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F正被“江湖旧怨”们连番攻击

原文作者:秦晓峰原文来源:odaily星球日报

过去几天,FTX 创始人 SBF 再遭攻讦。

Terra 创始人 Do Kwon 以及三箭资本(3AC)创始人 Zhu Su 相继发文对 SBF 进行声讨,指责其是 Terra 崩盘与三箭破产的幕后黑手;币安创始人赵长鹏(CZ)披露了 FTX 与币安背后的股权纠纷。

此外,Zhu Su 还发文称 SBF 全资拥有加密媒体 The Block,SBF 是他们许多“独家新闻”的唯一来源,并负责把控新闻方向。最终,The Block 首席执行官 Michael McCaffrey 因未能披露曾从 Alameda Research 获得贷款引咎辞职。

(1 )Terra 崩盘与三箭破产的幕后黑手

12 月 8 日,Do Kwon 援引《纽约时报》长文指责 Alameda 是做空 UST 的始作俑者。

“我认为现在是时候让 Genesis Trading 披露他们是否在崩溃前不久向 SBF 或 Alameda 提供了 10 亿美元的 UST——从 LFG 手上购买时宣称是“参与 Terra DeFi 生态系统的兴趣”——而不是为脱锚攻击提供弹药。”

根据 Do Kwon 所说,SBF/Alameda 曾从 Genesis Trading 手中借入 10 亿 UST 砸入市场,促使 UST 率先脱锚;而后,SBF/Alameda 又从包括 Voyager 在内的众多机构手中借了数量众多的 BTC(10 位数),疑似做空 BTC 从而降低 LFG 的资产储备价值,最终推动 Terra& UST 崩盘进入死亡螺旋。

Do Kwon 补充说, 2021 年 2 月 UST 的大幅货币紧缩是就是由 Alameda 引起的,他们在 MIM 危机期间于几分钟内出售了 5 亿枚 UST,最终抽干 Curve 上的池子。

三箭资本(3AC)创始人 Zhu Su 也在第一时间站出来声援 Do Kwon,“有人问‘为什么你和 Do Kwon 在 FTX 崩溃后马上回来,这是为了转移你们自己的问题吗?’我回复道,Do Kwon 一直在不断地开发 Luna Classic + Luna 2 ,而且还没有超过一周的 Twitter 休息时间。”

Zhu Su 表示,可能很多人持有这样一种观点——无论如何,Luna 都会失败,到底是不是 Alameda/FTX 和关联方精心策划的攻击根本不重要;这实际上涉及到一个基本的白帽与黑帽的争论,如果您认为某些东西存在设计缺陷,你可以尝试帮助修复它,而不是作为行业领导者去攻击并破坏它,这是最悲观的事情。“也许在某个世界,Alameda 参加了早期的 Luna 融资而不是错过它,就不会视其为仇敌。”

此外,Zhu Su 也极力为自己证明,表示 3AC 破产是因为被 SBF 猎杀。“从 7 月份彭博社的采访开始,我就坚定地说我们被猎杀了。这是事实,但它却不合时宜,以至于我的顾问都不想让我说出来,因为可能被视为「转移视线」。8 月,有几篇长文被主要出版社压制未发,因为编辑们担心遭到报复,失去采访 SBF 的机会。当时不断有人吹捧 SBF 是加密世界的摩根大通或者 Vanderbilt(美国工业家、慈善家)。”

针对 Zhu Su 的言论,SBF 只是简单地回复了一条推文,表示缺少证据,只是对方的臆测。“今年我犯了很多大错误。但这不是其中之一。没有证据,因为它没有发生。拜托,拜托,管好你自己的事。”不过,SBF 并没有回复 Do Kwon 的质疑。

Zhu Su 回复 SBF 称:“你怎么会知道?你不是说你不知道 Alameda 发生的事情吗?没关系,我们可以让司法部(DoJ)决定。”

最后,Zhu Su 补充说,“当我讨论 SBF/FTX/Alameda 如何猎杀包括我们自己在内的客户时,我不是在抱怨。监管机构和检察官会做他们的工作。我已经向前看了。恰恰相反,我认为加密货币交易行业的大部分痛苦是活该的。”

(2 )币安与 FTX 股权纠纷

12 月 9 日,CZ 发文介绍了币安与 FTX 股权纠纷的细节。CZ 表示,作为 FTX 的早期投资者,币安对 Alameda/SBF 越来越不满意,并最终在 1.5 年前(2021 年 7 月)启动了退出程序。“当我们决定退出作为投资者行列时,SBF 非常生气,他对多个币安团队成员发起了一系列攻击性的长篇大论,包括威胁要「竭尽全力让我们付出代价」——我们仍然有这些短信。”

