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者经济4.0初探

原文作者:Web3随意门原文来源:mirror

2022年年初,经由CSS播客第10集《共创“拥有者经济”——LiJin》,我第一次接触到创作者经济4.0的概念。

Li Jin 将创作者经济的演变描述为 4 个不同阶段。以下是各个阶段的简短描述:

创作者经济 1.0:由于互联网的诞生,个人可以成为创作者。

创作者经济 2.0:创作者利用自己在平台上的影响力,通过广告和品牌赞助实现盈利。

创作者经济 3.0:创作者成为独立的企业,并直接从他们的粉丝那里获得盈利。主要探讨:热情经济 (Passion Economy)、如何构建一个创作者中产阶级、100个真正的粉丝以及加密货币扮演的角色。

创作者经济 4.0:创作者和他们的粉丝共同创造和积累财富。这是我们对未来创作者者经济的一瞥。

关于如何体现“经济”属性、“商业模式”,个人做了一个简单的个人理解总结:

1.0:单向输出盈利模式不明;

2.0:靠积攒流量获得广告费及粉丝打赏等;

3.0:经营个体品牌,粉丝直接为内容付费;

4.0:基于Web3,围绕个体创作者形成社区DAO,共同创造与拥有。

创作者经济4.0一个关键点在于社区,Web3领域同样重度依赖社区的是NFT项目,这样的交叉似乎为一个隔三差五被提起的问题找到了答案:除了小图片买买卖卖,NFT的应用场景有哪些?

除了老生常谈的游戏道具,pass卡门票(alpha社区、共创项目准入)、票据凭证(DeFi场景)、e-mail邮票、纪念奖章(参加活动、众筹募捐) ……创作者经济4.0的表现形式之——Web3内容共创场景也许是可以探索的方向。

当然,正如LiJin所言,创作者与其粉丝共创共赚,只是我们对未来创作者经济的一瞥,表现形式有很多。但是光共创共赚这一点,就足够我们去挖掘、去畅想。以下是一些初探的碎片拾遗:

把我们带进兔子洞的2个项目

Shibuya

沿着那个隔三差五会被问到的问题,我们先谈谈Shibuya。在Bankless的一期访谈视频 Alpha Leak丨Shibuya颠覆好莱坞工作室 中,去中心化的视频发行/分发平台Shibuya联合创始人pplpleasr说,他们在尝试探索NFT在PFP以外的应用场景。Shibuya上首部自主制作的动画《White Rabbit》总共分为7个章节,目前已经来到第二章,每个章节项目方都会发行一款制片人NFT(ERC1155),社区成员观看完剧情之后以手持的NFT对接下来的剧情走向进行投票(官推说集齐7个NFT有惊喜)。

创作者经济4.0初探第一章的剧情选择画面

创作者经济4.0初探影片结束时,制片人名单显示的是以太坊地址或者ENS

除了影响剧情走向,这些制片人NFT还能决定社区成员获得整部动画碎片化所有权的多少:在统计完投票结果之后社区成员解押NFT可以获得$WRAB代币奖励,越早投票、投中票数最高的剧情走向可获得的奖励越多。最后,整部动画制作完毕后,$WRAB会转化为碎片化NFT。作品后续怎么发展,比如是否要卖给别的流媒体平台,均由社区投票决定。

作为新的尝试,除了代币激励、共同拥有一部作品的预期,Shibuya用什么方法加强社区的参与度呢?寻宝彩蛋环节算是其中之一。第一章的彩蛋是把藏有4个NFT(均由shibuya团队成员创作)的一个地址的助记词,以文字、图画形式分布散落在影片的不同部分,让观众去收集;第二章就直接一点,选择中间空投的礼物,即可得到空投的NFT「Something Cooking」,这个NFT用途尚未明确,会不会在后续环节里能用得上?

创作者经济4.0初探助记词寻宝答案,第1、2个单词在第一章剧情选择画面的两扇门上方

说到互动式视频,可能大家会想起《黑镜——潘达斯奈基》,同样也是互动式视频的噱头,但是这种互动,是一种可以以上帝视角窥探全貌的方式,所有的剧情走向选择其实都在制作方Netflix的预设中。归根结底还是制作方书写好一切,观众是被动接受内容的一方。当然,黑镜也是有很有趣的彩蛋环节,不知道White Rabbit是不是受启发于此呢?

创作者经济4.0初探来自知乎的《黑镜——潘达斯奈基》剧情整理

更多的White Rabbit拉片影评,可以看看这篇文章《White Rabbit-Web 3的黑客帝国不缺头号玩家》

Mad Realities

社区/内容消费者/观众参与到内容创作,还有另外一个例子,Web3版相亲综艺Proof of Love,其背后的平台Mad Realities,于今年4月获得Paradigm 600万美元的投资。如果说在Shibuya的情景里,观众只是简单地投个票,并未真正体现“创作”二字,Proof of Love的设定则是给到了观众更大的发挥创意的空间与参与度。Proof of Love发行了3款玫瑰NFT作为参与门票,分别是0.1ETH、0.5ETH、1ETH。NFT持有者可以参与选角,从男女嘉宾到主持人都是经过投票产生,他们还可以参与剧本策划、拍摄过程一些情节的干预(比如给看好的一对送上饮料),最高档NFT持有者还能亲临拍摄现场。每集制作完毕,该集都会被铸造成1/1的NFT到ZORA平台上进行拍卖,拍卖获得的资金30%作为大奖给到季末牵手成功的人,10%作为下一集的奖励(每集最后被相中的嘉宾不想牵手,可以赢取奖金),40%进入DAO财库,还有15%由拍卖所得者决定去向。不考虑Web3、Crypto元素,这部完全可以作为搞笑综艺来看看。

