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 a16z 合伙人 Chris Dixon:投资原则、加密市场现状和展望

原文标题:a16z’s Chris Dixon on the state of the crypto market: Exclusive原文作者:Davis QuintonandFrank Chaparro原文来源:The Block编译:董一鸣,ChainCatcher

到目前为止,位于硅谷的风险投资公司 a16z 已经筹集了超过 76 亿美元的资金,用于投资加密货币和 Web3。本文翻译自 The Block 《The Scoop》最新一期与 a16z 合伙人Chris Dixon 对谈的节目,a16z 合伙人Chris Dixon 分享了a16z 在加密领域投资的一些指导性原则,并解释了为什么去中心化网络取代中心化企业网络的时机已经成熟。ChainCatcher 对内容进行了适当删减。

在本期节目中,Frank Chaparro 和 Chris Dixon 还讨论了以下内容:

  • 风险投资公司如何管理其投资组合中的风险
  • 互联网和“网络”之间的关系
  • 为什么 a16z 从未投资过 FTX
  • 去中心化社交网络的变革

Frank Chaparro:欢迎大家来到The Scoop,今天邀请到的是Chris Dixon, 他是a16z的创始人和合伙人。我们将与Chris讨论他对当下加密市场的看法、近期的投资和对2023年加密市场的展望。我们的第一次见面是在信贷危机之前,当时整个市场都受到了影响。而半年过去了,加密市场几乎经历了十年会发生的事。在如此动荡的环境中,你做为风险投资人对于当前这个市场的看法是怎样的?

Chris Dixon:对于风险投资人来说,时间跨度的确会更加不同。对冲基金可能更试图预测3个月或12个月后会发生的事情,但我们想的必须要更加长远。在我的职业生涯中,我的一般经验是,在任何时候都是两个层面的事情在发生,一个层面是技术层面和企业家层面,另一种是资本市场层面。这两者之间有一些关系,但肯定不是1比1的关系。例如,我在2003年开始了企业家生涯,那是互联网的低迷期,亚马逊的股格只有6美元一股。但现在回想起来,那可能是过去几十年中建立互联网公司的最佳时机。

就像在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一样,我们开始投资于移动应用程序。现在回想起来,那是一个很棒的时刻。为什么?因为苹果手机出来了。苹果手机在2007年问世,应用程序商店在2008年问世。如果你去看看所有顶级的应用程序,其中绝大多数都是在2008年和2011年之间创建的。

这只是整个技术历史上的一种普遍模式。而这之后,我对加密和区块链、AI、虚拟现实等这三个主要的趋势已经关注持续十年。

从历史上看,每隔10到15年左右,都有一个主要的新技术趋势出现。而我认为我们正处于所有这些重大变化的边缘,这是科技发展进程中的非常激动人心的时刻。这与过去相当糟糕的一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是在几乎所有高增长的科技公司都会发生的事,并非仅在加密资本市场。

现在的互联网危机已经蔓延到谷歌、Facebook等公司,他们已经有了裁员,一些消费者也经历了破产。对于受影响的人来说这些显然是非常糟糕的事情。但是,如果你拉长时间轴,看看更广泛的技术趋势,我认为有一些非常强大的事情正在发生,总体来说这种趋势是积极的。

Frank Chaparro :整个科技市场行情不景气的情况下,加密货币市场的波动更加剧烈,许多加密公司利润有巨幅的缩减。出于什么原因让人们在市场震荡时将加密公司和加密项目单拎出来考虑呢?

Chris Dixon:这是个好问题。我认为新的技术都有点像双刃剑,因此加密货币既因为可靠、有趣和新颖得到了积极的关注,同时,也非常有争议性。我认为大规模的争议同样也会发生在当下比较热的AI领域,我们可以看看明年会发生什么。所以,这只是一种自然的倾向:人们更关注大的、新的、重要的事情。科技领域的一切都在显微镜下,越是新的东西,周围的能量就越多,无论是被赞成还是被反对,都会得到更多关注。这将是一个反复出现的模式,不仅仅是加密货币,所有主要的新技术趋势都会有这种争议。

