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CG致股东信全文:19大核心问题一并澄清

原文作者:Barry Silbert,DCG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原文来源:dcgupdate原文标题:DCG Shareholder Letter fromBarry Silbert, Founder & CEO编译:Moni,Odaily 星球日报

针对近期有关 DCG 的诸多质疑,其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Barry Silbert 于今日发表《致股东信》,一一回应关键问题。Odaily星球日报将其全文编译如下:

新年快乐。 我最近一直在反思过去一年、加密行业状况以及未来的发展方向。 

首先,我为 DCG 在过去 10 年中作为开拓者和建设者所扮演的角色感到无比自豪。自 DCG 成立以来,我们投资了 200 多家公司,不断发展和塑造加密行业,我们帮助建立了第一只公开报价的 BTC 基金、以及加密领域最大的资产管理公司(灰度)、最具影响力的加密媒体平台(Coindesk)、全球第一比特币矿池,领先的加密大宗经纪商、以及在新兴市场占主导地位的加密钱包/交易所。DCG 还支持了大量新兴基金公司、加密协议和头部区块链项目。

对于加密行业的早期时光,我有着许多美好的回忆,努力帮助教育,并与其他企业家和投资者战斗以获得合法性。不管是和少数人参加会议,还是在 CNBC 上被嘲笑并被大多数合法投资者解雇,所有这一切都让我充满力量和动力。

相比之下,过去的一年是我一生中最艰难的一年——无论是个人角度还是职业角度。加密领域里的不良行为者和屡屡爆发的事件对这个行业造成了严重破坏,更引发了广泛的连锁反应。 尽管 DCG、子公司、以及许多投资组合公司都未能幸免于当前动荡的影响,但在花了十年时间将一切投入这家公司和这个领域之后,我的诚信和善意受到质疑,而我一直专注于以正确的方式做事。

在去年 11 月发布的上一封股东信中,我分享了以下观点:DCG 致力于努力建立更好的金融体系,并且希望保持行业领先地位。 随着新的一年的到来,我们正以“精益求精”的心态扎根,我们正在做出有意义的改变,以使公司获得长期成功。 在过去的几个月里,我们一直在积极削减成本以应对当前的市场状况,其中包括削减运营费用,裁员等,还做出了关闭 DCG 于 2020 年孵化的财富管理子公司 HQ 的艰难决定。尽管我们仍然相信 HQ 概念及其出色的领导团队,但当前的低迷不利于该业务的短期可持续性。

展望 2023 年及以后,加密行业需要做出更多艰苦的工作来重建信誉和声誉。对我们所有人来说, 2023 将是充满挑战的一年,但我仍然保持乐观。 我希望这封信和随附的问答能够解释其他发展并解决对 DCG 的一些猜测——其中一些是合理的,一些完全没有根据和错误——有助于澄清我们的立场。 

对于我在战壕中的同事们,现在是时候合作、为彼此的成功欢呼并共同把加密行业提升到一个新的水平。让我们一起成长,尊重他人,重新享受乐趣并有所作为。 我可以向您保证,DCG 肯定会致力于这样做,我也毫不怀疑 DCG 将在今年成为一家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强大的公司。

1. DCG 的商业模式结构是怎样的?

DCG 成立于 2015 年,是一家在数字资产领域提供购买和投资业务服务的控股公司,其中一些投资组合是全资拥有的,而在大多数企业中,DCG 只拥有少量少数股权。 如今,DCG 在超过 35 个国家/地区拥有 200 多家公司的投资组合,并投资了 50 多个加密货币基金以及众多数字货币和区块链项目。

2. DCG 与全资子公司的真实关系是?

自 DCG 成立以来,子公司已作为独立公司启动和运营,拥有自己的管理团队、财务和风险管理协议以及法律和合规监督。 每个子公司都有自己的文化、运营结构和激励机制。 每个子公司日常业务的各个方面都由各自的领导团队指导。

DCG 拥有一支由大约 50 人组成的团队,负责投资、支持投资组合公司,并为子公司提供战略指导和一般监督。 具体来说,DCG 不为 Genesis 的业务提供任何交易、贷款或借款指导。