关于Mad Realties更多信息可以参考《爱情证明——DAO版非诚勿扰

创作者经济4.0初探参与爱情证明的3档NFT Pass,共募集到172.71ETH,holder人数为390

一开始我是因为彩蛋、内容搞笑好玩关注到这2个例子,并在社交媒体简单写了下玩法、在Web3随意门播客里提及了一些细节。后面陆续有听众小伙伴给给我安利、投喂他们发现的Web3内容共创项目,我开始有意识地收集这一类的项目尝试做一个mapping,并且有一种感觉:这可能很快就会遍地开花,也许已经是了……这个安利、投喂,帮助我们发现更多共创项目的过程,似乎也是某种意义上的共创。

Web3共创Mapping

创作者经济4.0初探图片来源:Web3随意门社区整理

为什么这个mapping会以故事创作为核心呢?因为根据目前不完全的项目统计,发现大多是围绕创作一个故事展开的,只是形式各异,有文字、图画、音频、视频等,还有的是各种形式的复合,比如想要打造一个去中心化好莱坞的Story DAO。还有一些共创项目,其主线并不是要创作故事,这些项目就放在了故事创作圈以外。

目前还有2个项目数量众多的共创大类,没有收录进来,一个是基于PFP NFT的二创,仅以创作饱满度较高的Jenkins the Valet作为代表,Jenkins是以BAYC为原型创作的男仆故事。未来创造(二创)力更蓬勃的领域可能集中在cc0性质的项目上(Web3随意门播客以典型的cc0鼻祖级项目之一的Nouns为例展开了讨论,关于cc0可能在创造文化符号带来创作者经济繁荣的创想,后续另开一篇文章来探讨);另外,以更广义的角度来定义“内容创作”,品牌创意也可以视为Web3内容共创的一个分类,体现为Web3+消费,相关的项目:意图打造Web3版雀巢的gmgn supply、“Web3+消费”孵化器CPG

以上的mapping是比较狭义的Web3内容共创,在这些示例中,均有一个重要的角色——NFT,NFT 是故事本身的载体、元素或角色,以及参与创作的准入Pass卡。

播客

ReHash Podcast是由Diana Chen在Mirror上发起的“社区驱动的Web3播客”,持有ReHash NFT的社区成员可以提名和投票选出最喜欢的嘉宾、话题等方面来共同创建播客。ReHash原计划募集10ETH,最终募集到29.53ETH。Diana Chen 启动ReHash之前,全职主持过The Unstoppable Podcast 和DAOn the Rabbit Hole两档播客,共计200多场,其中150场与Web3相关。

创作者经济4.0初探图片来源:ReHash discord治理频道

在ReHash的discord 治理频道,可以看到ReHash想做的不仅仅是一档共创播客节目,它希望以DAO的形式,凝聚社区力量,发展出教育中心、知识枢纽、支持团体、媒体出版物、播客孵化器等,ReHash称“可能性是无穷的”。ReHash Podcast是Rehash DAO的第一个项目,类似于Mad Realities的综艺视频只是起点。

为什么要做互动式播客?ReHash表达了他们的价值观: 如果希望更多不同的群体从Web3受益,就要尽可能多地表达不同观点,需要提名少数派、背景各异的播客嘉宾,以尊重、富有同理心的态度去倾听他们的声音;世界(包括Web3)不是非黑即白的,灰色地带中有一些细微之处值得拿出来讨论,而不是简单地给事物贴个标签。

社区参与带来了什么不同?ReHash的播客是12集为一季,第一期在发起共创计划之前制作好,选题偏小众而杂(个人感受,也可能是我涉猎范围有限),比如帮助出狱犯人走上正轨避免再次入狱的NFT项目、DeFi教育者/实习生的访谈等;而来到第二季,社区提名并确定下来的嘉宾基本来自知名Web3项目,比如Gitcoin、DAO Haus、Kernel、AAVE、Zora等。

由ReHashDAO作一点延伸的联想:作为DAO闲逛者,我觉得也许内容共创会是小而美型DAO的发展方向之一。

目前我们可以看到有大而全DAO,比如BanklessDAO;另外还有找到自己利基点的小而美DAO,比如以促进Web3从业者心理健康为目标的Twoplus,以及众多有着明确创作目标的小团体。大而全的DAO里,人才聚到同一个场里做无规则“布朗运动”,看看能碰撞出什么机会,随机属性强。小而美DAO一开始有着较为聚焦的项目,先做出产品或者作品,由此吸引更多参与者,从而扩大社区规模。这里不去探讨两种方式的长短优劣。我们发现Web3创作型小项目的roadmap或者定位中都有DAO化的考量。小而美的DAO有很多种类,互动式创作项目很可能是promising的类型之一。其实Shibuya在官方推文里也提过这样的构思:一部电影就是一个DAO。

创作者经济4.0初探图片来源:BanklessDAO

音乐

SongCamp办了3期营地活动(音乐创作黑客松):Genesis、Elektra、Chaos。其中第三期Chaos主打“无头乐队(headless band)”概念。其中“无头”借鉴了应用研究机构 Other Internet 于2019年10月首次提出的术语“无头品牌(headless brand)”——其价值观、信仰、叙事和符号是由支持者以分布式、无需许可的方式确定的,而不是自上而下地定义或强化的品牌,典型的“无头品牌”例子就是比特币。

创作者经济4.0初探图片来源:SongCamp

严格来说,Chaos它跟上面提到的团队+社区的共创还不算是同一种类型。Chaos是把77位没有合作基础的创作者(音乐人45人、视觉艺术创作者9人、运营/操作员7人、工程师6人、广播制作人5人、经济学家3人、文案知识大师2人)聚合到一起,创作出45首音乐及21000个唱片封面(由1000多个视觉图层交替变化组合)。

