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 Maker 「终极计划」,将为 MakerDAO 带来哪些改变?

原本标题:Explained: MakerDAO’s plan to break the dollar peg原文作者:Bennett Tomlin原文来源:protos & decrypt编译:Odaily 星球日报译者 Katie

解读 Maker 「终极计划」,将为 MakerDAO 带来哪些改变?

MakerDAO  向其 “Endgame Plan” (终极计划)又近了一步,MakerDAO 已经通过了一项治理提案,开始向其“终极计划”过渡,将推进其历史上最大规模的重组。在最近多数票支持引入八项 Maker 改进建议(MIP)后,MakerDAO 将推出 MetaDAO,并启动一个新的资金库,为该协议创造更多收入。该计划从根本上改变了 MakerDAO 的多个方面。

USDC  和“现实世界资产”(RWA)

2021 年 10 月,MakerDAO 创始人  Rune Christensen 公布了他对 Maker 的新愿景,围绕着一个他称为 “Clean Money” 的概念。这是一种利用 DAI 的担保来应对灾难性气候变化的方式。

Rune 特别提到 USDC,因为它代表了 DAI 稳定币最大的潜在风险之一。根据 makerburn 数据,流通中有 81% 的 DAI 是由“稳定质押品”铸造的,以 USDC 为主。与其他资金库不同的是,稳定币资金库没有超额质押。USDC 和 USDP 加起来约占代锁定的质押品总额的 42%。这些稳定币对 DAI 来说存在风险,因为发行人可以选择将这些代币列入黑名单,使其失去价值,但 Maker 将认为它们继续具有美元的价值。这是它试图减少风险敞口,转而投资美国国债的动机之一。

除了稳定币,Maker 越来越依赖其他现实资产、跨链 桥资产和其他可能受到监管机构和执法部门压力的资产。Maker 的批评者多年来一直表示,这是一种站不住脚的情况,因为这些资产从根本上破坏了 Maker 成为“抗审查稳定币”的目标。Rune 希望,当他宣布 “Clean Money” 计划时,Maker 能够将资产从 USDC 转移到其他债券,从而提高其收益。这将使监管机构或执法部门难以迅速封杀 DAI。

Maker 的”终极计划”(Endgame Plan)

Maker 的终极计划是对 Maker 协议的许多方面进行根本性的重新设计。其中一个变化是创建各种 MetaDAO——拥有 Maker 功能或增长部分的小型社区。名义上,MetaDAO 应该帮助管理 Maker 治理一直在努力解决的一些政治和人际关系问题。每个 MetaDAO 都有自己的资金库,MetaDAO 不会控制这些资金库,而是由 Maker Core DAO 控制。

每个 MetaDAO 也将有自己的代币,操作自己的前端,并将有 yield farming。MakerDAO 将从一个双代币系统(加上质押品)转变为一个多代币系统,通过复杂的代币经济系统,允许 MetaDAO 创造自己的价值,同时仍将价值返回给 Maker Core。目的是让 GovernorDAO 负责组织 Maker Core 的去中心化劳动力,CreatorDAO 专注于 Maker 生态系统中的增长和创新, ProtectorDAO 专注于调解 Maker Core 与现实世界的互动。

Maker Core 仍然由 MKR 持有者而不是 MetaDAO 代币持有者管理,将始终保持对所有 MetaDAO 及其资产的控制。 MetaDAO 中的投票是信号,执行要由 Maker 管理层投票。 除了打破 Maker 目前的组织结构,终极计划还打算从根本上改变 MakerDAO 所采取的质押品类型和立场。

Rune 认为:“对加密货币的物理打击可能在没有事先通知的情况下发生,被‘无意中伤’的合法用户也没有维权的可能性。这违反了我们过去用来理解 RWA 风险的两个核心假设,使威权主义威胁更加严重。”Rune 在 Maker 中加入这些变化的动机是希望 Maker 更能抵御审查,让监管机构更难施加压力。

Rune 为 Maker 设立了三个阶段:

