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 Zhu最新长推:CeFi的崩坏,始于2020年

原文作者:Azuma原文来源:Odaily星球日报

11 月 22 日,彭博社发布了一篇三箭资本联合创始人 Su Zhu 的最新专访。在面对记者的提问时,Su Zhu 表示:“一些行业内的领头人称 FTX的崩盘使行业倒退了 5 年,但我认为情况更严重,可能需要七到八年,如果根本问题没有得到妥善解决,倒退的状况将会更长。”

此外,Su Zhu 还表示其最近几个月都在反思三箭资本的失败,并将考虑建立一个全新的投资交易公司,或许会是一家既投资加密资产又投资传统资产的全天候基金。不过,Su Zhu 也提到这件事儿并不急,因为“FTX 的骨牌效应才刚刚开始,还将更多的骨牌倒下”。

Su Zhu最新长推:CeFi的崩坏,始于2020年

彭博社发文之后,Su Zhu 本人再次更新了一长串推文。站在失败者乃至市场崩盘始作俑者的角度,Su zhu 就 CeFi 一步步走向极端的路径给出了自己的看法。以下为推文具体内容,由 Odaily 星球日报编译。

关于行业复苏所需的时间,我认为还可以更快一些,但前提是我们需要做到以下几点:

  • 监管机构需清理猖獗的内幕交易,处理加密货币公司(尤其是美国公司)之间的利益关系;
  • 两把抓:一方面提高托管机构和交易所的透明度,另一方面则发展自托管以及 DeFi;
  • 新一代的投资者、建设者们不能再那么关注庞氏经济学;
  • 大力推进去中心化,即便这需要更长的时间;
  • 专注于让用户受益的增长,创建拥有可持续价值的社区;
  • 对营销、公关以及游说活动进行监管。

我承认,我们公司(三箭资本)是最终导致 CeFi 崩溃的两三个大型导火索之一。我花了很多时间来反思这件事,我认为促使事态最终走到这一步的原因有很多。整个 CeFi 行业的心态变化可以追溯至 2020 年三月。

那年初春时,我们曾一口气归还了数十亿美元的贷款,这反而引发了借贷机构的恐慌(因为他们许诺了存款客户固定的收益),并请求我们再次找他们借钱。

想想我们和 Alameda Research,作为迄今为止 CeFi 领域最大的借款方,我们都逐渐产生了“后援无限”的错觉。

由于贷款机构和经纪公司一直搞内幕交易,行业给那些最大的交易公司们罩上了黑箱,这逐渐滋生了一种保密和不透明的文化。

CeFi 收益型产品的收益率本应与持续时间相挂钩,并需要明确披露风险来源和损失可能。然而,持续时间层面的错配却使得大型经纪商在牛市中过早赚取了超额的回报,这导致了信贷的过度扩张,因为“越多越好”的心态早已根深蒂固。

交易公司们也觉得自己已经“大而不倒”了。

对于三箭资本来说,我们从来没有向散户借过钱,也没有在 DeFi 内做过无抵押借贷,更从来通过没有创造自己的代币来抵押借贷,但我们确实助长了傲慢、狂妄等歪风邪气,给去中心化的世界带来了怪异的中心化风险。

这是对中本聪和上帝的罪过,也是我每天都在思考的事情。

上个月,一位朋友给我寄来一本《古兰经》,里边有这么一句话曾反复出现 —— “安逸必将招致苦难”。

转载声明:本文 由CoinON抓取收录,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CoinON资讯立场,CoinON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若以此作为投资依据,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声明: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风险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0)
上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上午12:58
下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上午1:02

相关推荐

Su Zhu最新长推:CeFi的崩坏,始于2020年

星期四 2022-11-24 1:00:38

11 月 22 日,彭博社发布了一篇三箭资本联合创始人 Su Zhu 的最新专访。在面对记者的提问时,Su Zhu 表示:“一些行业内的领头人称 FTX的崩盘使行业倒退了 5 年,但我认为情况更严重,可能需要七到八年,如果根本问题没有得到妥善解决,倒退的状况将会更长。”

此外,Su Zhu 还表示其最近几个月都在反思三箭资本的失败,并将考虑建立一个全新的投资交易公司,或许会是一家既投资加密资产又投资传统资产的全天候基金。不过,Su Zhu 也提到这件事儿并不急,因为“FTX 的骨牌效应才刚刚开始,还将更多的骨牌倒下”。

Su Zhu最新长推:CeFi的崩坏,始于2020年

彭博社发文之后,Su Zhu 本人再次更新了一长串推文。站在失败者乃至市场崩盘始作俑者的角度,Su zhu 就 CeFi 一步步走向极端的路径给出了自己的看法。以下为推文具体内容,由 Odaily 星球日报编译。

关于行业复苏所需的时间,我认为还可以更快一些,但前提是我们需要做到以下几点:

  • 监管机构需清理猖獗的内幕交易,处理加密货币公司(尤其是美国公司)之间的利益关系;
  • 两把抓:一方面提高托管机构和交易所的透明度,另一方面则发展自托管以及 DeFi;
  • 新一代的投资者、建设者们不能再那么关注庞氏经济学;
  • 大力推进去中心化,即便这需要更长的时间;
  • 专注于让用户受益的增长,创建拥有可持续价值的社区;
  • 对营销、公关以及游说活动进行监管。

我承认,我们公司(三箭资本)是最终导致 CeFi 崩溃的两三个大型导火索之一。我花了很多时间来反思这件事,我认为促使事态最终走到这一步的原因有很多。整个 CeFi 行业的心态变化可以追溯至 2020 年三月。

那年初春时,我们曾一口气归还了数十亿美元的贷款,这反而引发了借贷机构的恐慌(因为他们许诺了存款客户固定的收益),并请求我们再次找他们借钱。

想想我们和 Alameda Research,作为迄今为止 CeFi 领域最大的借款方,我们都逐渐产生了“后援无限”的错觉。

由于贷款机构和经纪公司一直搞内幕交易,行业给那些最大的交易公司们罩上了黑箱,这逐渐滋生了一种保密和不透明的文化。

CeFi 收益型产品的收益率本应与持续时间相挂钩,并需要明确披露风险来源和损失可能。然而,持续时间层面的错配却使得大型经纪商在牛市中过早赚取了超额的回报,这导致了信贷的过度扩张,因为“越多越好”的心态早已根深蒂固。

交易公司们也觉得自己已经“大而不倒”了。

对于三箭资本来说,我们从来没有向散户借过钱,也没有在 DeFi 内做过无抵押借贷,更从来通过没有创造自己的代币来抵押借贷,但我们确实助长了傲慢、狂妄等歪风邪气,给去中心化的世界带来了怪异的中心化风险。

这是对中本聪和上帝的罪过,也是我每天都在思考的事情。

上个月,一位朋友给我寄来一本《古兰经》,里边有这么一句话曾反复出现 —— “安逸必将招致苦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