3. DCG 及其任何全资子公司是否混合现金?

没有。每个 DCG 全资子公司都有自己的银行账户、证券账户和加密账户,并维护单独的账簿和记录。

4. DCG 如何与其他投资组合公司互动?

DCF 团队与投资组合保持着密切的关系,为业务领导者提供直接的战略和运营建议,并获得广泛的资源、计划和增值合作伙伴。 通过这种方式,DCG 培育了区块链和加密空间中最具协作性和活力的企业社区之一。

5. DCG 总部在哪里?

DCG 是一家美国公司,总部位于康涅狄格州斯坦福德。

6. DCG 从其非附属公司筹集了多少债务资本?何时募集的?

DCG 于 2021 年 11 月从 Eldridge 领导的贷款财团那里筹集了 3.5 亿美元的外部高级有定期担保的债务资金。

7. DCG 目前欠 Genesis Capital 多少钱?

与数百名其他机构投资者一样,DCG 从 Genesis 的贷款部门 Genesis Capital 借入了资金。但是,这些贷款交易始终按公平原则操作并按现行市场利率定价。除了下面问题 14 中讨论的本票之外,DCG 目前还欠 Genesis Capital:

  • 4.475 亿美元
  • 4, 550 BTC(约 7800 万美元)

这些款项将于 2023 年 5 月到期。

此外,DCG 在 2022 年 1 月至 2022 年 5 月期间以 10% -12% 的利率借入了 5 亿美元。

DCG 的投资主体在还 2021 年和 2022 年期间以 3.85% 的加权平均利率借入 BTC,其中包括之前借入但已偿还给 Genesis Capital 的金额,目前的贷款余额为 4, 550 BTC。

上述这些贷款在 2022 年初发放时,DCG 的股本价值约为 100 亿美元,DCG 过去十二个月的 EBITDA 超过 10 亿美元,而 Genesis Capital 的贷款账面总额为 120-150 亿美元。 在此期间,比特币价格大约在 3-4.7 万美元区间。

除了 BTC 贷款外,DCG 的投资实体还在 2020 年底借入了 14, 048 枚 BCH 代币(约合 150 万美元),目前支付 9% 的利息。

自 2022 年 5 月以来,DCG 就没有从 Genesis Capital 借过钱,从未拖欠过利息,并且所有未偿还贷款都是最新的。

注*:上述数字均代表已被抵销的金额。

8. DCG 如何使用从 Genesis Capital 借来的美元贷款获得收益?

DCG 借入的金额最初作为现金存放在金库,以便在机会出现时使用。 最终,我们确定是从最早的一家风险投资者那里回购 DCG 股票、以及对流动代币和公共股票进行投资。

9. DCG 的投资主体如何使用从 Genesis Capita 借来的 BTC?

DCG 的投资实体使用从 Genesis Capital 借来的 BTC 来对冲 GBTC 多头头寸,以在此类头寸上保持市场中立。 DCG 在公开市场上购买 GBTC 是在 GBTC 的交易价格相对于 NAV 有明显折扣时进行的,并且与所有其他投资一样,这些决定是基于对可能的回报加权风险的评估。 我们在公开市场上购买 GBTC 符合美国证券交易法第 10 b-18 条规定,也会在文件和新闻稿中透明披露。

10. DCG 和 FTX 是什么关系?

2021 年 7 月,DCG 在 FTX 的 B 轮融资中进行了 25 万美元的小额股权投资,这是我们在全球范围内投资交易所的持续战略的一部分——DCG 已经投资了近 24 笔交易。 DCG 在 FTX 持有一个交易账户,但在该平台上的交易量不到 DCG 所有交易量的 1% 。

Barry 与 Sam Bankman-Fried 没有个人或专业关系。 除了 2022 年夏天的一次谈话和当时的几封电子邮件外,巴里不记得曾与他会面、交谈或以其他方式私下交流。

11. DCG 与 Alameda 是什么关系?

DCG 从未与 Alameda 建立过关系。 Genesis 与 Alameda 有交易和借贷关系。

12. Sam Bankman-Fried 是否曾在 Genesis 的董事会任职?

没有。

13、DCG 与三箭资本是什么关系?

DCG 从未与三箭资本有任何关系。 除了在 2020 年与其中一位联合创始人的介绍性电话会议外,Barry 不记得曾与三箭资本的负责人会面、交谈或以其他方式私下交流。DCG 从未与三箭资本协调购买或销售 GBTC 或任何其他投资。

Genesis 与三箭资本存在交易和借贷关系,三箭资本拖欠 Genesis 的贷款。另外,三箭资本是各种灰度产品的投资者。

14. 为什么 DCG 接管了对三箭资本的破产索赔,DCG 从 Genesis Capital 获得了 11 亿美元本票的回报是什么?