一个典型的例子是当年网络出现时,周围有很多争议说它将会扼杀平面设计以及印刷工作者。但如果你看一下统计数字,这些传统岗位的工作确实减少了,但它反而创造了更多的网页设计工作、社交媒体经理、uber司机等等。我认为AI领域也会有类似事件发生,AI不会自己创造图纸和插图之类的东西。它将需要人们的帮助,它将只是提升人们已经可以做的事,并帮助实现自动化。但我认为,它不会以任何方式减少创意工作的数量。但的确会给一些需要转型的人带来压力,而这就带来了“政治性”的问题。所以,加密市场也是一样。

Frank Chaparro :FTX 事件的发生引发了一个有趣的问题——VC在社会中的作用和角色。在过去的几周里,我看到的一个讨论说,加密领域的VC做得不够好,他们没有做好尽职调查,也有人说VC存在过度炒作、过度干预项目建设等现象。你如何看待这些质疑和批评?a16z在这次“躲过了FTX的子弹”是技巧还是运气?

Chris Dixon:我想说,第一,我认为有VC是好的。在公司治理的背后有董事会,有专门的财务部门,这些监管很重要。我们强烈鼓励这样做。我们没有参与FTX 的投资,我不知道它的VC在里面充当了哪些角色。

但为什么FTX总部要设在巴哈马呢?主要还是出于监管的原因。因为a16z投资了Coinbase,所以我对中心化交易所的评判标准和基于多年与Coinbase合作的经验。在Coinbase的董事会中,有70%是关于财务、安全、合规的顾问,这是一个监管非常严格的公司。而且,中心化的加密交易所理应受到监管。

我觉得真正创新的是DeFi,使得用户的资产在链上被托管,你可以信任这个软件,而不是其他人来保管资产。我们在加密领域的大部分投资都是围绕在链上的,但也需要一些中间桥梁,比如Coinbase等,通过提供法币轨道来帮助人们进入完全托管的世界。而这些公司不能简单地依靠链上保证,必须被监管。

我们在过去10年里的投资方式是“必须二选一”,要么必须全部在链上,例如Uniswap;要么在一个国家接受监管,拥有经过审计的财务数据,有1:1的客户资产,有高度安全的托管方式。如果一个项目或公司是离岸的,介于这两者这间,就会存在一些隐患。

但从根本上说,这些应该是监管机构的工作,监管应该明确制度,要求公司在两者中必须二选一,不在链上就要有适当的财务安全和合规性,在链上就要有适当的代码审计以保证安全性,而不是两者兼顾。

所以,一些离岸交易所看似比Coinbase更有创新性并且灵活性更高,但在我看来,这些优势都是因为其砍掉了70%的与安全、合规和财务相关的业务。之所以没有投资FTX并不单纯是出于运气,也离不开过去十年的勤奋。并不是说在我们的投资组合中,不会有项目出现失误,但我们在筛选项目上会非常努力地去识别其是否做到真正的科技创新。如果一个项目既没有链上的信任,又没有链下受监管的信任,我是不会考虑把钱放在那里的。

Frank Chaparro :你目前关注的投资方向有哪些?我知道以前你专注于支付、去中心化金融领域的投资,现在有没有哪些新的变化?

Chris Dixon:我们的投资领域主要分两个大的方向,一个是基础设施层的投资,另一个是应用层的投资。基础设施方面投资方向包括,layer 1区块链和layer 2中的跨链桥、钱包等所有建立应用程序所需要的东西。 

我认为,当下或许是加密历史上第一次出现足以支持数千万甚至数亿级用户的基础设施应用的时刻,这是令人兴奋的。至于应用层,也就是你刚提到的DeFi、支付等。支付一直是加密中经常谈到的一个领域,可以追溯到比特币。我们今年投资了比特币闪电网络公司 Lightspark,这家公司是David Marcus创立的,他是Paypal的前首席执行官,也是此前facebook Diem项目的负责人,他在比特币网络的基础上做了一个非常有趣的事情。

