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AAVE高管:协议野心、StarkNet扩张和DeFi未来

原本标题:The Buildooooooor – Marc Zeller of AAVE原文作者:Aylo原文来源:alpha please编译:深潮TechFlow

对话AAVE高管:协议野心、StarkNet扩张和DeFi未来

在熊市中保持信念的方法之一,就是与该领域中成功人士对话。

本文是关于对 AAVE 战略部 Marc Zeller 的采访,他的对话能够让我们普通人以一种更广泛的角度了解加密货币的发展方向。

你的加密货币起源是什么?

我了解比特币是因为毒品和暗网,我想这种情况在加密 OG 中很常见。我对比特币的第一感觉是,这对于经济学中而言很不可思议——因为你不能在没有通货膨胀的情况下创造货币。

我经历过 2014 年山寨币的时代。之后,我的一个好朋友在 2015 年向我介绍了以太坊。所以,当我的朋友告诉我以太坊时,我的第一反应是,又是个山寨币——每周都有一个新的比特币,但大多数都一文不值。

他告诉我,等等,以太坊有一些不同的东西,引入智能合约、世界计算机等等概念。我当时想,似乎这个“山寨币”有点不同,至少听起来是在做事。当时的好奇心在很多方面改变了我的生活。

2015 年,我和其他几个做技术的朋友决定创建 Ethereum France。以太坊基金会联系我们,让我们在欧洲组织一个社区会议,该会议于 2016 年开始,此后每年都在举行。

除此之外,我在 2016 年以一份全职工作加入了生态系统,在 Consensys 工作,从事稳定币的研究。

2019 年,我加入了 ETHLend,因为他们要转向我们现在所知的 AAVE。我对 AAVE 的创建给予了支持,并在这里工作至今。

从上一个行业周期中学到了什么?

我们学到了很多东西,但又可以说是一无所获,这个周期会比前一个周期好得多。17/18 年的 ICO 周期基本上人们都是在卖 PDF、白皮书和梦想——基本上就是这样。

这个周期我们遇见了很多叙事,大部分是废话。但是,所有这些都是区块链上的实际应用。在这个周期中,区块链网络的实际使用量增加了好几个数量级。我们有运行中的代码、应用程序、DAO 和一个实际的生态系统。我们有完整的 DeFi,我们有 NFT,我们有许多其他层面的行业。

我认为这是第一个周期,即使价格下跌,也没有人会说加密货币会死。

我认为这是生态系统找到了足够的产品市场契合度,并可以持续若干年。所以,这个周期才显得如此与众不同,我希望我们能够学习,提高认知,但我们不应该在加密货币中出现价值崇拜,特别是在 DeFi。我们吸引了很多资本和注意力,而 DeFi 和加密货币是去中心化的——并且不会过分重视单个实体。

因此,我对下一个周期的希望是,在生态系统中少一些超级明星,多一些建设者和协议,为自己说话

为什么那么多 DeFi 平台都失败了,AAVE 却能生存下来?

成为最后一个活着的人,会承担可怕的责任。我们基本上是最后一个从未被利用、黑客攻击或在 rekt.news 中提及的 DeFi 协议。 

从 20-22 年,我们花了 160 万美元对 AAVE V3 进行审计,我认为这是任何单个应用的最大审计支出。

我们做了一切人类可能做到的事情来保证我们的用户安全。

到目前为止,它确实产生了良好的效果,但想要零风险是不可能的。

你会如何描述今天的 AAVE?

AAVE 的愿景相当复杂,需要多年时间才能成熟,但我们会一步一步地朝着我们的目标前进。

V1 引入了闪电贷款、稳定的利率、A-Tokens,所有当时在 DeFi 中都不存在的东西

然后就推出了 V2,V2 在 Gas 成本、新特性和功能方面有了数量级的改进

现在迎来了 V3,我们正在积极筹备稳定币(GHO)、内容创建者协议、货币化协议,即 Lens 或社交媒体

所有这些都在形成某种形式的路线图,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就像我之前说的,AAVE 只交付了计划的 5%

对话AAVE高管:协议野心、StarkNet扩张和DeFi未来

剩下的 95% 是什么?