直到 2022 年夏天,Genesis Capital 一直是全球首屈一指的加密借贷公司。当三箭资本在 2022 年 6 月拖欠 Genesis Capital 和许多其他贷方的贷款时,市场上明显担心蔓延并摧毁整个加密行业,这也是 DCG 转向支持 Genesis Capital 的一个考虑因素。

此外,DCG 坚信,一旦加密货币市场稳定下来,对机构大宗经纪服务的大量需求将继续存在。 Genesis 拥有无与伦比的专业知识和世界上最好的机构客户群,而且早在 2013 年就建立了第一个机构加密货币交易平台,并于 2018 年推出 Genesis Capital。因此,DCG 认为 Genesis(包括交易部门和借贷部门)值得保护。

DCG 及其董事会认为,努力帮助支持 Genesis 符合 Genesis 及其贷方和 DCG 的最大利益。DCG 的财务和法律顾问根据会计师的意见和建议的机制是让 DCG 承担三箭资本的索赔,并用 Genesis 到期的本票代替。

这张 11 亿美元的本票将于 2032 年到期,代表 DCG 承担三箭资本因 Genesis 于 2022 年 6 月违约而产生的债务。DCG 同意转让和交换 Genesis 从三箭资本应收的 11 亿美元无担保贷款,但需要注意的是,三箭资本使用的是 DCG 期票,其恢复具有高度不确定性。 DCG 没有收到任何现金、加密货币或其他形式的本票付款。这意味着 DCG 实际上承担了 Genesis 在三箭资本贷款上的损失风险,但我们没有义务这样做。

重要的是,这张 11 亿美元的本票是不可赎回的,并且不包含可赎回债券的任何其他类似特征。 此外,Genesis 将其对三箭资本的索赔转让给 DCG,并且作为交易的一部分,同意 DCG 就三箭资本清算收到的任何追偿将直接用于支付 11 亿美元的本票。

值得注意的是,在三箭资本违约后的这段时间里,DCG 在 Genesis 实体中投入了约 3.4 亿美元的新股本,为其提供额外资本。

15. DCG 在 Genesis Capital 重组过程中扮演什么角色?

作为一家独立且独特的运营子公司,Genesis 拥有自己的董事会和管理团队。 Genesis 董事会成立了一个特别委员会,由两名拥有数十年财务、法律和重组专业知识的独立董事组成,他们负责监督 Genesis Capital 的重组过程和涉及关联方的任何其他事务。Genesis Capital 还聘请了独立的外部顾问来领导重组过程,包括 Cleary Gottlieb、Moelis 和 Alvarez & Marsal。

DCG 及其独立外部顾问,以及 Goodwin Procter、Weil Gotshal 和 Ducera Partners 等公司已经就重组事宜与 Genesis 及其顾问、以及由某些 Genesis 债权人及其顾问组成的临时小组进行了富有成效的接触。

但是,由于 DCG 存在欠 Genesis Capital 未偿还贷款和本票的情况,包括 Genesis 董事会成员在内的 DCG 高管没有与 Genesis Capital 任何重组相关的决策权。

16. DCG 是否是纽约东区法院的贷款调查对象?

DCG 不知道也没有理由相信纽约东区法院对 DCG 进行了调查。

作为我们日常业务运营的一部分,DCG 会定期与监管机构沟通。 如果任何监管机构或调查人员联系我们,我们将一如既往地公开参与、回答问题并提供任何所需信息。

17. DCG 和 Terra Luna 有没有关系?

DCG 不购买、出售、卖空或以其他方式交易 Terra 稳定币,并且与这些代币的发行方没有任何关系。

DCG 在 2021 年底/2022 年初购买了约 60, 000 枚 LUNA 代币,以协助全资子公司 Foundry 创建一个质押节点。 DCG 没有将购买、出售、卖空或交易 Luna 代币作为其投资策略的一部分。

18. DCG 与 Celsius 的关系是什么?

DCG 不购买、出售、卖空或以其他方式交易 Celsius 代币。 DCG 与 Celsius 没有任何关系。

19. DCG 是否发行自己的代币?

DCG 从未发行过自己的代币。

转载声明:本文 由CoinON抓取收录,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CoinON资讯立场,CoinON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若以此作为投资依据,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声明: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风险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0)
上一篇 2023年1月12日 下午2:21
下一篇 2023年1月12日 下午2:26