此外,现在的web3游戏也非常有趣。我们目前约有15个游戏项目的投资,但暂时只有一两个游戏正式上线。因此,未来12个月会有一大批游戏即将被推出。3年前进入Web3加密游戏的这一批人都是很典型的加密人,他们是游戏的爱好者。刚才提到的15家公司都是来自Blizzard、Riot、Valve等顶级游戏团队的人。

说到NFT,我认为NFT是把加密货币从金融世界中带出来,并把它带入了一个更大的世界即传媒世界(media world)。很显然,世界上有更多的人对传媒感兴趣,而不是对金融感兴趣。我认为,让我们达到10亿人积极参与加密的道路可能是通过传媒以某种方式进行的。有一堆有趣的新社交网络正在建立,比如我们今年投资了去中心化社交协议 Farcaster ,这个协议建立一个可信的中立协议,让用户与其受众直接建立关系,使开发人员自由地在无许可的情况下构建新客户端,这是个我认为非常有趣的新架构。

Frank Chaparro :你会如何描述去中心化社交的好处?

Chris Dixon:主要是钱和权力的维度。首先看一下转换率(take rates)。转换率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概念,是指网络运营商将流经网络的钱据为己有的百分比。普遍存在于在社会网络如Facebook、Tiktok或Youtube中,Youtube上的转换率是45%,因此,创作者得到55%;Twitter的转换率为100%,Facebook也是 100%。

那这意味着什么呢?拿Zinger作为一个例子,他们在Facebook上建立了一个活跃的游戏平台,然后Facebook把所有的钱都拿走了。我们生活在一个社交网络由平台拥有的时代。他们有极高的转换率,这就造成了人们创造内容的动力不足。这种网络有点像主题公园,它们是集中的、自上而下的管理。没有人愿意在此基础上建设。这是钱的部分。

然后是权力的部分。买下Twitter然后决定改变所有的规则,这算得上是好事吗?就像你可能喜欢也可能不喜欢埃隆·马斯克一样,没有一个人应该拥有这种权力。

如果回看互联网的历史,你会发现最初电子邮件并不为平台所有,它们是由社区拥有的。建立电子邮件客户端和电子邮件接入点的软件开发人员的社区决定协议的变化。

去中心化社交网络对创造者、开发者来说好处多多,因为他们可以得到更多的钱,他们可以去建设真正的业务。但同时,这其中也围绕着更广泛的社会含义—我们应该如何管理这些网络,使其成为我们生活中的核心基础设施和关键部分。

我们不直接与互联网互动,而是与建立在互联网之上的网络互动。因此,电子邮件是一个网络,YouTube是一个网络,Twitter是一个网络,Facebook也是一个网络。网络是我们用互联网做的事情。在我看来,基本上有三种主要方式来建立网络:一是传统的协议网络,例如电子邮件系统,由社区管理;二是企业网络,现在我们在区块链上构建起来的网络就属于企业网络,例如以太坊就结合了企业网络和协议网络的最佳功能,以电子邮件和网络的方式向社区分配代币权力。因为空投,社区拥有所有权,并建立起了真正的信仰者队伍。

这是一个更好的架构,它是开放的,可以使用加密作为一种安全方法而不是把东西藏在防火墙后面。从金融和控制的角度来看,它更具有包容性,人们可以通过代币拥有网络的一部分,同时也有一定的控制权和社区治理的权利。

但我们仍然在摸索,我不认为已经找到了治理的最佳方法。应该有一个关于如何进行去中心化治理讨论,但很遗憾,这种对话只发生在加密货币社区内部。我不明白为什么它没有更广泛地发生,但这的确是一个更紧迫的问题。

关于所有权的力量,我想到了uber和 Airbnb的例子。如果你是早期uber司机,那么你帮助建立了Uber网络;如果你是早期Airbnb房主,那么你帮助建设了Airbnb网络。如果你是早期Twitter用户,你得到了什么?你什么也没得到。这可能就是狗狗币的吸引力。它虽是一个愚蠢的产品,没有做任何事情。但是这种所有权的感觉使它拥有非常多的拥护者,这是一种非常强大的力量。

虽然目前加密市场比较消极,但我可以分享一些好消息。我大部分时间都在和企业家们见面,我看到的景象是:加密基础设施得到了真正的改进,有一堆非常有趣的应用得到了资助,市场虽然降温,但这些有趣的事正在建设当中。在我们的投资组合中,大概有一半的产品还没有推出,很多投资都是最近进行的,但产品的开发的确需要花很长时间。

换句话说,在接下来的12-18个月里会有很多产品发布。这也能在一定程度上代表更广泛的市场。所以,我对明年感到兴奋。

Frank Chaparro :a16z目前部署了多少资金呢,有50% 吗?

