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布斯曝光 Kraken 管理问题:高层职位几乎全部空缺

原文标题:Cracks At Kraken: Crypto’s Near Empty C-Suite原文作者:Steven Ehrlich原文来源:forbes编译:郭倩雯,ChainCatcher

Kraken 首席执行官 Jesse Powell——该公司好胜却内向的创始人——此前宣布他会在 9 月 21 日辞去首席执行官的职务,转而担任主席一职。对此人们毫无意外。Powell 在枪支权利和产假等问题上的傲慢与视而不见,(在一份内部信息中,Powell 曾将儿童描述为私营公司的“有害附加物”)引发《纽约时报》关注这家拥有 3000 人员工的加密货币交易所,揭露其内部上演的文化战争。

Kraken已经成为领先的加密货币交易所之一,其支持者包括 Digital Currency Group和 Tribe Capital,估值据称有 108 亿美元。它希望能与 Coinbase 抗衡,并在首次公开募股中上市。与将自己定位为媒体宠儿的 SBF 不同,42 岁的 Powell 总是一副对舆论不屑的态度,这为公司的发展带来负担。

但 Powell 最近的头衔变化可能无法弥补他对 Kraken 高管队伍造成的损害。过去两年里,该公司的高管大量离职,Powell 异想天开的管理风格和特立独行的个人观点也饱受诟病。

福布斯曝光 Kraken 管理问题:高层职位几乎全部空缺Kraken 首席执行官 Jesse Powell 将交易所打造成了市值 100 亿美元的公司,但他的意识形态和管理风格成为未来发展的潜在障碍。拍摄者/David Paul Morris/Bloomberg

该公司正在寻找一名首席运营官(其现任首席运营官 Dave Ripley 将取代 Powell 担任首席执行官),一名首席产品官,一名首席技术官,一名首席合规官。自 2021 年 6 月以来,它的首席商务官一直空缺。更重要的是,其首席财务官 Carrie Dolan、首席营销官 Mayur Gupta 和首席人事官 Pranesh Anthapur 只在该公司担任相应职务 6 至 9 个月不等。

一位最近离职的高管称,这次管理层更替,“对于这家在短期内就发展壮大的公司来说,将是一次巨变。”

Kraken 的一位发言人否认最近很多的高层职位空缺或高管离职,并解释说寻找高管可能需要一年多时间。“ Kraken 要求很高,只会选择最好的候选人,尤其是高级别的职位。”

最近离职的一位高管是 Steve Christie,他是全球合规主管,于 9 月离职后加入 Binance 担任其合规高级副总裁。此外,Kraken 曾有一位首席合规官 Howard Bernstein,他现在经营一家管理咨询公司。当初,Bernstein 在这个职位仅仅呆了八个月,从 2015 年 8 月至 2016 年 2 月。

首席产品官最终由 Jeremy Welch 担任,他于 2022 年 6 月离开公司。同月,《纽约时报》也对其公司文化进行曝光。他于 2020 年 5 月加入 Kraken,担任产品副总裁,2021 年 4月被提升为首席产品官。内部人士说,Welch 在这个职位上没有发挥出应有的作用。与同行相比,Kraken 产品的开发速度臭名昭著地慢。比如,与 Coinbase 等其他加密货币交易所不同,Coinbase 从2013 年就有了 App,而 Kraken 直到 2020 年才有自己的面向消费者的 App。

公司的一位发言人辩解称:“Kraken 一直专注于提供优质产品。不幸的是,这一领域的企业常常在产品还没做好或还没准备好进入市场时候就冒然推出产品。”

然而,Powell 越级下发指令和过于细致的管理,可能也是导致 Welch 难以加快产品开发的速度的原因。Powell 有时会参与到进行中的项目,把他们的路线图改得天翻地覆。一个例子是去年冬天,Kraken 草率地干预其即将发布的 NFT 市场。一位内部人士说:“Jesse 在没有告诉任何人的情况下就改变了 NFT 项目的整个路线图。我们花了一两个月就路线图达成一致,结果有一天他把所有的工程师都拉走了。这是他的特权,但这对大规模公司的扩张来说,这是灾难性的。”