相关推荐

DCG致股东信全文:19大核心问题一并澄清

星期四 2023-01-12 14:23:32

针对近期有关 DCG 的诸多质疑,其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Barry Silbert 于今日发表《致股东信》,一一回应关键问题。Odaily星球日报将其全文编译如下:

新年快乐。 我最近一直在反思过去一年、加密行业状况以及未来的发展方向。 

首先,我为 DCG 在过去 10 年中作为开拓者和建设者所扮演的角色感到无比自豪。自 DCG 成立以来,我们投资了 200 多家公司,不断发展和塑造加密行业,我们帮助建立了第一只公开报价的 BTC 基金、以及加密领域最大的资产管理公司(灰度)、最具影响力的加密媒体平台(Coindesk)、全球第一比特币矿池,领先的加密大宗经纪商、以及在新兴市场占主导地位的加密钱包/交易所。DCG 还支持了大量新兴基金公司、加密协议和头部区块链项目。

对于加密行业的早期时光,我有着许多美好的回忆,努力帮助教育,并与其他企业家和投资者战斗以获得合法性。不管是和少数人参加会议,还是在 CNBC 上被嘲笑并被大多数合法投资者解雇,所有这一切都让我充满力量和动力。

相比之下,过去的一年是我一生中最艰难的一年——无论是个人角度还是职业角度。加密领域里的不良行为者和屡屡爆发的事件对这个行业造成了严重破坏,更引发了广泛的连锁反应。 尽管 DCG、子公司、以及许多投资组合公司都未能幸免于当前动荡的影响,但在花了十年时间将一切投入这家公司和这个领域之后,我的诚信和善意受到质疑,而我一直专注于以正确的方式做事。

在去年 11 月发布的上一封股东信中,我分享了以下观点:DCG 致力于努力建立更好的金融体系,并且希望保持行业领先地位。 随着新的一年的到来,我们正以“精益求精”的心态扎根,我们正在做出有意义的改变,以使公司获得长期成功。 在过去的几个月里,我们一直在积极削减成本以应对当前的市场状况,其中包括削减运营费用,裁员等,还做出了关闭 DCG 于 2020 年孵化的财富管理子公司 HQ 的艰难决定。尽管我们仍然相信 HQ 概念及其出色的领导团队,但当前的低迷不利于该业务的短期可持续性。

展望 2023 年及以后,加密行业需要做出更多艰苦的工作来重建信誉和声誉。对我们所有人来说, 2023 将是充满挑战的一年,但我仍然保持乐观。 我希望这封信和随附的问答能够解释其他发展并解决对 DCG 的一些猜测——其中一些是合理的,一些完全没有根据和错误——有助于澄清我们的立场。 

对于我在战壕中的同事们,现在是时候合作、为彼此的成功欢呼并共同把加密行业提升到一个新的水平。让我们一起成长,尊重他人,重新享受乐趣并有所作为。 我可以向您保证,DCG 肯定会致力于这样做,我也毫不怀疑 DCG 将在今年成为一家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强大的公司。

1. DCG 的商业模式结构是怎样的?

DCG 成立于 2015 年,是一家在数字资产领域提供购买和投资业务服务的控股公司,其中一些投资组合是全资拥有的,而在大多数企业中,DCG 只拥有少量少数股权。 如今,DCG 在超过 35 个国家/地区拥有 200 多家公司的投资组合,并投资了 50 多个加密货币基金以及众多数字货币和区块链项目。

2. DCG 与全资子公司的真实关系是?

自 DCG 成立以来,子公司已作为独立公司启动和运营,拥有自己的管理团队、财务和风险管理协议以及法律和合规监督。 每个子公司都有自己的文化、运营结构和激励机制。 每个子公司日常业务的各个方面都由各自的领导团队指导。

DCG 拥有一支由大约 50 人组成的团队,负责投资、支持投资组合公司,并为子公司提供战略指导和一般监督。 具体来说,DCG 不为 Genesis 的业务提供任何交易、贷款或借款指导。

