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der Research:我们应如何为 Token 创造价值?

原文作者:Vader Research原文来源:medium原文编译:Kxp,BlockBeats

基础业务正处于增长阶段并在持续产生收益,当下我们需要思考的问题包括——我们应如何为 Token 实体创造价值,从而让 Token 持有者能够分得相关业务的现有或未来收益?以及,我们可以使用哪些不同的价值累积机制,它们的优缺点又分别是什么?

我们将在本文中回答所有这些问题。在 Vader Research,我们有一个 Token 价值累积的三步法:

步骤 1:明确 Token 流入渠道

步骤 2:确定 Token 流入的支付货币

步骤 3:制定价值累积机制

本文的主要内容包括:

· 价值及价值创造

· 步骤 1:明确 Token 流入渠道

· 步骤 2:确定 Token 流入的支付货币

· 步骤 3:制定价值累积机制

· 价值累积的正确时机

 1. 价值及价值创造

我们在之前关于 Token 上限表分配的文章当中已经谈到了价值累积,它既包括现有价值,也包括未来价值。

换句话说,当资产流入生态系统时,就会创造价值。这些流入的资金可以是任何货币(Stablecoin、L1 区块链、原生 Token),并且可以 100%(主要的 NFT 销售、升级费用等)或在扣除一定比例版税费用后累积到协议中。

例如,Crypto Vnicorns 以 100 万美元的价格出售了 100 个初级 NFT。假设交易所得全部归入 Token 实体,那么无论销售中使用了哪种货币(可能是 USDC、ETH 或原生 Crypto Vnicorns Token),Token 实体都会产生价值 100 万美元的资金流入。

例如,赌徒 A 从赌徒 B 那里购买了价值 10 万美元的 Gigidaiku NFT,Gigidaiku 的创造者 Kimit Break 对所有次级交易收取 10% 的版税费用。假设交易所得全部归入股权实体,那么无论销售中使用的是何种货币,Kimit Break 都会产生价值 1 万美元的资金流入。

至于这些资产流入是否应该被确认为收入(受价值产生的时间段或支付货币影响)是会计师需要考虑的问题,我们应该关注的是如何设计可持续 NFT 经济、如何有效配置资源以及如何评估商业决策。

在实际操作当中,现金的流入与收入的确认往往是两个概念。比如说,如果 Adam 向 Netflix 支付了 120 美元的年费,那么 Netflix 需要每月确认 10 美元的实际收入,而那 120 美元则是首月的现金流入。此外,协议原生货币的付款可能不会被确认为收入。

出于对建模的考虑,我们更倾向于使用流入量而不是收入,因为流入量比收入(利润表)更接近于传统的会计现金流流入(现金流量表)。然而,我们也会将非Stablecoin的资金流量,如非Stablecoin的流入量和原生 Token 或非原生货币(NFT 等)的流出量,纳入调整后的流入报表中。

传统的三种财务报表、估值方法(DCF)、关键绩效指标(留存率、DAU、LTV、CAC)并不直接适用于 web3。它们只有经过调整之后才能更准确地反映 web3 协议的财务健康和绩效。在 Vader Research,我们一直在研究专有报表和指标,以更好地说明价值创造和累积的情况。

步骤 1:明确 Token 流入渠道

我们在上文中解释了 Token 的流入,现在让我们来看看一些常见的流入渠道及在 web3 中的例子。在游戏当中,资金流入渠道主要包括:

· 游戏内角色、物品/武器或土地的一次性 NFT 销售

· 持续的初级 NFT 销售(培育/铸造/制作)。

· 升级/维修/能源费

· 战斗通行证

· 赌注/锦标赛买入费

虽然游戏通过让玩家「铸造」或「培育」NFT 而让玩家体验到了一种控制感,但实际上价格还是由开发者(或 DAO)设定的,全部资金也直接流向了协议。这些 NFT 当中有一部分永久性 NFT,而另一部分则是消耗性的 NFT。消耗品 NFT 可能会会经历频繁的出售,从而产生更多可持续和经常性的资金流入。

Axie Infinity:

1. 初级 NFT 销售

2. 初级土地出让

3. 培育费用,这算是一个持续的初级 NFT 销售。培育费用是 NFT 价格的上限,所以只要二级市场的 NFT 价格高于育种费用,任何人都有套利机会,可以培育/铸造新的 NFT