  • 第一种叫做“鸽势阶段”(Pigeon Stance),基本上就是 Maker 现在的状态。在这一阶段(计划持续两年半)中,Maker 专注于赚取收入并为下一阶段存储ETH 。
  • 两年半后,除非推迟或提前开始,否则将进入“鹰姿阶段”(Eagle Stance),将可扣押资产减少到总资产的 25% 以下。如果有必要,他们打算在这个时候打破 DAI 与美元的挂钩。
  • 最后是“涅槃阶段”(Phoenix Stance),只有在全球不稳定时期或质押品可能遭受攻击时才会启动。记住,这种情况随时可能出现,而且没有任何警告。在这一阶段,所有剩余的可扣押资产被出售,获得更多的 ETH。

最后,如果资金库不足以清偿债务,而协议盈余又不够,那么 MKR 将被出售到市场上以保持协议的偿付能力。

Maker 实际上改变是什么?

在“终极计划”之前并没有做出所有这些改变。他们创建了一个由协议控制的仿真保险库,用于保存 stEth。它扩大了一些核心单位的授权范围,改变了质押流程,并删除了一些旧的改进提案(MIP)。启动第一批 MetaDAO 的过程正在开始。

计划的其余部分尚未公布,但在某种意义上已经开始了倒计时。预计三年后将转向“鹰姿阶段”,并可能打破与美元的挂钩,但 MKR 代币持有人仍然可以选择无限期推迟过渡。MKR 持有者最终可能会被激励无限期地延长“鸽势阶段”,并继续寻找继续提高收益率的方法。

打破 DAI 与美元的挂钩的后果

如果 MakerDAO 选择进入“鹰姿阶段”并打破固定汇率,那么它将对整个生态系统产生二级影响。任何隐含或明确假设 DAI 与美元挂钩的协议都会面临脱钩问题。MakerDAO 创始人 Rune Christensen 是目前为止推动协议改变的最大声音。他正确地识别了协议的风险,提出了他支持的解决方案,并通过了信号表决。但他设计的“鸽势阶段”的结构可能会让 MKR 持有者可以“不作为”而获利,从而消减他们处理所发现的问题的积极性。如果“解决方案”继续推进,它将永久改变对 DAI 的需求及其在生态系统中的位置,并可能破坏其他协议。

责任编辑:MK

转载声明:本文 由CoinON抓取收录,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CoinON资讯立场,CoinON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若以此作为投资依据,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声明: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风险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0)
上一篇 2022年11月3日 下午3:48
下一篇 2022年11月3日 下午10:47

相关推荐

解读 Maker 「终极计划」,将为 MakerDAO 带来哪些改变?

星期四 2022-11-03 22:44:33

解读 Maker 「终极计划」,将为 MakerDAO 带来哪些改变?

MakerDAO  向其 “Endgame Plan” (终极计划)又近了一步,MakerDAO 已经通过了一项治理提案,开始向其“终极计划”过渡,将推进其历史上最大规模的重组。在最近多数票支持引入八项 Maker 改进建议(MIP)后,MakerDAO 将推出 MetaDAO,并启动一个新的资金库,为该协议创造更多收入。该计划从根本上改变了 MakerDAO 的多个方面。

USDC  和“现实世界资产”(RWA)

2021 年 10 月,MakerDAO 创始人  Rune Christensen 公布了他对 Maker 的新愿景,围绕着一个他称为 “Clean Money” 的概念。这是一种利用 DAI 的担保来应对灾难性气候变化的方式。

Rune 特别提到 USDC,因为它代表了 DAI 稳定币最大的潜在风险之一。根据 makerburn 数据,流通中有 81% 的 DAI 是由“稳定质押品”铸造的,以 USDC 为主。与其他资金库不同的是,稳定币资金库没有超额质押。USDC 和 USDP 加起来约占代锁定的质押品总额的 42%。这些稳定币对 DAI 来说存在风险,因为发行人可以选择将这些代币列入黑名单,使其失去价值,但 Maker 将认为它们继续具有美元的价值。这是它试图减少风险敞口,转而投资美国国债的动机之一。

除了稳定币,Maker 越来越依赖其他现实资产、跨链 桥资产和其他可能受到监管机构和执法部门压力的资产。Maker 的批评者多年来一直表示,这是一种站不住脚的情况,因为这些资产从根本上破坏了 Maker 成为“抗审查稳定币”的目标。Rune 希望,当他宣布 “Clean Money” 计划时,Maker 能够将资产从 USDC 转移到其他债券,从而提高其收益。这将使监管机构或执法部门难以迅速封杀 DAI。

