方向是游戏内的道具可以在游戏外单独存在,这个道具可能并不只是一个工具,可以使公会的税收、游戏的收益权、或者其它一些权益去放到以太坊上交易。如果它可以在外部进行交易之后,同外部世界接壤,从而形成一定的溢价,不光有收藏价值还有一定的现金流,甚至收益率媲美美国国债,这就会带来比较高的高频交易以及价值支撑。

当然这是一把双刃剑,带来另一个问题就是这个东西能干嘛?我们认为,游戏公司可以拓宽收益的路线,把游戏经济体GDP做大,项目方躺在上面就可以收租。但是这个品类只适用于某些类型的游戏,第一点需要游戏有个很深的经济体,第二游戏道具的产生一定会有边际成本,能够带来额外的持续收入。

7upDAO(26×14):游戏赛道你们在进行投资的时候,是更偏向投CP,还是投卖水卖铲子的,还是用户平台?如果是投CP的话,什么样的游戏团队的团队画像你们觉得命中率会更大?

Jason :我觉得如果是单从游戏这一个赛道来讲,我们也是三明治策略,中层做技术、上层做游戏、下层做基础设施。我比较不敢投中层和下层基础设施的一个核心原因,是因为游戏未来长什么样子,我们现在还不太清楚,作为卖铲子的公司可能最后不能摘到果子,而且这种工具型公司一定有很长的BD周期,而最终只可以获得卖铲子的钱也不太划算,我认为只有在Gamefi产业足够模块化、需求可以被量化的时候才能比较看的清楚这个行业。

在传统行业中很少有基金是专门只投资游戏公司,或者说是海投的方式才能够抓住游戏赛道的红利,我现在投游戏的核心标准可以说有两个吧。

首先我们会看游戏的生命周期和经济模型设计,可能我们不是很懂但是我们会对创始人抛出这样的问题,看他们的回答是怎么样的,如果能够直接怼我或者给我列出来应该如何解决的方法,这种我是比较喜欢的,团队比VC懂得多这是很吸引我们投资的一个点,说明他们对项目的产品思维逻辑高于我们一个层次,是一个长期主义的builder。

第二点要看游戏产品是否做的有吸引力,首先我们自己要被吸引到游戏中,或者说通过分发问卷的方式看看大家对这个产品的评价怎么样,但这一点是比较考验大家的主观判断能力的。

7upDAO(26×14):第二个公共性话题是NFT,怎么看NFT的发展迭代路径?

Jason :我认为五到十年之后,没有公司会说自己是一个NFT公司,就像是在互联网时代下自称自己是网站公司一样搞笑。NFT实际上是一种元数据的价值载体,它里面可以承载很多的东西,可以是图片、金融产品、游戏道具甚至是社会关系等等。对于项目方来说,NFT可以作为一个组件添加到他们的业务中,具有很强的可塑性,可以进行业务拓展,比如说消费品公司在做一个NFT Pass,那么NFT就可以充当这个角色,有使用上限和使用次数,同时可以被记录,然后通过这个凭证对接一定的消费场景;游戏公司可以用NFT作为价值承载的工具,例如游戏中的道具、收益、社交关系都可以放到NFT中,甚至可以流通和交易。

7upDAO(26×14):再来谈谈社交吧,在推特上也看到您经常谈论社交,也说到telegram有一定的痛点,以及社交和SBT的结合?

Jason :首先we3最核心的社交产品已经存在了,它的名字就是Telegram,现在有八亿的月活,但是他做任何的Web3的事情都会被监管机构盯上,因此进展和迭代非常缓慢。

我对Web3社交还没有一个既定的思考。我只能是感觉说如果Web3社交和Web2社交不能形成差异化的使用场景是很难做出来的。举例来说,交易场景的Web3社交拓展,用户想要购买特定种类数量的代币,可以直接通过Nansen找到目标客户,同时通过Chat功能,完成二者资金的兑换,那么Nansen作为Bloomberg社交的场景是非常存在的,可以看到这个过程并不需要借助Web2的社交媒体,通过Web3原生的社交就能够实现;其实我想表达的意思就是,Web3需要拓展新的社交场景才能跑出来的可能,尤其是在Web2社交产品的用户体验已经做到了极致的前提下。SBT的话,不只局限于单个钱包地址账户,它还可以根据用户自定义和一群账户绑定,是多个账户的母目录来展开和protocol的交互场景 。

By the way,我想再进一步讲的是,我觉得代币不应该能持续的被消耗,它应该有生命周期,一些基于membership的NFT Pass可以持续的享受同等力度的权益,这是不对的。这个逻辑应该是每被用户用一次,value就减少一些,它要有使用次数限制。或者是说,我持有这个代币,但在我提供了Proof of Work之后,我才具备权利去vest,这些是非常值得尝试的。

7upDAO(26×14):下一波牛市来的时候,哪些新的叙事可能会起来?