一年多以前,我们在推特上发表了关于借记卡的文章,由于 DeFi 和加密货币推特的关注度很低,人们忘记了这一点。但从那时起,我们得到了电子货币机构的许可证,我们构建一个完整的专门团队来处理这个问题。

我们已经宣布将会推出一个 AAVE 应用程序和钱包,它将成为金融技术服务之上的社交媒体和 DeFi 服务的一站式商店

而且我们将使用稳定币(GHO)作为主要货币

许多事情已经公开了。我们不是在黑暗中工作,我们只是一步一步地发布东西。很明显,我们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在我们能够在短期内交付的东西上,比如说主网的 V3 和 GHO 很可能在未来几周内出现

对话AAVE高管:协议野心、StarkNet扩张和DeFi未来

我们在 AAVE 公司所做的唯一事情是技术方面的工作。

我们需要确保它是成熟的,是安全的,是经过审计的,然后我们将其提交给 DAO,我们在稳定币 GHO 上工作了一年。

而且,这种投票直接发生在治理合约上,而实施是由治理合约完成的。

所以,这是一种全新的工作方式。

这在过去的其他行业中从未存在过:你组织了一个团队为一个协议做出贡献,然后由代币持有人的社区做出治理决定,使事情发生或拒绝它们。

为什么需要 GHO,为什么它很重要?

对此有两个答案。在 AAVE 的背景下,当你拥有一个最大的流动性协议时,拥有一个去中心化的稳定币是一个自然的发展路径,因为在经济方面,使用 ETH 借入 USDC 的能力,跟使用 ETH 铸造 GHO 的能力,几乎没有区别。这基本上是同一件事,是同一个市场,AAVE 的稳定币并没有探索一个新领域,它只是对我们所知道的和在过去一年里所做的事情的扩展。而且,因为协议已经形成了临界质量的流动性,启用这些服务是有意义的,因为我们已经有了所有的流动性,参与者到位,品牌到位,剩下的就是让 GHO 成功。

第二件事,对 AAVE 来说,稳定币会成为所有这些服务协同工作的重心。就效率而言,让稳定币成为主要的货币,或者至少是 Lens 的货币之一。以及 AAVE 可以用它来为金融技术部分的服务提供流动性,然后兑换为法币。

在更大的背景下,我认为整个生态系统基本上都沉迷于中心化的稳定币或法币。而我认为唯一的解决办法是降低 USDC 等资产的重要性,这些资产不是坏资产,但它们对于加密来说,过于中心化

USDC 很可能占 DAI 支持的 80%到 85%,而 GHO 最初可能也是这样的

但是,我希望未来 DAI 的比例可能是 50%USDC,20% GHO,20% Curve 稳定币,然后 10%其他的。如果我们有越来越多的去中心化的强势稳定币,我们可以随着时间的推移降低 USDC 在生态系统中的重要性。

我喜欢 GHO、DAI、CRV、FRAX 或任何一种去中心化的稳定币,因为我认为强大的多样性将使稳定币的抵押品更加多样化,这将使生态系统更有弹性,也更能抵抗审查制度。

我们可以预期 Portals 什么时候发布?什么时候 CCIP?

在路线图方面,Portals 被推后了一些。为了拥有 Portals,需要 V3 的推出。V3 本应更早在以太坊上发布,但它被推迟到了未来几周,所以这也推迟了 Portals 的推出。

目前的计划是先在以太坊主网上发布 V3,然后发布 GHO,再激活 Portals。

在 Portals 的基础设施方面,目前的路线图是有一个 V0 和 V1。V0 只是使用信任假设的信用额度。因此,我们将诸如跨链桥、做市商等列入了白名单,它们可以在信用额度的背景下凭空造出 A-tokens,他们被激励补充他们的信用额度,所以它是可移植的。在 AAVE 以向协议支付利率作为交换的任何市场上,这些都是“及时”的跨链流动性。

V0 的首先实施,是因为我们无法访问获得实际的跨链互操作性协议,这就是 CCIP 的含义。

对话AAVE高管:协议野心、StarkNet扩张和DeFi未来

因此,现在行业中最成熟的两家公司是 Chainlink 和 CCIP,我们从第一天开始就与他们合作,还有 Layer Zero。

说实话,他们都还不成熟,都不能满足我们对去中心化的安全和保障的高度要求。

例如,Layer Zero 目前的形式是严重的中心化,而 CCIP 是不能用的。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现在必须坚持 V0。

