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WER峰会速递」圆桌实录:虚拟资产与香港的寒冬机遇

下文将用字母简称各嘉宾C:著名天使投资人蔡文胜 K:Nano Labs天使投资人孔剑平

下文将用字母简称各嘉宾

C:著名天使投资人蔡文胜

K:Nano Labs天使投资人孔剑平

S:MarsBit联合创始人商思林

S 针对web3来做一个讨论。C和k非常有代表性,因爲从web2进入web3,以及经历了很多时段的牛熊市场。我感觉最近很多国外的朋友慢慢的回流祖国,比如日韩、东南亚等。现在是全球的华人来到香港进入虚拟资产行业。爲什麽大家都会奔赴香港?

C:在香港你是感受不到web3的寒冬,因爲在中国内地对区块链的政策比较保守。但最后才发现,香港才是一个很好的创业的地方,一方面链接海外,另一方面链接内地,更重要的时点是最近通关。 

S K縂今年足迹遍布全球,有差不多10几个国家吧?举办了非常多有意义的讨论。

K 去过这麽多地区,才发现只有香港的优势非常巨大。尽管没有宣言,他的这种优势都可以发展起来。第二点就是华人创业者普遍比较努力。第三点就是这个行业已经成立了,即使是熊市,也得到了充分的发展。从他的发展路径来看,并不是仍和一个泡沫可以相比的。

S 其实我们可以感觉,最近web3的发展热度,是让我们所有人难以预计的。

K 到了香港,你觉得新加坡不好,到了新加坡,你觉得美国不好。其实都是屁股决定脑袋的,你在哪里发展,就决定了

S 在那个会上特别,有个观点,华人创业者成爲了web3的犹太人,四处流浪。就比如我,这几年去过新加坡等地。那麽两位有没有感受到新的行业?

C 其实我不太认同犹太人的概念。WEB3就是要打破国界的概念,我认爲web3不单止是华人的圣地,是全球喜欢web3的目的地。所以我觉得香港应该打造一个不单止是华人创业,其实是应该打造出全世界都向往的地方,就例如美国的硅谷一般。当初我去新加坡,其实会受到行业不好的影响,开始抱怨。但是我觉得抱怨是没有用的,只会带来负能量。不要抱怨,利用现有的资源去发展。

K 我认爲犹太人和华人是两个不同的种族。过去我去新加坡,一个礼拜见2-3个的web3的创业者。所以你会发现华人创业者被迫国际化以后,其实是更好的国际化起点。现在你去任何发展web3的城市,都有华人的身影。这和犹太人是不一样的。在其他城市,华人已经融入了当地的社区,比如和美国当地创业者形成很好的关系。但是华人在香港社区就显得更加积极

S 香港已经诞生很多web3比较中很大的企业。今天参会的朋友们,来自各方,以及金融和科技不同领域的朋友。今天会不会解释一下web3和web2有什麽大的不同。

C 其实每个人对web3都有不同的理解,我先说一下我的理解。Web1是什麽呢?当时以yahoo爲主导,他就是主导,香港有李嘉诚创办的.com。web1就是把信息搬去网络上,没有互动,只有信息。Web2就是fb和ig,国内的微信和微博。这时候可以在网络上互动了,可以选择自己所需要的信息,开始已经可以跟平台互动,同时用户之间你也可以互动。爲什麽要进入web3呢?因爲web2也有问题,因爲它是一个中心化的平台,比如重名都不能注册。再例如你说了一些不好的话,微信都可以封掉。美国也一样,特朗普在tittwer也曾因爲发言被封掉,甚至还不能上诉来获取权益。并且你所有的资料都属于平台,而不属于你。在国外也在起诉fb和google等平台。因爲web2的权利太大了。但web3就可以解决这种问题,就好像钱包你可以叫任何名字都可以。你只要断开链接,你的所有数据和资料都不会显示在平台上面,都是属于你自己的。就像钱包一样,给到用户的权力会更大。第二个特征,例如微信这个平台,明天都有十几亿的人在互动,而微信就利用我们的行爲去赚钱,去获取利益,但和用户有关吗?我们并不能从中获得价值。而web3就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平台的权力不会那麽大,把权力还给客户,同样的,客户可以利用自己的信息价值,自己去决定要不要商业化,并且从中获益。