Jason :在下一波叙事中,以USD为主的法币所环绕的出入金的体系会更加的成熟和无缝,一些yelp的应用会更好的集成进去;其次,在移动端,和web3交易的体验会有更好的封装,包括账户体系、登陆体系都会被封装在里面,任何一个应用都可以来调用它,同时兼备安全性;其三是,消费品公司在Membership和stakeholder economic上会有很多很深的尝试,并且基于法币出入口打通;游戏的用户登陆方向,我也会尝试去bet。

7upDAO(26×14):消费品与Web3结合的叙事里,你更倾向去投一个直接to C模型的Web3消费品公司,还是更倾向去投一个帮助传统消费品来提供Web3工具的to B SaaS型公司?

Jason :现在还是更倾向于直接to C的模式。举一个例子,比如我自己要打造一个女团,假设我过去做过BTS的幕后推手,然后我再拉上一个Onlyfans的联创,做这种运营很溜的,再拉上一个crypto native的人对代币体系很遛的,那么这样的一个团队和模式,是我很愿意来投的。但如果你要说,基于这个女团体系来做一个crypto的infra company,去跟女团这样的公司来推销我这个Web3产品,那我会慎重一些。卖铲子的模式,由于Web3的模式本身就变化太快,还没有明确打法,BD的过程也很艰辛,我会感到很痛苦。

7upDAO(26×14):那在二级市场的具体打法又有哪些呢?

Jason :其实我们看上一个周期的话,以太坊的最大收益是有40-60倍(2018年最低点82美元,2021年11月最高点4871美元)的,这个收益率其实能够吊打所有VC机构。现在看起来还不错的币,在上一个周期的第一轮融资中估值也都不高,其中很多在当时第一轮是一千多万美金的估值,一波牛市下来,也有100-300倍的回报。现在二级市场中已经上币项目大概是1.2万家,流通量市值200万美元以上的大概有2000-3000家,这其中真正有投资价值的可能只有30-50家,但整个池子的具备投资价值的公司的数量在变多,有上一个周期的10倍数量级了。我对二级市场的打法是这样看的,对于任何一家VC机构来说都面临着能不能看得懂一级项目,信息能否充分获取,以及能不能投进去的问题,但是这些问题在二级市场的是不存在的,重要的是市场能不能给到你想买到的价格,也是在拼认知变现的过程。

对于我来讲就是用一级的策略和方法论去做二级市场,我能不能用一级市场的第一轮的价格来买到二级市场的优秀项目和团队。一般来说,二级市场的流通市值是整体公司市值的5%-10%,然后第一年到第三年通胀率来看是原先的1倍到5倍,所以它的代币在熊市周期会被砸的特别狠,从而给我带来投二级的机会。而且对于头部的Web3投资机构来说,像Multicoin Capital在二级市场很难去做这么小的盘子的二级市场投资,可能拿不到很多的份额(例如两三百万美金)价格就被推起来了,而对我们来说就没有这样的顾虑,因此,如果价格合适,团队也一直在努力干活的话,也是能从二级市场获得很不错的收益的。

同时二级市场相比一级市场也有不少的机会。

首先是信息透明度较高,通过公开渠道都可以拿到我们所需要的信息;第二点是相较于项目方首次融资,已经上币的项目方是在热度过去之后是更需要投资方支持的,所以沟通成本可能会低一些,更会愿意和你交流;还有一点是,二级市场的波动性,除了熊市情绪之外,之前的VC投资者它要套现和砸盘,所以存在一个和共识不一样的价格点给你机会,而并不是公司一定出现了问题才出现价格下滑。所以我们在二级市场大概会布局15-35家公司。

7upDAO(26×14):对于一些已经发币的公司,已经有上交所的代币流通估值了,但它同时又出于某种考虑去股权融资,对于这样融资方式的公司,你会考虑投资吗?