Welch 取代 2020 年 10 月离职的 Craig Stoe,成为又一个离职的产品负责人。Kraken 现在正在寻找四年内的第三个产品负责人。

首席财务官 Kaiser Ng 是公司的老员工,于 2022 年 1 月离开公司,到 Binance 担任负责财务的高级副总裁,为 2022 年 3 月加入公司的资深 CFO Carrie Dolan 让路。2014 年 Lending Club 上市时,Dolan 曾担任该公司的 CFO。2016 年 9 月,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指控她和首席执行官Renaud Laplanche 不当地调整了他们向投资者报告的基金收益。虽然她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这些指控,但她同意支付 65000 美元的巨额罚款作为和解条件的一部分。

自 2021 年以来,Kraken 一直没有首席商务官,尽管它似乎也没有在寻找接替者。该公司的前首席商务官 Robert Zagotta 从 2018 年 6 月到 2021 年 6 月在该公司任职,然后选择离开,成为卢森堡交易所Bitstamp在美国分支机构的 CEO 和该公司全球交易所的全球 CCO。

Kraken 的多个内部消息源头告诉福布斯,Powell 正面临挣扎:如何不牺牲自己核心的自由主义价值观的前提下,在商业意识和与监管机构合作两个互相竞争的选项中进行权衡。这在 2015 年8 月,他决定将 Kraken 撤出纽约市场时体现尤为明显。此前,当地监管机构颁布了“BitLicense”,这是一个在该州运营所需的加密货币专用许可制度,许多内部人士认为它对参与加密货币和区块链的公司持有偏见或敌意。

尽管在推特上追随 Powell 的加密理想主义者们为这些决策欢呼,但多个消息来源称,这令负责公司发展的高管感到恼火。毕竟,放弃世界上最大的金融市场,还能做大生意吗?

前首席营销官 Matt Mason 仅在加入公司 12 个月后,便于 2020 年 2 月突然离职。他的职位一直空缺。现任 CMO Mayur Gupta 于 4 月从 Gannett-USA Today Network 受聘。

“即使是微小的营销决策也要经由 Powell,他对所有的决策都有意见,”一位前内部人士说道,“我们永远无法拥有愿意维持一种营销风格的领导,因为他们将永远无法满足 Powll 对营销的奇特想法。”

实际上,首席技术官 Thanh Luu 甚至也在计划从这个角色中退下来。2011 年他与 Powell 共同创立该交易所,并在其董事会中任职。

尽管领导层空缺,但 Kraken 正从初创企业成长为更专业的组织。整个组织内有等级结构,有与头衔相对应的工资设定。一年半前左右,它还进行了第一次定期的绩效评估。此外,公司对员工健康有相应的关注,因为公司有一个专门的“文化和生活”沟通团队,并在 Slack 上有健身频道。

一旦新的首席运营官上任,日常的领导工作将转移到现任 COO Dave Ripley 上,他于 2016 年加入 Kraken。虽然 Ripley 把头发留得很短,喜欢穿商务休闲装,和他这位留长发穿着时髦的上司很不相同,但他与 Powell 的许多观点一样。事实上,Ripley 是《纽约时报》曝光的“文化”文件的作者之一,该文件包含诸如“生命、自由和对健全货币的追求”和“有些时候必须有人被冒犯”等章节。

Ripley 曾是波士顿咨询集团的负责人,人们对其评价是“有能力”和“善于分析”。一位内部人士称从 Powell 到 Ripley 的转换是“用魅力换取专业性”。

Powell 也承认了这一点,他说:“Dave 不像我一样可笑,可能不愿意像我那样总是说些疯狂的话。Dave 可能觉得他必须更专业和保守。尽管如此,我们在文化、使命、监管方法以及我一直在做的一切上都是保持 200% 的一致。”

至于 Powell 从首席执行官转任主席这一变化,是否会对公司运营和其不良文化产生任何实际影响,尚不确定。Powell 仍将参与新产品开发和加密货币宣传等工作,因此他在 Kraken 内部的传奇影响力可能也无人能及。

Powell 在谈到 Kraken 的高管流失和文化困境时如此说到,“我认为人们真的很尊重‘为一个人的信仰站出来的意愿’,并想要在工作场所中找到这一点。这一点现在在硅谷和整个技术领域中都是缺失的。我们经受住了这种冲击,让有问题的人离开,吸引与我们的文化更契合的新人。”