当我们有一个强大的跨链信息解决方案时,我们将推出 V1。V1 将推出动态信贷额度功能,比如信贷额度的跨链抵押,并且将允许其他用例,而不仅仅是跨链桥来转移流动性。通过跨链信息传递基础设施,你将能够拥有跨链借贷头寸。因此,如果你在以太坊上有一些 LINK,你想即时访问 USDC Polygon,你将通过第三方 dApp 激活 Portal,你的债务将在 Polygon 上,而你的抵押品在以太坊上,这就是 Portal 的长期愿景。

你是否会定期从 Chainlink 获得有关 CCIP 的更新?

我们每周都会与 Chainlink 公司对话,讨论 CCIP 以及与他们的其他协同效应,我们的关系非常好。他们和我们有同样高的安全标准。

除非他们 100% 确定公众可以安全使用,否则他们不会发布任何东西。

这就是为什么你在 rekt.news 中看不到 Chainlink 和 AAVE。

AAVE 会部署在非 EVM 链上吗?

答案是肯定的。而且我们已经投票了,对象是 StarkNet 和 Cairo。这两个链已经被列入预算,并且拿到了来自 DAO 的预算,并组织了一个部署到该项目的工作团队,即 BGD Labs。 我们预计将在 2023 年 StarkNet 上线时发生。

对话AAVE高管:协议野心、StarkNet扩张和DeFi未来

AAVE 绝对不是 EVM 主义者。但是,有一些分析是需要的。非 EVM 意味着你在 Solidity 上的所有专业知识都会立即归零,因为那不是相同的代码。

因此,如果你在 Solidity 上是一个世界领先的开发者,那么你在 Rust 上可能是狗屎。这是一个事实,因为当你改变语言时,一些技能不会神奇地转变。你需要找到或转换你目前的才能,使之与新环境兼容。获得新的才能需要花费三种主要货币,即时间、注意力和金钱。

当你把所有的代码库重写成一种新的语言时,你习惯合作的审计公司基本上是没有用的,因为世界上最好的能够验证 Solidity 智能合约的公司在 Rust 或其他智能合约语言上没有经验。因此,你需要找到新的审计公司,即使你没有经验,也没有关系。

你还要考虑部署在新链上的成本是否合理?如果你花了 6 个月或 9 个月,花了 100 万美元进入 Solana,但没有获得成功,那么,你就是在浪费 DAO 的钱。

为什么选择 StarkNet?

推动我们进入 StarkNet 的原因是,它是一个游戏规则的改变者。它是一个实际的 L2,与以太坊兼容,并最终落户于以太坊。但是,由于它是非 EVM,在例如计算方面有很大的不同。

当你在区块链上做某事时,你在技术方面所做的一切都是要花钱的。 因此,如果你要存储一些数据,需要花钱。 如果你改变一个变量,需要花钱。

以太坊上,在区块链上做智能合约层面的数学运算要花很多钱。但在 StarkNet 上,这几乎是免费的。现在,DeFi 是简单而愚蠢的,不是因为我们不能做数学,而是因为复杂的数学需要花费大量的钱。风险参数、利率曲线……

而 StarkNet 令人激动的一点是,我们能够在 StarkNet 上创建一个 AAVE 的 V4。这不是一个成熟的东西,但它将有更多的数学、优化和效率。这就是为什么它在实验方面对我们来说很有趣。

Lens 在 AAVE 的整体愿景中处于什么位置?

这是一种内容货币化的新方式。如果你是一个通过创造内容来获得收益的内容创作者,会对 Web2 糟糕的内容环境感同身受。Lens 将增强内容创作者的能力和收入。我认为这显然与我们在 AAVE 所做的事情相匹配,因为在流动性协议和内容创作之间有很多共同点。

对于大多数用户来说,AAVE 和 Lens 唯一可见的关联是 GHO,我认为他们中的大多数甚至不知道 DeFi,但他们会使用 GHO。例如,他们将使用他们的信用卡来购买 GHO,并支持他们喜欢的创作者。但对于内容创作者,Lens 将是一个游戏规则的改变者。大部分(不是全部)由他们社区提供的价值将直接给到他们。他们将能够与他们的观众一起做很酷的事情,这在 Web2 中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我有一个拥有大量观众的 YouTube 频道,YouTube 拿走了所有广告收入的 60%,可能更多。Twitch 也是如此。当有人订阅我的 Twitch 频道时,他们支付的费用大概是 4 欧元,而我赚的钱还不到 1 欧元,其余的都给了亚马逊。

与 Twitter 相比,我在 Lens 上只有一小部分社区,但我已经赚了 350 美元。这可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在我发布人工智能生成的艺术作品的一个月里,我从来没有从 Twitter 上赚过一分钱(7 万名粉丝)。因此,我非常期待看到它的发展。

未来几年你看好什么?

