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WER峰会速递」圆桌实录:Web3入口革命——MPC钱包的体验与普及

1月10日,由MarsBit主办,香港创新产业园区数码港、G-Rocket高诺国际加速器、element协办的「POW’ER 香港Web3创新者峰会」在港举办。

1月10日,由MarsBit主办,香港创新产业园区数码港、G-Rocket高诺国际加速器、element协办的「POW’ER 香港Web3创新者峰会」在港举办。

会上,Hyper BC CEO Joseph Zhangparticle Network 创始人王鹏宇BitiZen 创始人刘松Custonomy联合创始人Raymond Lam,以及Trusta Labs 创始人&CEO Peet Chen(圆桌对话主持人)围绕「Web3入口革命——MPC钱包的体验与普及」话题进行一场圆桌讨论。

以下为对话实录:

Joseph Zhang:简单跟大家分享一下我们的架构,我们在澳大利亚有个安全实验室,业务上有分To B和To C,做MPC的Structure。

Raymond Lam:我们是一家香港公司,透过多层npc为企业提供密钥的管理方式,让企业他们自己做到虚拟资产的管理,让他们管理到用户的数据。我们的技术是自己开发的,团队在香港。

Peet Chen:什么叫做MPC,什么叫做钱包,和支付宝有什么样的区别?

刘松:我们在开始之前,发现来的台下的都是香港金融机构的嘉宾,可能科技话题就不用聊的那么深了。首先我先介绍下钱包的概念,和Web2的区别,Web3的钱包主要服务于比特币和以太坊,他的账户体系基于公司钥构建出来的,是一个完全离线的协议。Web2的账户密码和平台本身绑定出来的,但是Web3可以透过密钥去登录多个平台。Web3的应用都必须基于这套账户体系构建出来的,你必须透过一个Web3应用进行交互。Web2有一些运用可能不需要必须去使用。Web2的支付+Web ID+浏览器就是Web3钱包,这样决定了Web3入口和基础设施的定位。

Peet Chen:交易所成为进入Web3的主流方式,但是各种暴雷产生了不信任,想问下嘉宾中心化和去中心化对应的是托管和自托管,怎么样区分?为什么要做自托管钱包?

Joseph Zhang:FTX暴雷,市场是有一个很明显的反应的,比如说硬件钱包,在暴雷之后历史销量最高,MPC也是在这个事件之后用户存款达到最高位。第二个就是资本维度,2022年虚拟货币的融资有200多亿美金,其中基础建设就占了75多亿美金。从两个维度来看自托管钱包是一个主要的方向。

王鹏宇:开发者做一个项目,他的终端用户的资产是怎么存储的,作为项目方更希望有个去中心化的模式。

刘松:因为我们是纯To C,其实对于自托管和非托管,本身就是一个相对的概念。其中有中间派和过渡概念,两者不是非黑即白的。我们本身实在使用很多Web2的技术,比如Email、人脸识别,事实上我们透过了一系列优化,实现了完全自托管,但是在钱包领域上极端自托管企业,我们依然是中心化的。所以我们认为用户按需所取,我们做的就是专注于自己的领域,同时也会去满足特殊顾客的需求。

Raymond Lam:其实FTX事情之后,企业内部是怎么管理是很重要的。大部分情况都是线下做,问题是可以透过MPC、将企业架构放在网上去,让企业能够自己管理数字资产。

Peet Chen:怎么解决用户的体验问题,产生无私钥钱包?

Joseph Zhang:但我们今天说到破圈,确实是还有很长一段距离,比较主流的是MPC和多签智能合约钱包。他们是没有冲突的,本质上是不同的东西。这两者是完全可以互补的,比如说MPC的兼容性很好,用户的使用成本很低,多签的拓展性很强,这两个融合在一起,是为了可以探索的方向。

王鹏宇:其实在游戏行业里面有个六秒定律,你最好是在六秒内呈现游戏内容,但现在整个流程可能需要更多的时间。新用户的转换率是特别低的,没有进入到核心业务场景就流失掉了。我们需要记录是为什么让他们流失掉了。经过观察就发现填完助记词之前就走了,一是无意义的数字,二是时间很长,三是不能通过截图、笔记录下来。其实我们需要透过不同方法把助机词解决掉就行了。那MPC主要解决的是面向非托管的场景。其实我作为一个新用户不需要理解注记词,只需要出示凭证,解决了我不要注记词,还可以管理我的钱。这个就是整个MPC为什么能够大规模运用的根本原因。