4. 版税费用——二级市场交易费

Skyweaver:

1. 挑战赛参赛费

2. 版税费用

3. 初级非卡牌类 NFT 销售(英雄皮肤等)

Splinterlands:

1. 初级卡牌 NFT 战利品盒销售

2. 卡牌 NFT 升级费用

3. 版税费用

4. 锦标赛组织者费用

STEPN:

1. 初级 NFT 销售

2. 铸币费用

3. 维修/升级费用

4. 版税费用

Ethereum:

1.链上交易 Gas 费用

步骤 2:确定 Token 流入的支付货币

我们应该为每个流入渠道确定一种或多种支付货币,即终端用户可以在所有选项中选择一种货币,或只有一种选择。决策过程应该考虑终端用户的体验、资金流入的多样化、价值的累积以及法律/监管等事宜。

现在主要有三种常见的支付货币选择:

1. Stablecoin (USDC、USDT、美元、欧元等)

对于终端用户来说, Stablecoin 是最方便的选择,因为在使用 Stablecoin 时用户不需要处理额外的摩擦点(friction point),比如他们无需在去中心化或中心化交易所中将 Stablecoin 兑换成另一种货币。

此外,Moonpay 入金工具让终端用户能够直接用信用卡付款,而无需设置或连接 Metamask 钱包。这一点至关重要,因为在整个支付漏斗中,有相当大比例的用户因为额外的摩擦点而退出。摩擦点越少,退出率就越低。

也就是说, Stablecoin 支付可能会引发法律问题,某些地区的法规就不鼓励玩家使用 Stablecoin 进行支付。

2. 区块链货币(ETH、SOL、AVAX、MATIC、IMX 等)

对于用户来说,底层区块链 Token 是第二方便的选择。由于用户需要持有底层区块链 Token 来支付链上交易的 Gas 费用,因此用户一般都至少会留有一部分 Token。此外,大多数中心化交易所都支持用户将区块链货币存入/提出到 Metamask 这类非托管钱包。

3. 原生 Token(AXS、GMT、MANA、GALA、SLP 等)

用户也可以选择使用协议的原生货币,但必须要处理额外的摩擦点,所以相比于其他 Token 它就没那么方便了。尽管如此,它还是赋予了 Token 一个具体的效用,并提高了用户在 Token 购买上的认知(这种说法并没有科学依据)。

我们可以用一种或两种原生 Token 进行支付,比如 Axie 的培育费用就可以用 AXS 和 SLP 来支付,所以玩家必须持有足够数量的两种 Token 来完成交易。使用原生 Token 支付协议相关的交易可以让该 Token 真正具备「货币」属性。

步骤 3:制定价值累积机制

完成了上两个步骤之后,我们现在就可以选取价值累积机制了。请记住,并不是所有的资金流入都需要累积到 Token 实体上,一些开发者反而希望将价值累积到股权实体、其他 Token 实体和各种类别的 NFT 当中。

Vader Research:我们应如何为 Token 创造价值?

Axie 的培育费用就累积到了多个实体当中,它有两个主要的资金来源:市场费用和培育费用。市场费用全部都累积到了 AXS Token 实体控制的钱包地址当中。X% 的培育费用由 SLP 支付——累积价值到 SLP Token 实体;1-X% 的培育费用以 AXS 支付,累积到由 AXS Token 实体控制的钱包地址。

Axie NFT 所有者可以通过游戏赚取 SLP,而 Land NFT 所有者能够通过质押赚取 AXS。换句话说,SLP 的价值会间接累积到 Axie NFT 上,而 AXS 的价值则间接累积到 Land NFT 上。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其他的参数,如 AXS 的质押奖励有多少留给了 Land NFT、培育费用该定为多少、培育成本中 SLP 和 AXS 各自的占比以及 Axie NFT 是否属于永久性资产。

以下是每种流入货币的价值累积选项:

1. Stablecoin 或区块链 Token 资金流入

A. 回购原生 Token

Token 回购与股票回购非常相似,Token 实体通过中心化或去中心化交易所从公开市场上购买原生 Token。随着流通 Token 供应量的减少,价值将按比例累积至 Token 持有者。

回购可以按照固定的时间间隔和比例执行,如每月拿出 Stablecoin 流入的 70% 来回购原生 Token。或者,我们也可以按照非定期的形式执行回购,以便更灵活地管理资产。