我认为 DeFi 中即将到来的叙事将是 LSD,即流动性质押衍生品。LSD 是最好的一种抵押品。

对话AAVE高管:协议野心、StarkNet扩张和DeFi未来

当你有 stETH 时,你就有 5% 的 ETH 收益率,你可以用它来借 DAI 和消费,或者借更多的 ETH,以便将其转换成更多的 stETH。而且根据你的杠杆和抵押品,你可以增加你的收益率,并确保你在 ETH 上有一个杠杆方向性的赌注。所以这取决于你。我认为这是一种很好的抵押品形式,因为如果 ETH 是稳定的,在一年内你的抵押品将增加 5%,以此类推。

这方面的实验始于 AAVE 上的 stETH。那是一个巨大的成功,在那之后,stETH 在 AAVE 上产生了 30 亿美元的存款和大约 10 亿美元的借款。我认为,我们能够通过 stMatic 和 MATIC X 将其推广到 Polygon。MATIC 的借款效率更高。一旦治理通过,AAVE 将推出一个 Instadapp 功能,这样你就可以在 Matic 上做类似的杠杆。

我认为越来越多的 LSD 多样性对以太坊也会有好处。因为现在 Lido 占以太坊所有质押的 30%,如果 Rocket Pool、StakeWise 和其他替代方案的发展,我们就能拥有一个更加去中心化的生态系统,那会更好。做到这一点的一个好方法是让更多的 LSD 加入到 DeFi 中。

如果我只拥有 1 个 ETH,除 Gas 费用途的其余 ETH 我会直接质押或者 stETH 抵押。 除了支付 Gas 费用之外,拥有多余的 ETH 是没有意义的。如果你有 ETH,最好质押它,或者使用质押的 ETH 作为抵押品。

DeFi 中应该推广的第二件事是使用 LP 代币作为抵押品,这实际上是我们 2022 年在 AAVE 开创的事情。当时市场还不够成熟,所以它没有取得巨大的成功。但我认为现在的市场已经成熟。对我来说,例如使用 Curve LP 代币或 3CRV 作为抵押品,借入其他稳定币,并在此基础上进行杠杆投注是有意义的。

例如在 Convex 上提供流动性,甚至是 Curve stETH——因为到最后底层资产是 ETH,这可能是一个很好的抵押品形式,因为你会得到激励。

我认为现在是时候提高 DeFi 效率了。因为如今大多数基础项目已经找到了产品的市场定位,现在是时候提供它们的盈利能力和效率了。

DeFi 的 L2 也很有趣。例如,AAVE 有一个叫 Morpho 的第 2 层。Morpho 允许你在 AAVE 上面创建一个 P2P 层。如果你有稳定币,你把它提供给 Morpho,你将得到 AAVE 的收益率或与 Morpho 层的 P2P 借款人匹配的收益率。因此,作为 LP,你可以得到 AAVE 的收益率或比 AAVE 更好的收益率,但绝不会更少。所以,你作为参与者的资金利用率总会是最好的。作为一个借款人,你将得到比 AAVE 成本低。

我认为我们将推出更多的收益衍生品。我想到的第一个是 88MPH,它允许人们提前获得他们的收益率,所以你可以锁定你的抵押品,该抵押品被存入AAVE,你提前获得你的收益率流动性。市场上有许多像这样的协议,比如 Element Finance、AP Wine 等。他们还没有得到关注,但我认为这些是未来的龙头项目,如果他们能变得更有效率。

显然,在未来,跨链持仓会很强大,我们目前还有很多东西需要建造。

最后,现在有什么人生定理对加密货币投资者说吗?

