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王峰:Web3最精彩的是不确定性,一个互联网OG的加密之旅

采访/撰文:Claudia原文来源:深潮TechFlow

对话王峰:Web3最精彩的是不确定性,一个互联网OG的加密之旅

王峰,一个横亘 WEB2 与 WEB3 的名字,从远古互联网(WEB1.0)时期走来,一路走到 WEB3.0 前沿,火星财经创始人,共识实验室创始合伙人,NFT交易平台Element 创始人,FTX 天使投资人……兼具创业者和投资人等多重标签的王峰已然成为WEB3行业OG。

带着求知欲与好奇心,深潮 TechFlow 对话王峰,从个人成长经历开始,了解王峰与 SBF 打交道的过往,漫谈华人在WEB3创业的未来,最后提到了他看好的细分市场和 NFT 的未来……与他对话,就像在阅读一部历经时间的老书,历久弥新,值得所有渴望在 WEB3 世界探索与建设的 Builder 阅读。

互联网OG成长史

深潮TechFlow:方便做一下自我介绍吗,从古典互联网的创业者/投资人到加密行业的创业者,你进入加密世界的历程是怎样的?

王峰:我从 1997 年加入金山,最早从产品经理岗位做起,金山词霸第二代到第四代的产品工作,是我直接主导的,但第一代由雷军总亲自负责的,后来黎万强接手开始 Web 化,我们一度拿到了 100% 市场占有率。加入金山两年后,我升职为副总裁,一直干了十年。

Web 化大潮起来,传统的客户端软件市场没落了。金山先后尝试了网络安全和游戏,意图实现从软件向互联网转型。我先后被指定为这两个事业部最早的牵头人,学习管理一个 100 人的事业部,产品研发、运营和市场团队完全集中在一个大部门,公司里的技术团队十分分散,涉足包括翻译工具、游戏修改器、媒体播放器、杀毒软件和网络游戏,有时一年开发十多款应用软件。

WPS 是从求伯君在 DOS 环境下用汇编写的,这个故事激励着很多同事。

我有数字和工商管理专业两个专业背景,跨越到计算机行业,很多系统软件底层的知识结构于我而言耳濡目染。

2007年,金山软件上市那年,我出来做蓝港互动,那时候最牛的是盛大和第九城市,靠代理发行韩国游戏起家,盛大代理传奇2,九城先有奇迹暴雪后有魔兽世界。那时只有网易、腾讯、金山以及完美世界是靠游戏研发打出来的,所以我们出来后十分容易拿到投资,蓝港绝大部份员工来自上面四家公司,后来自己招聘应届生,专业素质都很好。

2008年,我们在账面上就有一亿人民币。大概八年做了20多款游戏。比较成功的有王者之剑、苍穹之剑和神之刃,都是那年主流应用商店的十大游戏,外面称“蓝港三剑”。2014年底,我们在香港上市,公司账面上有2亿美金,市值接近10亿美金,这算是我的一次完整创业过程。

如今,Element 的技术合伙人也是我之前同事,他之前就是从腾讯加入蓝港做游戏研发,直到做到我们集团 CTO 岗位,我们一起工作多年。那时候,我们常一起分析外面的新产品,所以有找机会出来做一个平台产品的冲动,但是使不上劲,整个公司被游戏研发把精力耗住了。我本人也在社交软件、游戏主机和智能硬件也有几次尝试,都失败了。但是我一直期待着,合适的时期出来做平台产品。

我做投资,主要喜欢认识有意思的人,聪明人太多了。我很早的时候拿个人的钱做投资,后来和 CSDN 创始人蒋涛一起做了极客帮技术天使基金,一共做了三期,软银赛富和创新工场是我们 LP

天使项目有 100 多家,投出去两个多亿,主要是提供给技术类或者产品型创业者,也包括游戏,我天使投资了 Webgame《七雄争霸》以及微信第一款游戏《全民英雄》开发公司,先后出售给了腾讯,《我叫 MT 手游》研发商在 6 亿美金的时候,我们投资的 100 万人民币获得 150 倍回报。2012 年投资过徐明星 OKEx,算是我和币圈最早的链接。

共识实验室是我和任铮一起在 2018 年创立的,我们也大小投资了100多个加密项目,FTX 的 SBF 来北京办公室找我的时候,我们一见面就决定参与,这个投资有几十倍回报。

很多人说,一次创业一条命。有时候,我都不知道究竟活了几辈子。“不在创业,就在创业的路上。”我算是这样的人了吧,不亦乐乎。

我没有发过特别大的财,但是从入行也没有缺过钱,大部分工作基于热爱和兴趣。我是一个短期悲观,长期乐观的人。我前后四次创业起步,都是从1000万美金团队的A轮起步的,所以我比较幸运了。我没有成为一个成功的企业家,但是一直是一个走在技术和产品领域的创业者。也许,我的故事对于Web2出来的人会有些共鸣。

深潮TechFlow:你刚才也提到,你中国最早接触和投资SBF的FTX的投资人,欢迎分享一下你和SBF的过往经历,觉得他是一个怎样的人?

王峰:我没有想过SBF会摔得这么惨,2018年,他来火星财经北京办公室找我融资的时候,我居然让人家等了三个小时。2020年秋天,我在广州办POWer大会的时候,他第一个来支持我连线视频对话。我记得我们谈话中提到了去中心化、DeFi和NFT,他让我看他香港办公室,感觉团队可能九成是中国人。

第一眼看去,就感觉他很天才,但并不狡猾。我们拿的FTT的价格是0.1U,40倍的时候全部出了。我们内部的一位同事一直提醒我,FTT这个平台币占比太重,价格是做出来的,不要过于相信他们的话。和今天的大溃败一样,我也没有想到他们可以做得那么大。

深潮TechFlow:FTX爆雷事件给你最主要的启示是什么?

王峰:企业家自律最终决定企业长久。

深潮TechFlow:作为一个加密连续创业者,你做过媒体、矿业、交易所,目前主要深耕NFT行业,你觉得你做对了哪些事情?又走过了哪些弯路,有什么经验和我们分享么?

王峰:五年前,我下决心辞去蓝港互动CEO岗位,专心研究和学习区块链。受到三点钟热潮的影响,我得到了玉红、陈伟星和蔡文胜的支持和帮助,那时候最火的群是三点钟,后来是我们的火星群起来很快,我请了一些很优秀的人轮流做群主,我印象里Vitalik也来过。我尝试和区块链领域的技术大咖和投资者在社群中对话,并把内容整理出来,不仅发表在火星财经上,也被更多科技媒体抢着发出来,后来中信出版社找到我助理,帮助出版了一本《巅峰对话区块链》,其中包括以太坊创始人Vitalik、波卡创始人Gavin Wood、币安创始人CZ、MakerDAO创始人Rune以及比特大陆创始人吴忌寒。我从他们身上感受到很多与此之前互联网时代完全不一样的思维方式,很多思想令我惊讶,觉得自己还需要在这个领域沉淀下来,

熊市的时候,很多从Web2第一次进入这个行业的人都撤退了,但我选择坚持留了下来。

2020年,DeFi Summer来临,我们内部技术团队一分二,一部分人做火星云矿,另一部分人研究交易,初期做火星交易大师,后来停了下来研究 DeFi,接触到 Uniswap 和 AAVE 这样的产品,觉得真是好,我预感到,区块链应用可能已经快要起来了。

我鼓励团队不要怕,去学习 DeFi 协议,也去交易 DeFi 上的资产。也是那一年,我开始从不假思索的屯币人成为真正关注行情波动的交易者。我几乎和十个做DeFi 的项目负责人接触过,甚至找过他们下面的技术人员学习,向他们了解 AMM 和借贷协议设计原理和运营思想。团队开始摸过一些非常流行的协议以后,我的心里有了底。

在加密领域,火星财经起势很快,很快拿到 OK、火币、币安和 MitrixPort 的投资。在科技媒体里,我也参投了 Pingwest 和雷锋网。做内容,创始人自己的眼界、资源乃至笔头都是关键,但是最终拼认知和沟通能力,所以对我来说比管理团队简单多了。但是我想把加密媒体做成为一个好的入口,应该有资产行情数据和去中心化应用导航。

做媒体一定要延展出来一个商业变现出口,于是我们在 2020 年启动火星云矿。这个生意本来很好,我们提供整机算力、托管以及钱包服务,去年五月份这个 Team 已经做到当月 9000 万销售额,但是政策不让做,是我们最初完全意想不到的。关闭之前,这个生意最好的是火星云矿和比特小鹿。