B. 向用户分发 Stablecoin  或区块链 Token

流入的资金会用于营销/参与支出,而后经回购流回经济当中,以激励特定的行为,目的是促进增长、提高留存率、鼓励变现并创造长期价值。与方案 1 不同的是,在短期内,价值将累积到积极的协议参与者而不是 Token 持有者,而这将在长期内为 Token 持有者带来更大的利益。

C. 将 Stablecoin  分配给质押者(类似于股息)

质押奖励与股息非常相似,Token 实体会向 Token 持有者空投 Stablecoin 或区块链 Token。由于 Token 持有者在得到质押奖励之后会拥有更多的货币资产,因此价值将按比例累积给质押 Token 持有者。这种模式也可以进一步优化,比如将更高比例的 Token 分配给质押时间更长的 Token 持有者。

我们可以将以上几种方法结合起来:执行小规模回购,同时将 Stablecoin 或区块链 Token 奖励分发给因协议活动和原生 Token 所有权而获得奖励资格的用户,这可能才是分配奖励的有效方式。

2. 原生 Token 资金流入

A. 烧毁原生 Token

我们可以通过永久性的燃烧流通中的部分 Token 来减少 Token 的最大供应量。这一环节可以在资金流入时自动完成,或在每月/每周固定时间进行,也可以根据开发者/DAO 的决策在任意时间完成。由于 Token 最大供应量的降低,所有 Token 持有者的 Token 价值都得到了累积。

B. 为用户回收原生 Token

流入的资金会用于营销/参与支出,而后经回购流回经济当中,以激励特定的行为,目的是促进增长、提高留存率、鼓励变现并创造长期价值。与方案 1 不同的是,在短期内,价值将累积到积极的协议参与者而不是 Token 持有者,而这将在长期内为 Token 持有者带来更大的利益。

如果现金激励是以原生 Token 的形式提供给高忠诚度与参与度的用户,那么相较于 Stablecoin 或区块链 Token 这可能是更好的奖励货币。因为在这种模式下,对于那些愿意获取原生 Token 的用户来说,他们将不用在中心化或去中心化交易所兑换原生 Token,这样他们的原生 Token 收益率就会高于非原生 Token 兑换后的原生 Token 收益率。

出售原生 Token 时的额外摩擦点会降低用户出售原生 Token 的意愿,同理,购买原生 Token 时的额外摩擦点也会降低用户购买原生 Token 的意愿。

C. 将原生 Token 作为质押奖励发放

质押奖励与股息非常相似,Token 实体会向 Token 持有者空投 Stablecoin 或区块链 Token。由于 Token 持有者在得到质押奖励之后会拥有更多的货币资产,因此价值将按比例累积给质押 Token 持有者。

D. 长期持有原生 Token

与其立即烧毁 Token 或将其重新分发给用户/质押者,不如将 Token 存放在金库当中,并在以后做出价值累积决策。与仅仅在金库持有原生 Token 相比,烧毁原生 Token 能够给予散户投资者更多的信任,让他们相信系统中存在一个切实存在且可衡量的 Token 烧毁机制。

Vader Research:我们应如何为 Token 创造价值?

价值累积的正确时机

上市公司产生了收益并积累了现金之后,可以通过以下三种方式使用这些资金:

1. 重新投资于增长/营销/运营部门

2. 向股东支付红利

3. 回购股票

如果管理层认为企业已经足够成熟,而且也看不到任何有吸引力的商业投资机会,如雇佣新员工、建立新的服务线或进行品牌营销,那么管理层可以将多余的现金作为红利发放给股东。

通常情况下,处于早期阶段或快速增长阶段的初创企业不会向其股东支付股息,他们宁愿通过用户激励、补贴或营销支出等方式将收益重新投入到企业发展当中。Facebook 成立于 2004 年,2009 年开始盈利,并在 2012 年上市,此期间它从未支付过任何红利。同样的还有亚马逊,它成立于 1994 年,1997 年上市,2001 年实现盈利,在这几年当中它也从未支付过红利。

Vader Research:我们应如何为 Token 创造价值?