利益相关披露:作者于 2019 年 8 月至 2020 年 8月在 Kraken 的营销部门工作。

转载声明:本文 由CoinON抓取收录,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CoinON资讯立场,CoinON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若以此作为投资依据,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声明: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风险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0)
上一篇 2022年10月20日 下午10:27
下一篇 2022年10月20日 下午10:33

相关推荐

福布斯曝光 Kraken 管理问题:高层职位几乎全部空缺

星期四 2022-10-20 22:30:40

Kraken 首席执行官 Jesse Powell——该公司好胜却内向的创始人——此前宣布他会在 9 月 21 日辞去首席执行官的职务,转而担任主席一职。对此人们毫无意外。Powell 在枪支权利和产假等问题上的傲慢与视而不见,(在一份内部信息中,Powell 曾将儿童描述为私营公司的“有害附加物”)引发《纽约时报》关注这家拥有 3000 人员工的加密货币交易所,揭露其内部上演的文化战争。

Kraken已经成为领先的加密货币交易所之一,其支持者包括 Digital Currency Group和 Tribe Capital,估值据称有 108 亿美元。它希望能与 Coinbase 抗衡,并在首次公开募股中上市。与将自己定位为媒体宠儿的 SBF 不同,42 岁的 Powell 总是一副对舆论不屑的态度,这为公司的发展带来负担。

但 Powell 最近的头衔变化可能无法弥补他对 Kraken 高管队伍造成的损害。过去两年里,该公司的高管大量离职,Powell 异想天开的管理风格和特立独行的个人观点也饱受诟病。

福布斯曝光 Kraken 管理问题:高层职位几乎全部空缺Kraken 首席执行官 Jesse Powell 将交易所打造成了市值 100 亿美元的公司,但他的意识形态和管理风格成为未来发展的潜在障碍。拍摄者/David Paul Morris/Bloomberg

该公司正在寻找一名首席运营官(其现任首席运营官 Dave Ripley 将取代 Powell 担任首席执行官),一名首席产品官,一名首席技术官,一名首席合规官。自 2021 年 6 月以来,它的首席商务官一直空缺。更重要的是,其首席财务官 Carrie Dolan、首席营销官 Mayur Gupta 和首席人事官 Pranesh Anthapur 只在该公司担任相应职务 6 至 9 个月不等。

一位最近离职的高管称,这次管理层更替,“对于这家在短期内就发展壮大的公司来说,将是一次巨变。”

Kraken 的一位发言人否认最近很多的高层职位空缺或高管离职,并解释说寻找高管可能需要一年多时间。“ Kraken 要求很高,只会选择最好的候选人,尤其是高级别的职位。”

最近离职的一位高管是 Steve Christie,他是全球合规主管,于 9 月离职后加入 Binance 担任其合规高级副总裁。此外,Kraken 曾有一位首席合规官 Howard Bernstein,他现在经营一家管理咨询公司。当初,Bernstein 在这个职位仅仅呆了八个月,从 2015 年 8 月至 2016 年 2 月。

首席产品官最终由 Jeremy Welch 担任,他于 2022 年 6 月离开公司。同月,《纽约时报》也对其公司文化进行曝光。他于 2020 年 5 月加入 Kraken,担任产品副总裁,2021 年 4月被提升为首席产品官。内部人士说,Welch 在这个职位上没有发挥出应有的作用。与同行相比,Kraken 产品的开发速度臭名昭著地慢。比如,与 Coinbase 等其他加密货币交易所不同,Coinbase 从2013 年就有了 App,而 Kraken 直到 2020 年才有自己的面向消费者的 App。

公司的一位发言人辩解称:“Kraken 一直专注于提供优质产品。不幸的是,这一领域的企业常常在产品还没做好或还没准备好进入市场时候就冒然推出产品。”

然而,Powell 越级下发指令和过于细致的管理,可能也是导致 Welch 难以加快产品开发的速度的原因。Powell 有时会参与到进行中的项目,把他们的路线图改得天翻地覆。一个例子是去年冬天,Kraken 草率地干预其即将发布的 NFT 市场。一位内部人士说:“Jesse 在没有告诉任何人的情况下就改变了 NFT 项目的整个路线图。我们花了一两个月就路线图达成一致,结果有一天他把所有的工程师都拉走了。这是他的特权,但这对大规模公司的扩张来说,这是灾难性的。”