火星参与孵化过可可交易平台,是一个独立项目,我本人没有参与其中的管理。那时候我已经对 DeFi 动心了。可可产品运营团队直接使用了第三方的云交易服务,很难长期在业务上敏捷协同,加上在国内合规很难。后来把可可团队的钱全部退还给了火星以及几个加密投资机构。而火星财经原班人马,集中在一个更 Web3 化的方向,叫做 Marsbit,要将 Web3 资讯、行情、应用、NFT 和钱包打通,这件事情是我们另一位生态合伙人在新加坡张罗中。

去年五月,我先找了 Dragonfly Capital 的冯波,我告诉他我决心做一家NFT交易市场,我从做火星财经后就常有机会和他喝酒聊天,这个过程里也有很多刺激,三天内,Dragonfly Capital 投了我们种子轮,一个月后,我们获得了红杉、SIG 等多家机构 1150 万美金 PreA 投资。

我过去的创业多少有些匆忙,但因为做了几年火星财经,给了我观察思考的蓄力阶段。PC 应用软件、网络游戏和区块链媒体,分别给了我充分理解软件系统工程、互联网用户体验和观察思考加密新世界的机会。

从Web2到Web3的创业建议

深潮TechFlow:你在 WEB2 和 WEB3 都有过创业,会感觉两个领域有什么不同吗?会给新进入 WEB3 创业的 WEB2 从业/创业者什么建议?

王峰:Web3 比 Web2 更精彩的,恰恰是其不确定性。也因为如此,Web3 应用将是一片蓝海。所以,我未曾想过会有 STEPN 火起来。说实话,下一个火的是什么,你怎么开脑洞也无法预测。有时,我甚至认为 Web3 沾上什么火什么,只要有想象力和执行力。Web3 很可能没有像互联网起初那么格式化的商业模式。

Web3 的定义,一直有点模糊。其实 Web2 这个词也是很早就没有人提了。Web2 这个词最近被多次提及,本来就是所谓 Web3 布道者给强加的。这是历史唯物主义者喜欢用的比喻。Web3 人要做公民社会,Web2 就好像成为了大清前朝。和我们今天历史课本,给孙文的组织定义成为一个“先进的资产阶级政党”,差不多是一个手段。

从 Web1 到 Web3 最好技术比喻,是互联网应用从只读、可写到所有权的三次跃升。

从技术架构上看,Web2 基本就是把典型的B/S结构应用商业场景逐一落地的过程。只不过今天的前端越来越简洁,很少有人喜欢花哨的页面,但后台越来越丰富多彩了,所以有 AI 和云计算。但是离不开基础软件的支持,无论是移动还是桌面,关系型数据库还是非关系型数据库。当然互联网巨头几年前热起来了中台,其实也是软件驱动的。这些软件提供商最开始是微软、甲骨文和 SAP,分别对应操作系统、数据库和中间件,后来,越来越多是包括 Linux、MySQL 在内的各种开源,这个基础体系十分成熟了。很多人一说互联网就是 TCP/IP 协议,其实计算机软件产业,帮助互联网完成了所有的基础设施。

但是区块链远远没有到这个地步。所以,今天的区块链还是要先谈底层的。那就是POS和POW两大流派共识机制,以及不断裂变的协议。协议层还分更加底层,比如优雅简洁的 ERC20 协议,还算不错的 ERC721 协议,但是这已经是非常底层的标准化协议。而我更多看到面向应用的协议,比如 Uniswap 的 AMM 和OpenSea 的 Seaport 协议。我相信,和 Web2 后来的各种开源工具一样,协议会层出不穷。

所以,在加密领域,研究新东西,是先从共识机制和协议开始,不是从实际应用和体验开始的。这个问题,几乎百分百会令从事互联网行业的精英群体一下子产生不适感。

所以,Web2 的团队进来找机会,我的意见是除了要炒币,还更要先补这些课。

那么,我们做应用到底有没有机会?

肯定有,DeFi 和 NFT 交易平台肯定是有自己商业闭环的,目前 GameFi 虽然没有起来,但是发展下去想象力是很大的。

那创业者如何从 Web2 跨越到 Web3?很多人对于叙事能力十分看重,我非常认可这其中的价值,但是我认为要有越来越多的务实层面。

第一是牢固团队。Web2 大厂出来的人是更有机会的。这是我个人看法。但是,要放下 Web2 大厂定义出来的P级别T级别的骄傲,直接与目前的 Web3 团队交流是最简单的办法。从 Web2 大厂出来,最大的优势是有成建制的队伍。

没有一起打过仗的团队,连彼此信任都谈不上。如果我今天投资一个团队,宁可投资两种人,要不然是刚刚从非常好的学校出来的几个大学生合作项目,要不然是在一家非常好公司里一起工作过四年以上的团队。反之,我不敢投资市场上刚刚认识的几个人组成的搭台班子,哪怕各个优秀。

第二是亲身实践。我们对第一性原理说太多了。但是创业首先是要去干。早点干就是早点犯错,早点交学费。越早犯错成本越低,创业中最大的成本不是人头成本,而是犯错成本。方法论是实践出来的,或者是多次失败后的实证。是实践实践再实践。

Element 团队中人数最多的还是一线上写代码的工程师。

区块链为什么那么相信代码?代码正义吗?

其实不是,但代码就是资产,一个NFT资产就是十几行的定义、描述、Json 格式的元数据,协议呢,应用协议把业务逻辑写了进去,也可能写进去的风险和坑。如果团队中的很多人,愿意去读一些新的合约代码,去不断认识与我们目前不同的加密新世界,放弃偏见,就太好了。

此外,因为我们从事 NFT 交易服务,所以用户体验也容易被忽视。这一点从社群的积极参与可以更好地体现出来。我记得,两年前用一些国外的 DeFi 产品,有些设计故意让你觉得 Geek 气质,做的像 DOS 控制台一样难用。 

那时候我说,原来在区块链世界里创造资产价值的意义远大于用户体验。但是今天不一样了,我也相信,Web3 世界一定包括了用户体验,只要是应用级产品,用户响应是非常重要的。所以我们没有选择做一个像0x协议这样的模式,直接与第三方合作模式,而是封装到一个好用的产品中,是因为我们更相信直接接触的用户。

我们的核心用户很多就是社群志愿者,有 100 多人,有人重度参与,也有人打酱油顺便扶把手。其中,很多人非常优秀,要在以往,我会积极劝他们加入成为我们 Staff,但是 Web3 的项目,最积极的未必是你内部的 Staff,而是积极参与的用户。彻底 Web3 之后,用户就是我们的投资者、产品经理和客户服务经理中的混合体。

相信华人的未来

深潮TechFlow:此前,关于 Web3 犹太人的讨论比较火,你也写随即写了小作文回应,表达了自己的愤怒,那么作为华人创业者,你感到激愤的点在哪里?你认为华人创业者的优势和劣势在哪儿?

王峰:我的激愤是即刻反应的,人不在局中,不知局中之难。但是这种反应也是幼稚的。其实这样的感觉,我在2000年就遇到过,那一年拿到投资的,都是海龟。连网易创始人丁磊都不得不在上市前请海外背景的人做 CEO 和 COO 位置,我记得他 29 岁上市的,那么年轻,不得不退到后台做董事长。

从 2000 年到 2005 年,中国互联网处境是十分艰难,完全没有币圈的幸福感。我不能不联想到 Web 启蒙期的市场开局并非华丽。我知道故事,IDG 哭着喊着要找搞 QQ 的马化腾要求投资变现,丁磊四处找人收购网易,马云一出道就被当成骗子很多年,金山要转型互联网,无论雷军费劲口舌,根本没有几个投资者觉得他理解了互联网。反而,从没有一天互联网经验的陈天桥创办盛大,仅仅靠一款传奇 2 就成了首富。

回过头来看,既然我们选择了相信加密行业的未来,我们就要看远一点,乐观一点。STEPN、AXIE 用户中很多来自亚洲,无聊猿和 Azuki,华人持有者也有 1/3甚至 1/2 吧。最近几个新域名陆续出来后,很多人在 Element 而不是 OpenSea 上交易,未来两年,游戏市场可能会带来 NFT 交易市场的巨变。

OpenSea 还能统治 NFT 市场多久?