Jason :这种我会觉得很痛苦。因为一个公司的估值,本身是由三张表来体现价值的,它进账的现金流是要作拆解的,那它所体现的权益,是要给股东的,还是给token holders的?所以我每次和项目方交流的时候,都会把这个问题问清楚,我会担心这种问题的。

7upDAO(26×14):现在你们团队是3个人,但你理想中的团队人数是几个人?现在最需要补充哪块的人?

Jason :未来3-6个月,我们想补齐3个岗位,一个是一、二级混投的岗位,从sourcing到monitoring再到portfolio support;另一个是投后的帮助和管理,等于是chief staff加保姆,加上一些需要帮助portfolio解决的事宜,以及一些线下的事情;第三则是技术性的合伙人,目前已经有一个人选了。真正的投研岗位并不会特别大,最终就是5-8个人之间,每一个人会有自己的领域。最终理想的整体团队人数是10人以内。

7upDAO(26×14):在面试时你比较看重候选人的哪些因素和特质?经常会问候选人什么样的问题?

Jason :如果是投研岗位的话,除了专业性之外,我比较看重这个同学是否愿意放弃短期利益来换取长期利益,对Web3的看法是否具有长期视角,审美上是否一致。因为这个投研人员是会代表我们和项目方交流的,如果他在人品上出现瑕疵,会影响基金的声誉,这点是属于我在选人上的一票否决权。

其次,我希望他是一个self-driven的人,他会对事物有旺盛的好奇心,这个好奇心体现的点在于他会质疑行业中大家所相信的一些东西,他会根据第一性原理思考之后,再选择到底要不要相信它,而不是把某个东西作为真理来全盘接受。我自己的framework是从过去的Web2和上市公司来的,但是在Web3很多东西需要重新去思考,所以如果他不愿意去想的话,很comfortable一种状态的话,可能我们教起来也会很累。

最后就是关乎vibe的事,我们不会特别serious,大家可能会觉得这个东西真的好玩,大家在智商和情商上可以碰到一块去,我的梗你能懂,我在想的一些东西我们能不谋而合,我觉得这点也很重要。我的这些风格其实很受我前老板的影响,如果你问他,我相信他的回答也是和我差不多的。

7upDAO(26×14):Web3基金未来几年会有什么样的竞争格局呢?包括发展的黄金窗口,以及如何打造一个有内涵、有特质属性的Web3 fund?

Jason :如果整个行业还能有比较大的发展的话,头部Web2的基金是一定会进来的,留给我们的时间窗口可能也就是现在到下一个周期的时间,也就是3-4年之内。但欧美已经非常非常卷来,不过在亚太的细分市场中,我认为头三把基金的交椅仍然是虚位以待的,值得通过差异化的方式获得竞争优势,包括Folius Ventures也是主攻亚太区域,做亚太创始人和欧美Web3的桥头堡。

我认为对于我们Folius基金来说,三张牌非常重要。

首先我认为,一定要树立品牌的调性,也就是项目方对我们是认可的,包含对人格和价值观的认同;第二点是我们会树立长期知识主义的特性,即市场不光是对我们三观和审美的认同,也会认可我们的知识输出和思维逻辑,因此我们也会不断通过livestream或者文章输出的方式向市场发声,比如告诉大家为什么我投资的这个标的好,以及我们的研报输出;第三点是基金要和项目方一同成长,即我们不光要给创始人资金上的支持,还要找到两到三个最能帮助创始人的点,包括但不限于人员招聘、产品打磨和资源对接等。

现在的募资环境需要GP打造的基金有独特的差异化,我们讲的故事是看好亚太开发者,我们有很多欧美的投资人,他们在传统行业大赛道已经投了,还有10%的配置他们也会考虑新兴的还看不太清的行业做,当然crypto行业也在其中,他们也看重亚太团队崛起的机遇,我们切的是这块配置的资金。这轮Crypto Winter之后,未来特别大的crypto fund可能会比较难募集,需要有很强的 track records,但中小型的fund如果有difference和defense会容易很多。我们现在是一个开曼的开放式的对冲基金结构,一、二级混投,但每个月都可以拿新钱,会是一直开放的状态。

责编:Lyn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