S 我建议在座的各位如果没有钱包可以注册一个,然后就可以去理解C縂的话语。不知道K縂有没有补充

 K 我补充三点。第一点,web3是唯一一个汇聚全球流动性的基础设施,而金融行业对流动性最渴望的。第二点的区别就是web2所有的创业概念是抱爸爸的大腿,而web3你只要几个人构建出一个项目,就可以开始获利,什麽意思呢?web3是开放的,给所有人提供创业的机会。第三点就是开放、互爲生态的特点,形成一个全球的网络。Web3比互联网有更好的开放性,比如说美国做中国的生意是很难的,而中国做美国就更难了,在这个层面上,web3是可以解决这类问题的。

S 如果我们跟圈外的朋友讲这个行业,如果没有近年来各种暴雷的事件,会成爲现在这个样子吗?还有就是web3真正发展的前景是什麽?

C 的确近年有很多的暴雷事件,道指暴跌的结果。但是web3并不只是虚拟货币的价值,更多的是基础设施的建设。例如nft都在改变整个社会,对文化、艺术都产生了很大的影响。虽然很多没有取得巨大的成功,但已经是一个很好的起点。至于币的交易,只是很底层的产品,web3会不会改变金融?实际上金融只是更快的显示出web3的特点。1999年香港互联网泡沫的时候,数码港的诞生是增加了香港投资者的信息。现在有点类似,整个web3大都处于寒冬,但过后的20年,web3的发展会更加明显。就如互联网一样可以改变人的生活。

你现在赚不到钱、没有名气,刚刚好就是磨练自己的时候。

S 凡事要趁早,现在可能就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K 我跟暴雷的观点和很多人都不一样。第一个,一个牛逼的赛道才会有暴雷的发生,就例如当初的互联网泡沫,一个行业可以伤害到全球的用户,就可以带来全球的价值。第二点就是这个流动性太好,爲什麽呢?因爲这个行业是新的,在现在监管不完善的背景下,爲未来的投资者和创业者提供了更多可供参考的案例。包括去中心化有效的结合。第三点,这样的世界还有个好处就是可能会导致世界进入寒冬,但是寒冬就可以让创业者思考我们可以做什麽?例如团队的人数。不需要太多人就可以制造出它的价值。第一阶段可以被大企业利用,而第二阶段就可以让创业者思考出真正可以发展的点。

S K縂讲出了很好的点。说回香港,去年初的时候,王峰香港。

C 香港之所以能够诞生。是因爲香港本身就是一个自由的经济体系,以及中西结合的金融地方。这应该就是当时吸引他们过来创业的因素。至于他们离开的原因,可能就是政策和监管不太明朗,让大家害怕踩雷,第二个原因就是香港爲了和内地共同的防疫措施。但现在两个因素都在慢慢减弱,也有不少创业者考虑回流到香港。香港应该是一个全世界喜欢web3、cypto创业的好地方,应该往这个方面去发展。

S 孔总有什麽分析?

K 这不是由创业者决定的,这是由宏观环境决定的。当时的挖矿70%以上在中国,炒币的用户大部分也在中国,因此不在香港诞生都不太可能。到17年以后,才到了比特币和以太坊共存,这些都是由宏观环境决定的。说回香港,你去跟日本韩国的市场比,他们炒币的用户比香港的人口都多。所以香港的机会也是一样的。你原本的优势是背靠大陆的市场,现在大陆没有这样的市场,所以才需要利用web3的特别,需要发挥出自己的优势。香港也应该发展出更好的创业机会。

S 香港在整个web3政策监管有什麽建议?

K 我们说监管主要是金融上的政策,其实在香港已经非常open了。希望香港不单止在交易方面,其实web3的内容是很大的,包括应用方面。因爲香港有很多的人才,这是比新加坡的优势。我们背靠深圳。不但只限于金融,而是整个产业的虚拟化。 

S 两者共同的就是除了金融,要发展出更多的赛道。当初信用卡的利用是很低的,但透过支付宝一步到位,超越了欧美的便利性。国内就通过很大的科技进步,弥补了自己的劣势。不知道香港会不会有这样的经历?