这都是问题。不要说什么我们华人只能做韭菜的话,实在太消极,几乎和汉奸在 1945 年前只相信日本皇军一样。张口就是中国土狗。我开一句玩笑,放心吧,我们一些人怎么贬低华人加密开发者,我们也不会比中国足球差,用不少着绝望。

市场土壤在哪里,创业和投资机会就在哪里。就算只看亚洲和新兴市场,未来也会被亚洲开发团队和加密基金的主场。起点再高的项目,哪怕是 A16Z 给的定价也不算数,无论做公链、协议、应用平台还是 GameFi,最终也要接受市场检验,现在估值低没什么。

你一定常常看到的现象是,很多项目上交易所后一级市场估值被重新被二级市场定义。不要认为,目前西风烈东风破,我没有那么悲观。这才刚开始,仗还没有怎么打呢,就是洋人不可战胜了?但未来更多华人项目会起来,华人的基金会崛起,定价权也会大变。所以,提到 Web3 华人创业,虽然我觉得这是一段最艰难的时期,很多资本开始不是海外背景不投了,但是这些太绝对的投资人会错失良机。

深潮TechFlow:在很多人看来,华人创业者的不擅长协议层,比如说公链这种, 优势在于应用层,你怎么看这种观点?

王峰:总体上看是这样的。其实你看整个中国IT产业,从桌面软件到移动互联网,我们过去在操作系统、数据库甚至编程语言上是几乎没有贡献的,我们在创造上思考少,根子还是不愿意去冒险是错,我们把成功看的太狭隘了,喜欢人家实验成功后的拿来主义,延续到区块链时代,也是不善于做公链和协议层的。

但是公链不像操作系统那样注定要被大公司控制标准化,协议也不是 Solidity 或者 Move 这样的规范化语言。我还是觉得有机会的。问题在我们惯性认识和市场组织能力。我们需要打破一些互联网出来的惯性认识。所以硅谷的公司有优势,虽然很多也是华人技术团队在驱动。

我可以拿我们自己在协议层和应用层的设计做一个类比。我们是把交易协议封装到了一个NFT市场的应用程序集合中,交易协议上,我们也是自主研发的,我们提供了 ElementEx 和 ElementSwap,前者是交易协议,后者是支持第三方订单的聚合交易协议,主要是解决多市场订单提高交易流动性。把一个去中心化交易平台比做手机,交易协议就是一个去中心化交易市场的心脏。

我们 Element 技术团队一直让交易协议Gas燃烧远低于OpenSea和其他平台。那是因为在智能合约层,使用更为底层的Asembly(汇编语言)改写了原本由Solidity编写的转账和存储逻辑。合约层的优化还有很很大空间。有了一个高性能的协议,今天也可以在上面做很多应用、升级和开放生态。在协议层以上,以及在区块链NFT链上数据处理上,是扩展出来的应用和数据服务。其实,一个好的NFT交易市场,很多工作都是在协议层上进行的。

如果下一个五年,华人团队真的能站稳交易所、NFT 市场、数据平台和 Game Fi,也很厉害。但是,这些都不会是瘦应用、胖协议,都需要不停迭代产品和服务,我认为这肯定是我们华人主场。而且不没有看出来,其实现在的 NF T市场已经是几个华人团队在卷吗?我们不怕卷,我们是被卷大的。卷出来的赢家一定也是世界级的。

游戏是Web3不确定游戏的竞技场

深潮TechFlow:从入行以来,你专注网络游戏行业十余年,历经中国游戏行业从客户端游戏、网页游戏到移动游戏三个时代,被业内称为“最有故事的游戏人”,怎么看待当下传统游戏和 Gamefi 的关系?很多人会对 Gamefi 的应用前景不太看好,认为是披着游戏外壳的 Fi,你怎么看待 Gamefi 的未来?

王峰:很多人知道,我可能是唯一把 PC、Web 和 Mobile上的三个时代游戏类型都做了一遍的人,很多人做过其中之一之二。而且我经历两次上市公司,都与游戏相关。这期间,我经历过从西山居剑网1到剑网3的立项,持蓝港三剑被市场热捧的高光时刻,和我本人直接相关的游戏在线人数加起来得有 500 万吧。我也经历过电视游戏主机的开发和失败。几乎可以说,连我的生活都是游戏赐予我的。

但是和 GameFi 制作团队比,我是已经一个传统游戏人了。我的游戏生涯从 2003 年开始,大概率算是终止在 2018 年了。

我觉得,GameFi=Game+Fi,这个公式中,即使以 Fi 为目的,也比做 Game 没有 Fi 的产品更有加密正确性。就像我们当年看 ARPG 网络游戏第一位重要是具有网络属性的经济系统、PK系统和帮会系统,而不是游戏剧情。

打一个比方,如果一个团队背景好,游戏概念设计强,确实就可以先拿一个 CG 预告片发 NFT,然后再邀请玩家进入测试版,进一步开放新内容,这样用 Fi 的期货方式倒逼 Game 成长是有机会的。

所谓游戏性本身也是一个非常宽泛的话题,见仁见智,不同玩家的口味差异非常大。对于一个产品游戏性评价分歧本来就很大。网络游戏发展了快20年历史,有很多成熟的方法论,比如探索、收集、数字养成、竞技对抗以及团队协同,也有经济模型,比如回合制游戏的金币和绑定金币双币结构,和Axie的双币模式异曲同工。我相信,这些用到GameFi中依然会是非常重要的内核,有很多可以使用的原型。这些经验,如果和开放的加密货币市场形成牛市一起攀爬,就有机会。反之,熊市里 GameFi 迅速冷了下来。

不过,目前我们看到的 GameFi,确实难以激起玩家的认同,根本问题是一眼看上去就不喜欢,我做游戏多年,一直在乎的是操作体验和节奏感,其实很多游戏远没有做到这个第一层次,只是搭了一个架子。其实游戏体验是操作上的,不仅仅是观感上的。专业制作游戏的团队,哪怕給你做一款卡牌游戏,也会有让你心动的设计出来,比如炉石传说,每一张卡翻出来都有那个味道,心理学把这些触电感叫做心流。任何时期做游戏,做的都是心流感应,这个很难,但是专业团队进来,一定会解决这个问题。比游戏经验更重要的还是创作和创意能力,一定意义上,游戏是 Web3 不确定游戏的竞技场。

我在等这样的 GameFi,不一定要花 1000 万美元来做就有机会。我的直觉是游戏一定会带动 Web3 向前一大步。

杀手级应用和作为Web3入口的NFT

深潮TechFlow:目前 WEB3 相对小众,需要真实的用户,你认为未来行业的杀手级应用会出现在哪个方向?

王峰:说不清楚,但是我一直在等 Web3 社交产品浮出海面,目前那个对的产品可能还在深海中。

我觉得进来做应用的人太少,喜欢炒币的人太多,那样积累财富更快。其次,很多所谓做应用的,也是惦记尽快发币,这是很难做成好应用的。我预估,在所有持币用户中,玩应用里的可能不到 5%。杀手级应用可能不是社交,就是社交游戏。

深潮TechFlow:为什么会选择做NFT交易平台 Element?

王峰:主要是希望找一个可以长期发展的平台赛道,做平台不是一朝一夕的,市场够大,我看的是长线。

互联网的发展万众创新,但是主战场一直是平台经济的竞争。从 1.0 到 2.0,是门户、搜索、社交到电商连环式跃升,一个平台都是从一亿美金估值起步,长成了百亿以上甚至千亿级规模。这是一个英雄四起的时代,也是让很多人因为错判而扼腕叹息的时代,这个窗口期很长,十年互联网的逐梦列车,被智能手机加长后,提速狂奔,而后是风光无限的十年移动互联网。

NFT 是加密经济从比特币、以太坊(EVM+智能合约)、DEFI(Dex、Stablecoin、金融衍生)之后的最显著的原生加密应用,将所有著作权和所有权登记在链上的元数据里,成为完全生长于链上的可编程资产,大千世界,也是可以加密万物。我认为NFT是最堪比上一轮互联网一样的爆发性机会,而NFT市场就是潜力非常大的新平台。

2003 年,我在北大读硕时,接触过波士顿矩阵,在基于横线(市场增长率)和竖线(既有市场份额)垂直划分开四个象限,你的项目可以是 Star、Dog、Mark 和 Cow 中的一个。谁不想拥有一头能持续挤奶的现金牛生意呢,可那往往只是成功企业的事情。创业者都是奔着 Star 去的,但是弄的不好,你手里的牌很可能成为很瘦的 Dog 和作为问号的 Mark。我们选择做NFT交易市场,要成为明日之星,选好入场时机很重要。

这是最好的时机。区块链被重视起来。追溯到 2009 年比特币网络打包创世区块,已经过过去十三年,一直是公链和中心化交易平台的主场。但主要凭叙事为主,无法落地应用。直到 DeFi 热潮后,市场走向应用,现在我们叫 Web3。因为新的公链把 TPS 放到首位,以太坊 2.0Merge 后,进入 POS 时代,并且同时支持L2,他们也是因为看见协议层上生长的应用更多了。

DeFI 和 NFT 先后在这个卡位上,更有想象力的还有 Metaverse、DAO 社群经济和 DID 社交。目前的公链生态中,以太坊是最大赢家,币安链、Salana 以及 Move 新语言公链都被开发者关注。

每一个公链的崛起,又有一次应用的洗牌。NFT会在每一轮升级中获益,因为它是Web3应用的基础接口协议,NFT交易市场本来就是Web3应用的基础设施,从这一点来看,这个概念要比互联网思维出来的平台经济更具价值。

深潮TechFlow:目前,NFT市场交易平台OpenSea 一家独大,并且公链有自己的垂直NFT交易平台,那么你认为Opensea 未来会被超越么,它的弱点是什么?