这77个专业创作者更像是一个专业团队的共创,即这77人视为一个团队,并没有开放创作空间给到社区、NFT购买者。这一点在NFT的权益上体现得最为明显,上述的45首音乐结合封面形成了21000个NFTNFT,其中20000万用于对外出售,剩下1000个按照比例(这个比例由各人持有的CHAOS代币决定,其中CHAOS的数量根据成员“自评+互评+调整”的分数决定,CHAOS代币的30%进入songcamp国库)分给77位创作者,将来作品产生的任何收益,只有那1000个NFT的持有者可以享受收益的分成。因此,即便是“共同拥有”,也只是77位创作者共同拥有。

音乐NFT研究组织Water&Music指出,CHAOS这种形式的共创,创新意义在于,拥抱一种思维模式:把金融轨道的重要性提到和创意同样高的水平,金融创新本身也是创作的一部分,以及实践出了一个Web3音乐创作的蓝图。这里的金融,我个人理解为协调众人进行协作,在创作早期就谈论艺术品的财务价值,并(与0xSplit协议合作)设计出一套基于NFT的自动对收益进行分账的系统。

创作者经济4.0初探根据water&music报告整理

至于为什么会把SongCamp的例子也放在故事创作圈内?Chaos所讲述的并不是一个具象化的故事,但在设定上,是为围绕一个抽象的故事主线来创作音乐:第一幕,秩序;第二幕,混乱;第三幕,熵;第四幕,重生。为什么要创作故事?在SeeDAO主导water&music报告翻译的Henry分享了以下观点和信息:那些做音乐的时候动不动先搞个故事的项目,后续是要围绕故事这个核心展开一些玩法的,比如漫画书、现场音乐会,至于搞到哪一步就看意愿和资金了。

视频

视频(含动画)类项目,基本玩法是由项目方设定基本框架、世界观,然后观众参与内容贡献与投票决定情节走向。除了上面谈到的Proof of Love和White Rabbit,还有动画Stoner Cats,以及模仿Stoner Cats玩法、在Solana链上发行的摔跤手共创故事the Gimmick。和White Rabbit有点不一样的是,Stoner Cat需要买了NFT才能看动画内容。

虽说在这些项目里,NFT 持有人将能够对其中一些故事进行投票和共同创作,但是像我这样的走马观花太多项目、灵感也不是那么爆棚的人来说,还真是提供不了什么创意(掩脸)……

早前一篇探讨社区自下而上创作故事的文章还罗列了更多视频、文字类的共创项目,感兴趣的小伙伴可以探索一下。

Shibuya曾经发过一个推,戏称它们正在升级品牌为NFTFLIX(第一眼是不是看成了NETFLIX?这是要挑战NFTFLIX?),引入互动、共创元素,能为传统的内容创作平台带来什么不同?Web3内容共创,到底是玩家们一时兴起的一波流尝试,还是一个有潜力的Web3发展方向?这些问题,可能仍待我们边观察边找答案。

创作者经济4.0初探图片来源:Shibuya推特

文字

Jenkins The Valet是比较典型的文字类去中心化创作项目。化名为Jenkins的成员在2021年5月22日买下了1798号无聊猿,为其命名为Jenkins the Valet(贴身男仆Jenkins),并围绕其创作故事,尝试去中心化的创意写作。买下了无聊猿的第二天,他就写下了简单的5/600字的故事起源作为背景(一只贫困的猴子得到了一份男仆的工作,在可以接触到富豪级别猿猴的游艇俱乐部里勤勤恳恳地工作,它母亲为此感动得流泪)。故事发表出来,迅速得到传播,Jenkins在Twitter上发了个表格,希望可以为每只猿猴创作故事,于是收到了非常多无聊猿持有者的私信与故事投稿。接下来Jenkins又迅速写下了十几个故事,当时Jenkins在现实世界里还有着产品经理的正职工作,一下班就马不停蹄开始写故事,这个过程中,他就有了把讲故事的过程规模化的愿望。这也就是Tally Labs创业故事的源头,Tally Labs于2022年5月获得了A16Z领投的1200万美元融资。(这个故事的更多细节,可以参考播客《无聊猿创意故事 社群:Jenkins的“作者之家”》

创作者经济4.0初探无聊猿#1798

过了3个月Jenkins推出了写作者之家Writer’s Room(Writer’s Room创始团队有3人,是Tally Labs的前身),并发行了6942个作者之家通行证NFT(4档,WAGMI Yacht、Yacht Key、Jenkin’s Key、Valet Ticket),通行证NFT持有者将可以为故事内容提供创意,对故事发展方向进行投票,并在所制作的每件作品中被标记为作者/创作者,NFT发行后6分钟内销售一空。

由一个故事共创的愿望种子开始,我们看到了写作者之家的兴起,再到后来Jenkins 成为第一个与经纪公司 CAA(Creative Artists Agency) 签约的 NFT 人物,与畅销书作者 Neil Strauss 、与 Murda Beatz 以及 MBSJQ 等更多「名流」进行了合作。这个创业故事本身也足够精彩!