定投。

责任编辑:MK

转载声明:本文 由CoinON抓取收录,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CoinON资讯立场,CoinON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若以此作为投资依据,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声明: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风险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0)
上一篇 2022年10月31日 下午10:37
下一篇 2022年10月31日 下午10:41

相关推荐

对话AAVE高管:协议野心、StarkNet扩张和DeFi未来

星期一 2022-10-31 22:39:16

对话AAVE高管:协议野心、StarkNet扩张和DeFi未来

在熊市中保持信念的方法之一,就是与该领域中成功人士对话。

本文是关于对 AAVE 战略部 Marc Zeller 的采访,他的对话能够让我们普通人以一种更广泛的角度了解加密货币的发展方向。

你的加密货币起源是什么?

我了解比特币是因为毒品和暗网,我想这种情况在加密 OG 中很常见。我对比特币的第一感觉是,这对于经济学中而言很不可思议——因为你不能在没有通货膨胀的情况下创造货币。

我经历过 2014 年山寨币的时代。之后,我的一个好朋友在 2015 年向我介绍了以太坊。所以,当我的朋友告诉我以太坊时,我的第一反应是,又是个山寨币——每周都有一个新的比特币,但大多数都一文不值。

他告诉我,等等,以太坊有一些不同的东西,引入智能合约、世界计算机等等概念。我当时想,似乎这个“山寨币”有点不同,至少听起来是在做事。当时的好奇心在很多方面改变了我的生活。

2015 年,我和其他几个做技术的朋友决定创建 Ethereum France。以太坊基金会联系我们,让我们在欧洲组织一个社区会议,该会议于 2016 年开始,此后每年都在举行。

除此之外,我在 2016 年以一份全职工作加入了生态系统,在 Consensys 工作,从事稳定币的研究。

2019 年,我加入了 ETHLend,因为他们要转向我们现在所知的 AAVE。我对 AAVE 的创建给予了支持,并在这里工作至今。

从上一个行业周期中学到了什么?

我们学到了很多东西,但又可以说是一无所获,这个周期会比前一个周期好得多。17/18 年的 ICO 周期基本上人们都是在卖 PDF、白皮书和梦想——基本上就是这样。

这个周期我们遇见了很多叙事,大部分是废话。但是,所有这些都是区块链上的实际应用。在这个周期中,区块链网络的实际使用量增加了好几个数量级。我们有运行中的代码、应用程序、DAO 和一个实际的生态系统。我们有完整的 DeFi,我们有 NFT,我们有许多其他层面的行业。

我认为这是第一个周期,即使价格下跌,也没有人会说加密货币会死。

我认为这是生态系统找到了足够的产品市场契合度,并可以持续若干年。所以,这个周期才显得如此与众不同,我希望我们能够学习,提高认知,但我们不应该在加密货币中出现价值崇拜,特别是在 DeFi。我们吸引了很多资本和注意力,而 DeFi 和加密货币是去中心化的——并且不会过分重视单个实体。

因此,我对下一个周期的希望是,在生态系统中少一些超级明星,多一些建设者和协议,为自己说话

为什么那么多 DeFi 平台都失败了,AAVE 却能生存下来?

成为最后一个活着的人,会承担可怕的责任。我们基本上是最后一个从未被利用、黑客攻击或在 rekt.news 中提及的 DeFi 协议。 

从 20-22 年,我们花了 160 万美元对 AAVE V3 进行审计,我认为这是任何单个应用的最大审计支出。

我们做了一切人类可能做到的事情来保证我们的用户安全。

到目前为止,它确实产生了良好的效果,但想要零风险是不可能的。

你会如何描述今天的 AAVE?

AAVE 的愿景相当复杂,需要多年时间才能成熟,但我们会一步一步地朝着我们的目标前进。

V1 引入了闪电贷款、稳定的利率、A-Tokens,所有当时在 DeFi 中都不存在的东西

然后就推出了 V2,V2 在 Gas 成本、新特性和功能方面有了数量级的改进

现在迎来了 V3,我们正在积极筹备稳定币(GHO)、内容创建者协议、货币化协议,即 Lens 或社交媒体

所有这些都在形成某种形式的路线图,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就像我之前说的,AAVE 只交付了计划的 5%

对话AAVE高管:协议野心、StarkNet扩张和DeFi未来

剩下的 95% 是什么?