与石油、天然气或工业领域的成熟企业相比,这些公司仍然处于快速增长阶段。Facebook 和亚马逊的高管们宁愿将多余的现金用于拓展新的业务领域,也不想将其回报给股东,因为前者会较后者有着更大的价值创造机会。

短期 Token 价值累积决策的时机,如质押奖励、回购原生 Token 或烧毁 Token 等,都至关重要。Token 激励奖励(无论是原生 Token 还是其他货币)是用户获取和参与的渠道之一。除此以外,其他的策略包括:绩效营销、网红营销、锦标赛等。Web2 初创公司通常会雇用一位增长/营销主管,负责跟踪每个获取渠道的 CAC 和 LTV 指标,以决定最佳营销方案或奖励分配模式。

例如:

· 通过 Facebook 广告投放获取用户的成本为每用户 20 美元,回报为 5 美元的 LTV。

· 通过网红营销获取用户的成本为每用户 10 美元,回报为 12 美元的 LTV。

这样比较下来,网红营销肯定是最佳的选择。同样的方法也适用于 Token 激励,但不同的是它除了可以用于用户获取,也可以鼓励参与以及提高留存率,因此在设计 Token 激励方案时要更加谨慎。

Vader Research:我们应如何为 Token 创造价值?

Uber 为司机设计了一个动态收益激励模型——指定区域的接载收益会更高,而且这种收益模式会根据该地区的交通情况、一天中不同时间段、空闲 Uber 汽车数量和现有/预计的乘客需求而不断变化。Uber 希望通过这种方法最大限度地减少等待时间,因为漫长的等待经历往往会导致乘客转而使用其他应用程序。

因此,对于早期甚至快速增长期的 Crypto 创业公司来说,烧毁 Token 或分配质押奖励可能都不是有效的资源分配方式。在上一篇文章中,我们探讨了延长 Token 锁仓期的原因。

如果 Token 激励不能为协议带来长期收益,那么我们就应该减少 Token 激励的规模,并将 Token 兑换成法币/ Stablecoin ,用于其他营销/参与/运营类活动。

结语

每当资产流入生态系统,就会产生价值,而开发者/DAO 的任务就是确定可交易资产的价值累积比例。Token 价值累积机制的选取将取决于流入资金属于原生 Token 还是其他货币。此外,价值累积的时机同样非常重要。

转载声明:本文 由CoinON抓取收录,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CoinON资讯立场,CoinON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若以此作为投资依据,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声明: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风险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0)
上一篇 2022年11月5日 下午10:42
下一篇 2022年11月5日 下午10:46

相关推荐

Vader Research:我们应如何为 Token 创造价值?

星期六 2022-11-05 22:44:27

基础业务正处于增长阶段并在持续产生收益,当下我们需要思考的问题包括——我们应如何为 Token 实体创造价值,从而让 Token 持有者能够分得相关业务的现有或未来收益?以及,我们可以使用哪些不同的价值累积机制,它们的优缺点又分别是什么?

我们将在本文中回答所有这些问题。在 Vader Research,我们有一个 Token 价值累积的三步法:

步骤 1:明确 Token 流入渠道

步骤 2:确定 Token 流入的支付货币

步骤 3:制定价值累积机制

本文的主要内容包括:

· 价值及价值创造

· 步骤 1:明确 Token 流入渠道

· 步骤 2:确定 Token 流入的支付货币

· 步骤 3:制定价值累积机制

· 价值累积的正确时机

 1. 价值及价值创造

我们在之前关于 Token 上限表分配的文章当中已经谈到了价值累积,它既包括现有价值,也包括未来价值。

换句话说,当资产流入生态系统时,就会创造价值。这些流入的资金可以是任何货币(Stablecoin、L1 区块链、原生 Token),并且可以 100%(主要的 NFT 销售、升级费用等)或在扣除一定比例版税费用后累积到协议中。

例如,Crypto Vnicorns 以 100 万美元的价格出售了 100 个初级 NFT。假设交易所得全部归入 Token 实体,那么无论销售中使用了哪种货币(可能是 USDC、ETH 或原生 Crypto Vnicorns Token),Token 实体都会产生价值 100 万美元的资金流入。

例如,赌徒 A 从赌徒 B 那里购买了价值 10 万美元的 Gigidaiku NFT,Gigidaiku 的创造者 Kimit Break 对所有次级交易收取 10% 的版税费用。假设交易所得全部归入股权实体,那么无论销售中使用的是何种货币,Kimit Break 都会产生价值 1 万美元的资金流入。