K 一共四个阶段。一个是以比特币的应用阶段,第二个是以太坊的交易阶段。第一阶段是中国最牛逼的,第二个是中美都牛逼。第三个阶段就是区块链的利用阶段。现在刚好中国大陆的政策上不太明朗,这时候如果香港能够支持应用区块链的项目时,可以超越这部分。香港对人才和金融、科技已经很重视了。但现在香港最长讨论的还是金融话题。如果香港政府能够明确科技创新方面的支持,会吸引更多的人才。Web2的时代是公司制的。

 C 其实在web1和web2的时候,香港的机会是不多的。全世界有两个半市场,一个在国内,一个在美国,半个在印度,因爲有人口优势,当时在香港创业是很难的。以前只要透过烧钱的方式取得客户后,就可以赚钱。但现在美国已经开始打造加密货币制度,例如纽约、波士顿。亚洲也是,包括日本韩国迪拜新加坡,都在取得不同方面的突破。所以对香港来讲,如果香港能够有明确的政策允许,自然而然能够吸引更多的创业人士来到香港。之前爲什麽去新加坡,因爲那边可以设置一个foundation

S 比如说如果半年以后,政策出台了,也许会有大量的应用生态在香港繁衍出来。最后一个问题,因爲时间有限,不知道两位觉得今年有没有比较大的发展可能性呢?

C 我个人对今年是比较乐观的,但至于是哪个方向、还是哪个行业,这真的很难猜的。但我对于gamefi,我是有很大信心的,因爲web2时代,也是因爲游戏的普及,带动了电商、线上支付的发展。所以我认爲是gamefi是比较好的前景。创业的不能只想着卖给香港人,应该是透过香港链接国内,再去往全世界发展。

K 上一轮的牛熊是四大领域的诞生衍生出不同的前景。上一年的创新更多的是原生加金融的创新,接下来的创新可能是原生+应用的创新。那麽第三个是说随着原生+应用,很多行业的发展还需要时间,现在还需要教育加指导。 

S 你觉得香港在原宇宙有什麽机会?

K 我觉得香港在元宇宙这方面的进步肯定是比较大的。这类人才在哪里的?毫无疑问是中国和美国,新加坡没有人跟你讨论区块链,但是国内就有很多人商讨这些。

S 今天的讨论开了一个好头。谢谢两位。

转载声明:本文 由CoinON抓取收录,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CoinON资讯立场,CoinON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若以此作为投资依据,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声明: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风险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0)
上一篇 2023年1月10日 下午2:22
下一篇 2023年1月10日 下午2:28

相关推荐

「POWER峰会速递」圆桌实录:虚拟资产与香港的寒冬机遇

星期二 2023-01-10 14:25:39

下文将用字母简称各嘉宾

C:著名天使投资人蔡文胜

K:Nano Labs天使投资人孔剑平

S:MarsBit联合创始人商思林

S 针对web3来做一个讨论。C和k非常有代表性,因爲从web2进入web3,以及经历了很多时段的牛熊市场。我感觉最近很多国外的朋友慢慢的回流祖国,比如日韩、东南亚等。现在是全球的华人来到香港进入虚拟资产行业。爲什麽大家都会奔赴香港?

C:在香港你是感受不到web3的寒冬,因爲在中国内地对区块链的政策比较保守。但最后才发现,香港才是一个很好的创业的地方,一方面链接海外,另一方面链接内地,更重要的时点是最近通关。 

S K縂今年足迹遍布全球,有差不多10几个国家吧?举办了非常多有意义的讨论。

K 去过这麽多地区,才发现只有香港的优势非常巨大。尽管没有宣言,他的这种优势都可以发展起来。第二点就是华人创业者普遍比较努力。第三点就是这个行业已经成立了,即使是熊市,也得到了充分的发展。从他的发展路径来看,并不是仍和一个泡沫可以相比的。

S 其实我们可以感觉,最近web3的发展热度,是让我们所有人难以预计的。

K 到了香港,你觉得新加坡不好,到了新加坡,你觉得美国不好。其实都是屁股决定脑袋的,你在哪里发展,就决定了

S 在那个会上特别,有个观点,华人创业者成爲了web3的犹太人,四处流浪。就比如我,这几年去过新加坡等地。那麽两位有没有感受到新的行业?