Chris Dixon45 亿美元加密基金 Crypto fund 4 部署不到 50%,大部分资金仍未部署。最近筹集的大部分资金还没有到位,我不知道确切的数字。

a16z有一个风险基金(venture capital fund),但我们从来没有筹集过对冲基金(hedge fund),两者非常不同。也许我可以给一个简单的解释: 这两种基金都是要从所谓的LP(有限合伙人)那里筹集资金,但不同之处在于风险基金有一个最低的锁定期限制,这意味着如果你想投资我们的基金,你们的钱至少被锁定10年。而且说实话,通常是15年,我们还会延长这个期限。在此期间你不能赎回你的钱。

但也因此,我们会将这些钱投资于需要长期持有的资产。另外,与对冲基金相比,我们作为GP(普通合伙人)的利润(Carry)也会延迟很多。因为支付结构的不同,对冲基金可以在第二年赚到钱而风险基金通常是5-7年以上才能拿到钱。所以如果我们筹集的是风险基金,我们也会有更长时间能来部署资金。

顺便解释一下,我看到很对人在猜测“a16 z 会不会在熊市中倾销投资组合的代币”,事实上a16z 旗下加密基金仍持有95% 的投资。不少人误解了我们的模式。如果你读过关于风险投资的相关科普,一定看到有个叫做J曲线的东西,它描述了风险投资的收益特点:先下降,但随后会上升,看起来像字母J。我们所有的数据显示,大部分的投资回报是在基金的后期。而在风险投资中,最糟糕的事情就是过早地出售好的资产。我同情那些失去工作的人,我理解其中的痛苦,但它并没有真正影响我们的模式。

Frank Chaparro :不知道你能不能说说这个问题,比如你投资了Uniswap,而且你真的很看好它,你是否有权或者有能力买更多该项目的代币?

Chris Dixon:我们有这个权力,而且我们已经做过很多次了,我不能具体说是哪些项目,但这是可以的。

Frank Chaparro :那你们在这方面是如何做风险管理的?比如你在早期就投资了一家公司,它的代币翻了很多倍,如果不拿一些出来,是不是有点不切实际,或者没有做最好的风险管理?

Chris Dixon:在过去15年,以我做天使投资人的经验来看,在硅谷,有太多投资人以过低的价格出售各种热门公司,这样的故事不胜枚举。因此必须通过风险投资的角度看问题,从长远看,必须设计出比较精确的评估模型,例如可以从协议的增长、协议产生的现金流方面来推理它们的估值。我们有一个专门的数据科学团队在做专业估值分析。

我们并不太在意某个项目过去3个月的表现和那些有动量效应的交易数据点,而是通过长期视角来看待投资的增值空间。如果该项目做的事符合我们的认知,我们就会相信它。我真的是从产品和技术创新的角度来看待这个世界,我们喜欢那些开源的开发者或黑客,我认为一个关键的原因是他们在相关领域是有深刻的专业知识的,所以我们也并不期望他们有管理企业或建立团队的经验,这些恰恰是我们能够帮助他们的地方。

a16z努力在投资于技术产品的创始人,然后帮助他们做其他的事情。风险投资是一项人才业务,我们在人身上下注。尽管我们在市场、技术和其他方面花了很多时间,但这一切只是为了帮助我们更聪明地去最终评估和帮助企业家。就像寻找松露一样,你要去寻找的是非常特别的人,他们对世界有独特的看法,并有能力建立一些特别的东西,而投资人要足够聪明,在他们出现的时候将其识别。