王峰:我认为 NFT 市场就是长跑,一两次正确决定,可以让你的排名很快追上,一两次错误的预判,也会失去市场份额,但是不管怎样,我相信这是可以长期做下去的事情,前提是一定要坚持去中心的模式。亚马逊当初那么大的 Vision,最初启动时,很长时间就是做线上书店。我那时候也觉得贝佐斯是电商巨头了,比今天的 OpenSea 牛多了。我们那时候怎么能想到,如今的线上商城已经从电器走到了生鲜呢。我们今天看OpenSea也是如此,目前大部分 NFT 主要是 PFP(头像)很多人说这个市场被OpenSea垄断了,没有后来者机会,我是不信的。

NFT 本身是有一个标准协议规范的,但是其实又是一个开放的应用程序接口,上面会有很多应用长出来,NFT 交易市场的可以交易的品类会逐渐变化。目前的PFP类似于当年的图书,目前的市场,还处于类似亚马逊和当当卓越竞争图书市场的早期局面。

今天看,也有人不断吐槽 OpenSea 的产品更新速度。但我感觉,他们弱点不是产品开发速度,反而可能是他们始终还是过于中心化位置看待自己。我认为,未来OpenSea和新挑战者竞争还是来自于价值观层面。加密世界最有趣的事情是变化和不确定性,拥抱变化是基本生存法则,就算你不能领导变化,也要跟上变化。

深潮TechFlow:与 Opensea 或者 Magic Eden 这样的交易平台相比,Element 如何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突围,你们有着怎么的发展思考?

王峰:所以,OpenSea 可以在以太坊成功,Magic Eden 就可以在 Solana 成功,我当然可以在 BNB Chain 上图谋出路。所以,我们很快启动了支持 BNB Chain的版本,去年四季度,很多 GameFi 那时候唯一看上的生态就是 BNB Chain,得到了一些 GameFi 项目的积极配合,我们在 BNB Chain 上的数据稳定起来。今年最近几个月,我们一直排名 BNBChain 市场第一名。

目前最激烈的竞争在以太坊市场上,我分成短、中、长三个层次。

第一、短期的,我们认为Element更需要做好的不是做一站式,而是集中精力在一个点,服务于交易,其他事情别人做好了。我们也忙不过来。具体说是“交易深度、交易成本和交易效率”。我们会专注在二级市场交易上,长期打磨协议、数据和工具。坚持Build,工作付出能让产品发光。

第二、中期看,NFT下一步,可能进入后PFP时代,未雨绸缪,我看好几个方向,有些工作我们提前准备中。

1.权益类,NFT和线下结合会越来越多,

2.DID范畴。比如去中心化的域名。未来,社交有很大机会。

3.在GameFi上会有越来越多NFT资产跑出来。但是NFT市场需要深度定制化。

4.文件格式决定一些新的NFT种类,比如,音乐和短视频都有想象力。

第三、长期的看法,NFT市场很可能会演变成为Web3入口。当然,加密浏览器、新一代钱包、DID社交都有可能是这个新叙事的运动员。而且会彼此融合。

深潮TechFlow:你怎么看待像SudoSwap这样的NFT DEX,会对中心化交易所平台产生较大的颠覆么?

王峰:SudoSwap目前的交易数据并没有 Element 好。这是产品机制的问题,NFT 不是 ERC20Token。他们这样做,必须要 NFT 具有可替代性,所以它真正的流动性也只能以地板价获得。这个未必合适NFT所有玩家的需求,虽然一定有人接受。

这种模式更适合同质类 ERC1155 项目,而不适合有稀缺属性的 ERC721 项目。不过作为NFT市场上一种特有的存在,SoduSwap 会长期有价值。

深潮TechFlow:Blur 是否是你心中的劲敌?

王峰:Blur 口号是主打聚合器,他们产品官网上拿自己和 GEM 做对比,以图争夺交易聚合器头把交椅地位。但是对比后,你会发现 Blur 和我们 Element 在产品架构设计上其实非常类似。所以我第一次看到的时候是十分惊讶的。实际上,在自有市场交易协议和聚合第三方订单的协议混合市场的策略上,是我们先发布的产品。我们也很多次提出做面向交易者的产品,所以 Element 在交易效率和交易成本上比较重视,但是他们产品化比我们在极致。我很理解他们产品研发上的设计和策略,但是他们眼球经济和引爆市场上干得很漂亮。

Marketplace 便于浏览和发现,重视资产分类和推荐。重视NFT创作者合作,给作品更大的展示空间。Exchanger 就是看买卖盘口没。我们原本有计划做面向交易员 Element Pro 版本,在交互处理和数据上进一步面向核心交易者,比如,做一键切换模式。

前者是市场平台,类似电商产品一样的资产导航模式,分类清晰,便于浏览和查找。后者是交易平台,类似于数字货币交易所,重视突出地板价行情、买卖盘扣和盯盘。前者,所谓服务于大众化市场,但是用户一旦喜欢NFT交易,就更加认可便捷化的专业交易平台。所以,长期看前者定位是认知不足造成的伪命题。

Blur引发的冲击是很大的。但是这一轮竞争的本质,在于零版税市场被几个市场共同教育起来了,这个对于 OpenSea 制定出来的规则是一场彻底的打破,在目前市场一直处于深熊的艰难时期,其意义超过了聚合技术和预期中的激励机制,市场目前进入了混战局面,创新本来就是你追我赶的局面,市场没有长久的赢家,唯有持续的进步,才能走得远。

深潮TechFlow:你如何看待当下各家NFT交易平台对于版税的政策?

王峰:版税是创作者权益,是否设置,设置比例,应该NFT交易创作者,不应该被几个交易市场的竞争加剧绑架。

我认为 SoduSwap 开了一个坏头,随后几个市场不同程度地诱导零版税政策。我们认为,OpenSea 拿出的过滤零版税市场的工具,对于整体市场有利。在 Element 来看,其实,道理简单,市场应该公平竞争,要不然都有版税,要不然都没有。因此,Element更新并启动了“新版税政策”,强调与创作者共建,与 OpenSea 保持同步。

这有三种情况:

一、如果NFT创作者在OpenSea等其他市场上设定了一个版税,那么在Element平台则提供不会高于这些其他市场版税设定。

二、如果NFT创作者放弃在OpenSea等其他市场上设定版税,Element平台同样自动执行对该合集的零版税政策。

三、无论创作者选择以上哪种版税方式,Elemen都t会一视同仁,这其中最核心的价值观是,没有创作者就没有NFT市场。Element十分积极地同创作者合作,一同开发全球NFT市场。

深潮TechFlow:目前,NFT 市场似乎陷入了流动性危机中,市场中更多是 Free mint 的项目,你认为下一次NFT再次迎来爆发会靠什么因素驱动?