C 其实我不太认同犹太人的概念。WEB3就是要打破国界的概念,我认爲web3不单止是华人的圣地,是全球喜欢web3的目的地。所以我觉得香港应该打造一个不单止是华人创业,其实是应该打造出全世界都向往的地方,就例如美国的硅谷一般。当初我去新加坡,其实会受到行业不好的影响,开始抱怨。但是我觉得抱怨是没有用的,只会带来负能量。不要抱怨,利用现有的资源去发展。

K 我认爲犹太人和华人是两个不同的种族。过去我去新加坡,一个礼拜见2-3个的web3的创业者。所以你会发现华人创业者被迫国际化以后,其实是更好的国际化起点。现在你去任何发展web3的城市,都有华人的身影。这和犹太人是不一样的。在其他城市,华人已经融入了当地的社区,比如和美国当地创业者形成很好的关系。但是华人在香港社区就显得更加积极

S 香港已经诞生很多web3比较中很大的企业。今天参会的朋友们,来自各方,以及金融和科技不同领域的朋友。今天会不会解释一下web3和web2有什麽大的不同。

C 其实每个人对web3都有不同的理解,我先说一下我的理解。Web1是什麽呢?当时以yahoo爲主导,他就是主导,香港有李嘉诚创办的.com。web1就是把信息搬去网络上,没有互动,只有信息。Web2就是fb和ig,国内的微信和微博。这时候可以在网络上互动了,可以选择自己所需要的信息,开始已经可以跟平台互动,同时用户之间你也可以互动。爲什麽要进入web3呢?因爲web2也有问题,因爲它是一个中心化的平台,比如重名都不能注册。再例如你说了一些不好的话,微信都可以封掉。美国也一样,特朗普在tittwer也曾因爲发言被封掉,甚至还不能上诉来获取权益。并且你所有的资料都属于平台,而不属于你。在国外也在起诉fb和google等平台。因爲web2的权利太大了。但web3就可以解决这种问题,就好像钱包你可以叫任何名字都可以。你只要断开链接,你的所有数据和资料都不会显示在平台上面,都是属于你自己的。就像钱包一样,给到用户的权力会更大。第二个特征,例如微信这个平台,明天都有十几亿的人在互动,而微信就利用我们的行爲去赚钱,去获取利益,但和用户有关吗?我们并不能从中获得价值。而web3就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平台的权力不会那麽大,把权力还给客户,同样的,客户可以利用自己的信息价值,自己去决定要不要商业化,并且从中获益。

S 我建议在座的各位如果没有钱包可以注册一个,然后就可以去理解C縂的话语。不知道K縂有没有补充

 K 我补充三点。第一点,web3是唯一一个汇聚全球流动性的基础设施,而金融行业对流动性最渴望的。第二点的区别就是web2所有的创业概念是抱爸爸的大腿,而web3你只要几个人构建出一个项目,就可以开始获利,什麽意思呢?web3是开放的,给所有人提供创业的机会。第三点就是开放、互爲生态的特点,形成一个全球的网络。Web3比互联网有更好的开放性,比如说美国做中国的生意是很难的,而中国做美国就更难了,在这个层面上,web3是可以解决这类问题的。

S 如果我们跟圈外的朋友讲这个行业,如果没有近年来各种暴雷的事件,会成爲现在这个样子吗?还有就是web3真正发展的前景是什麽?

C 的确近年有很多的暴雷事件,道指暴跌的结果。但是web3并不只是虚拟货币的价值,更多的是基础设施的建设。例如nft都在改变整个社会,对文化、艺术都产生了很大的影响。虽然很多没有取得巨大的成功,但已经是一个很好的起点。至于币的交易,只是很底层的产品,web3会不会改变金融?实际上金融只是更快的显示出web3的特点。1999年香港互联网泡沫的时候,数码港的诞生是增加了香港投资者的信息。现在有点类似,整个web3大都处于寒冬,但过后的20年,web3的发展会更加明显。就如互联网一样可以改变人的生活。

你现在赚不到钱、没有名气,刚刚好就是磨练自己的时候。

S 凡事要趁早,现在可能就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K 我跟暴雷的观点和很多人都不一样。第一个,一个牛逼的赛道才会有暴雷的发生,就例如当初的互联网泡沫,一个行业可以伤害到全球的用户,就可以带来全球的价值。第二点就是这个流动性太好,爲什麽呢?因爲这个行业是新的,在现在监管不完善的背景下,爲未来的投资者和创业者提供了更多可供参考的案例。包括去中心化有效的结合。第三点,这样的世界还有个好处就是可能会导致世界进入寒冬,但是寒冬就可以让创业者思考我们可以做什麽?例如团队的人数。不需要太多人就可以制造出它的价值。第一阶段可以被大企业利用,而第二阶段就可以让创业者思考出真正可以发展的点。