转载声明:本文 由CoinON抓取收录,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CoinON资讯立场,CoinON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若以此作为投资依据,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声明: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风险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0)
上一篇 2022年12月21日 上午1:26
下一篇 2022年12月21日 上午1:31

相关推荐

对话 a16z 合伙人 Chris Dixon:投资原则、加密市场现状和展望

星期三 2022-12-21 1:29:13

到目前为止,位于硅谷的风险投资公司 a16z 已经筹集了超过 76 亿美元的资金,用于投资加密货币和 Web3。本文翻译自 The Block 《The Scoop》最新一期与 a16z 合伙人Chris Dixon 对谈的节目,a16z 合伙人Chris Dixon 分享了a16z 在加密领域投资的一些指导性原则,并解释了为什么去中心化网络取代中心化企业网络的时机已经成熟。ChainCatcher 对内容进行了适当删减。

在本期节目中,Frank Chaparro 和 Chris Dixon 还讨论了以下内容:

  • 风险投资公司如何管理其投资组合中的风险
  • 互联网和“网络”之间的关系
  • 为什么 a16z 从未投资过 FTX
  • 去中心化社交网络的变革

Frank Chaparro:欢迎大家来到The Scoop,今天邀请到的是Chris Dixon, 他是a16z的创始人和合伙人。我们将与Chris讨论他对当下加密市场的看法、近期的投资和对2023年加密市场的展望。我们的第一次见面是在信贷危机之前,当时整个市场都受到了影响。而半年过去了,加密市场几乎经历了十年会发生的事。在如此动荡的环境中,你做为风险投资人对于当前这个市场的看法是怎样的?

Chris Dixon:对于风险投资人来说,时间跨度的确会更加不同。对冲基金可能更试图预测3个月或12个月后会发生的事情,但我们想的必须要更加长远。在我的职业生涯中,我的一般经验是,在任何时候都是两个层面的事情在发生,一个层面是技术层面和企业家层面,另一种是资本市场层面。这两者之间有一些关系,但肯定不是1比1的关系。例如,我在2003年开始了企业家生涯,那是互联网的低迷期,亚马逊的股格只有6美元一股。但现在回想起来,那可能是过去几十年中建立互联网公司的最佳时机。

就像在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一样,我们开始投资于移动应用程序。现在回想起来,那是一个很棒的时刻。为什么?因为苹果手机出来了。苹果手机在2007年问世,应用程序商店在2008年问世。如果你去看看所有顶级的应用程序,其中绝大多数都是在2008年和2011年之间创建的。

这只是整个技术历史上的一种普遍模式。而这之后,我对加密和区块链、AI、虚拟现实等这三个主要的趋势已经关注持续十年。

从历史上看,每隔10到15年左右,都有一个主要的新技术趋势出现。而我认为我们正处于所有这些重大变化的边缘,这是科技发展进程中的非常激动人心的时刻。这与过去相当糟糕的一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是在几乎所有高增长的科技公司都会发生的事,并非仅在加密资本市场。

现在的互联网危机已经蔓延到谷歌、Facebook等公司,他们已经有了裁员,一些消费者也经历了破产。对于受影响的人来说这些显然是非常糟糕的事情。但是,如果你拉长时间轴,看看更广泛的技术趋势,我认为有一些非常强大的事情正在发生,总体来说这种趋势是积极的。

Frank Chaparro :整个科技市场行情不景气的情况下,加密货币市场的波动更加剧烈,许多加密公司利润有巨幅的缩减。出于什么原因让人们在市场震荡时将加密公司和加密项目单拎出来考虑呢?