根据写作者之家的Roadmap,以后他们故事创作的对象或不限于无聊猿,还会扩展到其他的头像类项目,故事将可能为这些PFP带来生动的灵魂。

图片/漫画

The Space乌图邦是一个应用激进市场理论的 NFT 像素艺术涂鸦墙。画布中的每一个像素都是可交易的NFT,这些NFT可交易,持有者可以给像素上色,画布上的图案是一次次社会实验的结果。在这些社会实验中,持有者要为像素NFT支付哈伯格税,税收的一部分又会以UBI的形式分红给所有创作者,让每个参与的人获得收益。

创作者经济4.0初探图片来源:The Space

Web3内容共创光谱

之前和躺赢君对话的播客里,我们尝试沿着一个光谱从过去Web2/传统领域的内容共创一路摸索。光谱的一端是团队(或者作品发起的个人),另一端是社区,每个共创型项目,其实都有一定比例是由团队/发起人主导的,然后留有一些空间给到社区成员去参与、发挥创意、贡献内容。

创作者经济4.0初探图片来源:Vibe Squad&Web3随意门

为什么要提出这种可能看起来很刻板的框架?对实践有啥意义吗?我认为这是一个认知工具,因为在跟对这个领域比较陌生的小伙伴聊的时候,大多第一反应是,共创?不专业、没想法的一群乌合之众能创造出什么?还是专业的人干专业的事吧。

其实大家对共创的认识是一上来就拉到光谱最右端,或者视“完全去中心化的自下而上的社区创作”为理想化的状态。现实是,绝大部分共创类项目的尝试都是从自上而下开始,而且都需要一个强大的初创团队,类似于DAO的渐进式去中心化,需要一个过程去测试应该置于光谱的什么位置,既能保证项目的可持续进行,创作出无限游戏式的故事,也能给到社区自由发挥的空间、调动共创的积极性。

一些乐观的视角

Web3内容共创让我们摸到了创作者经济4.0的边,它之于整个Web3领域有什么意义?Web3领域经常为人诟病的一点是,都是投机炒作,都在做一些不切实际的玩具,现状是普通人onboard Web3的第一站就是投机炒币撸空投,不说高大上的意义,内容共创至少给了一个容器接纳新进场的人,以后,也许很多创意工作者来到Web3的第一站就是buidl,就是创作。那进一步质疑,创作出来的还是玩具呢?这时候SolarPunk主义者可能就会跳出来说,积极乐观就对了,要相信我们能创造出一个高科技高品质生活的未来。我不太清楚王超老师是否信奉SolarPunk那一套,但他的一条推文很有道理,也反映了积极乐观的意思:

创作者经济4.0初探图片来源:推特

我认为,乐观并不是盲目的、毫无缘由的,对Web3、DAO、创作者经济持积极态度的人,都是一定程度上认可《主权个人The Sovereign Individual》思想的,他们认为,勇于承担个人责任是通往自由和财富的道路,他们通过主动寻求和筛选信息,跳出标准化的生活圈子,打造自己的游戏规则并建立杠杆,来实现财福双全的生活。预计极具创造力的10亿数字游民/主权个体的涌入,资本的青睐——A16Z第四支基金宣布其支持方向,其中之一就是去中心化创作,都让我们窥见创作者经济广阔的发展空间与可期的未来。

关于相信认可DAO、认可个体创作潜能、主权个人的力量这一点,我想起有小伙伴说“我不像你对DAO有信仰,我只想赚钱”。与其说对DAO有信仰,还不如说,我只是想尽自己所能推自己一把,去体验新领域的危险、幽深、锐利、汹涌与莽撞,我想对自己有信仰,相信自己可以。

如果不相信主权个人的力量,则更多是用投机市场的姿态来看事情,这是中性的意思,投机者也完全有可能收获颇丰,从生态多样性的角度来看,投机者也发挥着极其重要的作用。“我看你说的一些项目、一些所谓的build的交互,以为会有空投,原来做链上好人只是韭菜表现”。好吧,我是韭菜,我所指的链上做好事,其实指的是建立链上资产,NFT容器里所承载的数字资产。我朴素而稚嫩的想法是,如今DeFi先发展起来,其实是链上世界金融先行,“实体”跟上就需要大量的创作者创作出作品,到时候DeFi将不再被诟病为“空转着一堆空气币”,而是“实实在在”的、能丰富个人精神生活的数字资产。

批判性思考

乐观之余,我们可能还是要作一些批判性思考。

局限性

再回过头看文中提到的案例,这些项目的发起方,都有着很优秀的背景:Shibuya的联创,pplpleasr是Web3领域名声大噪的艺术家,为众多头部DeFi协议创作宣传片、为《财富》杂志创作NFT封面,另一位艺术家maciej_kuciara,好莱坞动画制作人;ReHash的Diana Chen,在Web3播客领域有着丰富经验。

我们不禁会想到,能撬动社区力量来参与创作的创作者/发起人,似乎都有点“头部创作者”属性或者本身就是号召力很强的influencer,也就是说,他们本身不组建社区、不发行NFT、不去设计社区参与玩法,也可以以创作者经济3.0的模式实现直接的内容变现。播客Web3无名说《Web3的核心是共创精神》中的嘉宾就指出,基于区块链的Web3创作者经济,直接内容付费可能只有1%的创作者能做到,那其他99%的创作者如何受益?这是关于“注意力”这种公共资源的分配问题,解决问题的思路指向哈勃格税、激进市场。Web3共创的玩法,在适用范围与对象方面有它的局限性,对于非头部创作者、影响者的小众领域创作者,可能需要探索一些新的思路。

协调难度大于创作本身

共创意味着创作者在专心创作之余,还要花费大量精力去设计共创的机制与流程,包括很重要的版权许可问题。一些DAO tool对于协调组织内的协作将发挥很重要的作用,我们也看到越来越多工具的出现,以期解决协作难题。实际推进一些创新的机制总是不易,我们需要给到这些实验性项目更多的耐心。

转载声明:本文 由CoinON抓取收录,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CoinON资讯立场,CoinON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若以此作为投资依据,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声明: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风险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0)
上一篇 2022年12月12日 上午1:36
下一篇 2022年12月12日 上午1:41