Welch 取代 2020 年 10 月离职的 Craig Stoe,成为又一个离职的产品负责人。Kraken 现在正在寻找四年内的第三个产品负责人。

首席财务官 Kaiser Ng 是公司的老员工,于 2022 年 1 月离开公司,到 Binance 担任负责财务的高级副总裁,为 2022 年 3 月加入公司的资深 CFO Carrie Dolan 让路。2014 年 Lending Club 上市时,Dolan 曾担任该公司的 CFO。2016 年 9 月,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指控她和首席执行官Renaud Laplanche 不当地调整了他们向投资者报告的基金收益。虽然她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这些指控,但她同意支付 65000 美元的巨额罚款作为和解条件的一部分。

自 2021 年以来,Kraken 一直没有首席商务官,尽管它似乎也没有在寻找接替者。该公司的前首席商务官 Robert Zagotta 从 2018 年 6 月到 2021 年 6 月在该公司任职,然后选择离开,成为卢森堡交易所Bitstamp在美国分支机构的 CEO 和该公司全球交易所的全球 CCO。

Kraken 的多个内部消息源头告诉福布斯,Powell 正面临挣扎:如何不牺牲自己核心的自由主义价值观的前提下,在商业意识和与监管机构合作两个互相竞争的选项中进行权衡。这在 2015 年8 月,他决定将 Kraken 撤出纽约市场时体现尤为明显。此前,当地监管机构颁布了“BitLicense”,这是一个在该州运营所需的加密货币专用许可制度,许多内部人士认为它对参与加密货币和区块链的公司持有偏见或敌意。

尽管在推特上追随 Powell 的加密理想主义者们为这些决策欢呼,但多个消息来源称,这令负责公司发展的高管感到恼火。毕竟,放弃世界上最大的金融市场,还能做大生意吗?

前首席营销官 Matt Mason 仅在加入公司 12 个月后,便于 2020 年 2 月突然离职。他的职位一直空缺。现任 CMO Mayur Gupta 于 4 月从 Gannett-USA Today Network 受聘。

“即使是微小的营销决策也要经由 Powell,他对所有的决策都有意见,”一位前内部人士说道,“我们永远无法拥有愿意维持一种营销风格的领导,因为他们将永远无法满足 Powll 对营销的奇特想法。”

实际上,首席技术官 Thanh Luu 甚至也在计划从这个角色中退下来。2011 年他与 Powell 共同创立该交易所,并在其董事会中任职。

尽管领导层空缺,但 Kraken 正从初创企业成长为更专业的组织。整个组织内有等级结构,有与头衔相对应的工资设定。一年半前左右,它还进行了第一次定期的绩效评估。此外,公司对员工健康有相应的关注,因为公司有一个专门的“文化和生活”沟通团队,并在 Slack 上有健身频道。

一旦新的首席运营官上任,日常的领导工作将转移到现任 COO Dave Ripley 上,他于 2016 年加入 Kraken。虽然 Ripley 把头发留得很短,喜欢穿商务休闲装,和他这位留长发穿着时髦的上司很不相同,但他与 Powell 的许多观点一样。事实上,Ripley 是《纽约时报》曝光的“文化”文件的作者之一,该文件包含诸如“生命、自由和对健全货币的追求”和“有些时候必须有人被冒犯”等章节。

Ripley 曾是波士顿咨询集团的负责人,人们对其评价是“有能力”和“善于分析”。一位内部人士称从 Powell 到 Ripley 的转换是“用魅力换取专业性”。

Powell 也承认了这一点,他说:“Dave 不像我一样可笑,可能不愿意像我那样总是说些疯狂的话。Dave 可能觉得他必须更专业和保守。尽管如此,我们在文化、使命、监管方法以及我一直在做的一切上都是保持 200% 的一致。”

至于 Powell 从首席执行官转任主席这一变化,是否会对公司运营和其不良文化产生任何实际影响,尚不确定。Powell 仍将参与新产品开发和加密货币宣传等工作,因此他在 Kraken 内部的传奇影响力可能也无人能及。

Powell 在谈到 Kraken 的高管流失和文化困境时如此说到,“我认为人们真的很尊重‘为一个人的信仰站出来的意愿’,并想要在工作场所中找到这一点。这一点现在在硅谷和整个技术领域中都是缺失的。我们经受住了这种冲击,让有问题的人离开,吸引与我们的文化更契合的新人。”

利益相关披露:作者于 2019 年 8 月至 2020 年 8月在 Kraken 的营销部门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