王峰:其实,你去看 OpenSea 每天的活跃地址和交易笔数,并没有大幅下降。但是交易额比去年这个时期缩减了 80% 以上,我觉得这是与加密市场牛熊转化正相关的。Uniswap 的数字下降更多,一些很知名的 DeFi 甚至每天只有几十个地址交互。NFT 可能是这个熊市里最集中的流量看点了。

Free mint 有积极意义,很多小白第一次体验 NFT,从这里入门的。从投资意义上看,很难说不会出现 NFT 领域中的下一个 DogeCoin。

转载声明:本文 由CoinON抓取收录,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CoinON资讯立场,CoinON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若以此作为投资依据,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声明: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风险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0)
上一篇 2022年11月18日 上午1:21
下一篇 2022年11月19日 上午12:49

相关推荐

对话王峰:Web3最精彩的是不确定性,一个互联网OG的加密之旅

星期五 2022-11-18 1:33:51

对话王峰:Web3最精彩的是不确定性,一个互联网OG的加密之旅

王峰,一个横亘 WEB2 与 WEB3 的名字,从远古互联网(WEB1.0)时期走来,一路走到 WEB3.0 前沿,火星财经创始人,共识实验室创始合伙人,NFT交易平台Element 创始人,FTX 天使投资人……兼具创业者和投资人等多重标签的王峰已然成为WEB3行业OG。

带着求知欲与好奇心,深潮 TechFlow 对话王峰,从个人成长经历开始,了解王峰与 SBF 打交道的过往,漫谈华人在WEB3创业的未来,最后提到了他看好的细分市场和 NFT 的未来……与他对话,就像在阅读一部历经时间的老书,历久弥新,值得所有渴望在 WEB3 世界探索与建设的 Builder 阅读。

互联网OG成长史

深潮TechFlow:方便做一下自我介绍吗,从古典互联网的创业者/投资人到加密行业的创业者,你进入加密世界的历程是怎样的?

王峰:我从 1997 年加入金山,最早从产品经理岗位做起,金山词霸第二代到第四代的产品工作,是我直接主导的,但第一代由雷军总亲自负责的,后来黎万强接手开始 Web 化,我们一度拿到了 100% 市场占有率。加入金山两年后,我升职为副总裁,一直干了十年。

Web 化大潮起来,传统的客户端软件市场没落了。金山先后尝试了网络安全和游戏,意图实现从软件向互联网转型。我先后被指定为这两个事业部最早的牵头人,学习管理一个 100 人的事业部,产品研发、运营和市场团队完全集中在一个大部门,公司里的技术团队十分分散,涉足包括翻译工具、游戏修改器、媒体播放器、杀毒软件和网络游戏,有时一年开发十多款应用软件。

WPS 是从求伯君在 DOS 环境下用汇编写的,这个故事激励着很多同事。

我有数字和工商管理专业两个专业背景,跨越到计算机行业,很多系统软件底层的知识结构于我而言耳濡目染。

2007年,金山软件上市那年,我出来做蓝港互动,那时候最牛的是盛大和第九城市,靠代理发行韩国游戏起家,盛大代理传奇2,九城先有奇迹暴雪后有魔兽世界。那时只有网易、腾讯、金山以及完美世界是靠游戏研发打出来的,所以我们出来后十分容易拿到投资,蓝港绝大部份员工来自上面四家公司,后来自己招聘应届生,专业素质都很好。

2008年,我们在账面上就有一亿人民币。大概八年做了20多款游戏。比较成功的有王者之剑、苍穹之剑和神之刃,都是那年主流应用商店的十大游戏,外面称“蓝港三剑”。2014年底,我们在香港上市,公司账面上有2亿美金,市值接近10亿美金,这算是我的一次完整创业过程。

如今,Element 的技术合伙人也是我之前同事,他之前就是从腾讯加入蓝港做游戏研发,直到做到我们集团 CTO 岗位,我们一起工作多年。那时候,我们常一起分析外面的新产品,所以有找机会出来做一个平台产品的冲动,但是使不上劲,整个公司被游戏研发把精力耗住了。我本人也在社交软件、游戏主机和智能硬件也有几次尝试,都失败了。但是我一直期待着,合适的时期出来做平台产品。

我做投资,主要喜欢认识有意思的人,聪明人太多了。我很早的时候拿个人的钱做投资,后来和 CSDN 创始人蒋涛一起做了极客帮技术天使基金,一共做了三期,软银赛富和创新工场是我们 LP

天使项目有 100 多家,投出去两个多亿,主要是提供给技术类或者产品型创业者,也包括游戏,我天使投资了 Webgame《七雄争霸》以及微信第一款游戏《全民英雄》开发公司,先后出售给了腾讯,《我叫 MT 手游》研发商在 6 亿美金的时候,我们投资的 100 万人民币获得 150 倍回报。2012 年投资过徐明星 OKEx,算是我和币圈最早的链接。

共识实验室是我和任铮一起在 2018 年创立的,我们也大小投资了100多个加密项目,FTX 的 SBF 来北京办公室找我的时候,我们一见面就决定参与,这个投资有几十倍回报。

很多人说,一次创业一条命。有时候,我都不知道究竟活了几辈子。“不在创业,就在创业的路上。”我算是这样的人了吧,不亦乐乎。

我没有发过特别大的财,但是从入行也没有缺过钱,大部分工作基于热爱和兴趣。我是一个短期悲观,长期乐观的人。我前后四次创业起步,都是从1000万美金团队的A轮起步的,所以我比较幸运了。我没有成为一个成功的企业家,但是一直是一个走在技术和产品领域的创业者。也许,我的故事对于Web2出来的人会有些共鸣。

深潮TechFlow:你刚才也提到,你中国最早接触和投资SBF的FTX的投资人,欢迎分享一下你和SBF的过往经历,觉得他是一个怎样的人?

王峰:我没有想过SBF会摔得这么惨,2018年,他来火星财经北京办公室找我融资的时候,我居然让人家等了三个小时。2020年秋天,我在广州办POWer大会的时候,他第一个来支持我连线视频对话。我记得我们谈话中提到了去中心化、DeFi和NFT,他让我看他香港办公室,感觉团队可能九成是中国人。

第一眼看去,就感觉他很天才,但并不狡猾。我们拿的FTT的价格是0.1U,40倍的时候全部出了。我们内部的一位同事一直提醒我,FTT这个平台币占比太重,价格是做出来的,不要过于相信他们的话。和今天的大溃败一样,我也没有想到他们可以做得那么大。

深潮TechFlow:FTX爆雷事件给你最主要的启示是什么?

王峰:企业家自律最终决定企业长久。

深潮TechFlow:作为一个加密连续创业者,你做过媒体、矿业、交易所,目前主要深耕NFT行业,你觉得你做对了哪些事情?又走过了哪些弯路,有什么经验和我们分享么?

王峰:五年前,我下决心辞去蓝港互动CEO岗位,专心研究和学习区块链。受到三点钟热潮的影响,我得到了玉红、陈伟星和蔡文胜的支持和帮助,那时候最火的群是三点钟,后来是我们的火星群起来很快,我请了一些很优秀的人轮流做群主,我印象里Vitalik也来过。我尝试和区块链领域的技术大咖和投资者在社群中对话,并把内容整理出来,不仅发表在火星财经上,也被更多科技媒体抢着发出来,后来中信出版社找到我助理,帮助出版了一本《巅峰对话区块链》,其中包括以太坊创始人Vitalik、波卡创始人Gavin Wood、币安创始人CZ、MakerDAO创始人Rune以及比特大陆创始人吴忌寒。我从他们身上感受到很多与此之前互联网时代完全不一样的思维方式,很多思想令我惊讶,觉得自己还需要在这个领域沉淀下来,

熊市的时候,很多从Web2第一次进入这个行业的人都撤退了,但我选择坚持留了下来。

2020年,DeFi Summer来临,我们内部技术团队一分二,一部分人做火星云矿,另一部分人研究交易,初期做火星交易大师,后来停了下来研究 DeFi,接触到 Uniswap 和 AAVE 这样的产品,觉得真是好,我预感到,区块链应用可能已经快要起来了。

我鼓励团队不要怕,去学习 DeFi 协议,也去交易 DeFi 上的资产。也是那一年,我开始从不假思索的屯币人成为真正关注行情波动的交易者。我几乎和十个做DeFi 的项目负责人接触过,甚至找过他们下面的技术人员学习,向他们了解 AMM 和借贷协议设计原理和运营思想。团队开始摸过一些非常流行的协议以后,我的心里有了底。

在加密领域,火星财经起势很快,很快拿到 OK、火币、币安和 MitrixPort 的投资。在科技媒体里,我也参投了 Pingwest 和雷锋网。做内容,创始人自己的眼界、资源乃至笔头都是关键,但是最终拼认知和沟通能力,所以对我来说比管理团队简单多了。但是我想把加密媒体做成为一个好的入口,应该有资产行情数据和去中心化应用导航。

做媒体一定要延展出来一个商业变现出口,于是我们在 2020 年启动火星云矿。这个生意本来很好,我们提供整机算力、托管以及钱包服务,去年五月份这个 Team 已经做到当月 9000 万销售额,但是政策不让做,是我们最初完全意想不到的。关闭之前,这个生意最好的是火星云矿和比特小鹿。