相关推荐

创作者经济4.0初探

星期一 2022-12-12 1:38:19

2022年年初,经由CSS播客第10集《共创“拥有者经济”——LiJin》,我第一次接触到创作者经济4.0的概念。

Li Jin 将创作者经济的演变描述为 4 个不同阶段。以下是各个阶段的简短描述:

创作者经济 1.0:由于互联网的诞生,个人可以成为创作者。

创作者经济 2.0:创作者利用自己在平台上的影响力,通过广告和品牌赞助实现盈利。

创作者经济 3.0:创作者成为独立的企业,并直接从他们的粉丝那里获得盈利。主要探讨:热情经济 (Passion Economy)、如何构建一个创作者中产阶级、100个真正的粉丝以及加密货币扮演的角色。

创作者经济 4.0:创作者和他们的粉丝共同创造和积累财富。这是我们对未来创作者者经济的一瞥。

关于如何体现“经济”属性、“商业模式”,个人做了一个简单的个人理解总结:

1.0:单向输出盈利模式不明;

2.0:靠积攒流量获得广告费及粉丝打赏等;

3.0:经营个体品牌,粉丝直接为内容付费;

4.0:基于Web3,围绕个体创作者形成社区DAO,共同创造与拥有。

创作者经济4.0一个关键点在于社区,Web3领域同样重度依赖社区的是NFT项目,这样的交叉似乎为一个隔三差五被提起的问题找到了答案:除了小图片买买卖卖,NFT的应用场景有哪些?

除了老生常谈的游戏道具,pass卡门票(alpha社区、共创项目准入)、票据凭证(DeFi场景)、e-mail邮票、纪念奖章(参加活动、众筹募捐) ……创作者经济4.0的表现形式之——Web3内容共创场景也许是可以探索的方向。

当然,正如LiJin所言,创作者与其粉丝共创共赚,只是我们对未来创作者经济的一瞥,表现形式有很多。但是光共创共赚这一点,就足够我们去挖掘、去畅想。以下是一些初探的碎片拾遗:

把我们带进兔子洞的2个项目

Shibuya

沿着那个隔三差五会被问到的问题,我们先谈谈Shibuya。在Bankless的一期访谈视频 Alpha Leak丨Shibuya颠覆好莱坞工作室 中,去中心化的视频发行/分发平台Shibuya联合创始人pplpleasr说,他们在尝试探索NFT在PFP以外的应用场景。Shibuya上首部自主制作的动画《White Rabbit》总共分为7个章节,目前已经来到第二章,每个章节项目方都会发行一款制片人NFT(ERC1155),社区成员观看完剧情之后以手持的NFT对接下来的剧情走向进行投票(官推说集齐7个NFT有惊喜)。

创作者经济4.0初探第一章的剧情选择画面

创作者经济4.0初探影片结束时,制片人名单显示的是以太坊地址或者ENS

除了影响剧情走向,这些制片人NFT还能决定社区成员获得整部动画碎片化所有权的多少:在统计完投票结果之后社区成员解押NFT可以获得$WRAB代币奖励,越早投票、投中票数最高的剧情走向可获得的奖励越多。最后,整部动画制作完毕后,$WRAB会转化为碎片化NFT。作品后续怎么发展,比如是否要卖给别的流媒体平台,均由社区投票决定。

作为新的尝试,除了代币激励、共同拥有一部作品的预期,Shibuya用什么方法加强社区的参与度呢?寻宝彩蛋环节算是其中之一。第一章的彩蛋是把藏有4个NFT(均由shibuya团队成员创作)的一个地址的助记词,以文字、图画形式分布散落在影片的不同部分,让观众去收集;第二章就直接一点,选择中间空投的礼物,即可得到空投的NFT「Something Cooking」,这个NFT用途尚未明确,会不会在后续环节里能用得上?

创作者经济4.0初探助记词寻宝答案,第1、2个单词在第一章剧情选择画面的两扇门上方

说到互动式视频,可能大家会想起《黑镜——潘达斯奈基》,同样也是互动式视频的噱头,但是这种互动,是一种可以以上帝视角窥探全貌的方式,所有的剧情走向选择其实都在制作方Netflix的预设中。归根结底还是制作方书写好一切,观众是被动接受内容的一方。当然,黑镜也是有很有趣的彩蛋环节,不知道White Rabbit是不是受启发于此呢?

创作者经济4.0初探来自知乎的《黑镜——潘达斯奈基》剧情整理

更多的White Rabbit拉片影评,可以看看这篇文章《White Rabbit-Web 3的黑客帝国不缺头号玩家》

Mad Realities

社区/内容消费者/观众参与到内容创作,还有另外一个例子,Web3版相亲综艺Proof of Love,其背后的平台Mad Realities,于今年4月获得Paradigm 600万美元的投资。如果说在Shibuya的情景里,观众只是简单地投个票,并未真正体现“创作”二字,Proof of Love的设定则是给到了观众更大的发挥创意的空间与参与度。Proof of Love发行了3款玫瑰NFT作为参与门票,分别是0.1ETH、0.5ETH、1ETH。NFT持有者可以参与选角,从男女嘉宾到主持人都是经过投票产生,他们还可以参与剧本策划、拍摄过程一些情节的干预(比如给看好的一对送上饮料),最高档NFT持有者还能亲临拍摄现场。每集制作完毕,该集都会被铸造成1/1的NFT到ZORA平台上进行拍卖,拍卖获得的资金30%作为大奖给到季末牵手成功的人,10%作为下一集的奖励(每集最后被相中的嘉宾不想牵手,可以赢取奖金),40%进入DAO财库,还有15%由拍卖所得者决定去向。不考虑Web3、Crypto元素,这部完全可以作为搞笑综艺来看看。