一年多以前,我们在推特上发表了关于借记卡的文章,由于 DeFi 和加密货币推特的关注度很低,人们忘记了这一点。但从那时起,我们得到了电子货币机构的许可证,我们构建一个完整的专门团队来处理这个问题。

我们已经宣布将会推出一个 AAVE 应用程序和钱包,它将成为金融技术服务之上的社交媒体和 DeFi 服务的一站式商店

而且我们将使用稳定币(GHO)作为主要货币

许多事情已经公开了。我们不是在黑暗中工作,我们只是一步一步地发布东西。很明显,我们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在我们能够在短期内交付的东西上,比如说主网的 V3 和 GHO 很可能在未来几周内出现

对话AAVE高管:协议野心、StarkNet扩张和DeFi未来

我们在 AAVE 公司所做的唯一事情是技术方面的工作。

我们需要确保它是成熟的,是安全的,是经过审计的,然后我们将其提交给 DAO,我们在稳定币 GHO 上工作了一年。

而且,这种投票直接发生在治理合约上,而实施是由治理合约完成的。

所以,这是一种全新的工作方式。

这在过去的其他行业中从未存在过:你组织了一个团队为一个协议做出贡献,然后由代币持有人的社区做出治理决定,使事情发生或拒绝它们。

为什么需要 GHO,为什么它很重要?

对此有两个答案。在 AAVE 的背景下,当你拥有一个最大的流动性协议时,拥有一个去中心化的稳定币是一个自然的发展路径,因为在经济方面,使用 ETH 借入 USDC 的能力,跟使用 ETH 铸造 GHO 的能力,几乎没有区别。这基本上是同一件事,是同一个市场,AAVE 的稳定币并没有探索一个新领域,它只是对我们所知道的和在过去一年里所做的事情的扩展。而且,因为协议已经形成了临界质量的流动性,启用这些服务是有意义的,因为我们已经有了所有的流动性,参与者到位,品牌到位,剩下的就是让 GHO 成功。

第二件事,对 AAVE 来说,稳定币会成为所有这些服务协同工作的重心。就效率而言,让稳定币成为主要的货币,或者至少是 Lens 的货币之一。以及 AAVE 可以用它来为金融技术部分的服务提供流动性,然后兑换为法币。

在更大的背景下,我认为整个生态系统基本上都沉迷于中心化的稳定币或法币。而我认为唯一的解决办法是降低 USDC 等资产的重要性,这些资产不是坏资产,但它们对于加密来说,过于中心化

USDC 很可能占 DAI 支持的 80%到 85%,而 GHO 最初可能也是这样的

但是,我希望未来 DAI 的比例可能是 50%USDC,20% GHO,20% Curve 稳定币,然后 10%其他的。如果我们有越来越多的去中心化的强势稳定币,我们可以随着时间的推移降低 USDC 在生态系统中的重要性。

我喜欢 GHO、DAI、CRV、FRAX 或任何一种去中心化的稳定币,因为我认为强大的多样性将使稳定币的抵押品更加多样化,这将使生态系统更有弹性,也更能抵抗审查制度。

我们可以预期 Portals 什么时候发布?什么时候 CCIP?

在路线图方面,Portals 被推后了一些。为了拥有 Portals,需要 V3 的推出。V3 本应更早在以太坊上发布,但它被推迟到了未来几周,所以这也推迟了 Portals 的推出。

目前的计划是先在以太坊主网上发布 V3,然后发布 GHO,再激活 Portals。

在 Portals 的基础设施方面,目前的路线图是有一个 V0 和 V1。V0 只是使用信任假设的信用额度。因此,我们将诸如跨链桥、做市商等列入了白名单,它们可以在信用额度的背景下凭空造出 A-tokens,他们被激励补充他们的信用额度,所以它是可移植的。在 AAVE 以向协议支付利率作为交换的任何市场上,这些都是“及时”的跨链流动性。

V0 的首先实施,是因为我们无法访问获得实际的跨链互操作性协议,这就是 CCIP 的含义。

对话AAVE高管:协议野心、StarkNet扩张和DeFi未来

因此,现在行业中最成熟的两家公司是 Chainlink 和 CCIP,我们从第一天开始就与他们合作,还有 Layer Zero。

说实话,他们都还不成熟,都不能满足我们对去中心化的安全和保障的高度要求。

例如,Layer Zero 目前的形式是严重的中心化,而 CCIP 是不能用的。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现在必须坚持 V0。