火星参与孵化过可可交易平台,是一个独立项目,我本人没有参与其中的管理。那时候我已经对 DeFi 动心了。可可产品运营团队直接使用了第三方的云交易服务,很难长期在业务上敏捷协同,加上在国内合规很难。后来把可可团队的钱全部退还给了火星以及几个加密投资机构。而火星财经原班人马,集中在一个更 Web3 化的方向,叫做 Marsbit,要将 Web3 资讯、行情、应用、NFT 和钱包打通,这件事情是我们另一位生态合伙人在新加坡张罗中。

去年五月,我先找了 Dragonfly Capital 的冯波,我告诉他我决心做一家NFT交易市场,我从做火星财经后就常有机会和他喝酒聊天,这个过程里也有很多刺激,三天内,Dragonfly Capital 投了我们种子轮,一个月后,我们获得了红杉、SIG 等多家机构 1150 万美金 PreA 投资。

我过去的创业多少有些匆忙,但因为做了几年火星财经,给了我观察思考的蓄力阶段。PC 应用软件、网络游戏和区块链媒体,分别给了我充分理解软件系统工程、互联网用户体验和观察思考加密新世界的机会。

从Web2到Web3的创业建议

深潮TechFlow:你在 WEB2 和 WEB3 都有过创业,会感觉两个领域有什么不同吗?会给新进入 WEB3 创业的 WEB2 从业/创业者什么建议?

王峰:Web3 比 Web2 更精彩的,恰恰是其不确定性。也因为如此,Web3 应用将是一片蓝海。所以,我未曾想过会有 STEPN 火起来。说实话,下一个火的是什么,你怎么开脑洞也无法预测。有时,我甚至认为 Web3 沾上什么火什么,只要有想象力和执行力。Web3 很可能没有像互联网起初那么格式化的商业模式。

Web3 的定义,一直有点模糊。其实 Web2 这个词也是很早就没有人提了。Web2 这个词最近被多次提及,本来就是所谓 Web3 布道者给强加的。这是历史唯物主义者喜欢用的比喻。Web3 人要做公民社会,Web2 就好像成为了大清前朝。和我们今天历史课本,给孙文的组织定义成为一个“先进的资产阶级政党”,差不多是一个手段。

从 Web1 到 Web3 最好技术比喻,是互联网应用从只读、可写到所有权的三次跃升。

从技术架构上看,Web2 基本就是把典型的B/S结构应用商业场景逐一落地的过程。只不过今天的前端越来越简洁,很少有人喜欢花哨的页面,但后台越来越丰富多彩了,所以有 AI 和云计算。但是离不开基础软件的支持,无论是移动还是桌面,关系型数据库还是非关系型数据库。当然互联网巨头几年前热起来了中台,其实也是软件驱动的。这些软件提供商最开始是微软、甲骨文和 SAP,分别对应操作系统、数据库和中间件,后来,越来越多是包括 Linux、MySQL 在内的各种开源,这个基础体系十分成熟了。很多人一说互联网就是 TCP/IP 协议,其实计算机软件产业,帮助互联网完成了所有的基础设施。

但是区块链远远没有到这个地步。所以,今天的区块链还是要先谈底层的。那就是POS和POW两大流派共识机制,以及不断裂变的协议。协议层还分更加底层,比如优雅简洁的 ERC20 协议,还算不错的 ERC721 协议,但是这已经是非常底层的标准化协议。而我更多看到面向应用的协议,比如 Uniswap 的 AMM 和OpenSea 的 Seaport 协议。我相信,和 Web2 后来的各种开源工具一样,协议会层出不穷。

所以,在加密领域,研究新东西,是先从共识机制和协议开始,不是从实际应用和体验开始的。这个问题,几乎百分百会令从事互联网行业的精英群体一下子产生不适感。

所以,Web2 的团队进来找机会,我的意见是除了要炒币,还更要先补这些课。

那么,我们做应用到底有没有机会?

肯定有,DeFi 和 NFT 交易平台肯定是有自己商业闭环的,目前 GameFi 虽然没有起来,但是发展下去想象力是很大的。

那创业者如何从 Web2 跨越到 Web3?很多人对于叙事能力十分看重,我非常认可这其中的价值,但是我认为要有越来越多的务实层面。

第一是牢固团队。Web2 大厂出来的人是更有机会的。这是我个人看法。但是,要放下 Web2 大厂定义出来的P级别T级别的骄傲,直接与目前的 Web3 团队交流是最简单的办法。从 Web2 大厂出来,最大的优势是有成建制的队伍。

没有一起打过仗的团队,连彼此信任都谈不上。如果我今天投资一个团队,宁可投资两种人,要不然是刚刚从非常好的学校出来的几个大学生合作项目,要不然是在一家非常好公司里一起工作过四年以上的团队。反之,我不敢投资市场上刚刚认识的几个人组成的搭台班子,哪怕各个优秀。

第二是亲身实践。我们对第一性原理说太多了。但是创业首先是要去干。早点干就是早点犯错,早点交学费。越早犯错成本越低,创业中最大的成本不是人头成本,而是犯错成本。方法论是实践出来的,或者是多次失败后的实证。是实践实践再实践。

Element 团队中人数最多的还是一线上写代码的工程师。

区块链为什么那么相信代码?代码正义吗?

其实不是,但代码就是资产,一个NFT资产就是十几行的定义、描述、Json 格式的元数据,协议呢,应用协议把业务逻辑写了进去,也可能写进去的风险和坑。如果团队中的很多人,愿意去读一些新的合约代码,去不断认识与我们目前不同的加密新世界,放弃偏见,就太好了。

此外,因为我们从事 NFT 交易服务,所以用户体验也容易被忽视。这一点从社群的积极参与可以更好地体现出来。我记得,两年前用一些国外的 DeFi 产品,有些设计故意让你觉得 Geek 气质,做的像 DOS 控制台一样难用。 

那时候我说,原来在区块链世界里创造资产价值的意义远大于用户体验。但是今天不一样了,我也相信,Web3 世界一定包括了用户体验,只要是应用级产品,用户响应是非常重要的。所以我们没有选择做一个像0x协议这样的模式,直接与第三方合作模式,而是封装到一个好用的产品中,是因为我们更相信直接接触的用户。

我们的核心用户很多就是社群志愿者,有 100 多人,有人重度参与,也有人打酱油顺便扶把手。其中,很多人非常优秀,要在以往,我会积极劝他们加入成为我们 Staff,但是 Web3 的项目,最积极的未必是你内部的 Staff,而是积极参与的用户。彻底 Web3 之后,用户就是我们的投资者、产品经理和客户服务经理中的混合体。

相信华人的未来

深潮TechFlow:此前,关于 Web3 犹太人的讨论比较火,你也写随即写了小作文回应,表达了自己的愤怒,那么作为华人创业者,你感到激愤的点在哪里?你认为华人创业者的优势和劣势在哪儿?

王峰:我的激愤是即刻反应的,人不在局中,不知局中之难。但是这种反应也是幼稚的。其实这样的感觉,我在2000年就遇到过,那一年拿到投资的,都是海龟。连网易创始人丁磊都不得不在上市前请海外背景的人做 CEO 和 COO 位置,我记得他 29 岁上市的,那么年轻,不得不退到后台做董事长。

从 2000 年到 2005 年,中国互联网处境是十分艰难,完全没有币圈的幸福感。我不能不联想到 Web 启蒙期的市场开局并非华丽。我知道故事,IDG 哭着喊着要找搞 QQ 的马化腾要求投资变现,丁磊四处找人收购网易,马云一出道就被当成骗子很多年,金山要转型互联网,无论雷军费劲口舌,根本没有几个投资者觉得他理解了互联网。反而,从没有一天互联网经验的陈天桥创办盛大,仅仅靠一款传奇 2 就成了首富。

回过头来看,既然我们选择了相信加密行业的未来,我们就要看远一点,乐观一点。STEPN、AXIE 用户中很多来自亚洲,无聊猿和 Azuki,华人持有者也有 1/3甚至 1/2 吧。最近几个新域名陆续出来后,很多人在 Element 而不是 OpenSea 上交易,未来两年,游戏市场可能会带来 NFT 交易市场的巨变。

OpenSea 还能统治 NFT 市场多久?