刘松:先说一下MPC和智能合约并不冲突,一个是链上和链下,以及解决的不是同一个问题,前者是密钥,后者是要给钱包带来更多的可拓展性功能,并不冲突。因为大多数用户就是感知到注记词带来的门槛,像智能合约钱包,他提出的方案是社交恢复。MPC就是去掉私钥,我们采用的就是多因素认证,包括邮箱和人脸识别。方便客户的使用。社交恢复的方案并不是很好的方案,因为降低了注记词的门槛,带来了其他门槛,例如设置麻烦、以及还需要求助别人。所以我们这两个技术的结合才是更好的方案。

Raymond Lam:安全肯定是首要,一般企业管理的资产是很多,所以管理的时候安全肯定是首先考虑的问题,他如何透过MPC去管理,去管理他内部的制度,还是需要Dynamic的制度去管理。现在很多企业都开始Web3的市场,想要让传统用户参与其中。让用户更方便的进入资产,还要解决如何在忘记密码后进入资产,都是需要考虑的问题。

Joseph Zhang:我们是不是可以用MPC加AA的方式做到数字资产遗产的继承,同行之间的交流一定能带来实质的进展的。

王鹏宇: 不会存在哪个方案最优,而是要关注终端业务的画像。所以我个人观点MPC和AA肯定是有很多用武之地的,但是在大规模用户的使用上可能不能解决。因为去掉了助记词又带来了其他门槛,第二个就是Web3是想发展成可持续化的成功。当然我们会很动态的去看这个事情。下一波行业的爆发肯定是好的基础设施再加上好的行业者进来,才能带来下一波的牛市,其实最后大规模的流量被吸引到应用层面。

转载声明:本文 由CoinON抓取收录,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CoinON资讯立场,CoinON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若以此作为投资依据,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声明: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风险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0)
上一篇 2023年1月12日 下午2:15
下一篇 2023年1月12日 下午2:19

相关推荐

「POWER峰会速递」圆桌实录:Web3入口革命——MPC钱包的体验与普及

星期四 2023-01-12 14:17:23

1月10日,由MarsBit主办,香港创新产业园区数码港、G-Rocket高诺国际加速器、element协办的「POW’ER 香港Web3创新者峰会」在港举办。

会上,Hyper BC CEO Joseph Zhangparticle Network 创始人王鹏宇BitiZen 创始人刘松Custonomy联合创始人Raymond Lam,以及Trusta Labs 创始人&CEO Peet Chen(圆桌对话主持人)围绕「Web3入口革命——MPC钱包的体验与普及」话题进行一场圆桌讨论。

以下为对话实录:

Joseph Zhang:简单跟大家分享一下我们的架构,我们在澳大利亚有个安全实验室,业务上有分To B和To C,做MPC的Structure。

Raymond Lam:我们是一家香港公司,透过多层npc为企业提供密钥的管理方式,让企业他们自己做到虚拟资产的管理,让他们管理到用户的数据。我们的技术是自己开发的,团队在香港。

Peet Chen:什么叫做MPC,什么叫做钱包,和支付宝有什么样的区别?

刘松:我们在开始之前,发现来的台下的都是香港金融机构的嘉宾,可能科技话题就不用聊的那么深了。首先我先介绍下钱包的概念,和Web2的区别,Web3的钱包主要服务于比特币和以太坊,他的账户体系基于公司钥构建出来的,是一个完全离线的协议。Web2的账户密码和平台本身绑定出来的,但是Web3可以透过密钥去登录多个平台。Web3的应用都必须基于这套账户体系构建出来的,你必须透过一个Web3应用进行交互。Web2有一些运用可能不需要必须去使用。Web2的支付+Web ID+浏览器就是Web3钱包,这样决定了Web3入口和基础设施的定位。

Peet Chen:交易所成为进入Web3的主流方式,但是各种暴雷产生了不信任,想问下嘉宾中心化和去中心化对应的是托管和自托管,怎么样区分?为什么要做自托管钱包?