Chris Dixon:这是个好问题。我认为新的技术都有点像双刃剑,因此加密货币既因为可靠、有趣和新颖得到了积极的关注,同时,也非常有争议性。我认为大规模的争议同样也会发生在当下比较热的AI领域,我们可以看看明年会发生什么。所以,这只是一种自然的倾向:人们更关注大的、新的、重要的事情。科技领域的一切都在显微镜下,越是新的东西,周围的能量就越多,无论是被赞成还是被反对,都会得到更多关注。这将是一个反复出现的模式,不仅仅是加密货币,所有主要的新技术趋势都会有这种争议。

一个典型的例子是当年网络出现时,周围有很多争议说它将会扼杀平面设计以及印刷工作者。但如果你看一下统计数字,这些传统岗位的工作确实减少了,但它反而创造了更多的网页设计工作、社交媒体经理、uber司机等等。我认为AI领域也会有类似事件发生,AI不会自己创造图纸和插图之类的东西。它将需要人们的帮助,它将只是提升人们已经可以做的事,并帮助实现自动化。但我认为,它不会以任何方式减少创意工作的数量。但的确会给一些需要转型的人带来压力,而这就带来了“政治性”的问题。所以,加密市场也是一样。

Frank Chaparro :FTX 事件的发生引发了一个有趣的问题——VC在社会中的作用和角色。在过去的几周里,我看到的一个讨论说,加密领域的VC做得不够好,他们没有做好尽职调查,也有人说VC存在过度炒作、过度干预项目建设等现象。你如何看待这些质疑和批评?a16z在这次“躲过了FTX的子弹”是技巧还是运气?

Chris Dixon:我想说,第一,我认为有VC是好的。在公司治理的背后有董事会,有专门的财务部门,这些监管很重要。我们强烈鼓励这样做。我们没有参与FTX 的投资,我不知道它的VC在里面充当了哪些角色。

但为什么FTX总部要设在巴哈马呢?主要还是出于监管的原因。因为a16z投资了Coinbase,所以我对中心化交易所的评判标准和基于多年与Coinbase合作的经验。在Coinbase的董事会中,有70%是关于财务、安全、合规的顾问,这是一个监管非常严格的公司。而且,中心化的加密交易所理应受到监管。

我觉得真正创新的是DeFi,使得用户的资产在链上被托管,你可以信任这个软件,而不是其他人来保管资产。我们在加密领域的大部分投资都是围绕在链上的,但也需要一些中间桥梁,比如Coinbase等,通过提供法币轨道来帮助人们进入完全托管的世界。而这些公司不能简单地依靠链上保证,必须被监管。

我们在过去10年里的投资方式是“必须二选一”,要么必须全部在链上,例如Uniswap;要么在一个国家接受监管,拥有经过审计的财务数据,有1:1的客户资产,有高度安全的托管方式。如果一个项目或公司是离岸的,介于这两者这间,就会存在一些隐患。

但从根本上说,这些应该是监管机构的工作,监管应该明确制度,要求公司在两者中必须二选一,不在链上就要有适当的财务安全和合规性,在链上就要有适当的代码审计以保证安全性,而不是两者兼顾。

所以,一些离岸交易所看似比Coinbase更有创新性并且灵活性更高,但在我看来,这些优势都是因为其砍掉了70%的与安全、合规和财务相关的业务。之所以没有投资FTX并不单纯是出于运气,也离不开过去十年的勤奋。并不是说在我们的投资组合中,不会有项目出现失误,但我们在筛选项目上会非常努力地去识别其是否做到真正的科技创新。如果一个项目既没有链上的信任,又没有链下受监管的信任,我是不会考虑把钱放在那里的。

Frank Chaparro :你目前关注的投资方向有哪些?我知道以前你专注于支付、去中心化金融领域的投资,现在有没有哪些新的变化?

Chris Dixon:我们的投资领域主要分两个大的方向,一个是基础设施层的投资,另一个是应用层的投资。基础设施方面投资方向包括,layer 1区块链和layer 2中的跨链桥、钱包等所有建立应用程序所需要的东西。 

我认为,当下或许是加密历史上第一次出现足以支持数千万甚至数亿级用户的基础设施应用的时刻,这是令人兴奋的。至于应用层,也就是你刚提到的DeFi、支付等。支付一直是加密中经常谈到的一个领域,可以追溯到比特币。我们今年投资了比特币闪电网络公司 Lightspark,这家公司是David Marcus创立的,他是Paypal的前首席执行官,也是此前facebook Diem项目的负责人,他在比特币网络的基础上做了一个非常有趣的事情。