这都是问题。不要说什么我们华人只能做韭菜的话,实在太消极,几乎和汉奸在 1945 年前只相信日本皇军一样。张口就是中国土狗。我开一句玩笑,放心吧,我们一些人怎么贬低华人加密开发者,我们也不会比中国足球差,用不少着绝望。

市场土壤在哪里,创业和投资机会就在哪里。就算只看亚洲和新兴市场,未来也会被亚洲开发团队和加密基金的主场。起点再高的项目,哪怕是 A16Z 给的定价也不算数,无论做公链、协议、应用平台还是 GameFi,最终也要接受市场检验,现在估值低没什么。

你一定常常看到的现象是,很多项目上交易所后一级市场估值被重新被二级市场定义。不要认为,目前西风烈东风破,我没有那么悲观。这才刚开始,仗还没有怎么打呢,就是洋人不可战胜了?但未来更多华人项目会起来,华人的基金会崛起,定价权也会大变。所以,提到 Web3 华人创业,虽然我觉得这是一段最艰难的时期,很多资本开始不是海外背景不投了,但是这些太绝对的投资人会错失良机。

深潮TechFlow:在很多人看来,华人创业者的不擅长协议层,比如说公链这种, 优势在于应用层,你怎么看这种观点?

王峰:总体上看是这样的。其实你看整个中国IT产业,从桌面软件到移动互联网,我们过去在操作系统、数据库甚至编程语言上是几乎没有贡献的,我们在创造上思考少,根子还是不愿意去冒险是错,我们把成功看的太狭隘了,喜欢人家实验成功后的拿来主义,延续到区块链时代,也是不善于做公链和协议层的。

但是公链不像操作系统那样注定要被大公司控制标准化,协议也不是 Solidity 或者 Move 这样的规范化语言。我还是觉得有机会的。问题在我们惯性认识和市场组织能力。我们需要打破一些互联网出来的惯性认识。所以硅谷的公司有优势,虽然很多也是华人技术团队在驱动。

我可以拿我们自己在协议层和应用层的设计做一个类比。我们是把交易协议封装到了一个NFT市场的应用程序集合中,交易协议上,我们也是自主研发的,我们提供了 ElementEx 和 ElementSwap,前者是交易协议,后者是支持第三方订单的聚合交易协议,主要是解决多市场订单提高交易流动性。把一个去中心化交易平台比做手机,交易协议就是一个去中心化交易市场的心脏。

我们 Element 技术团队一直让交易协议Gas燃烧远低于OpenSea和其他平台。那是因为在智能合约层,使用更为底层的Asembly(汇编语言)改写了原本由Solidity编写的转账和存储逻辑。合约层的优化还有很很大空间。有了一个高性能的协议,今天也可以在上面做很多应用、升级和开放生态。在协议层以上,以及在区块链NFT链上数据处理上,是扩展出来的应用和数据服务。其实,一个好的NFT交易市场,很多工作都是在协议层上进行的。

如果下一个五年,华人团队真的能站稳交易所、NFT 市场、数据平台和 Game Fi,也很厉害。但是,这些都不会是瘦应用、胖协议,都需要不停迭代产品和服务,我认为这肯定是我们华人主场。而且不没有看出来,其实现在的 NF T市场已经是几个华人团队在卷吗?我们不怕卷,我们是被卷大的。卷出来的赢家一定也是世界级的。

游戏是Web3不确定游戏的竞技场

深潮TechFlow:从入行以来,你专注网络游戏行业十余年,历经中国游戏行业从客户端游戏、网页游戏到移动游戏三个时代,被业内称为“最有故事的游戏人”,怎么看待当下传统游戏和 Gamefi 的关系?很多人会对 Gamefi 的应用前景不太看好,认为是披着游戏外壳的 Fi,你怎么看待 Gamefi 的未来?

王峰:很多人知道,我可能是唯一把 PC、Web 和 Mobile上的三个时代游戏类型都做了一遍的人,很多人做过其中之一之二。而且我经历两次上市公司,都与游戏相关。这期间,我经历过从西山居剑网1到剑网3的立项,持蓝港三剑被市场热捧的高光时刻,和我本人直接相关的游戏在线人数加起来得有 500 万吧。我也经历过电视游戏主机的开发和失败。几乎可以说,连我的生活都是游戏赐予我的。

但是和 GameFi 制作团队比,我是已经一个传统游戏人了。我的游戏生涯从 2003 年开始,大概率算是终止在 2018 年了。

我觉得,GameFi=Game+Fi,这个公式中,即使以 Fi 为目的,也比做 Game 没有 Fi 的产品更有加密正确性。就像我们当年看 ARPG 网络游戏第一位重要是具有网络属性的经济系统、PK系统和帮会系统,而不是游戏剧情。

打一个比方,如果一个团队背景好,游戏概念设计强,确实就可以先拿一个 CG 预告片发 NFT,然后再邀请玩家进入测试版,进一步开放新内容,这样用 Fi 的期货方式倒逼 Game 成长是有机会的。

所谓游戏性本身也是一个非常宽泛的话题,见仁见智,不同玩家的口味差异非常大。对于一个产品游戏性评价分歧本来就很大。网络游戏发展了快20年历史,有很多成熟的方法论,比如探索、收集、数字养成、竞技对抗以及团队协同,也有经济模型,比如回合制游戏的金币和绑定金币双币结构,和Axie的双币模式异曲同工。我相信,这些用到GameFi中依然会是非常重要的内核,有很多可以使用的原型。这些经验,如果和开放的加密货币市场形成牛市一起攀爬,就有机会。反之,熊市里 GameFi 迅速冷了下来。

不过,目前我们看到的 GameFi,确实难以激起玩家的认同,根本问题是一眼看上去就不喜欢,我做游戏多年,一直在乎的是操作体验和节奏感,其实很多游戏远没有做到这个第一层次,只是搭了一个架子。其实游戏体验是操作上的,不仅仅是观感上的。专业制作游戏的团队,哪怕給你做一款卡牌游戏,也会有让你心动的设计出来,比如炉石传说,每一张卡翻出来都有那个味道,心理学把这些触电感叫做心流。任何时期做游戏,做的都是心流感应,这个很难,但是专业团队进来,一定会解决这个问题。比游戏经验更重要的还是创作和创意能力,一定意义上,游戏是 Web3 不确定游戏的竞技场。

我在等这样的 GameFi,不一定要花 1000 万美元来做就有机会。我的直觉是游戏一定会带动 Web3 向前一大步。

杀手级应用和作为Web3入口的NFT

深潮TechFlow:目前 WEB3 相对小众,需要真实的用户,你认为未来行业的杀手级应用会出现在哪个方向?

王峰:说不清楚,但是我一直在等 Web3 社交产品浮出海面,目前那个对的产品可能还在深海中。

我觉得进来做应用的人太少,喜欢炒币的人太多,那样积累财富更快。其次,很多所谓做应用的,也是惦记尽快发币,这是很难做成好应用的。我预估,在所有持币用户中,玩应用里的可能不到 5%。杀手级应用可能不是社交,就是社交游戏。

深潮TechFlow:为什么会选择做NFT交易平台 Element?

王峰:主要是希望找一个可以长期发展的平台赛道,做平台不是一朝一夕的,市场够大,我看的是长线。

互联网的发展万众创新,但是主战场一直是平台经济的竞争。从 1.0 到 2.0,是门户、搜索、社交到电商连环式跃升,一个平台都是从一亿美金估值起步,长成了百亿以上甚至千亿级规模。这是一个英雄四起的时代,也是让很多人因为错判而扼腕叹息的时代,这个窗口期很长,十年互联网的逐梦列车,被智能手机加长后,提速狂奔,而后是风光无限的十年移动互联网。

NFT 是加密经济从比特币、以太坊(EVM+智能合约)、DEFI(Dex、Stablecoin、金融衍生)之后的最显著的原生加密应用,将所有著作权和所有权登记在链上的元数据里,成为完全生长于链上的可编程资产,大千世界,也是可以加密万物。我认为NFT是最堪比上一轮互联网一样的爆发性机会,而NFT市场就是潜力非常大的新平台。

2003 年,我在北大读硕时,接触过波士顿矩阵,在基于横线(市场增长率)和竖线(既有市场份额)垂直划分开四个象限,你的项目可以是 Star、Dog、Mark 和 Cow 中的一个。谁不想拥有一头能持续挤奶的现金牛生意呢,可那往往只是成功企业的事情。创业者都是奔着 Star 去的,但是弄的不好,你手里的牌很可能成为很瘦的 Dog 和作为问号的 Mark。我们选择做NFT交易市场,要成为明日之星,选好入场时机很重要。

这是最好的时机。区块链被重视起来。追溯到 2009 年比特币网络打包创世区块,已经过过去十三年,一直是公链和中心化交易平台的主场。但主要凭叙事为主,无法落地应用。直到 DeFi 热潮后,市场走向应用,现在我们叫 Web3。因为新的公链把 TPS 放到首位,以太坊 2.0Merge 后,进入 POS 时代,并且同时支持L2,他们也是因为看见协议层上生长的应用更多了。

DeFI 和 NFT 先后在这个卡位上,更有想象力的还有 Metaverse、DAO 社群经济和 DID 社交。目前的公链生态中,以太坊是最大赢家,币安链、Salana 以及 Move 新语言公链都被开发者关注。

每一个公链的崛起,又有一次应用的洗牌。NFT会在每一轮升级中获益,因为它是Web3应用的基础接口协议,NFT交易市场本来就是Web3应用的基础设施,从这一点来看,这个概念要比互联网思维出来的平台经济更具价值。

深潮TechFlow:目前,NFT市场交易平台OpenSea 一家独大,并且公链有自己的垂直NFT交易平台,那么你认为Opensea 未来会被超越么,它的弱点是什么?