至于这些资产流入是否应该被确认为收入(受价值产生的时间段或支付货币影响)是会计师需要考虑的问题,我们应该关注的是如何设计可持续 NFT 经济、如何有效配置资源以及如何评估商业决策。

在实际操作当中,现金的流入与收入的确认往往是两个概念。比如说,如果 Adam 向 Netflix 支付了 120 美元的年费,那么 Netflix 需要每月确认 10 美元的实际收入,而那 120 美元则是首月的现金流入。此外,协议原生货币的付款可能不会被确认为收入。

出于对建模的考虑,我们更倾向于使用流入量而不是收入,因为流入量比收入(利润表)更接近于传统的会计现金流流入(现金流量表)。然而,我们也会将非Stablecoin的资金流量,如非Stablecoin的流入量和原生 Token 或非原生货币(NFT 等)的流出量,纳入调整后的流入报表中。

传统的三种财务报表、估值方法(DCF)、关键绩效指标(留存率、DAU、LTV、CAC)并不直接适用于 web3。它们只有经过调整之后才能更准确地反映 web3 协议的财务健康和绩效。在 Vader Research,我们一直在研究专有报表和指标,以更好地说明价值创造和累积的情况。

步骤 1:明确 Token 流入渠道

我们在上文中解释了 Token 的流入,现在让我们来看看一些常见的流入渠道及在 web3 中的例子。在游戏当中,资金流入渠道主要包括:

· 游戏内角色、物品/武器或土地的一次性 NFT 销售

· 持续的初级 NFT 销售(培育/铸造/制作)。

· 升级/维修/能源费

· 战斗通行证

· 赌注/锦标赛买入费

虽然游戏通过让玩家「铸造」或「培育」NFT 而让玩家体验到了一种控制感,但实际上价格还是由开发者(或 DAO)设定的,全部资金也直接流向了协议。这些 NFT 当中有一部分永久性 NFT,而另一部分则是消耗性的 NFT。消耗品 NFT 可能会会经历频繁的出售,从而产生更多可持续和经常性的资金流入。

Axie Infinity:

1. 初级 NFT 销售

2. 初级土地出让

3. 培育费用,这算是一个持续的初级 NFT 销售。培育费用是 NFT 价格的上限,所以只要二级市场的 NFT 价格高于育种费用,任何人都有套利机会,可以培育/铸造新的 NFT

4. 版税费用——二级市场交易费

Skyweaver:

1. 挑战赛参赛费

2. 版税费用

3. 初级非卡牌类 NFT 销售(英雄皮肤等)

Splinterlands:

1. 初级卡牌 NFT 战利品盒销售

2. 卡牌 NFT 升级费用

3. 版税费用

4. 锦标赛组织者费用

STEPN:

1. 初级 NFT 销售

2. 铸币费用

3. 维修/升级费用

4. 版税费用

Ethereum:

1.链上交易 Gas 费用

步骤 2:确定 Token 流入的支付货币

我们应该为每个流入渠道确定一种或多种支付货币,即终端用户可以在所有选项中选择一种货币,或只有一种选择。决策过程应该考虑终端用户的体验、资金流入的多样化、价值的累积以及法律/监管等事宜。

现在主要有三种常见的支付货币选择:

1. Stablecoin (USDC、USDT、美元、欧元等)

对于终端用户来说, Stablecoin 是最方便的选择,因为在使用 Stablecoin 时用户不需要处理额外的摩擦点(friction point),比如他们无需在去中心化或中心化交易所中将 Stablecoin 兑换成另一种货币。

此外,Moonpay 入金工具让终端用户能够直接用信用卡付款,而无需设置或连接 Metamask 钱包。这一点至关重要,因为在整个支付漏斗中,有相当大比例的用户因为额外的摩擦点而退出。摩擦点越少,退出率就越低。

也就是说, Stablecoin 支付可能会引发法律问题,某些地区的法规就不鼓励玩家使用 Stablecoin 进行支付。

2. 区块链货币(ETH、SOL、AVAX、MATIC、IMX 等)

对于用户来说,底层区块链 Token 是第二方便的选择。由于用户需要持有底层区块链 Token 来支付链上交易的 Gas 费用,因此用户一般都至少会留有一部分 Token。此外,大多数中心化交易所都支持用户将区块链货币存入/提出到 Metamask 这类非托管钱包。

3. 原生 Token(AXS、GMT、MANA、GALA、SLP 等)