CZ 补充说,自那之后,SBF 开始“投资”身居高位的朋友——从媒体到政策制定者,再到名人(如 Kevin O’Leary )。“他利用这些网络来操纵舆论,包括攻击我和业内其他人。我的种族是这些攻击的焦点。下周的参议院听证会上可能继续重复这些攻击。”

对此,SBF 发推作出回应称:“关于退股一事,你(CZ)没必要再撒谎了。是我们发起的股权收购谈判,我们决定这么做是因为这对我们的业务很重要。虽然我很不喜欢你的‘谈判’策略,但我还是选择了这么做。你曾威胁我们说如果不再加 7500 万美元,就在最后一分钟退出谈判。我们同意了,因为我们不想让币安出现在我们的股东名单上。”

SBF 最后表示:”你我都知道,除非我们选择回购你的股份,否则你甚至没有权利退股,因为许多代币和股权当时仍处于锁定状态。”

也正是这次退股过程的不愉快,才有了上个月 Binance 抛售 FTT,最终引爆 FTX 流动性不足的暗雷,百亿市值的加密帝国轰然倒塌。

(3 )掌控媒体,操纵舆论

12 月 10 日,The Block CEO Michael McCaffrey 曾从 Alameda 获得 4300 万美元贷款的事被公之于众。

根据 Michael 推文, 2021 年初 The Block 陷入困境,他当时正在评估是出售、合并还是重组。2021 年 2 月,当他从 SBF 为其控股公司获得 1200 万美元贷款时,唯一的选择是重组。此后,其又获得 1500 万美元贷款用于资助日常运营。今年早些时候,再次获得 1600 万美元用于在巴哈马购置个人房产。

由于隐瞒了这些贷款信息,Michael McCaffrey 也于昨天辞职,由首席营收官 Bobby Moran 接任首席执行官一职,并且 McCaffrey 还将辞去公司董事会的职务,McCaffrey 仍是 The Block 的大股东。

Michael 补充说,The Block 其他人对此事毫不知情,因为他不想相关贷款影响到 The Block 对 SBF 及其公司报道的客观性。他还表示自己“从未试图影响 FTX、Alameda 或 SBF 的报道。”

不过,Zhu Su 却发推反驳称,The Block 是由 SBF 全资拥有(言外之意是 McCaffrey 是代持股份),并且 SBF 是他们许多“独家新闻”的唯一来源,SBF 负责把控整个新闻编辑的方向。

目前,SBF 尚未对此事发文回应。

转载声明:本文 由CoinON抓取收录,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CoinON资讯立场,CoinON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若以此作为投资依据,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声明: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风险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0)
上一篇 2022年12月13日 上午1:36
下一篇 2022年12月13日 上午1:41

相关推荐

SBF正被“江湖旧怨”们连番攻击

星期二 2022-12-13 1:39:31

过去几天,FTX 创始人 SBF 再遭攻讦。

Terra 创始人 Do Kwon 以及三箭资本(3AC)创始人 Zhu Su 相继发文对 SBF 进行声讨,指责其是 Terra 崩盘与三箭破产的幕后黑手;币安创始人赵长鹏(CZ)披露了 FTX 与币安背后的股权纠纷。

此外,Zhu Su 还发文称 SBF 全资拥有加密媒体 The Block,SBF 是他们许多“独家新闻”的唯一来源,并负责把控新闻方向。最终,The Block 首席执行官 Michael McCaffrey 因未能披露曾从 Alameda Research 获得贷款引咎辞职。

(1 )Terra 崩盘与三箭破产的幕后黑手

12 月 8 日,Do Kwon 援引《纽约时报》长文指责 Alameda 是做空 UST 的始作俑者。

“我认为现在是时候让 Genesis Trading 披露他们是否在崩溃前不久向 SBF 或 Alameda 提供了 10 亿美元的 UST——从 LFG 手上购买时宣称是“参与 Terra DeFi 生态系统的兴趣”——而不是为脱锚攻击提供弹药。”

根据 Do Kwon 所说,SBF/Alameda 曾从 Genesis Trading 手中借入 10 亿 UST 砸入市场,促使 UST 率先脱锚;而后,SBF/Alameda 又从包括 Voyager 在内的众多机构手中借了数量众多的 BTC(10 位数),疑似做空 BTC 从而降低 LFG 的资产储备价值,最终推动 Terra& UST 崩盘进入死亡螺旋。

Do Kwon 补充说, 2021 年 2 月 UST 的大幅货币紧缩是就是由 Alameda 引起的,他们在 MIM 危机期间于几分钟内出售了 5 亿枚 UST,最终抽干 Curve 上的池子。

三箭资本(3AC)创始人 Zhu Su 也在第一时间站出来声援 Do Kwon,“有人问‘为什么你和 Do Kwon 在 FTX 崩溃后马上回来,这是为了转移你们自己的问题吗?’我回复道,Do Kwon 一直在不断地开发 Luna Classic + Luna 2 ,而且还没有超过一周的 Twitter 休息时间。”