Joseph Zhang:FTX暴雷,市场是有一个很明显的反应的,比如说硬件钱包,在暴雷之后历史销量最高,MPC也是在这个事件之后用户存款达到最高位。第二个就是资本维度,2022年虚拟货币的融资有200多亿美金,其中基础建设就占了75多亿美金。从两个维度来看自托管钱包是一个主要的方向。

王鹏宇:开发者做一个项目,他的终端用户的资产是怎么存储的,作为项目方更希望有个去中心化的模式。

刘松:因为我们是纯To C,其实对于自托管和非托管,本身就是一个相对的概念。其中有中间派和过渡概念,两者不是非黑即白的。我们本身实在使用很多Web2的技术,比如Email、人脸识别,事实上我们透过了一系列优化,实现了完全自托管,但是在钱包领域上极端自托管企业,我们依然是中心化的。所以我们认为用户按需所取,我们做的就是专注于自己的领域,同时也会去满足特殊顾客的需求。

Raymond Lam:其实FTX事情之后,企业内部是怎么管理是很重要的。大部分情况都是线下做,问题是可以透过MPC、将企业架构放在网上去,让企业能够自己管理数字资产。

Peet Chen:怎么解决用户的体验问题,产生无私钥钱包?

Joseph Zhang:但我们今天说到破圈,确实是还有很长一段距离,比较主流的是MPC和多签智能合约钱包。他们是没有冲突的,本质上是不同的东西。这两者是完全可以互补的,比如说MPC的兼容性很好,用户的使用成本很低,多签的拓展性很强,这两个融合在一起,是为了可以探索的方向。

王鹏宇:其实在游戏行业里面有个六秒定律,你最好是在六秒内呈现游戏内容,但现在整个流程可能需要更多的时间。新用户的转换率是特别低的,没有进入到核心业务场景就流失掉了。我们需要记录是为什么让他们流失掉了。经过观察就发现填完助记词之前就走了,一是无意义的数字,二是时间很长,三是不能通过截图、笔记录下来。其实我们需要透过不同方法把助机词解决掉就行了。那MPC主要解决的是面向非托管的场景。其实我作为一个新用户不需要理解注记词,只需要出示凭证,解决了我不要注记词,还可以管理我的钱。这个就是整个MPC为什么能够大规模运用的根本原因。

刘松:先说一下MPC和智能合约并不冲突,一个是链上和链下,以及解决的不是同一个问题,前者是密钥,后者是要给钱包带来更多的可拓展性功能,并不冲突。因为大多数用户就是感知到注记词带来的门槛,像智能合约钱包,他提出的方案是社交恢复。MPC就是去掉私钥,我们采用的就是多因素认证,包括邮箱和人脸识别。方便客户的使用。社交恢复的方案并不是很好的方案,因为降低了注记词的门槛,带来了其他门槛,例如设置麻烦、以及还需要求助别人。所以我们这两个技术的结合才是更好的方案。

Raymond Lam:安全肯定是首要,一般企业管理的资产是很多,所以管理的时候安全肯定是首先考虑的问题,他如何透过MPC去管理,去管理他内部的制度,还是需要Dynamic的制度去管理。现在很多企业都开始Web3的市场,想要让传统用户参与其中。让用户更方便的进入资产,还要解决如何在忘记密码后进入资产,都是需要考虑的问题。

Joseph Zhang:我们是不是可以用MPC加AA的方式做到数字资产遗产的继承,同行之间的交流一定能带来实质的进展的。

王鹏宇: 不会存在哪个方案最优,而是要关注终端业务的画像。所以我个人观点MPC和AA肯定是有很多用武之地的,但是在大规模用户的使用上可能不能解决。因为去掉了助记词又带来了其他门槛,第二个就是Web3是想发展成可持续化的成功。当然我们会很动态的去看这个事情。下一波行业的爆发肯定是好的基础设施再加上好的行业者进来,才能带来下一波的牛市,其实最后大规模的流量被吸引到应用层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