关于Mad Realties更多信息可以参考《爱情证明——DAO版非诚勿扰

创作者经济4.0初探参与爱情证明的3档NFT Pass,共募集到172.71ETH,holder人数为390

一开始我是因为彩蛋、内容搞笑好玩关注到这2个例子,并在社交媒体简单写了下玩法、在Web3随意门播客里提及了一些细节。后面陆续有听众小伙伴给给我安利、投喂他们发现的Web3内容共创项目,我开始有意识地收集这一类的项目尝试做一个mapping,并且有一种感觉:这可能很快就会遍地开花,也许已经是了……这个安利、投喂,帮助我们发现更多共创项目的过程,似乎也是某种意义上的共创。

Web3共创Mapping

创作者经济4.0初探图片来源:Web3随意门社区整理

为什么这个mapping会以故事创作为核心呢?因为根据目前不完全的项目统计,发现大多是围绕创作一个故事展开的,只是形式各异,有文字、图画、音频、视频等,还有的是各种形式的复合,比如想要打造一个去中心化好莱坞的Story DAO。还有一些共创项目,其主线并不是要创作故事,这些项目就放在了故事创作圈以外。

目前还有2个项目数量众多的共创大类,没有收录进来,一个是基于PFP NFT的二创,仅以创作饱满度较高的Jenkins the Valet作为代表,Jenkins是以BAYC为原型创作的男仆故事。未来创造(二创)力更蓬勃的领域可能集中在cc0性质的项目上(Web3随意门播客以典型的cc0鼻祖级项目之一的Nouns为例展开了讨论,关于cc0可能在创造文化符号带来创作者经济繁荣的创想,后续另开一篇文章来探讨);另外,以更广义的角度来定义“内容创作”,品牌创意也可以视为Web3内容共创的一个分类,体现为Web3+消费,相关的项目:意图打造Web3版雀巢的gmgn supply、“Web3+消费”孵化器CPG

以上的mapping是比较狭义的Web3内容共创,在这些示例中,均有一个重要的角色——NFT,NFT 是故事本身的载体、元素或角色,以及参与创作的准入Pass卡。

播客

ReHash Podcast是由Diana Chen在Mirror上发起的“社区驱动的Web3播客”,持有ReHash NFT的社区成员可以提名和投票选出最喜欢的嘉宾、话题等方面来共同创建播客。ReHash原计划募集10ETH,最终募集到29.53ETH。Diana Chen 启动ReHash之前,全职主持过The Unstoppable Podcast 和DAOn the Rabbit Hole两档播客,共计200多场,其中150场与Web3相关。

创作者经济4.0初探图片来源:ReHash discord治理频道

在ReHash的discord 治理频道,可以看到ReHash想做的不仅仅是一档共创播客节目,它希望以DAO的形式,凝聚社区力量,发展出教育中心、知识枢纽、支持团体、媒体出版物、播客孵化器等,ReHash称“可能性是无穷的”。ReHash Podcast是Rehash DAO的第一个项目,类似于Mad Realities的综艺视频只是起点。

为什么要做互动式播客?ReHash表达了他们的价值观: 如果希望更多不同的群体从Web3受益,就要尽可能多地表达不同观点,需要提名少数派、背景各异的播客嘉宾,以尊重、富有同理心的态度去倾听他们的声音;世界(包括Web3)不是非黑即白的,灰色地带中有一些细微之处值得拿出来讨论,而不是简单地给事物贴个标签。

社区参与带来了什么不同?ReHash的播客是12集为一季,第一期在发起共创计划之前制作好,选题偏小众而杂(个人感受,也可能是我涉猎范围有限),比如帮助出狱犯人走上正轨避免再次入狱的NFT项目、DeFi教育者/实习生的访谈等;而来到第二季,社区提名并确定下来的嘉宾基本来自知名Web3项目,比如Gitcoin、DAO Haus、Kernel、AAVE、Zora等。

由ReHashDAO作一点延伸的联想:作为DAO闲逛者,我觉得也许内容共创会是小而美型DAO的发展方向之一。

目前我们可以看到有大而全DAO,比如BanklessDAO;另外还有找到自己利基点的小而美DAO,比如以促进Web3从业者心理健康为目标的Twoplus,以及众多有着明确创作目标的小团体。大而全的DAO里,人才聚到同一个场里做无规则“布朗运动”,看看能碰撞出什么机会,随机属性强。小而美DAO一开始有着较为聚焦的项目,先做出产品或者作品,由此吸引更多参与者,从而扩大社区规模。这里不去探讨两种方式的长短优劣。我们发现Web3创作型小项目的roadmap或者定位中都有DAO化的考量。小而美的DAO有很多种类,互动式创作项目很可能是promising的类型之一。其实Shibuya在官方推文里也提过这样的构思:一部电影就是一个DAO。

创作者经济4.0初探图片来源:BanklessDAO

音乐

SongCamp办了3期营地活动(音乐创作黑客松):Genesis、Elektra、Chaos。其中第三期Chaos主打“无头乐队(headless band)”概念。其中“无头”借鉴了应用研究机构 Other Internet 于2019年10月首次提出的术语“无头品牌(headless brand)”——其价值观、信仰、叙事和符号是由支持者以分布式、无需许可的方式确定的,而不是自上而下地定义或强化的品牌,典型的“无头品牌”例子就是比特币。