Zhu Su 表示,可能很多人持有这样一种观点——无论如何,Luna 都会失败,到底是不是 Alameda/FTX 和关联方精心策划的攻击根本不重要;这实际上涉及到一个基本的白帽与黑帽的争论,如果您认为某些东西存在设计缺陷,你可以尝试帮助修复它,而不是作为行业领导者去攻击并破坏它,这是最悲观的事情。“也许在某个世界,Alameda 参加了早期的 Luna 融资而不是错过它,就不会视其为仇敌。”

此外,Zhu Su 也极力为自己证明,表示 3AC 破产是因为被 SBF 猎杀。“从 7 月份彭博社的采访开始,我就坚定地说我们被猎杀了。这是事实,但它却不合时宜,以至于我的顾问都不想让我说出来,因为可能被视为「转移视线」。8 月,有几篇长文被主要出版社压制未发,因为编辑们担心遭到报复,失去采访 SBF 的机会。当时不断有人吹捧 SBF 是加密世界的摩根大通或者 Vanderbilt(美国工业家、慈善家)。”

针对 Zhu Su 的言论,SBF 只是简单地回复了一条推文,表示缺少证据,只是对方的臆测。“今年我犯了很多大错误。但这不是其中之一。没有证据,因为它没有发生。拜托,拜托,管好你自己的事。”不过,SBF 并没有回复 Do Kwon 的质疑。

Zhu Su 回复 SBF 称:“你怎么会知道?你不是说你不知道 Alameda 发生的事情吗?没关系,我们可以让司法部(DoJ)决定。”

最后,Zhu Su 补充说,“当我讨论 SBF/FTX/Alameda 如何猎杀包括我们自己在内的客户时,我不是在抱怨。监管机构和检察官会做他们的工作。我已经向前看了。恰恰相反,我认为加密货币交易行业的大部分痛苦是活该的。”

(2 )币安与 FTX 股权纠纷

12 月 9 日,CZ 发文介绍了币安与 FTX 股权纠纷的细节。CZ 表示,作为 FTX 的早期投资者,币安对 Alameda/SBF 越来越不满意,并最终在 1.5 年前(2021 年 7 月)启动了退出程序。“当我们决定退出作为投资者行列时,SBF 非常生气,他对多个币安团队成员发起了一系列攻击性的长篇大论,包括威胁要「竭尽全力让我们付出代价」——我们仍然有这些短信。”

CZ 补充说,自那之后,SBF 开始“投资”身居高位的朋友——从媒体到政策制定者,再到名人(如 Kevin O’Leary )。“他利用这些网络来操纵舆论,包括攻击我和业内其他人。我的种族是这些攻击的焦点。下周的参议院听证会上可能继续重复这些攻击。”

对此,SBF 发推作出回应称:“关于退股一事,你(CZ)没必要再撒谎了。是我们发起的股权收购谈判,我们决定这么做是因为这对我们的业务很重要。虽然我很不喜欢你的‘谈判’策略,但我还是选择了这么做。你曾威胁我们说如果不再加 7500 万美元,就在最后一分钟退出谈判。我们同意了,因为我们不想让币安出现在我们的股东名单上。”

SBF 最后表示:”你我都知道,除非我们选择回购你的股份,否则你甚至没有权利退股,因为许多代币和股权当时仍处于锁定状态。”

也正是这次退股过程的不愉快,才有了上个月 Binance 抛售 FTT,最终引爆 FTX 流动性不足的暗雷,百亿市值的加密帝国轰然倒塌。

(3 )掌控媒体,操纵舆论

12 月 10 日,The Block CEO Michael McCaffrey 曾从 Alameda 获得 4300 万美元贷款的事被公之于众。

根据 Michael 推文, 2021 年初 The Block 陷入困境,他当时正在评估是出售、合并还是重组。2021 年 2 月,当他从 SBF 为其控股公司获得 1200 万美元贷款时,唯一的选择是重组。此后,其又获得 1500 万美元贷款用于资助日常运营。今年早些时候,再次获得 1600 万美元用于在巴哈马购置个人房产。

由于隐瞒了这些贷款信息,Michael McCaffrey 也于昨天辞职,由首席营收官 Bobby Moran 接任首席执行官一职,并且 McCaffrey 还将辞去公司董事会的职务,McCaffrey 仍是 The Block 的大股东。

Michael 补充说,The Block 其他人对此事毫不知情,因为他不想相关贷款影响到 The Block 对 SBF 及其公司报道的客观性。他还表示自己“从未试图影响 FTX、Alameda 或 SBF 的报道。”

不过,Zhu Su 却发推反驳称,The Block 是由 SBF 全资拥有(言外之意是 McCaffrey 是代持股份),并且 SBF 是他们许多“独家新闻”的唯一来源,SBF 负责把控整个新闻编辑的方向。

目前,SBF 尚未对此事发文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