王峰:我认为 NFT 市场就是长跑,一两次正确决定,可以让你的排名很快追上,一两次错误的预判,也会失去市场份额,但是不管怎样,我相信这是可以长期做下去的事情,前提是一定要坚持去中心的模式。亚马逊当初那么大的 Vision,最初启动时,很长时间就是做线上书店。我那时候也觉得贝佐斯是电商巨头了,比今天的 OpenSea 牛多了。我们那时候怎么能想到,如今的线上商城已经从电器走到了生鲜呢。我们今天看OpenSea也是如此,目前大部分 NFT 主要是 PFP(头像)很多人说这个市场被OpenSea垄断了,没有后来者机会,我是不信的。

NFT 本身是有一个标准协议规范的,但是其实又是一个开放的应用程序接口,上面会有很多应用长出来,NFT 交易市场的可以交易的品类会逐渐变化。目前的PFP类似于当年的图书,目前的市场,还处于类似亚马逊和当当卓越竞争图书市场的早期局面。

今天看,也有人不断吐槽 OpenSea 的产品更新速度。但我感觉,他们弱点不是产品开发速度,反而可能是他们始终还是过于中心化位置看待自己。我认为,未来OpenSea和新挑战者竞争还是来自于价值观层面。加密世界最有趣的事情是变化和不确定性,拥抱变化是基本生存法则,就算你不能领导变化,也要跟上变化。

深潮TechFlow:与 Opensea 或者 Magic Eden 这样的交易平台相比,Element 如何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突围,你们有着怎么的发展思考?

王峰:所以,OpenSea 可以在以太坊成功,Magic Eden 就可以在 Solana 成功,我当然可以在 BNB Chain 上图谋出路。所以,我们很快启动了支持 BNB Chain的版本,去年四季度,很多 GameFi 那时候唯一看上的生态就是 BNB Chain,得到了一些 GameFi 项目的积极配合,我们在 BNB Chain 上的数据稳定起来。今年最近几个月,我们一直排名 BNBChain 市场第一名。

目前最激烈的竞争在以太坊市场上,我分成短、中、长三个层次。

第一、短期的,我们认为Element更需要做好的不是做一站式,而是集中精力在一个点,服务于交易,其他事情别人做好了。我们也忙不过来。具体说是“交易深度、交易成本和交易效率”。我们会专注在二级市场交易上,长期打磨协议、数据和工具。坚持Build,工作付出能让产品发光。

第二、中期看,NFT下一步,可能进入后PFP时代,未雨绸缪,我看好几个方向,有些工作我们提前准备中。

1.权益类,NFT和线下结合会越来越多,

2.DID范畴。比如去中心化的域名。未来,社交有很大机会。

3.在GameFi上会有越来越多NFT资产跑出来。但是NFT市场需要深度定制化。

4.文件格式决定一些新的NFT种类,比如,音乐和短视频都有想象力。

第三、长期的看法,NFT市场很可能会演变成为Web3入口。当然,加密浏览器、新一代钱包、DID社交都有可能是这个新叙事的运动员。而且会彼此融合。

深潮TechFlow:你怎么看待像SudoSwap这样的NFT DEX,会对中心化交易所平台产生较大的颠覆么?

王峰:SudoSwap目前的交易数据并没有 Element 好。这是产品机制的问题,NFT 不是 ERC20Token。他们这样做,必须要 NFT 具有可替代性,所以它真正的流动性也只能以地板价获得。这个未必合适NFT所有玩家的需求,虽然一定有人接受。

这种模式更适合同质类 ERC1155 项目,而不适合有稀缺属性的 ERC721 项目。不过作为NFT市场上一种特有的存在,SoduSwap 会长期有价值。

深潮TechFlow:Blur 是否是你心中的劲敌?

王峰:Blur 口号是主打聚合器,他们产品官网上拿自己和 GEM 做对比,以图争夺交易聚合器头把交椅地位。但是对比后,你会发现 Blur 和我们 Element 在产品架构设计上其实非常类似。所以我第一次看到的时候是十分惊讶的。实际上,在自有市场交易协议和聚合第三方订单的协议混合市场的策略上,是我们先发布的产品。我们也很多次提出做面向交易者的产品,所以 Element 在交易效率和交易成本上比较重视,但是他们产品化比我们在极致。我很理解他们产品研发上的设计和策略,但是他们眼球经济和引爆市场上干得很漂亮。

Marketplace 便于浏览和发现,重视资产分类和推荐。重视NFT创作者合作,给作品更大的展示空间。Exchanger 就是看买卖盘口没。我们原本有计划做面向交易员 Element Pro 版本,在交互处理和数据上进一步面向核心交易者,比如,做一键切换模式。

前者是市场平台,类似电商产品一样的资产导航模式,分类清晰,便于浏览和查找。后者是交易平台,类似于数字货币交易所,重视突出地板价行情、买卖盘扣和盯盘。前者,所谓服务于大众化市场,但是用户一旦喜欢NFT交易,就更加认可便捷化的专业交易平台。所以,长期看前者定位是认知不足造成的伪命题。

Blur引发的冲击是很大的。但是这一轮竞争的本质,在于零版税市场被几个市场共同教育起来了,这个对于 OpenSea 制定出来的规则是一场彻底的打破,在目前市场一直处于深熊的艰难时期,其意义超过了聚合技术和预期中的激励机制,市场目前进入了混战局面,创新本来就是你追我赶的局面,市场没有长久的赢家,唯有持续的进步,才能走得远。

深潮TechFlow:你如何看待当下各家NFT交易平台对于版税的政策?

王峰:版税是创作者权益,是否设置,设置比例,应该NFT交易创作者,不应该被几个交易市场的竞争加剧绑架。

我认为 SoduSwap 开了一个坏头,随后几个市场不同程度地诱导零版税政策。我们认为,OpenSea 拿出的过滤零版税市场的工具,对于整体市场有利。在 Element 来看,其实,道理简单,市场应该公平竞争,要不然都有版税,要不然都没有。因此,Element更新并启动了“新版税政策”,强调与创作者共建,与 OpenSea 保持同步。

这有三种情况:

一、如果NFT创作者在OpenSea等其他市场上设定了一个版税,那么在Element平台则提供不会高于这些其他市场版税设定。

二、如果NFT创作者放弃在OpenSea等其他市场上设定版税,Element平台同样自动执行对该合集的零版税政策。

三、无论创作者选择以上哪种版税方式,Elemen都t会一视同仁,这其中最核心的价值观是,没有创作者就没有NFT市场。Element十分积极地同创作者合作,一同开发全球NFT市场。

深潮TechFlow:目前,NFT 市场似乎陷入了流动性危机中,市场中更多是 Free mint 的项目,你认为下一次NFT再次迎来爆发会靠什么因素驱动?

王峰:其实,你去看 OpenSea 每天的活跃地址和交易笔数,并没有大幅下降。但是交易额比去年这个时期缩减了 80% 以上,我觉得这是与加密市场牛熊转化正相关的。Uniswap 的数字下降更多,一些很知名的 DeFi 甚至每天只有几十个地址交互。NFT 可能是这个熊市里最集中的流量看点了。

Free mint 有积极意义,很多小白第一次体验 NFT,从这里入门的。从投资意义上看,很难说不会出现 NFT 领域中的下一个 DogeCo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