创作者经济4.0初探图片来源:SongCamp

严格来说,Chaos它跟上面提到的团队+社区的共创还不算是同一种类型。Chaos是把77位没有合作基础的创作者(音乐人45人、视觉艺术创作者9人、运营/操作员7人、工程师6人、广播制作人5人、经济学家3人、文案知识大师2人)聚合到一起,创作出45首音乐及21000个唱片封面(由1000多个视觉图层交替变化组合)。

这77个专业创作者更像是一个专业团队的共创,即这77人视为一个团队,并没有开放创作空间给到社区、NFT购买者。这一点在NFT的权益上体现得最为明显,上述的45首音乐结合封面形成了21000个NFTNFT,其中20000万用于对外出售,剩下1000个按照比例(这个比例由各人持有的CHAOS代币决定,其中CHAOS的数量根据成员“自评+互评+调整”的分数决定,CHAOS代币的30%进入songcamp国库)分给77位创作者,将来作品产生的任何收益,只有那1000个NFT的持有者可以享受收益的分成。因此,即便是“共同拥有”,也只是77位创作者共同拥有。

音乐NFT研究组织Water&Music指出,CHAOS这种形式的共创,创新意义在于,拥抱一种思维模式:把金融轨道的重要性提到和创意同样高的水平,金融创新本身也是创作的一部分,以及实践出了一个Web3音乐创作的蓝图。这里的金融,我个人理解为协调众人进行协作,在创作早期就谈论艺术品的财务价值,并(与0xSplit协议合作)设计出一套基于NFT的自动对收益进行分账的系统。

创作者经济4.0初探根据water&music报告整理

至于为什么会把SongCamp的例子也放在故事创作圈内?Chaos所讲述的并不是一个具象化的故事,但在设定上,是为围绕一个抽象的故事主线来创作音乐:第一幕,秩序;第二幕,混乱;第三幕,熵;第四幕,重生。为什么要创作故事?在SeeDAO主导water&music报告翻译的Henry分享了以下观点和信息:那些做音乐的时候动不动先搞个故事的项目,后续是要围绕故事这个核心展开一些玩法的,比如漫画书、现场音乐会,至于搞到哪一步就看意愿和资金了。

视频

视频(含动画)类项目,基本玩法是由项目方设定基本框架、世界观,然后观众参与内容贡献与投票决定情节走向。除了上面谈到的Proof of Love和White Rabbit,还有动画Stoner Cats,以及模仿Stoner Cats玩法、在Solana链上发行的摔跤手共创故事the Gimmick。和White Rabbit有点不一样的是,Stoner Cat需要买了NFT才能看动画内容。

虽说在这些项目里,NFT 持有人将能够对其中一些故事进行投票和共同创作,但是像我这样的走马观花太多项目、灵感也不是那么爆棚的人来说,还真是提供不了什么创意(掩脸)……

早前一篇探讨社区自下而上创作故事的文章还罗列了更多视频、文字类的共创项目,感兴趣的小伙伴可以探索一下。

Shibuya曾经发过一个推,戏称它们正在升级品牌为NFTFLIX(第一眼是不是看成了NETFLIX?这是要挑战NFTFLIX?),引入互动、共创元素,能为传统的内容创作平台带来什么不同?Web3内容共创,到底是玩家们一时兴起的一波流尝试,还是一个有潜力的Web3发展方向?这些问题,可能仍待我们边观察边找答案。

创作者经济4.0初探图片来源:Shibuya推特

文字

Jenkins The Valet是比较典型的文字类去中心化创作项目。化名为Jenkins的成员在2021年5月22日买下了1798号无聊猿,为其命名为Jenkins the Valet(贴身男仆Jenkins),并围绕其创作故事,尝试去中心化的创意写作。买下了无聊猿的第二天,他就写下了简单的5/600字的故事起源作为背景(一只贫困的猴子得到了一份男仆的工作,在可以接触到富豪级别猿猴的游艇俱乐部里勤勤恳恳地工作,它母亲为此感动得流泪)。故事发表出来,迅速得到传播,Jenkins在Twitter上发了个表格,希望可以为每只猿猴创作故事,于是收到了非常多无聊猿持有者的私信与故事投稿。接下来Jenkins又迅速写下了十几个故事,当时Jenkins在现实世界里还有着产品经理的正职工作,一下班就马不停蹄开始写故事,这个过程中,他就有了把讲故事的过程规模化的愿望。这也就是Tally Labs创业故事的源头,Tally Labs于2022年5月获得了A16Z领投的1200万美元融资。(这个故事的更多细节,可以参考播客《无聊猿创意故事 社群:Jenkins的“作者之家”》

创作者经济4.0初探无聊猿#1798

过了3个月Jenkins推出了写作者之家Writer’s Room(Writer’s Room创始团队有3人,是Tally Labs的前身),并发行了6942个作者之家通行证NFT(4档,WAGMI Yacht、Yacht Key、Jenkin’s Key、Valet Ticket),通行证NFT持有者将可以为故事内容提供创意,对故事发展方向进行投票,并在所制作的每件作品中被标记为作者/创作者,NFT发行后6分钟内销售一空。

由一个故事共创的愿望种子开始,我们看到了写作者之家的兴起,再到后来Jenkins 成为第一个与经纪公司 CAA(Creative Artists Agency) 签约的 NFT 人物,与畅销书作者 Neil Strauss 、与 Murda Beatz 以及 MBSJQ 等更多「名流」进行了合作。这个创业故事本身也足够精彩!