S K縂讲出了很好的点。说回香港,去年初的时候,王峰香港。

C 香港之所以能够诞生。是因爲香港本身就是一个自由的经济体系,以及中西结合的金融地方。这应该就是当时吸引他们过来创业的因素。至于他们离开的原因,可能就是政策和监管不太明朗,让大家害怕踩雷,第二个原因就是香港爲了和内地共同的防疫措施。但现在两个因素都在慢慢减弱,也有不少创业者考虑回流到香港。香港应该是一个全世界喜欢web3、cypto创业的好地方,应该往这个方面去发展。

S 孔总有什麽分析?

K 这不是由创业者决定的,这是由宏观环境决定的。当时的挖矿70%以上在中国,炒币的用户大部分也在中国,因此不在香港诞生都不太可能。到17年以后,才到了比特币和以太坊共存,这些都是由宏观环境决定的。说回香港,你去跟日本韩国的市场比,他们炒币的用户比香港的人口都多。所以香港的机会也是一样的。你原本的优势是背靠大陆的市场,现在大陆没有这样的市场,所以才需要利用web3的特别,需要发挥出自己的优势。香港也应该发展出更好的创业机会。

S 香港在整个web3政策监管有什麽建议?

K 我们说监管主要是金融上的政策,其实在香港已经非常open了。希望香港不单止在交易方面,其实web3的内容是很大的,包括应用方面。因爲香港有很多的人才,这是比新加坡的优势。我们背靠深圳。不但只限于金融,而是整个产业的虚拟化。 

S 两者共同的就是除了金融,要发展出更多的赛道。当初信用卡的利用是很低的,但透过支付宝一步到位,超越了欧美的便利性。国内就通过很大的科技进步,弥补了自己的劣势。不知道香港会不会有这样的经历?

K 一共四个阶段。一个是以比特币的应用阶段,第二个是以太坊的交易阶段。第一阶段是中国最牛逼的,第二个是中美都牛逼。第三个阶段就是区块链的利用阶段。现在刚好中国大陆的政策上不太明朗,这时候如果香港能够支持应用区块链的项目时,可以超越这部分。香港对人才和金融、科技已经很重视了。但现在香港最长讨论的还是金融话题。如果香港政府能够明确科技创新方面的支持,会吸引更多的人才。Web2的时代是公司制的。

 C 其实在web1和web2的时候,香港的机会是不多的。全世界有两个半市场,一个在国内,一个在美国,半个在印度,因爲有人口优势,当时在香港创业是很难的。以前只要透过烧钱的方式取得客户后,就可以赚钱。但现在美国已经开始打造加密货币制度,例如纽约、波士顿。亚洲也是,包括日本韩国迪拜新加坡,都在取得不同方面的突破。所以对香港来讲,如果香港能够有明确的政策允许,自然而然能够吸引更多的创业人士来到香港。之前爲什麽去新加坡,因爲那边可以设置一个foundation

S 比如说如果半年以后,政策出台了,也许会有大量的应用生态在香港繁衍出来。最后一个问题,因爲时间有限,不知道两位觉得今年有没有比较大的发展可能性呢?

C 我个人对今年是比较乐观的,但至于是哪个方向、还是哪个行业,这真的很难猜的。但我对于gamefi,我是有很大信心的,因爲web2时代,也是因爲游戏的普及,带动了电商、线上支付的发展。所以我认爲是gamefi是比较好的前景。创业的不能只想着卖给香港人,应该是透过香港链接国内,再去往全世界发展。

K 上一轮的牛熊是四大领域的诞生衍生出不同的前景。上一年的创新更多的是原生加金融的创新,接下来的创新可能是原生+应用的创新。那麽第三个是说随着原生+应用,很多行业的发展还需要时间,现在还需要教育加指导。 

S 你觉得香港在原宇宙有什麽机会?

K 我觉得香港在元宇宙这方面的进步肯定是比较大的。这类人才在哪里的?毫无疑问是中国和美国,新加坡没有人跟你讨论区块链,但是国内就有很多人商讨这些。

S 今天的讨论开了一个好头。谢谢两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