当我们有一个强大的跨链信息解决方案时,我们将推出 V1。V1 将推出动态信贷额度功能,比如信贷额度的跨链抵押,并且将允许其他用例,而不仅仅是跨链桥来转移流动性。通过跨链信息传递基础设施,你将能够拥有跨链借贷头寸。因此,如果你在以太坊上有一些 LINK,你想即时访问 USDC Polygon,你将通过第三方 dApp 激活 Portal,你的债务将在 Polygon 上,而你的抵押品在以太坊上,这就是 Portal 的长期愿景。

你是否会定期从 Chainlink 获得有关 CCIP 的更新?

我们每周都会与 Chainlink 公司对话,讨论 CCIP 以及与他们的其他协同效应,我们的关系非常好。他们和我们有同样高的安全标准。

除非他们 100% 确定公众可以安全使用,否则他们不会发布任何东西。

这就是为什么你在 rekt.news 中看不到 Chainlink 和 AAVE。

AAVE 会部署在非 EVM 链上吗?

答案是肯定的。而且我们已经投票了,对象是 StarkNet 和 Cairo。这两个链已经被列入预算,并且拿到了来自 DAO 的预算,并组织了一个部署到该项目的工作团队,即 BGD Labs。 我们预计将在 2023 年 StarkNet 上线时发生。

对话AAVE高管:协议野心、StarkNet扩张和DeFi未来

AAVE 绝对不是 EVM 主义者。但是,有一些分析是需要的。非 EVM 意味着你在 Solidity 上的所有专业知识都会立即归零,因为那不是相同的代码。

因此,如果你在 Solidity 上是一个世界领先的开发者,那么你在 Rust 上可能是狗屎。这是一个事实,因为当你改变语言时,一些技能不会神奇地转变。你需要找到或转换你目前的才能,使之与新环境兼容。获得新的才能需要花费三种主要货币,即时间、注意力和金钱。

当你把所有的代码库重写成一种新的语言时,你习惯合作的审计公司基本上是没有用的,因为世界上最好的能够验证 Solidity 智能合约的公司在 Rust 或其他智能合约语言上没有经验。因此,你需要找到新的审计公司,即使你没有经验,也没有关系。

你还要考虑部署在新链上的成本是否合理?如果你花了 6 个月或 9 个月,花了 100 万美元进入 Solana,但没有获得成功,那么,你就是在浪费 DAO 的钱。

为什么选择 StarkNet?

推动我们进入 StarkNet 的原因是,它是一个游戏规则的改变者。它是一个实际的 L2,与以太坊兼容,并最终落户于以太坊。但是,由于它是非 EVM,在例如计算方面有很大的不同。

当你在区块链上做某事时,你在技术方面所做的一切都是要花钱的。 因此,如果你要存储一些数据,需要花钱。 如果你改变一个变量,需要花钱。

以太坊上,在区块链上做智能合约层面的数学运算要花很多钱。但在 StarkNet 上,这几乎是免费的。现在,DeFi 是简单而愚蠢的,不是因为我们不能做数学,而是因为复杂的数学需要花费大量的钱。风险参数、利率曲线……

而 StarkNet 令人激动的一点是,我们能够在 StarkNet 上创建一个 AAVE 的 V4。这不是一个成熟的东西,但它将有更多的数学、优化和效率。这就是为什么它在实验方面对我们来说很有趣。

Lens 在 AAVE 的整体愿景中处于什么位置?

这是一种内容货币化的新方式。如果你是一个通过创造内容来获得收益的内容创作者,会对 Web2 糟糕的内容环境感同身受。Lens 将增强内容创作者的能力和收入。我认为这显然与我们在 AAVE 所做的事情相匹配,因为在流动性协议和内容创作之间有很多共同点。

对于大多数用户来说,AAVE 和 Lens 唯一可见的关联是 GHO,我认为他们中的大多数甚至不知道 DeFi,但他们会使用 GHO。例如,他们将使用他们的信用卡来购买 GHO,并支持他们喜欢的创作者。但对于内容创作者,Lens 将是一个游戏规则的改变者。大部分(不是全部)由他们社区提供的价值将直接给到他们。他们将能够与他们的观众一起做很酷的事情,这在 Web2 中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我有一个拥有大量观众的 YouTube 频道,YouTube 拿走了所有广告收入的 60%,可能更多。Twitch 也是如此。当有人订阅我的 Twitch 频道时,他们支付的费用大概是 4 欧元,而我赚的钱还不到 1 欧元,其余的都给了亚马逊。