根据写作者之家的Roadmap,以后他们故事创作的对象或不限于无聊猿,还会扩展到其他的头像类项目,故事将可能为这些PFP带来生动的灵魂。

图片/漫画

The Space乌图邦是一个应用激进市场理论的 NFT 像素艺术涂鸦墙。画布中的每一个像素都是可交易的NFT,这些NFT可交易,持有者可以给像素上色,画布上的图案是一次次社会实验的结果。在这些社会实验中,持有者要为像素NFT支付哈伯格税,税收的一部分又会以UBI的形式分红给所有创作者,让每个参与的人获得收益。

创作者经济4.0初探图片来源:The Space

Web3内容共创光谱

之前和躺赢君对话的播客里,我们尝试沿着一个光谱从过去Web2/传统领域的内容共创一路摸索。光谱的一端是团队(或者作品发起的个人),另一端是社区,每个共创型项目,其实都有一定比例是由团队/发起人主导的,然后留有一些空间给到社区成员去参与、发挥创意、贡献内容。

创作者经济4.0初探图片来源:Vibe Squad&Web3随意门

为什么要提出这种可能看起来很刻板的框架?对实践有啥意义吗?我认为这是一个认知工具,因为在跟对这个领域比较陌生的小伙伴聊的时候,大多第一反应是,共创?不专业、没想法的一群乌合之众能创造出什么?还是专业的人干专业的事吧。

其实大家对共创的认识是一上来就拉到光谱最右端,或者视“完全去中心化的自下而上的社区创作”为理想化的状态。现实是,绝大部分共创类项目的尝试都是从自上而下开始,而且都需要一个强大的初创团队,类似于DAO的渐进式去中心化,需要一个过程去测试应该置于光谱的什么位置,既能保证项目的可持续进行,创作出无限游戏式的故事,也能给到社区自由发挥的空间、调动共创的积极性。

一些乐观的视角

Web3内容共创让我们摸到了创作者经济4.0的边,它之于整个Web3领域有什么意义?Web3领域经常为人诟病的一点是,都是投机炒作,都在做一些不切实际的玩具,现状是普通人onboard Web3的第一站就是投机炒币撸空投,不说高大上的意义,内容共创至少给了一个容器接纳新进场的人,以后,也许很多创意工作者来到Web3的第一站就是buidl,就是创作。那进一步质疑,创作出来的还是玩具呢?这时候SolarPunk主义者可能就会跳出来说,积极乐观就对了,要相信我们能创造出一个高科技高品质生活的未来。我不太清楚王超老师是否信奉SolarPunk那一套,但他的一条推文很有道理,也反映了积极乐观的意思:

创作者经济4.0初探图片来源:推特

我认为,乐观并不是盲目的、毫无缘由的,对Web3、DAO、创作者经济持积极态度的人,都是一定程度上认可《主权个人The Sovereign Individual》思想的,他们认为,勇于承担个人责任是通往自由和财富的道路,他们通过主动寻求和筛选信息,跳出标准化的生活圈子,打造自己的游戏规则并建立杠杆,来实现财福双全的生活。预计极具创造力的10亿数字游民/主权个体的涌入,资本的青睐——A16Z第四支基金宣布其支持方向,其中之一就是去中心化创作,都让我们窥见创作者经济广阔的发展空间与可期的未来。

关于相信认可DAO、认可个体创作潜能、主权个人的力量这一点,我想起有小伙伴说“我不像你对DAO有信仰,我只想赚钱”。与其说对DAO有信仰,还不如说,我只是想尽自己所能推自己一把,去体验新领域的危险、幽深、锐利、汹涌与莽撞,我想对自己有信仰,相信自己可以。

如果不相信主权个人的力量,则更多是用投机市场的姿态来看事情,这是中性的意思,投机者也完全有可能收获颇丰,从生态多样性的角度来看,投机者也发挥着极其重要的作用。“我看你说的一些项目、一些所谓的build的交互,以为会有空投,原来做链上好人只是韭菜表现”。好吧,我是韭菜,我所指的链上做好事,其实指的是建立链上资产,NFT容器里所承载的数字资产。我朴素而稚嫩的想法是,如今DeFi先发展起来,其实是链上世界金融先行,“实体”跟上就需要大量的创作者创作出作品,到时候DeFi将不再被诟病为“空转着一堆空气币”,而是“实实在在”的、能丰富个人精神生活的数字资产。

批判性思考

乐观之余,我们可能还是要作一些批判性思考。

局限性

再回过头看文中提到的案例,这些项目的发起方,都有着很优秀的背景:Shibuya的联创,pplpleasr是Web3领域名声大噪的艺术家,为众多头部DeFi协议创作宣传片、为《财富》杂志创作NFT封面,另一位艺术家maciej_kuciara,好莱坞动画制作人;ReHash的Diana Chen,在Web3播客领域有着丰富经验。

我们不禁会想到,能撬动社区力量来参与创作的创作者/发起人,似乎都有点“头部创作者”属性或者本身就是号召力很强的influencer,也就是说,他们本身不组建社区、不发行NFT、不去设计社区参与玩法,也可以以创作者经济3.0的模式实现直接的内容变现。播客Web3无名说《Web3的核心是共创精神》中的嘉宾就指出,基于区块链的Web3创作者经济,直接内容付费可能只有1%的创作者能做到,那其他99%的创作者如何受益?这是关于“注意力”这种公共资源的分配问题,解决问题的思路指向哈勃格税、激进市场。Web3共创的玩法,在适用范围与对象方面有它的局限性,对于非头部创作者、影响者的小众领域创作者,可能需要探索一些新的思路。

协调难度大于创作本身

共创意味着创作者在专心创作之余,还要花费大量精力去设计共创的机制与流程,包括很重要的版权许可问题。一些DAO tool对于协调组织内的协作将发挥很重要的作用,我们也看到越来越多工具的出现,以期解决协作难题。实际推进一些创新的机制总是不易,我们需要给到这些实验性项目更多的耐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