3. DCG 及其任何全资子公司是否混合现金?

没有。每个 DCG 全资子公司都有自己的银行账户、证券账户和加密账户,并维护单独的账簿和记录。

4. DCG 如何与其他投资组合公司互动?

DCF 团队与投资组合保持着密切的关系,为业务领导者提供直接的战略和运营建议,并获得广泛的资源、计划和增值合作伙伴。 通过这种方式,DCG 培育了区块链和加密空间中最具协作性和活力的企业社区之一。

5. DCG 总部在哪里?

DCG 是一家美国公司,总部位于康涅狄格州斯坦福德。

6. DCG 从其非附属公司筹集了多少债务资本?何时募集的?

DCG 于 2021 年 11 月从 Eldridge 领导的贷款财团那里筹集了 3.5 亿美元的外部高级有定期担保的债务资金。

7. DCG 目前欠 Genesis Capital 多少钱?

与数百名其他机构投资者一样,DCG 从 Genesis 的贷款部门 Genesis Capital 借入了资金。但是,这些贷款交易始终按公平原则操作并按现行市场利率定价。除了下面问题 14 中讨论的本票之外,DCG 目前还欠 Genesis Capital:

  • 4.475 亿美元
  • 4, 550 BTC(约 7800 万美元)

这些款项将于 2023 年 5 月到期。

此外,DCG 在 2022 年 1 月至 2022 年 5 月期间以 10% -12% 的利率借入了 5 亿美元。

DCG 的投资主体在还 2021 年和 2022 年期间以 3.85% 的加权平均利率借入 BTC,其中包括之前借入但已偿还给 Genesis Capital 的金额,目前的贷款余额为 4, 550 BTC。

上述这些贷款在 2022 年初发放时,DCG 的股本价值约为 100 亿美元,DCG 过去十二个月的 EBITDA 超过 10 亿美元,而 Genesis Capital 的贷款账面总额为 120-150 亿美元。 在此期间,比特币价格大约在 3-4.7 万美元区间。

除了 BTC 贷款外,DCG 的投资实体还在 2020 年底借入了 14, 048 枚 BCH 代币(约合 150 万美元),目前支付 9% 的利息。

自 2022 年 5 月以来,DCG 就没有从 Genesis Capital 借过钱,从未拖欠过利息,并且所有未偿还贷款都是最新的。

注*:上述数字均代表已被抵销的金额。

8. DCG 如何使用从 Genesis Capital 借来的美元贷款获得收益?

DCG 借入的金额最初作为现金存放在金库,以便在机会出现时使用。 最终,我们确定是从最早的一家风险投资者那里回购 DCG 股票、以及对流动代币和公共股票进行投资。

9. DCG 的投资主体如何使用从 Genesis Capita 借来的 BTC?

DCG 的投资实体使用从 Genesis Capital 借来的 BTC 来对冲 GBTC 多头头寸,以在此类头寸上保持市场中立。 DCG 在公开市场上购买 GBTC 是在 GBTC 的交易价格相对于 NAV 有明显折扣时进行的,并且与所有其他投资一样,这些决定是基于对可能的回报加权风险的评估。 我们在公开市场上购买 GBTC 符合美国证券交易法第 10 b-18 条规定,也会在文件和新闻稿中透明披露。

10. DCG 和 FTX 是什么关系?

2021 年 7 月,DCG 在 FTX 的 B 轮融资中进行了 25 万美元的小额股权投资,这是我们在全球范围内投资交易所的持续战略的一部分——DCG 已经投资了近 24 笔交易。 DCG 在 FTX 持有一个交易账户,但在该平台上的交易量不到 DCG 所有交易量的 1% 。

Barry 与 Sam Bankman-Fried 没有个人或专业关系。 除了 2022 年夏天的一次谈话和当时的几封电子邮件外,巴里不记得曾与他会面、交谈或以其他方式私下交流。

11. DCG 与 Alameda 是什么关系?

DCG 从未与 Alameda 建立过关系。 Genesis 与 Alameda 有交易和借贷关系。

12. Sam Bankman-Fried 是否曾在 Genesis 的董事会任职?

没有。

13、DCG 与三箭资本是什么关系?

DCG 从未与三箭资本有任何关系。 除了在 2020 年与其中一位联合创始人的介绍性电话会议外,Barry 不记得曾与三箭资本的负责人会面、交谈或以其他方式私下交流。DCG 从未与三箭资本协调购买或销售 GBTC 或任何其他投资。

Genesis 与三箭资本存在交易和借贷关系,三箭资本拖欠 Genesis 的贷款。另外,三箭资本是各种灰度产品的投资者。

14. 为什么 DCG 接管了对三箭资本的破产索赔,DCG 从 Genesis Capital 获得了 11 亿美元本票的回报是什么?