用户也可以选择使用协议的原生货币,但必须要处理额外的摩擦点,所以相比于其他 Token 它就没那么方便了。尽管如此,它还是赋予了 Token 一个具体的效用,并提高了用户在 Token 购买上的认知(这种说法并没有科学依据)。

我们可以用一种或两种原生 Token 进行支付,比如 Axie 的培育费用就可以用 AXS 和 SLP 来支付,所以玩家必须持有足够数量的两种 Token 来完成交易。使用原生 Token 支付协议相关的交易可以让该 Token 真正具备「货币」属性。

步骤 3:制定价值累积机制

完成了上两个步骤之后,我们现在就可以选取价值累积机制了。请记住,并不是所有的资金流入都需要累积到 Token 实体上,一些开发者反而希望将价值累积到股权实体、其他 Token 实体和各种类别的 NFT 当中。

Vader Research:我们应如何为 Token 创造价值?

Axie 的培育费用就累积到了多个实体当中,它有两个主要的资金来源:市场费用和培育费用。市场费用全部都累积到了 AXS Token 实体控制的钱包地址当中。X% 的培育费用由 SLP 支付——累积价值到 SLP Token 实体;1-X% 的培育费用以 AXS 支付,累积到由 AXS Token 实体控制的钱包地址。

Axie NFT 所有者可以通过游戏赚取 SLP,而 Land NFT 所有者能够通过质押赚取 AXS。换句话说,SLP 的价值会间接累积到 Axie NFT 上,而 AXS 的价值则间接累积到 Land NFT 上。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其他的参数,如 AXS 的质押奖励有多少留给了 Land NFT、培育费用该定为多少、培育成本中 SLP 和 AXS 各自的占比以及 Axie NFT 是否属于永久性资产。

以下是每种流入货币的价值累积选项:

1. Stablecoin 或区块链 Token 资金流入

A. 回购原生 Token

Token 回购与股票回购非常相似,Token 实体通过中心化或去中心化交易所从公开市场上购买原生 Token。随着流通 Token 供应量的减少,价值将按比例累积至 Token 持有者。

回购可以按照固定的时间间隔和比例执行,如每月拿出 Stablecoin 流入的 70% 来回购原生 Token。或者,我们也可以按照非定期的形式执行回购,以便更灵活地管理资产。

B. 向用户分发 Stablecoin  或区块链 Token

流入的资金会用于营销/参与支出,而后经回购流回经济当中,以激励特定的行为,目的是促进增长、提高留存率、鼓励变现并创造长期价值。与方案 1 不同的是,在短期内,价值将累积到积极的协议参与者而不是 Token 持有者,而这将在长期内为 Token 持有者带来更大的利益。

C. 将 Stablecoin  分配给质押者(类似于股息)

质押奖励与股息非常相似,Token 实体会向 Token 持有者空投 Stablecoin 或区块链 Token。由于 Token 持有者在得到质押奖励之后会拥有更多的货币资产,因此价值将按比例累积给质押 Token 持有者。这种模式也可以进一步优化,比如将更高比例的 Token 分配给质押时间更长的 Token 持有者。

我们可以将以上几种方法结合起来:执行小规模回购,同时将 Stablecoin 或区块链 Token 奖励分发给因协议活动和原生 Token 所有权而获得奖励资格的用户,这可能才是分配奖励的有效方式。

2. 原生 Token 资金流入

A. 烧毁原生 Token

我们可以通过永久性的燃烧流通中的部分 Token 来减少 Token 的最大供应量。这一环节可以在资金流入时自动完成,或在每月/每周固定时间进行,也可以根据开发者/DAO 的决策在任意时间完成。由于 Token 最大供应量的降低,所有 Token 持有者的 Token 价值都得到了累积。

B. 为用户回收原生 Token

流入的资金会用于营销/参与支出,而后经回购流回经济当中,以激励特定的行为,目的是促进增长、提高留存率、鼓励变现并创造长期价值。与方案 1 不同的是,在短期内,价值将累积到积极的协议参与者而不是 Token 持有者,而这将在长期内为 Token 持有者带来更大的利益。

如果现金激励是以原生 Token 的形式提供给高忠诚度与参与度的用户,那么相较于 Stablecoin 或区块链 Token 这可能是更好的奖励货币。因为在这种模式下,对于那些愿意获取原生 Token 的用户来说,他们将不用在中心化或去中心化交易所兑换原生 Token,这样他们的原生 Token 收益率就会高于非原生 Token 兑换后的原生 Token 收益率。