此外,现在的web3游戏也非常有趣。我们目前约有15个游戏项目的投资,但暂时只有一两个游戏正式上线。因此,未来12个月会有一大批游戏即将被推出。3年前进入Web3加密游戏的这一批人都是很典型的加密人,他们是游戏的爱好者。刚才提到的15家公司都是来自Blizzard、Riot、Valve等顶级游戏团队的人。

说到NFT,我认为NFT是把加密货币从金融世界中带出来,并把它带入了一个更大的世界即传媒世界(media world)。很显然,世界上有更多的人对传媒感兴趣,而不是对金融感兴趣。我认为,让我们达到10亿人积极参与加密的道路可能是通过传媒以某种方式进行的。有一堆有趣的新社交网络正在建立,比如我们今年投资了去中心化社交协议 Farcaster ,这个协议建立一个可信的中立协议,让用户与其受众直接建立关系,使开发人员自由地在无许可的情况下构建新客户端,这是个我认为非常有趣的新架构。

Frank Chaparro :你会如何描述去中心化社交的好处?

Chris Dixon:主要是钱和权力的维度。首先看一下转换率(take rates)。转换率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概念,是指网络运营商将流经网络的钱据为己有的百分比。普遍存在于在社会网络如Facebook、Tiktok或Youtube中,Youtube上的转换率是45%,因此,创作者得到55%;Twitter的转换率为100%,Facebook也是 100%。

那这意味着什么呢?拿Zinger作为一个例子,他们在Facebook上建立了一个活跃的游戏平台,然后Facebook把所有的钱都拿走了。我们生活在一个社交网络由平台拥有的时代。他们有极高的转换率,这就造成了人们创造内容的动力不足。这种网络有点像主题公园,它们是集中的、自上而下的管理。没有人愿意在此基础上建设。这是钱的部分。

然后是权力的部分。买下Twitter然后决定改变所有的规则,这算得上是好事吗?就像你可能喜欢也可能不喜欢埃隆·马斯克一样,没有一个人应该拥有这种权力。

如果回看互联网的历史,你会发现最初电子邮件并不为平台所有,它们是由社区拥有的。建立电子邮件客户端和电子邮件接入点的软件开发人员的社区决定协议的变化。

去中心化社交网络对创造者、开发者来说好处多多,因为他们可以得到更多的钱,他们可以去建设真正的业务。但同时,这其中也围绕着更广泛的社会含义—我们应该如何管理这些网络,使其成为我们生活中的核心基础设施和关键部分。

我们不直接与互联网互动,而是与建立在互联网之上的网络互动。因此,电子邮件是一个网络,YouTube是一个网络,Twitter是一个网络,Facebook也是一个网络。网络是我们用互联网做的事情。在我看来,基本上有三种主要方式来建立网络:一是传统的协议网络,例如电子邮件系统,由社区管理;二是企业网络,现在我们在区块链上构建起来的网络就属于企业网络,例如以太坊就结合了企业网络和协议网络的最佳功能,以电子邮件和网络的方式向社区分配代币权力。因为空投,社区拥有所有权,并建立起了真正的信仰者队伍。

这是一个更好的架构,它是开放的,可以使用加密作为一种安全方法而不是把东西藏在防火墙后面。从金融和控制的角度来看,它更具有包容性,人们可以通过代币拥有网络的一部分,同时也有一定的控制权和社区治理的权利。

但我们仍然在摸索,我不认为已经找到了治理的最佳方法。应该有一个关于如何进行去中心化治理讨论,但很遗憾,这种对话只发生在加密货币社区内部。我不明白为什么它没有更广泛地发生,但这的确是一个更紧迫的问题。

关于所有权的力量,我想到了uber和 Airbnb的例子。如果你是早期uber司机,那么你帮助建立了Uber网络;如果你是早期Airbnb房主,那么你帮助建设了Airbnb网络。如果你是早期Twitter用户,你得到了什么?你什么也没得到。这可能就是狗狗币的吸引力。它虽是一个愚蠢的产品,没有做任何事情。但是这种所有权的感觉使它拥有非常多的拥护者,这是一种非常强大的力量。

虽然目前加密市场比较消极,但我可以分享一些好消息。我大部分时间都在和企业家们见面,我看到的景象是:加密基础设施得到了真正的改进,有一堆非常有趣的应用得到了资助,市场虽然降温,但这些有趣的事正在建设当中。在我们的投资组合中,大概有一半的产品还没有推出,很多投资都是最近进行的,但产品的开发的确需要花很长时间。

换句话说,在接下来的12-18个月里会有很多产品发布。这也能在一定程度上代表更广泛的市场。所以,我对明年感到兴奋。

Frank Chaparro :a16z目前部署了多少资金呢,有50% 吗?