Maker 的”终极计划”(Endgame Plan)

Maker 的终极计划是对 Maker 协议的许多方面进行根本性的重新设计。其中一个变化是创建各种 MetaDAO——拥有 Maker 功能或增长部分的小型社区。名义上,MetaDAO 应该帮助管理 Maker 治理一直在努力解决的一些政治和人际关系问题。每个 MetaDAO 都有自己的资金库,MetaDAO 不会控制这些资金库,而是由 Maker Core DAO 控制。

每个 MetaDAO 也将有自己的代币,操作自己的前端,并将有 yield farming。MakerDAO 将从一个双代币系统(加上质押品)转变为一个多代币系统,通过复杂的代币经济系统,允许 MetaDAO 创造自己的价值,同时仍将价值返回给 Maker Core。目的是让 GovernorDAO 负责组织 Maker Core 的去中心化劳动力,CreatorDAO 专注于 Maker 生态系统中的增长和创新, ProtectorDAO 专注于调解 Maker Core 与现实世界的互动。

Maker Core 仍然由 MKR 持有者而不是 MetaDAO 代币持有者管理,将始终保持对所有 MetaDAO 及其资产的控制。 MetaDAO 中的投票是信号,执行要由 Maker 管理层投票。 除了打破 Maker 目前的组织结构,终极计划还打算从根本上改变 MakerDAO 所采取的质押品类型和立场。

Rune 认为:“对加密货币的物理打击可能在没有事先通知的情况下发生,被‘无意中伤’的合法用户也没有维权的可能性。这违反了我们过去用来理解 RWA 风险的两个核心假设,使威权主义威胁更加严重。”Rune 在 Maker 中加入这些变化的动机是希望 Maker 更能抵御审查,让监管机构更难施加压力。

Rune 为 Maker 设立了三个阶段:

  • 第一种叫做“鸽势阶段”(Pigeon Stance),基本上就是 Maker 现在的状态。在这一阶段(计划持续两年半)中,Maker 专注于赚取收入并为下一阶段存储ETH 。
  • 两年半后,除非推迟或提前开始,否则将进入“鹰姿阶段”(Eagle Stance),将可扣押资产减少到总资产的 25% 以下。如果有必要,他们打算在这个时候打破 DAI 与美元的挂钩。
  • 最后是“涅槃阶段”(Phoenix Stance),只有在全球不稳定时期或质押品可能遭受攻击时才会启动。记住,这种情况随时可能出现,而且没有任何警告。在这一阶段,所有剩余的可扣押资产被出售,获得更多的 ETH。

最后,如果资金库不足以清偿债务,而协议盈余又不够,那么 MKR 将被出售到市场上以保持协议的偿付能力。

Maker 实际上改变是什么?

在“终极计划”之前并没有做出所有这些改变。他们创建了一个由协议控制的仿真保险库,用于保存 stEth。它扩大了一些核心单位的授权范围,改变了质押流程,并删除了一些旧的改进提案(MIP)。启动第一批 MetaDAO 的过程正在开始。

计划的其余部分尚未公布,但在某种意义上已经开始了倒计时。预计三年后将转向“鹰姿阶段”,并可能打破与美元的挂钩,但 MKR 代币持有人仍然可以选择无限期推迟过渡。MKR 持有者最终可能会被激励无限期地延长“鸽势阶段”,并继续寻找继续提高收益率的方法。

打破 DAI 与美元的挂钩的后果

如果 MakerDAO 选择进入“鹰姿阶段”并打破固定汇率,那么它将对整个生态系统产生二级影响。任何隐含或明确假设 DAI 与美元挂钩的协议都会面临脱钩问题。MakerDAO 创始人 Rune Christensen 是目前为止推动协议改变的最大声音。他正确地识别了协议的风险,提出了他支持的解决方案,并通过了信号表决。但他设计的“鸽势阶段”的结构可能会让 MKR 持有者可以“不作为”而获利,从而消减他们处理所发现的问题的积极性。如果“解决方案”继续推进,它将永久改变对 DAI 的需求及其在生态系统中的位置,并可能破坏其他协议。

责任编辑:M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