直到 2022 年夏天,Genesis Capital 一直是全球首屈一指的加密借贷公司。当三箭资本在 2022 年 6 月拖欠 Genesis Capital 和许多其他贷方的贷款时,市场上明显担心蔓延并摧毁整个加密行业,这也是 DCG 转向支持 Genesis Capital 的一个考虑因素。

此外,DCG 坚信,一旦加密货币市场稳定下来,对机构大宗经纪服务的大量需求将继续存在。 Genesis 拥有无与伦比的专业知识和世界上最好的机构客户群,而且早在 2013 年就建立了第一个机构加密货币交易平台,并于 2018 年推出 Genesis Capital。因此,DCG 认为 Genesis(包括交易部门和借贷部门)值得保护。

DCG 及其董事会认为,努力帮助支持 Genesis 符合 Genesis 及其贷方和 DCG 的最大利益。DCG 的财务和法律顾问根据会计师的意见和建议的机制是让 DCG 承担三箭资本的索赔,并用 Genesis 到期的本票代替。

这张 11 亿美元的本票将于 2032 年到期,代表 DCG 承担三箭资本因 Genesis 于 2022 年 6 月违约而产生的债务。DCG 同意转让和交换 Genesis 从三箭资本应收的 11 亿美元无担保贷款,但需要注意的是,三箭资本使用的是 DCG 期票,其恢复具有高度不确定性。 DCG 没有收到任何现金、加密货币或其他形式的本票付款。这意味着 DCG 实际上承担了 Genesis 在三箭资本贷款上的损失风险,但我们没有义务这样做。

重要的是,这张 11 亿美元的本票是不可赎回的,并且不包含可赎回债券的任何其他类似特征。 此外,Genesis 将其对三箭资本的索赔转让给 DCG,并且作为交易的一部分,同意 DCG 就三箭资本清算收到的任何追偿将直接用于支付 11 亿美元的本票。

值得注意的是,在三箭资本违约后的这段时间里,DCG 在 Genesis 实体中投入了约 3.4 亿美元的新股本,为其提供额外资本。

15. DCG 在 Genesis Capital 重组过程中扮演什么角色?

作为一家独立且独特的运营子公司,Genesis 拥有自己的董事会和管理团队。 Genesis 董事会成立了一个特别委员会,由两名拥有数十年财务、法律和重组专业知识的独立董事组成,他们负责监督 Genesis Capital 的重组过程和涉及关联方的任何其他事务。Genesis Capital 还聘请了独立的外部顾问来领导重组过程,包括 Cleary Gottlieb、Moelis 和 Alvarez & Marsal。

DCG 及其独立外部顾问,以及 Goodwin Procter、Weil Gotshal 和 Ducera Partners 等公司已经就重组事宜与 Genesis 及其顾问、以及由某些 Genesis 债权人及其顾问组成的临时小组进行了富有成效的接触。

但是,由于 DCG 存在欠 Genesis Capital 未偿还贷款和本票的情况,包括 Genesis 董事会成员在内的 DCG 高管没有与 Genesis Capital 任何重组相关的决策权。

16. DCG 是否是纽约东区法院的贷款调查对象?

DCG 不知道也没有理由相信纽约东区法院对 DCG 进行了调查。

作为我们日常业务运营的一部分,DCG 会定期与监管机构沟通。 如果任何监管机构或调查人员联系我们,我们将一如既往地公开参与、回答问题并提供任何所需信息。

17. DCG 和 Terra Luna 有没有关系?

DCG 不购买、出售、卖空或以其他方式交易 Terra 稳定币,并且与这些代币的发行方没有任何关系。

DCG 在 2021 年底/2022 年初购买了约 60, 000 枚 LUNA 代币,以协助全资子公司 Foundry 创建一个质押节点。 DCG 没有将购买、出售、卖空或交易 Luna 代币作为其投资策略的一部分。

18. DCG 与 Celsius 的关系是什么?

DCG 不购买、出售、卖空或以其他方式交易 Celsius 代币。 DCG 与 Celsius 没有任何关系。

19. DCG 是否发行自己的代币?

DCG 从未发行过自己的代币。