Chris Dixon45 亿美元加密基金 Crypto fund 4 部署不到 50%,大部分资金仍未部署。最近筹集的大部分资金还没有到位,我不知道确切的数字。

a16z有一个风险基金(venture capital fund),但我们从来没有筹集过对冲基金(hedge fund),两者非常不同。也许我可以给一个简单的解释: 这两种基金都是要从所谓的LP(有限合伙人)那里筹集资金,但不同之处在于风险基金有一个最低的锁定期限制,这意味着如果你想投资我们的基金,你们的钱至少被锁定10年。而且说实话,通常是15年,我们还会延长这个期限。在此期间你不能赎回你的钱。

但也因此,我们会将这些钱投资于需要长期持有的资产。另外,与对冲基金相比,我们作为GP(普通合伙人)的利润(Carry)也会延迟很多。因为支付结构的不同,对冲基金可以在第二年赚到钱而风险基金通常是5-7年以上才能拿到钱。所以如果我们筹集的是风险基金,我们也会有更长时间能来部署资金。

顺便解释一下,我看到很对人在猜测“a16 z 会不会在熊市中倾销投资组合的代币”,事实上a16z 旗下加密基金仍持有95% 的投资。不少人误解了我们的模式。如果你读过关于风险投资的相关科普,一定看到有个叫做J曲线的东西,它描述了风险投资的收益特点:先下降,但随后会上升,看起来像字母J。我们所有的数据显示,大部分的投资回报是在基金的后期。而在风险投资中,最糟糕的事情就是过早地出售好的资产。我同情那些失去工作的人,我理解其中的痛苦,但它并没有真正影响我们的模式。

Frank Chaparro :不知道你能不能说说这个问题,比如你投资了Uniswap,而且你真的很看好它,你是否有权或者有能力买更多该项目的代币?

Chris Dixon:我们有这个权力,而且我们已经做过很多次了,我不能具体说是哪些项目,但这是可以的。

Frank Chaparro :那你们在这方面是如何做风险管理的?比如你在早期就投资了一家公司,它的代币翻了很多倍,如果不拿一些出来,是不是有点不切实际,或者没有做最好的风险管理?

Chris Dixon:在过去15年,以我做天使投资人的经验来看,在硅谷,有太多投资人以过低的价格出售各种热门公司,这样的故事不胜枚举。因此必须通过风险投资的角度看问题,从长远看,必须设计出比较精确的评估模型,例如可以从协议的增长、协议产生的现金流方面来推理它们的估值。我们有一个专门的数据科学团队在做专业估值分析。

我们并不太在意某个项目过去3个月的表现和那些有动量效应的交易数据点,而是通过长期视角来看待投资的增值空间。如果该项目做的事符合我们的认知,我们就会相信它。我真的是从产品和技术创新的角度来看待这个世界,我们喜欢那些开源的开发者或黑客,我认为一个关键的原因是他们在相关领域是有深刻的专业知识的,所以我们也并不期望他们有管理企业或建立团队的经验,这些恰恰是我们能够帮助他们的地方。

a16z努力在投资于技术产品的创始人,然后帮助他们做其他的事情。风险投资是一项人才业务,我们在人身上下注。尽管我们在市场、技术和其他方面花了很多时间,但这一切只是为了帮助我们更聪明地去最终评估和帮助企业家。就像寻找松露一样,你要去寻找的是非常特别的人,他们对世界有独特的看法,并有能力建立一些特别的东西,而投资人要足够聪明,在他们出现的时候将其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