与 Twitter 相比,我在 Lens 上只有一小部分社区,但我已经赚了 350 美元。这可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在我发布人工智能生成的艺术作品的一个月里,我从来没有从 Twitter 上赚过一分钱(7 万名粉丝)。因此,我非常期待看到它的发展。

未来几年你看好什么?

我认为 DeFi 中即将到来的叙事将是 LSD,即流动性质押衍生品。LSD 是最好的一种抵押品。

对话AAVE高管:协议野心、StarkNet扩张和DeFi未来

当你有 stETH 时,你就有 5% 的 ETH 收益率,你可以用它来借 DAI 和消费,或者借更多的 ETH,以便将其转换成更多的 stETH。而且根据你的杠杆和抵押品,你可以增加你的收益率,并确保你在 ETH 上有一个杠杆方向性的赌注。所以这取决于你。我认为这是一种很好的抵押品形式,因为如果 ETH 是稳定的,在一年内你的抵押品将增加 5%,以此类推。

这方面的实验始于 AAVE 上的 stETH。那是一个巨大的成功,在那之后,stETH 在 AAVE 上产生了 30 亿美元的存款和大约 10 亿美元的借款。我认为,我们能够通过 stMatic 和 MATIC X 将其推广到 Polygon。MATIC 的借款效率更高。一旦治理通过,AAVE 将推出一个 Instadapp 功能,这样你就可以在 Matic 上做类似的杠杆。

我认为越来越多的 LSD 多样性对以太坊也会有好处。因为现在 Lido 占以太坊所有质押的 30%,如果 Rocket Pool、StakeWise 和其他替代方案的发展,我们就能拥有一个更加去中心化的生态系统,那会更好。做到这一点的一个好方法是让更多的 LSD 加入到 DeFi 中。

如果我只拥有 1 个 ETH,除 Gas 费用途的其余 ETH 我会直接质押或者 stETH 抵押。 除了支付 Gas 费用之外,拥有多余的 ETH 是没有意义的。如果你有 ETH,最好质押它,或者使用质押的 ETH 作为抵押品。

DeFi 中应该推广的第二件事是使用 LP 代币作为抵押品,这实际上是我们 2022 年在 AAVE 开创的事情。当时市场还不够成熟,所以它没有取得巨大的成功。但我认为现在的市场已经成熟。对我来说,例如使用 Curve LP 代币或 3CRV 作为抵押品,借入其他稳定币,并在此基础上进行杠杆投注是有意义的。

例如在 Convex 上提供流动性,甚至是 Curve stETH——因为到最后底层资产是 ETH,这可能是一个很好的抵押品形式,因为你会得到激励。

我认为现在是时候提高 DeFi 效率了。因为如今大多数基础项目已经找到了产品的市场定位,现在是时候提供它们的盈利能力和效率了。

DeFi 的 L2 也很有趣。例如,AAVE 有一个叫 Morpho 的第 2 层。Morpho 允许你在 AAVE 上面创建一个 P2P 层。如果你有稳定币,你把它提供给 Morpho,你将得到 AAVE 的收益率或与 Morpho 层的 P2P 借款人匹配的收益率。因此,作为 LP,你可以得到 AAVE 的收益率或比 AAVE 更好的收益率,但绝不会更少。所以,你作为参与者的资金利用率总会是最好的。作为一个借款人,你将得到比 AAVE 成本低。

我认为我们将推出更多的收益衍生品。我想到的第一个是 88MPH,它允许人们提前获得他们的收益率,所以你可以锁定你的抵押品,该抵押品被存入AAVE,你提前获得你的收益率流动性。市场上有许多像这样的协议,比如 Element Finance、AP Wine 等。他们还没有得到关注,但我认为这些是未来的龙头项目,如果他们能变得更有效率。

显然,在未来,跨链持仓会很强大,我们目前还有很多东西需要建造。

最后,现在有什么人生定理对加密货币投资者说吗?

定投。

责任编辑:M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