出售原生 Token 时的额外摩擦点会降低用户出售原生 Token 的意愿,同理,购买原生 Token 时的额外摩擦点也会降低用户购买原生 Token 的意愿。

C. 将原生 Token 作为质押奖励发放

质押奖励与股息非常相似,Token 实体会向 Token 持有者空投 Stablecoin 或区块链 Token。由于 Token 持有者在得到质押奖励之后会拥有更多的货币资产,因此价值将按比例累积给质押 Token 持有者。

D. 长期持有原生 Token

与其立即烧毁 Token 或将其重新分发给用户/质押者,不如将 Token 存放在金库当中,并在以后做出价值累积决策。与仅仅在金库持有原生 Token 相比,烧毁原生 Token 能够给予散户投资者更多的信任,让他们相信系统中存在一个切实存在且可衡量的 Token 烧毁机制。

Vader Research:我们应如何为 Token 创造价值?

价值累积的正确时机

上市公司产生了收益并积累了现金之后,可以通过以下三种方式使用这些资金:

1. 重新投资于增长/营销/运营部门

2. 向股东支付红利

3. 回购股票

如果管理层认为企业已经足够成熟,而且也看不到任何有吸引力的商业投资机会,如雇佣新员工、建立新的服务线或进行品牌营销,那么管理层可以将多余的现金作为红利发放给股东。

通常情况下,处于早期阶段或快速增长阶段的初创企业不会向其股东支付股息,他们宁愿通过用户激励、补贴或营销支出等方式将收益重新投入到企业发展当中。Facebook 成立于 2004 年,2009 年开始盈利,并在 2012 年上市,此期间它从未支付过任何红利。同样的还有亚马逊,它成立于 1994 年,1997 年上市,2001 年实现盈利,在这几年当中它也从未支付过红利。

Vader Research:我们应如何为 Token 创造价值?

与石油、天然气或工业领域的成熟企业相比,这些公司仍然处于快速增长阶段。Facebook 和亚马逊的高管们宁愿将多余的现金用于拓展新的业务领域,也不想将其回报给股东,因为前者会较后者有着更大的价值创造机会。

短期 Token 价值累积决策的时机,如质押奖励、回购原生 Token 或烧毁 Token 等,都至关重要。Token 激励奖励(无论是原生 Token 还是其他货币)是用户获取和参与的渠道之一。除此以外,其他的策略包括:绩效营销、网红营销、锦标赛等。Web2 初创公司通常会雇用一位增长/营销主管,负责跟踪每个获取渠道的 CAC 和 LTV 指标,以决定最佳营销方案或奖励分配模式。

例如:

· 通过 Facebook 广告投放获取用户的成本为每用户 20 美元,回报为 5 美元的 LTV。

· 通过网红营销获取用户的成本为每用户 10 美元,回报为 12 美元的 LTV。

这样比较下来,网红营销肯定是最佳的选择。同样的方法也适用于 Token 激励,但不同的是它除了可以用于用户获取,也可以鼓励参与以及提高留存率,因此在设计 Token 激励方案时要更加谨慎。

Vader Research:我们应如何为 Token 创造价值?

Uber 为司机设计了一个动态收益激励模型——指定区域的接载收益会更高,而且这种收益模式会根据该地区的交通情况、一天中不同时间段、空闲 Uber 汽车数量和现有/预计的乘客需求而不断变化。Uber 希望通过这种方法最大限度地减少等待时间,因为漫长的等待经历往往会导致乘客转而使用其他应用程序。

因此,对于早期甚至快速增长期的 Crypto 创业公司来说,烧毁 Token 或分配质押奖励可能都不是有效的资源分配方式。在上一篇文章中,我们探讨了延长 Token 锁仓期的原因。

如果 Token 激励不能为协议带来长期收益,那么我们就应该减少 Token 激励的规模,并将 Token 兑换成法币/ Stablecoin ,用于其他营销/参与/运营类活动。

结语

每当资产流入生态系统,就会产生价值,而开发者/DAO 的任务就是确定可交易资产的价值累积比例。Token 价值累积机制的选取将取决于流入资金属于原生 Token 还是其他货币。此外,价值累积的时机同样非常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